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章 史上最不平等的契约

    凌坤终于过上了锦衣玉食的生活。穿得是产自江浙湖州一带的丝绸,吃得是当地菜系中的精品。不过,当吃饱喝足后,那种吃一只鸡就死而无憾的幸福感却没有了,为了一口吃食居然无耻地卖了身,也不知今后会是什么结果。

    一个白天,他再没有见到那个美若天仙的主人,只有侍剑一脸嫌弃地送给他吃喝与衣服。

    下午时分,一个精壮汉子进了后院,在门口朗声说道:“主子,属下李飞腾前来复命。”

    “进来吧。”里面传来侍剑的声音。

    李飞腾进入正屋,向赵明月抱拳行礼:“主人,都已经调查清楚了。”

    赵明月倚在床上看着一本书,闻言抬起头,说道:“说说看。”

    “主人,武林盟主,泰山派掌门凌天下确实于四日前暴毙,没有人知道具体死因,泰山派众口一词,都说是练功时走火入魔而死的,泰山派现在的掌门是他的大弟子司徒江华。”

    李飞腾缓了口气,接着说:“凌天下确实有个儿子凌空,但据说是个傻子,在凌天下死后就消失不见了。”

    “傻子?傻吗?”赵明月疑惑地问侍剑。

    “不傻,就是很讨厌。”侍剑噘着嘴说道。

    “照你这么说,他说的基本上还算是事实。好了,这里没你事了,回去休息吧。”赵明月吩咐道。

    李飞腾再次抱拳行礼,恭恭敬敬退出去。

    赵明月站起身来,坐到桌子前,铺开一段洁白的丝绸,在上面刷刷写了起来。等到墨迹干透,吩咐侍剑叫凌坤前来见她。

    凌坤出了他的西厢房,看见赵明月已经出了屋,站在台阶上。今天她穿一身明黄色的丝质衣裙,长身玉立,华贵无比,气场全开,连从来没有服过别人的凌坤都不由自主低下头,不敢与之对视。

    “你知道对我撒谎的后果吗?”赵明月寒声说道。

    凌坤心中一惊,难道是哪里漏出了破绽,不至于啊,他说得基本上都是真的,怎么会有破绽?

    定了定神,他勉强抬起头对着赵明月的眼神,貌似坚定地道:“我没有对你撒谎。”

    这一刻,他在绝对正面,光线相当良好的情况近距离看到赵明月。肤若凝脂,眉黛青山,双眸剪水,犹如一块美玉,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瑕疵。这绝对是凌坤两世为人所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即使那些从韩国回来的名模也不能望其项背。

    赵明月一双妙目紧盯着凌坤的眼睛,逼问道:“我已经调查过泰山派了,凌天下只有一个傻儿子,你傻吗?”

    “呃……。”凌坤一愣,这该怎么解释?说他是穿越而来的吗?那比撒谎更没有可信度。说他走火入魔傻了又回来了吗?那样破绽更大,他现在在赵明月眼中是文武全才,如果傻了那么多年,怎么会有现在的智商?

    “说啊,撒谎了吗?”赵明月春葱般的手指已经抚上剑柄,只要他的回答不能令其满意,就会刺进他的心脏。

    “真没撒谎,只是这事一言难尽啊。”凌坤已经编出了一个合理的理由。

    “如实讲来。”赵明月寒声说道。

    “是这样的,我从一岁开始,我父亲就叫我练武,你知道,练武很苦的,所以当我懂事时,已经完全受够了,死活不想习武,于是就只好装傻了,要不是我爹临死前将内功传与我,我其实根本不会什么武功。”

    赵明月看着凌坤,思索着他的话,与李飞腾调查回来的结果进行对照,认为基本是可信的,即使稍微有些出入也不要紧,只要他不是辽国派来的刺客,其他的都可以掌控。

    她缓步下了台阶,将写好的绢书扔在院里的石桌上,对凌坤说:“过来,把这份契约签了,你就正式成为我的奴仆了。”然后对侍剑说:“将笔墨拿来,让他签字画押。”

    “什

    么?还要签约,没有必要了吧。”凌坤没想到这女人搞得这么正式,拿起丝绢一看,见上面写满娟秀工整的蝇头小楷:

    契约

    自大宋至道三年起,齐州府人凌坤自愿卖身于赵明月,从此行为、自由、人身等所有权益皆归于赵明月,凌坤没有任何建议、推脱、拒绝、狡辩、抵抗、背叛之权利。如有违背,任由赵明月处置,不得有任何反对意见。

    “不行,我不同意,这算什么契约?这是世界上最不平等的条约,全是你的权益,请问我卖了身得到了什么?”凌坤看完当即反对。

    “你要是后悔,现在还来得及,不过出了这个门,你还得被饿死,你可要想好了。”赵明月说道。

    凌坤有心不签,可是出了这道门,生存便成了大问题,还不如跟着赵明月,好吧,看在你长得漂亮的份上,还是勉强签了吧,等有一天推倒你,老子照样翻身做主人。凌坤在心中安慰着自己,拿起笔龙飞凤舞签上了名字。

    凌坤小时候练过毛体,毛笔字写得雄浑大气,气势不凡。赵明月看着凌坤的签名暗暗赞叹,这小子文采着实不错啊。

    “来吧,晚饭就要开了,先吃我二十鞭子吧。”赵明月拿起鞭子走过来。

    “不要了吧,我已经签了字,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和气生财嘛。”凌坤嬉皮笑脸央求道。

    “不行。”赵明月说着一鞭子已经抽在身上。鞭子抽来不怎么疼,可是从她身上旋起的一股香风却让他不争气的流了鼻血。

    赵明月无与伦比的美貌,实在已经将他逼到了极限。

    赵明月见凌坤流了鼻血,以为是自己下手太重了,本想放过他算了,但想到要长期控制他人身和精神的伟大计划,还是硬着头皮打完二十鞭子,只是手下力气更小了,如同动作小电影中玩耍受虐游戏一般。

    于是,凌坤的鼻血流得更加欢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