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85章 天道

    鹰冠假日酒店的豪华套房里,萧潇十分满意地收起了写的密密麻麻的稿纸,窗外的金色阳光照耀着她俊俏的脸蛋,眉宇间洋溢出幸福的气息。

    终于完成了一项重要的任务,希望能让遥文满意。萧潇一边想着,一边把稿纸装进了牛皮袋里。

    而关哲看着聊天软件中刚刚到账的两万块,反复数着提示上的四个0,心头也是一喜。

    之前,关哲找了个借口,把萧潇的记录借过来瞧瞧,然后趁着她不注意,用手机逐页翻拍了下来,又转手和秦月讨价还价一番,最终谈好了两万块的价格。

    当他把转账记录递给阿泰看的时候,瞧见来钱如此容易,阿泰脸上一幅不可思议的表情。

    就这样我就成了万元户了?阿泰感觉眼前仿佛浮现着一个大大的“万”字,同时盘算起如何折腾这些钞票的问题。

    萧潇自然不明白这两个人晃着手机在搞些什么鬼,她甚至没有想到过这份记录有多么重要,这时候,她想着的只有如何尽快把记录修改完善的事情。

    “那你们聊好了,我回去了,我还要把这份记录再给完善完善。”萧潇朝众人摆摆手告别道。

    刚刚靠着萧潇的记录赚了两万块,关哲和阿泰看着她曼妙的背影,更觉得赏心悦目。

    等萧潇走远之后,董大帅看向两人堆起笑容道:“要是我猜的不错,许多话你们应该都没有说出来吧。”

    关哲也笑道:“我们说的确实都是真心话,不过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我们清楚得很……董老板,你还不是一样嘛。”

    “都到这个时候,也没有外人了,我们可以好好聊聊了。”

    “比如呢?”

    “比如天道,你们怎么想?从记录中,我能感觉到,有些话你是欲言又止的。”

    “就在不久前,我突然有了些奇怪的想法……当然,我不清楚对与不对,但是这种想法正在我的脑海中成形,我正在想,用什么办法去证明我是对的。”关哲的眉毛微微皱着,左手摸着下巴道。

    “说出来看看。”董大帅对关哲的那些想法,总是很有兴趣,他发觉他越来越喜欢面前这个年轻人。这孩子仿佛有着许多特别的想法,智商也远超普通人,就是不明白为何当初他会沦落到在三河做日结的地步。

    或许我真的可以交给他做些什么生意试试。董大帅暗暗想着。

    “我之前和阿泰讨论过,我们觉得,天道组受到某种规则的制约,不可以抱有任何主观意志,去帮助玩家或者在游戏中给予玩家某些利益。”关哲一边说着,一边摸着自己的下巴,“然而,面对玩家可能会有的一切行动,天道又必须灵活多变,这样就会陷入一种巨大的矛盾。”

    “什么矛盾?”

    “举个例子,你又想要机器人具备学习能力,让它们能干更加复杂的工作,你又希望机器人没有自主意识,服从命令听指挥。这不就是一种矛盾么?”

    “你的意思是说,天道支配游戏就仿佛是我们开发人工智能那样,是一把双刃剑?”董大帅扶了扶眼睛。

    “是的,我记得早年有个科幻小说家,给人工智能编排了机器

    人三大定律,用以约束人工智能的疯狂发展,他考虑到了人工智能对人类未来可能带来的危害。当然,我说这些的意思并非其他,而是指我们的天道游戏,必然也存在某种同样的约束力,限制着天道的行为,使得游戏保持更加的公正性和平衡性,否则,不光是天道游戏,就连我们也会陷入到矛盾的怪圈里。”

    “有点意思……三大定律……限制规则……想不到你能想到这么深的地步。”董大帅收起笑容,认真地思索着关哲的话语。

    “但这些并非是我们需要关注的问题。”关哲又道,他抬起右手,五根手指摆在右耳旁,指尖相互摩擦着,眼珠流转着道,“我们需要关注的是在了解存在这种限定后,如何最大化的,配合天道,取得游戏胜利。”

    “配合天道?取得胜利?”董大帅觉得关哲后面要说的话,必然更加重要,不禁一时屏住了呼吸。

    “对!想要在天道游戏中获胜,就必然要懂得如何配合天道!”关哲极为肯定地说,“即使我们不了解那些限定是什么,也无关紧要。重要的是,我们如何去配合天道行动。”

    “这是什么意思?”

    “太复杂,三言两语说不清楚。”关哲把右手握成了拳头在半空中挥动着说,“更何况,有些话根本无法说明白。这样……我来说一个故事,或许能叫你们明白我的意思。”

    阿泰被两人一连串的问答弄昏了头脑,一听关哲说讲故事,才终于有了点兴趣,忙道:“早就该说故事,之前说的那都是些啥,鬼才能听明白你们打什么官腔。”

    “有一款游戏,如果参与游戏的玩家赢了,游戏的主持人也能得到奖励。主持人可以掌控游戏的进程,但限定规则和监督机制不允许他作弊袒护玩家,否则主持人不但得不到奖励,反而还要遭受处罚。那么,假使你是玩家,在知道拥有这种规则后,你怎么能保证自己赢?”

    “这个问题转化成故事就是这样的:有一个人,他总是想着发大财,所以经常去庙里拜财神,可是多年下来,他却从来没有发过财。”

    “有一天这个人喝了酒,喝的大醉,借着酒劲冲到财神庙里指着财神就骂,说,我这么多年,诚心拜你,可是你为什么一点都不开恩,你这个财神,绝对是假的是骗人的。”

    “可是事实上,这么多年,这个人诚心祭拜,财神一直都挺喜欢他的,可是天道不允许神仙明着帮助凡人,财神受到限制,自然也不能帮助他。那人酒劲上来,就想搬起石头把财神像给砸了,财神迫不得已,才说了一句话,道,你这么多年,确实很心诚,我也很感动,可是你想要发财,你总要去做点什么吧,你什么都没做,我就是想帮你,也无从帮起啊。”

    “有点意思。”听完故事,董大帅再次笑道,“你的意思是说,所谓的配合天道,就是要有实际行动么?”

    “不是,我的意思是知行合一。”关哲站起身,看向落地窗外城市间的高楼林立,若有所思道,“我甚至在想,协会反复提到的这个天道,究竟是游戏中的天道,还是暗喻着现实中的天道?这个想法,只叫我觉得慌张,更觉得匪夷所思。”

    “天道

    !怎么,难道你想说,现实中也存在这种东西么?”董大帅瞧着被光辉笼罩的关哲,以及他挡住太阳的光芒,身体周围泛起的那圈金光,不觉感慨道,“若是在游戏里,那还好理解,这个天道,就是游戏规则的一部分,而如果你把它延伸到了现实中,那就是玄学了吧。”

    “知行合一可不是什么玄学,而是圣人之教呢。”关哲回过头来,认真看向董大帅道,“我从前也读过王阳明的书,但一直不能明白这个知行合一的意思,现在我想,从这个层面去理解,或者是一种全新的认知。”

    “年轻人真是有想法。”董大帅赞道,“能把一款普通的游戏,上升到圣人之学的层面。”

    “这绝对不是一款普通的游戏!”关哲道,“若是一款普通的游戏,你的那位人生贵人刘福威,他会为了赢得胜利而煞费苦心么?是什么力量使得他赢了游戏,最终放弃自己的一切身家呢?你呢?若这是一款简单的游戏,会吸引你的加入么?会让你耗费时间、金钱和精力来投入么?你还会自降身份,和我们这种蝼蚁一般的人接触么?”

    更何况,就在刚刚,一份看似简单的记录,秦月不假思索地就打给我们两万块钱。这些可都是毫不掺假的真金白银啊。关哲想着。

    而阿泰听他如此一说,也想到了从加入游戏到现在的各种奇葩经历。是啊,这怎么也不可能是一款简单的游戏啊。

    “知行合一,最关键的就是这个‘知’字,我们要‘知’的是什么?”关哲手指着窗外的天空,兴奋异常地说,“我从前一直认为知行合一,就是知道和行动,但今天想来,天地的法则天道,我们可能永不可知,就好像我们不知道上天究竟给财神什么约束那样,但我们可以明白一点,这个法则存在,就好像头顶的天空那样存在。这个存在,就是真正意义上的‘知’,如果我们要‘知行合一’乃称圣贤,那我们其实只要明白这一点,配合天道去行动,就好了呀。”

    阿泰瞪大了眼睛道:“兄弟,你这七弯八绕的,都什么鬼,什么知行合一,什么配合天道,知道什么?究竟什么意思啊。”

    “就算我知道我也不能说!就好像财神无法告诉你,老天给了他什么约束那样!他更不能告诉你,他帮你安排了哪年哪月你该去哪里买的那张必中的彩票,他也不能以任何提示提示你去买,因为他一旦告诉你,他就违规了,可是他真的有在帮你。你‘知行合一’,悟道了,去买了,你必然就可以中奖,就是这个道理。”

    “我有点明白了……你的意思就是说,其实天道如果喜欢你,会刻意给你制造机会,但他不能告诉你,就算你知道,你也不能说,大家心照不宣,就和我们之间的沟通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董大帅喜道。

    “哦,我明白了,告诫!(可回看第50章)你要说的就是告诫的意思。”阿泰喃喃道,“好……好厉害的想法……和老天爷……心照不宣么……厉害啊!”

    正所谓天机不可泄露!光是这些话,就可以供无数人品读良久吧。董大帅暗想,果然,我当初看中这两人是有道理的,或者,这就是天道给我的机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