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意思?”聽到周元此話,蘇幼微也是一怔。 23us更新最快

周元眼神微冷的望着那曹凌與範武,平靜的道:“如果我沒料錯的話,他們應該刻畫了“沸血紋”。”

“沸血紋?”

“這是一道一品源紋,以源獸精血做引,刻畫在身,能夠燃燒體內精血,從而令得源氣更為的狂暴凶猛,不過此法頗為的陰損,在使用之後,自身精血會出現虧損,嚴重的甚至傷及經脈,以後修煉難以存進。”周元緩緩的道。

這沸血紋與九獸開脈紋有些相似,只不過卻遠沒後者那般精妙。

蘇幼微俏臉輕變,道:“這種源紋,可是禁用的!他們怎麼敢?”

周元雙目微眯,道:“他們做得很隱蔽,很難查出來,因為他們的身上應該找不到源紋。”

“找不出源紋?那怎麼刻畫的?”蘇幼微疑惑的道,對於源紋一道,她顯然遠沒有周元精通。

“府試之前,每日都在身體上刻畫這道“沸血紋”,沸血紋的力量會殘留一些在體內,所以當隨着他們戰鬥的加劇,體內血液會漸漸沸騰,如此就能夠神不知鬼不覺。”周元緩緩的道。

“只不過這樣,對使用者的身體傷害更大,那曹凌與範武,日後說不定就得廢了。”

蘇幼微忍不住的輕咬銀牙,道:“真是好狠毒。”

“看來齊王府還真是謹慎,即便有着齊岳坐鎮,還是使勁諸多手段,以保不出意外,他們對大周府,可真是勢在必得呢。”周元眼中寒光一閃,道。

“他們使這般手段,應該是打算用範武,曹凌來消耗你。”蘇幼微美眸微凝,玉手緩緩緊握,眼神都變得凌厲了一些:“不過你放心吧,我不會讓他們得逞的!”

她隱約的知曉這次府試似乎對於周元極為的重要,所以她也要傾盡全力的幫助周元,為他掃除一些絆腳石,至少,在對上那齊岳之前,她要幫助周元保持最好的狀態,不讓其他人對他進行消耗。

周元微微沉吟,思考着應對之法,不過就在此時,忽有一個紙團被丟了過來,滾落在他身旁。

周元怔了怔,將其撿起來,緩緩的撕開,只見得那上面,有着三個娟秀的字:“清心紋。”

“這個字…是夭夭姐?”周元一愣,然後抬頭看向遠處主台方向,那裡夭夭正抱着吞吞,懶洋洋的看着場中,而似是察覺到他的目光,夭夭偏過頭對着他微微笑了笑。

顯然,她也看出了問題所在,不過她的源紋造詣比周元還高深,所以很快就想出了應對之法。

“原來如此…”

而經過夭夭這一指點,周元也是立即明白了個中原因,當即一笑,對着蘇幼微道:“那沸血紋,倒也並非不能對付,你伸出手來。”

蘇幼微有些疑惑,但還是如言的伸出手,那柔荑雪白,嬌嫩而修長,指甲猶如小貝殼一般,整齊可愛。

周元倒是沒有多想,伸出手掌握住蘇幼微的小手。

瞧得他這般舉動,蘇幼微頓時一驚,俏臉都紅了起來,不過還不待她說什麼,周元便是將腰間的天元筆取下,面色凝重,筆尖落下,在蘇幼微掌心間迅速的勾畫。

他很快就收了筆,將蘇幼微的小手握攏,低聲道:“這是一道“清心紋”,雖然只能算做入門級的源紋,但在這裡,卻是有着天大的作用。”

“清心紋?”蘇幼微也是有些驚訝,這道入門級的源紋她自然是知曉,但卻不明白這如何能夠用來對付“沸血紋”。

“待會他們沸血紋發動時,你便以此手,拍擊其天靈。”周元高深莫測的笑道。

雖然還是有些不太明白,但蘇幼微還是乖乖的點點頭,然後美眸水潤的盯着周元,紅着臉道:“還不放手?”

周元這才想起還握着那嫩滑如玉的小手,當即趕緊鬆了手,旋即面色不變的道:“我這是在說正事,可沒想占你便宜。”

蘇幼微輕哼了一聲,道:“反正你都習以為常了。”

周元有些尷尬,剛欲說話,卻是瞧得楊載與宋秋水走了回來,兩人的面色都是有些羞愧。

“對不起,我們輸了。”兩人垂頭喪氣的道,周元從乙院手中贏了一個時辰的玉靈瀑修煉時間給他們,然而他們還是在府試上輸了,這讓得他們感覺很對不起周元。

周元倒只是不在意的笑了笑,道:“沒事,這並非是你們本事不行,而是對方手段太高。”

他抬起頭來,看向那院首台處,只見得那齊岳也是將似笑非笑的目光投射而來,嘴角的弧度,仿佛已是勝券在握。

“這麼得意麽…”

周元收回目光,臉龐上也是掀起一抹冷笑。

而此時,廣場中也是有着無數道目光看向甲院這邊,顯然,甲院連輸兩場,讓得很多人都認為,此次的府試,甲院怕是會再度被乙院壓制。

“看來,這大周府真要落在齊王府的手中了。”不少勢力都是在此時自言自語。

在那無數道目光的註視中,蘇幼微長身而起,今日的她穿着一身黑色修煉服,黑衣長褲,身姿修長,胸前飽滿起伏,腰間有着腰帶一束,頓時勾勒出那盈盈一握的小蠻腰,馬尾在背後點落,散髮着青春活力。

“我去了。”蘇幼微對着周元一笑。

“加油。”周元笑着點點頭。

蘇幼微望着周元,此時陽光落下,將她籠罩,在這萬眾矚目間,她衝著周元淺淺一笑,明媚動人,用僅有兩人聽見的聲音輕聲道:“殿下,當年你幫我踢開了一扇門,那時候,我就告訴自己,我要努力,努力的變得很強,我想要那一切障礙,不得加之你身。”

當那最後一字落下時,少女已是腳尖輕點,身姿輕靈的掠出,落在那高臺上,與此同時,清脆的聲音,響徹而起:“甲院蘇幼微,挑戰乙院曹凌。”

清悅的聲音響起,引來無數視線關註,而當他們瞧得那臺上英姿颯爽的清麗的少女時,都是不由得暗暗喝彩一聲。

柳溪瞧得愈發出眾的蘇幼微,眸子中的嫉妒愈發濃郁,冷聲道:“曹凌,你去好好教訓她!”

曹凌默不作聲的站起身來,掠上高臺。

“開始!”

伴隨着裁判的一聲暴喝,曹凌周身源氣頓時爆發開來,直接是在第一時間開啟了六脈,源氣滾滾的流淌在四肢百骸。

他的身影猶如雷豹般的暴射而出,凌厲的拳風,撕裂空氣,化為道道拳影,籠罩向蘇幼微。

而面對着曹凌的凶悍攻勢,蘇幼微卻是蓮步輕移,猶如一縷煙火,身影飄蕩,每當那曹凌的攻擊即將來到時,便是會借助那撲面而來的勁風,巧妙的避開,令得曹凌的攻擊毫無建樹。

於是,石臺上,曹凌狂攻,而蘇幼微卻是從容閃避,不急不緩。

而隨着時間的推移,曹凌的雙目中再度有着赤紅光芒浮現,體內的源氣也是隨着血液的沸騰而漸漸的變得狂暴。

“給我滾下去!”

曹凌腳掌一跺,身形暴射而出,出現在了蘇幼微的前方,一掌便是橫拍而出,氣勢凶猛。

然而,就在他掌風呼嘯而出時,蘇幼微一反常態,不退反進,那一隻玉手輕輕的落在了曹凌天靈蓋處,其掌心的那道源紋,散髮着淡淡的光澤。

一股清涼的氣息,直接是在這一瞬間鑽入了曹凌天靈蓋,他體內沸騰的血液,都是因為這縷清涼氣息而變得安靜下來。

血液從沸騰忽然變得安靜,源氣的狂暴也是消散而去,這兩者間的反差,直接是令得曹凌體內的源氣散亂起來。

唰!

蘇幼微果斷出手,雙指並曲,泛着玉光,撕裂空氣,快如閃電般的點在了曹凌胸膛之上。

嗤!

曹凌身軀一震,一口鮮血從嘴中噴了出來,然後那身軀便是仰天轟然倒下。

嘩!

整個廣場頓時響起一片嘩然,誰都沒想到,那先前勢不可擋的曹凌,竟然就在蘇幼微的手中,如此輕易的就落敗了。

在那無數道震驚的目光中,蘇幼微俏臉平靜如水,只是看向了院首台,淡淡的聲音隨之響起。

“下一個。”

(為小蘇拉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