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五章 平南公主

    茶馆里的人见凌坤连平南公主都不知道,都显得非常惊异。赵明月连忙说道:“我们是刚从中原来的,所以没听说过,既然是公主,怎么会那么可怕?”

    “哎。”花白胡子老头叹口气,四下打量了一下,又转头问道:“掌柜的,今儿没什么外人吧?”

    “除了这三个小兄弟,都是老熟客,没有契丹人。”掌柜道。

    老头点点头说道:“平南公主是辽国唯一一个异性公主,名字叫萧然,是萧太后最宠爱的侄女儿。据说在当今这大辽国,能左右萧太后意见的人只有一个半,你们猜猜是哪一个半?”

    旁边有个中年人答道:“黎叔,这还用说,一个是皇帝,半个就是她宠爱的平南公主了。”

    众人都纷纷点头,凌坤和赵明月也认为是这样的。

    “错,大错特错。”花白胡子老头黎叔摇头道:“皇帝根本就排不上号。这一个呀,就是平南公主萧然,据说只要这丫头哭闹撒娇,萧太后无论什么事都会答应。还有半个啊,就是太后的情人韩德让。”

    “哦。”众人恍然大悟,都猥琐地笑了,其中一个还插嘴道:“是啊是啊,太后对那个情人真好,听说有一次打马球时,一个契丹大臣不小心冲撞了韩德让,萧太后亲自提着大刀砍了那个大臣。”

    赵明月红了红脸,不解地问道:“萧太后为什么宠爱这个侄女儿超过当皇帝的儿子呢?”

    “问得好,这就是大家害怕的原因了。”黎叔清清嗓子道:“因为这平南公主凶残暴戾,杀伐果断,平时以杀人为乐,这非常像萧太后的性格,所以她最喜欢这个侄女,现在你明白大家为什么怕平南公主了吗?”

    “哦,是怕她杀人吗?”赵明月答道。

    “是啊,她每次来幽州,都会无缘无故杀很多人,谁运气不好被他碰见就只能自认倒霉。”

    “那么,她杀的都是汉人吗?”赵明月问道。

    也不尽然,契丹人可以杀汉人,平南公主可以杀契丹人和汉人,在辽国,她想杀谁就杀谁。行了,大家吃喝完早点回去吧,没事就不要出来了。”

    众人纷纷点头,站起来结账离开。

    凌坤三人最后离开,继续走在街上。赵明月眉头紧锁,原本晶莹剔透的脸上泛着青白,显然对辽人的残暴感到愤怒。

    凌坤更是惊诧,他来自民主平等的法治社会,杀一只狗都会遭到各方面的谴责,实在想不到居然有人会以杀人为乐,而且不用受到法律的制裁。

    他看到赵明月气得够呛,作为人家忠心的狗奴才,这时候非常有必要安慰一下,于是凑近她旁边边走边说:“唐太宗说过,民为水,君为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辽国统治者如此残暴,必定不得民心,迟早会自取灭亡。”

    “不行。”赵明月大怒,转身又扭住了凌坤的腰间肉,还在不停旋转,似乎要把心中的愤怒全部发泄在凌坤身上。

    凌坤惨叫着,不知道这么引经据典、高明唯美的马屁怎么就落到马蹄子上了。

    赵明月俏脸生寒,双眸剪水,一字一句说道:“我等不到他们自取灭亡,幽云的百姓也等不到他们自取灭亡,我要亲手消灭契丹人,你说你能不能做到?”

    “嘶……拜托,是你要亲手消灭他们,为什么问我能不能做到?”凌坤嘴里抽着冷气反问道。

    “我。”赵明月无言以对,现在还不到对他袒露心声的时候,所以不能多解释。但对凌坤在她的老虎钳下还敢顶嘴的举动非常不满意,瞪着一双水汪汪的美目看着他。

    凌坤迎着赵明月的目光看去,不禁被她的倾城之貌所迷醉,心里一阵酥麻,忍不住说道:“你生气的样子看起来更美呢。”

    正在气头上的赵明月紧绷的俏脸顿时泄了气,一把推开凌坤往前走了,转头的一刻,脸红的像个苹果。

    这登徒子,怎么老说这种混话,要不是看重

    他的才能,本姑娘一剑杀了他。

    不过,自己好像也没那么生气,还隐隐有些高兴呢。

    侍剑在一旁是真生气,不过她学乖了,也习惯了。主子对这登徒子太好了,真让人羡慕。

    其实凌坤也不是有意调戏赵明月,着实是情不自禁的赞美,说完之后便有些后悔,这可是1000年前,封建礼教最严格的宋朝,现在说这种话可是犯罪的。

    就在此时,突然听到有人尖利恐惧的声音:“快回避,平南公主来了。”

    这一声,化解了赵明月和凌坤的尴尬,却带了更严重的问题。

    大街上的过往行人、走卒贩夫顿时大乱,慌慌张张跑到路边跪倒在地,低垂着脑袋,恨不得埋进地里。

    赵明月对后面两人说:“快蹲下。”便闪身到路边蹲下身子,暗中观察。凌坤和侍剑也跟着蹲下身子。

    这时,一阵马蹄声想起,一群骑着高头大马的人从东街走过来。正中间的是一个十**岁的小姑娘,眉清目秀,皮肤白皙,两片娇艳欲滴的红唇与身上一袭红衣完美呼应。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平南公主萧然了吧。

    公主的身后,跟着两个江湖人打扮的老男人和一队衣甲鲜亮的辽国士兵。

    凌坤盯着小公主看,怎么看都是个灵动秀丽的女孩,怎么会是杀人狂魔呢。开玩笑的吧,说他身后那两个充满煞气的男人杀人,他还勉强能相信,说这美丽的小公主杀人,实在是颠覆三观啊。

    此刻的凌坤,无知者无畏,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在人群中鹤立鸡群了。所有人都跪着伏在地上,生怕被那小魔头看见。赵明月和侍剑虽然是蹲着的,但毕竟身材纤细,又刻意低了头,所以也不明显。

    只有凌坤,本来身材就高大,还挺直腰蹲在地上,昂着头毫无畏惧地看着马队,活像正月十五庙会上看舞龙的观众似的。

    这作死的形象,想不引起别人注意都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