“侵蝕。”

周元望着天元筆上那第二道源紋,喃喃了一聲,旋即笑道:“不愧是天元筆,果然厲害。”

自從天元筆覺醒第一紋到現在,已經足足幾個月的時間了,這之間周元從未間斷過給它喂養源獸魂,但即便如此,也是直到進入黑淵的第五天時間,這天元筆的第二道源紋,方纔出現覺醒。

而這道覺醒的源紋,就名為“侵蝕”。

“你對我做了什麼?!”齊昊面色滿是驚駭,還在難以置信的咆哮道。

周元看了他一眼,手中天元筆忽然輕輕一抖,只見得那筆尖輕揚,然後齊昊的身體便是劇烈的顫抖起來,他的嘴中發出慘叫聲,因為在他的渾身毛孔中,竟是有着一根根細不可見的雪白毫毛鑽了出來。

那些毫毛散髮着光芒,猶如是吸取了大量的源氣,最後似群鳥回巢一般,盡數的沒入了天元筆筆尖。

而隨着這些毫毛的回歸,周元頓時察覺到,天元筆之上源氣暴漲,筆尖伸縮不定的氣芒,都是變得更為的鋒銳。

他看向齊昊,而此時的後者則是面色驚恐的發現,他身體上的金光迅速的消退,那金石不破,居然就這樣被破解了。

而且,最讓得他恐懼的是,他體內的源氣,猶如是被什麼東西侵蝕偷走了一般,源氣迅速枯竭。

齊昊的身體恢復了控制,但他臉龐上的恐懼,卻依舊強烈。

因為體內源氣的枯竭,開始令得他的身軀出現酸軟無力的跡象。

周元抖了抖天元筆,淡笑道:“先前我的天元筆每一次刺穿你的皮膚,都會有着一根肉眼無法察覺的毫毛侵入你的體內。”

“這些毫毛,會潛伏在你的血肉中,偷偷侵蝕你的源氣,並且占為己有,最終它們會帶着你的源氣回歸天元筆,為天元筆提供源氣。”

周元說到此處,也是忍不住的感嘆了一聲,只是因為這道能力,實在是太可怕了,神不知鬼不覺的就能夠侵入人體,一旦有人疏忽大意,體內的源氣就會被侵蝕。

而且最重要的是,這些毫毛還能夠回歸天元筆,以侵蝕而來的源氣,反哺天元筆,令得它始終都是保持着力量。

也就是說,現在的天元筆,就算不消耗周元的源氣,也依舊能夠發揮出威能。

“真不愧是曾經的聖源兵。”周元心中贊嘆,之前只是覺醒了第一道源紋的天元筆,雖然讓得周元感到稀奇,但也並沒有感覺它有太大的能耐。

可如今伴隨着第二道源紋的覺醒,天元筆,終於是開始慢慢的展露崢嶸。

“真不知道,那後面的七道源紋,又該具備何種能力?”周元眼中有些期待,光是第二紋就如此的厲害,難以想象,當天元筆恢復到巔峰時期時,會是何等的威猛。

“現在...你明白了嗎?”周元望着一臉驚恐的齊昊,微笑道。

齊昊面色慘白,此時他方纔明白,為何剛纔周元明知道他擁有着“金石不破”,但依舊還在不斷的和他以傷換傷,當時他還覺得是周元愚蠢,然而現在才知曉,原來是周元故意為之。

所為的,就是將那筆尖毫毛,侵入他的身體。

他的金石不破防禦力再強,也防禦不住來自身體內部的攻擊。

周元手中天元筆緩緩的抬起,筆尖有着光芒伸縮不定,指向了齊昊。

齊昊面露恐懼之色,他怎麼都沒想到局面會突變成這個模樣,原本他應該是穩占上風,然後現在將周元踩在腳下,一點點的將其折磨致死才對。

恐懼之下,齊昊再也顧不得什麼,轉身就逃,體內為數不多的源氣瘋狂的涌動。

嗤!

然而,他還沒逃出幾步,身後便是有着尖銳的破風聲響起,嗤的一聲,齊昊的身體凝固下來,他緩緩低頭,便是見到那自心臟處,凸出來的雪白毫毛所形成的槍尖...

鮮血落在那雪白毫毛上,卻是被濺射而開,令得其始終保持純凈白色。

“下輩子,與人戰鬥,要用腦子,占了一點上風就得意忘形,不過只是取死之道。”身後,有着一道冷漠的聲音傳來,齊昊終是忍不住一口鮮血噴了出來,眼前漸漸黑暗,身軀癱倒了下去。

山谷外,那些看向深谷的目光,都是在這一刻沉默了下來,半晌後,便是有着滔天般的嘩然聲爆發起來。

“齊昊死了?!”

“怎麼可能?!先前他還穩穩的占據上風,怎麼突然間就落敗了?!”

“發生了什麼?”

“.....”

所有人都是目瞪口獃,一副見鬼的模樣,一分鐘前他們還在憐憫周元,覺得他定會死在齊昊的手中,但一分鐘後,結果就逆轉了。

“先前好像隱約看見什麼從齊昊體內鑽了出來。”不過還是有着眼力毒辣的人,隱約的發現了點什麼。

“應該是周元的手段,那齊昊不知不覺就中招了。”

這些人面面相覷,最終驚嘆出聲,不管周元使用的是什麼手段,但最終獲勝的是他。

“真是難以置信,他竟然以養氣境初期的實力,斬殺了養氣境後期的齊昊!”

“而且最關鍵的是,他還未曾修煉功法源氣!”

“真是個...怪物啊!”

“大周王朝,竟然會有一個如此變態的殿下...看來日後,要多多小心一些才是。”

“......”

與此同時,在接近深谷的地方,衛青青與蘇幼微都是開始掌控戰局,最後乾脆利落的結束了戰鬥,她們戰鬥一結束,便是不約而同的對着深谷疾射而去。

顯然,她們都在擔心着周元這邊。

只不過,當她們踏進深谷時,卻是剛好見到那齊昊緩緩倒塌下來的身影。

而在齊昊身旁,是那手持天元筆,身軀修長,面容俊朗的少年郎。

“齊昊...死了?”衛青青紅唇微張,難以置信的看向周元,齊昊的實力有多強,她很清楚,就算是她,都只能與其五五之分。

但現在,這個連她都很難對付的對手,卻是敗亡在了不過養氣境初期的周元手中?

“殿下真是太厲害了。”蘇幼微卻沒有感到不可思議,只是驚嘆出聲,似乎在她看來,周元做出再難以置信的事情,都是可以理解一般。

一旁的衛青青無言,這何止是厲害,簡直就是妖孽好吧?

斬殺齊昊,周元他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在兩女怔怔望着場中時,周元也是轉過頭,衝著她們笑了笑,旋即忍不住的裂了裂嘴,只因為身體上的傷勢所傳來的劇痛感。

手中的天元筆迅速的縮小,最後被周元插在腰間,然後他抬起頭,望着深谷中那株通體如火的“火靈穗”,終於是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

火靈穗,終於到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