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9章 秘籍

    (天道):“说话间,叶有通转身进了寨子,守门人招呼你们在会客棚休息。说是会客棚,其实就是寨子外面搭建的一处草棚,十分简陋,也就只能用来遮风避雨,不过丐帮向来简单行事,也不能说就是怠慢你们。”

    (天道):“把你们送到会客棚,接引的乞丐就告辞离去,你们随便找了一处干净的角落坐下,却见棚里另有一人盘膝而坐,此人也好似乞丐般一身烂布行头,但腰间未见挂袋,年龄看起来不过五旬,虽满面风尘、发须散乱,但月光下紧锁的眉宇间又多着一丝英气。此人本来正在闭目养神,见有生人进入,睁开一对虎目,上下打量着你们,又朝你二人问道。”

    (虎目男子):“你们两个是想来加入丐帮的么?”

    金万钧道:“什么眼神!穿的破,不代表就是要饭的,我们也是靠力气吃饭的人。”

    (虎目男子):“年轻人,可不要瞧不起,要饭也是一门很大的学问呢!”

    金万钧道:“这门学问我是学不来的,是男人就要靠身体,要饭这种事情,我是做不了。”

    (虎目男子):“说这些话可要小心,这里是丐帮,你可是在丐帮的会客棚,被丐帮子弟听到了,当心少不了一顿饱打。”

    金万钧道:“人各有志,我说我的,别人管不着我,我也自然管不到别人。”

    枫君子一旁道:“这位大哥,我这个哥哥心直口快,若有哪里冒犯的地方,还望大人不记小人过。”

    (虎目男子):“那倒不会,我不倒仙何欢喜什么世面不曾见过,又有什么人不曾见过,怎么会和你们两个小屁孩计较。”

    金万钧听男子叫他小屁孩本不大高兴,刚想开口,就被枫君子抢先道:“那是,那是,大哥难不成是要来加入丐帮的么?”

    (虎目男子):“我虽然也是要饭的,但可不打算加入丐帮,我是丐帮请来这里的。”

    金万钧笑道:“少骗人了,人家请你来,你还用和我们一样坐在这里吗?你怎么不说,他们还是八抬大轿把你抬过来的。”

    (虎目男子):“你这小子倒是真不会说人话。”

    (天道):“只见那男子手上微微一用力气,一根草杆箭一般飞过金万钧的脸颊,划出一道血线。好在是一根草杆,若是根木棍,这样的力道,怕是能穿胸入肺。”

    金万钧惊道:“随随便便遇到个人物,就这么厉害。”

    枫君子道:“我叫你少说话,你不听,现在晓得厉害了吧。”

    金万钧低眉不语。

    枫君子拱手道:“这位英雄,本领了得。”

    (虎目男子):“哼!也是看你还算客气,否则定不叫他好过。”

    枫君子想了想道:“不知道英雄可认识丐帮长老叶有通,又是否认识仗剑山庄的人?”

    (虎目男子):“干嘛,你还想划下道来,吓唬我不成?”

    枫君子道:“绝无此意,我们的朋友此刻有难,我们正是来丐帮求援的,不知道英雄能否助一臂之力。”

    (虎目男子):“江湖上恩恩怨怨,哪里是能帮的过来的。”

    金万钧忍不住又道:“切,对手厉害着呢,我怕你是不敢。就知道欺负我们这种小人物。”

    (虎目男子):“你娘的,许多人听到我不倒仙何欢喜的名字都怕的可以,你小子竟敢三番五次的激我,莫不是嫌命长?”

    金万钧也火道:“了不起了,我只知道,没有哪个江湖好汉会欺负寻常老百姓,真正的大英雄都

    是在沙场中拼搏,捍卫疆土的,欺负老实人,算什么英雄好汉。”

    (天道):“自称不倒仙何欢喜的男子听金万钧这么一说,一跃起身。还未等你们反应过来,就见他铁钳一般的手猛得一把攥住金万钧的肩膀,手上运起气力,力道惊人,你只感觉整个肩膀都要碎了。”

    “啊!”一见如此,金万钧也怕了,却不知道此刻说些什么。

    枫君子一旁急道:“英雄勿怪,手下留情。”

    (天道):“男子手掌一松,手上一股暗劲依旧残存,一股无形劲气只把金万钧震得连退几步,最后一屁股坐倒在地。却见那男子不怒反喜,笑道。”

    (何欢喜):“哈哈哈!想不到你身上毫无任何武功,竟然有如此胆量。”

    金万钧被他整的稀里糊涂,道:“什么鬼?我们本来就不会武功。会不会武功,和有没有骨气,有什么关系么?”

    (何欢喜):“没有关系,没有关系,你这小子,本事屁点大,胆子却大得很呢!”

    金万钧道:“我向来如此。”

    (何欢喜):“瞧你这性子,能好好活到现在,实属不易,这回你遇到的是我,若是遇到别人,怕是不能善后。”

    枫君子道:“还好英雄不同你计较,还不赶紧认错。”

    金万钧道:“你本领是了不起,我心服口服,你要是愿意帮忙,我更敬你是一条汉子,给你磕头认错,也没有问题。”

    (何欢喜):“江湖凶险,你这样子,早晚也会惹上麻烦。这位年轻人,你和他混在一起,也是凶多吉少。”

    枫君子道:“我们是好兄弟,好兄弟遇到什么事,共患难同生死。”

    (何欢喜):“很好很好,好一个共患难同生死,可惜我何欢喜生这么大,却没有遇到这样一个兄弟。”

    枫君子道:“英雄若是不嫌弃,我们也拜你是大哥如何?”

    (天道):“这个建议叫何欢喜一愣神。”

    (何欢喜):“开什么玩笑,我比你们大了一轮都不止,怎么能和你们拜兄弟……要是你们愿意,我倒不介意收你们做徒弟。”

    金万钧道:“切,你不愿意和我们拜兄弟,那是看不起我们,怕是觉得我们不会武功,出去打架输了,堕了你的威风。”

    (何欢喜):“我不倒仙虽不敢说自己光明磊落,但行事至少对得起良心,又怎么会是你讲得那种人。我且最后问你们一遍,可愿意拜我为师,我就破格收你们做徒弟。”

    金万钧道:“我是自由散漫惯了,叫我拜个师父整天端茶倒水,没赚还有这个规矩,那个规矩,我可学不来。”

    枫君子道:“大哥他不答应,我也不好答应。”

    (何欢喜):“罢了,既然无缘,我也不强求。不过……”

    (天道):“却见他从怀里掏出一本秘籍,一手提在胸前,认真看向你们说道。”

    (何欢喜):“我看你们骨骼精壮,也算是练武的好材料,我这有本自创的心法秘籍《不倒心经》,就赠与你们,望你们能学术有成,维护江湖和平。”

    金万钧道:“这段我怎么听起来有点耳熟。”

    枫君子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天道):“你们得到秘籍《不倒心经》。”

    (何欢喜):“别小看《不倒心经》,刚刚我折草为箭、铁爪擒拿,一者巧、一者力,都是借着心经的心法。你们先静下心来,好好听我讲解一下本门心法的要理,也省得多走弯路。”

    (天道):“约莫半个时辰过去,你们对《不倒心经》有所了解,将来可以自行修炼。注意心法可以用于任何武功,在施展任何武功时配合使用。但一次只能使用一种心法,不同心法的修炼程度无法共享,但心法修炼对应提升的功力可以共享。”

    (天道):“你们谢过何欢喜,却听到棚外传来噪杂人声,一会功夫,叶有通带着几名丐帮子弟进入其间。

    (叶有通):“二位,代帮主司马良策令我们速去救援,亦备好快马,不知是否同往?”

    枫君子道:“大哥,你怎么看?”

    金万钧道:“去吧,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叶有通):“那好,速不宜迟。”

    (天道):“棚外,另有人传话道。”

    (传话声):“何大侠,代帮主司马良策有请。”

    (何欢喜):“二位,哥哥这就告辞了,保重。”

    枫君子道:“保重。”

    (天道):“人去留音。”

    (何欢喜):“贫贱不屈真好汉,正道独行何叹辛。”

    金万钧叹道:“可惜了,他这么高的功夫,若是肯帮忙,救人更有希望。”

    (叶有通):“二位不必担心,这次有我们七袋长老马坚诚马长老带队,五袋长老除我之外,另有两位,再带上五名帮内的青壮好手,乌王寨的那些人再厉害,也翻不了天。只是不晓得欧阳女侠现在如何。一来一回,已经耽误这许多时间,我们快马加鞭火速赶往,希望有什么危险,欧阳女侠可以逢凶化吉。”

    (天道):“一行火速上路,丐帮为你二人也加配了快马,不多时便经五龙客栈重返黑森林。”

    枫君子道:“什么时候了?”

    (天道):“丑时,凌晨2点前后。此刻的黑森林,不同于白天具有的那股阳光祥和之气,从林子里透着阴冷凶煞之气,很难想象,为何黑夜、白昼变化会让森林产生两种截然不同的气息。”

    (天道):“队伍最前方,一干瘦长身老者林前勒马,四处观望,此人便是领头七袋长老马坚诚,人如其名,确有一身正气。”

    (马坚诚):“此林甚是古怪,大伙有没有听闻什么消息。”

    (叶有通):“据传这林子夜间有鬼怪出没,但未有实证,鬼怪之说,皆是传言。但此前听闻有人自这林子里捉到一只闪金貂,这个消息应该有真无假。”

    “闪金貂?那是什么?灵兽吗?”枫君子留意到这个讯息。

    (马坚诚):“是龙潭虎穴也要闯一闯。我们光脚的人还能怕穿鞋的鬼么?留下一人看管马匹,其余人随我前往。”

    (天道):“一行十一人翻身下马,马坚诚后面随着三位五袋长老,另有五名丐帮子弟,留下一人正将马匹一一系上。”

    (叶有通):“两位朋友,我看林中凶险,你们还是不要进去了,若愿意,也留下帮我们一并看管马匹吧。待我们救完人出来,再与你们相聚。”

    (天道):“此为重要分歧点,按照规则,第一次分歧点产生时,天道需要对你们做出唯一一次提醒。你们可以根据情况自行做出选择,有些选择无关紧要,也有些选择至关重要。”

    面对这样的决定,枫君子反而有些退缩,他看向金万钧问道:“怎么办,哥?”

    金万钧道:“既然都到了这里,怕什么,进去。阎王要你死,绝不到五更。”

    枫君子道:“好,那我们也进去。前进吧,纯纯的男子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