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3章 泰勒吧-下

    泰勒吧的内部结构融合了西方星座和塔罗的多重元素,一楼大厅的幽幽灯光和舒缓空灵的音乐让许多人陶醉其中。

    阿泰和关哲紧随着齐三伟的步伐,一路走上通往二楼的楼梯。当他们踩着楼梯每一层松软的编织花纹毯上时,那种不真实的想法愈加明显了。

    这地方完全不像是适合我这种人打工的地方。阿泰看了看吧里绘制有西方诸神的精美彩墙和巧妙排列的星座造型的那些霓虹灯,只觉得自己就仿佛游离在巨大宇宙中的一粒微不足道的尘埃。

    叫我们来这种地方打工的老板,是不是脑子出了问题。最可能的,是老板遇到了什么棘手的对手,叫我们来当打手或者替死鬼的吧。阿泰紧了紧双肩的肌肉,然后又瞅了一眼关哲。我还凑合能打,可是关哲怎么也不是能打的人啊,叫上关哲来又是干什么?对了,一定是来让我们当替死鬼的。或者是替人坐牢这种事情。我可不干。阿泰自以为是的想了多种可能,防备心更重了。

    关哲心里又是一种想法,上学的那会功夫,他曾在酒吧里干过钟点工,他知道酒吧很多时候也需要一些临时工,保安、服务生、清洁工什么的,在他的想法里,没准这段时间吧里生意不错,老板打算找几个廉价的劳动力,再不然,可能是装扮小丑这一类的苦差事,这个天气,套上头套和毛绒绒的小丑服,扮演各种滑稽的角色,不是穷疯了的人,也不会答应。他没有阿泰那样丰富的人生阅历,也没有被很多人坑过、骗过,所以,在他眼里,许多事情相对简单许多。

    就在两人心念神转的功夫,一行人已经上了三楼,经过一处偏厅和一排吧坐,齐三伟带着众人来到一扇印有群星图案的拱形门前,然后他走近一侧墙壁上悬挂的圆盘形浮雕。这个石雕大约直径一米,上面雕刻着一个古怪的人头像,石像张大着嘴巴,使得表情异常的诡异。如果对西方神话有一定了解的人就会知道,这是一个仿制的“真理之口”浮雕。但这个看似工艺品的东西,却有着不一样的用途。只见齐三伟把右手手掌放入其中,从石像的口中传出一声低吼声,然后拱门四周亮起一圈幽蓝色的灯光,门上的星光也纷纷闪烁不定,然后门板从中间朝两侧打开。

    “跟我来。”看到阿泰和关哲两人惊疑的目光,齐三伟依旧为这扇自己设计的装置门而感到自满和骄傲。

    到了这个地步,就算是刀山火海,两人也只好硬着头皮闯一闯了。

    又经过左右两排带拉门的包厢,在走廊的尽头右转后,打开一扇仿古门,进入的是一个欧式风格的书房,之所以说这间屋子是书房,因为有整整一面墙是规则排列的书柜,上面密密麻麻排列着各种书籍。其中许多书的书脊上印着西洋文字,可见这些书的主人博学而涉猎广泛。齐三伟停在其中一排书架前,然后

    看似随意地抽出其中一本,插入某处空当,就听到书架突然传来“嗡嗡嗡”的声响,其中一排书架竟然朝后方自动打开,露出更里面的密室。

    阿泰和关哲随着齐三伟走进去,虽然一次走进来四个人,但是密室里的空间充足。与整个酒吧风格迥异的是,密室里的装潢采取的是传统的东方格调,密室当中摆放着一套八座的红木茶桌,上面的茶器小巧而精致,正对面的墙壁挂着一福气势雄浑的山河图,一左一右对称摆着两个博古架,上面嵌有各种不同形状和色彩的瓷器、玉器。

    房间左侧面对面摆着一对真皮沙发,却反而显得有些不伦不类。沙发上坐着的一名黑衣长发男子,看到众人进来,也起身朝他们走了过来。

    他仔细看看了阿泰和关哲,对衬衣男子很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又看向两人道:“你们好,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枫君子,大家都喜欢叫我枫少。”

    “阿泰。”

    “关哲。”

    两人也报出了姓名。

    “齐老板……就不多介绍了。”枫君子朝衬衣男子示意道,“这位接你们来的是遥文,我的助手。”

    然后枫君子看了看自己的手表,接着说:“还要等一个人,我们就可以开始了。放心,他很快就到。”

    “等一等。”虽然觉得这时候发问有些不合适,但阿泰还是忍不住道,“你们叫我们来……是要做什么?”

    “哦?”枫君子瞧了瞧遥文问道,“怎么,还没有来得及同他们说明么?”

    遥文回道:“我怕说了他们不信,所以自作主张,先叫他们来这里了。”

    枫君子想了想,道:“确实……你做得很好。”

    “那么,由我简单和你们说明一下。”之后,他停下来,意味深长地静静看着齐三伟。

    “哦……哦……我明白了!”齐三伟仿佛想到了些什么,忙道:“地方给你们用,我这就走。”说完话,他靠近那扇机关门前,只见他朝头顶的激光探头做了个奇怪的手势,那扇机关门再次“嗡嗡”打开。临走前,他又补充一句:“对了,有什么需要,尽管叫我。”

    一直等到机关门重新合上,枫君子理了理自己的黑色圆领衫和腰带,主人一般招呼大家坐下,然后自己先找了一张座位,坐在了茶桌前。阿泰和关哲,坐到了他的对面。

    叫做遥文的高个男子则打开了茶桌某处的开关,茶器中的加热器,自动开始取水,发出“呼呼”的声音。他走向博古架,从里面找出一个陶罐,然后端详了一会标签,拿到茶桌前,取出茶具,从陶罐把茶叶一点一点拨弄进桌上的茶壶里,然后,坐在了靠右手落单的位置上。

    “好吧,在等的人来之前,我先告诉你们,请你们来这里,做什么。”枫君子用不容置疑的口

    吻道,“很简单,请你们玩我们做的游戏!”

    “什么?”

    “游戏?”

    枫君子说的很快,所以阿泰和关哲都以为自己听错了,毕竟两人从天没亮开始抢日结,到搬了一整天的砖,还没有怎么休息,就被神经紧张地折腾到了这家酒吧里。

    “是的,游戏。”

    “什么游戏?”关哲疑惑不解地问道。

    “一种纸上游戏,或者你们可以理解为一种桌游。”

    “我不懂什么游戏,那要怎么办?”阿泰感觉自己的脑细胞有点不够用,无论如何他也无法相信,这群人把他们整到这里,就是让他们来玩游戏。

    “不用紧张,这很简单,你们只要认真地玩我们让你们玩的游戏就行。刚开始也许你们不会,我会一点一点引导你们,当然,遥文也会帮你们。”

    “就只是玩游戏而已么?”关哲问。

    “在这里,就只是玩游戏。”

    “没别的?”

    “没了。”

    “要玩多久?”

    “三至五个小时,不可能太久,我也要休息。”

    “然后你们付我们钱?”

    “是的,每次游戏结束,我们会给你们说好的报酬。”

    “没别的要求了?”

    “没了,如果你们需要,还可以提供免费的茶水和点心。”

    此刻,关哲有些怀疑自己眼前的一切。

    我不会是从昨晚到现在都没睡醒吧。还没等到他掐自己,就觉得自己被人猛力掐了一下。他回过神,看到阿泰正在捏他的大腿。

    “疼疼疼……你在干嘛。”关哲把阿泰的手扯开道。

    “我看是不是在做梦。”

    “你做不做梦,掐你自己啊,掐我干嘛?”

    “看看梦里的人会不会疼啊!”

    看这样子,怎么也不可能是做梦了。但要这一切是真的,也太好了吧!不用搬砖,有日结工资,还包茶水和点心,这怎么说,也是帝王般的享受啊。当然,按照他们的眼界,是不可能知道刚刚遥文折腾的是几百块一克的茶叶,如果他们知道面前正要泡的茶水的价格,恐怕当下两人就会昏倒吧。此刻,两人相视沉默,但心里都止不住的狂喜。

    但是说到玩游戏,关哲觉得自己算不上是什么高手,甚至可以说菜的可以,他大学打了一段时间英雄光荣,始终都是白银段位,还曾经十连败过,坑的班上的大神同学都不敢带。要是玩不好,不会把我们赶走吧。关哲正心里嘀咕着。就听到一边的阿泰开口道,“那还等什么,早开始早结束。”

    “别急,还有位朋友没有来,他一来,我们就开始。”枫君子道,“在此之前,我想,你们还有必要听一听这款游戏的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