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七章 卖身为奴

    “有刺客。”随着沐浴美女一声尖叫,站在她身边的侍女突然拔出宝剑,向上一跃,连人带剑像旋转的子弹一般朝着屋顶那一处漏洞刺去。

    凌坤看到明晃晃的剑尖无限接近自己,猛然惊醒,大叫一声躲了开去,但是身子失去了重心,咕噜噜从房檐上滚落下去,重重摔在地上。

    侍女一击不中,听到外面的动静后,迅速跳出门去,向地上哀嚎的凌坤挺剑刺去。

    凌坤也不是一般人,前世赛车手的机敏加上今生七级紫凌神功,反应能力不是一般的高。他就地一滚,又躲过一劫。看到旁边有一把椅子,便抡起来抵挡侍女劈过来的宝剑。但听“唰”的一声响,椅子掉落在地,只有一条椅子腿留在凌坤手里。

    侍女不留给他任何喘息之机,手中宝剑又刺向他的要害。凌坤已经没有退路,只能扬起手中脆弱的木棍抵挡。

    只听“咚咚”两声巨响,侍女手中的宝剑竟然脱手而飞,刺在了老远的大门上面。

    凌坤愣住了,侍女也呆住了,连换上一身白衣,俏立门口的出浴美女也愣在当地。

    这又是什么情况?

    一方宝剑,一方木棍,本来双方高下显而易见,凌坤心里也非常清楚,所以情急之下,身上的紫凌神功不由自主灌注到了椅子腿上,以强大的内功击落侍女手中的宝剑。

    凌坤不太明白这些,还在疑惑,但那白衣女子却是行家,她拔出宝剑,对侍女吩咐道:“侍剑,对方内功高强,不可碰硬,我们前后夹击,找他弱点。”

    叫侍剑的侍女答应一声,蹦到大门处拔出自己的宝剑,从后面攻来,白衣女子挥动宝剑从正面加入战团。刹那间,两柄剑化作两座剑山,铺天盖地向凌坤压过来。

    凌坤挥舞椅子腿,手忙脚乱抵挡着,但一招一式都毫无章法,空有一身内力却发挥不出。眼看锋利的宝剑无处不在,就要刺在他的要害处。情急之下扔掉手中的木棍,抱头蹲在地上大喊:“别打了,我投降。”

    柄宝剑同时抵在凌坤的脖子上,白衣美女沉声道:“说,是谁派你来刺杀我的?”

    “不是不是,两位小姐姐听我解释,我……。”

    侍女大怒,剑尖往前一送骂道:“油嘴滑舌的登徒子,小姐就是小姐,什么是小姐姐?”

    凌坤脖子一痛,赶紧认错道:“是是,小姐,我不是谁派来的,只是几天没吃饭了,想偷点东西吃,不想冒犯了两位小姐。”

    白衣美女打量着凌坤,看他破烂肮脏的行头,还真是像个没吃没喝的流浪汉,便撤了宝剑继续问道:“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若老实回答,我便饶了你。”

    “我一定知无不言。”凌坤赶忙说道。

    “你叫什么?从哪里来?为什么混成这般模样?还有你身上有如此高的内功,却为什么又不会任何招式?”

    凌坤定定神,说道:“小姐,是这样的,我叫凌坤,是泰山派掌门凌天下的儿子。三天前家门突变,我大师兄司徒江华下毒害死我父母,还要对我下手,还好我运气好,逃了出来。我的内功是……。”内功这事实在太过匪夷所思,而且说多了势必要牵出穿越来,他一时不知该如何表述。

    “好好说话,别耍花样。”侍剑喝问道。

    “我这内功是我爹临死前把自己的功力传授给我的,之前我没学过任何武功。”凌坤只能这样说了。

    白衣女子惊异地问道:“照你这么说,武林盟主凌天下死了?你没有骗我吧?”

    “没有没有,我怎么能拿自己亲爹的生死骗人呢?小姐,我已经三天没有吃饭了,您能不能赏口饭吃?”凌坤腆着脸央求道。

    “混账,你冒犯我家小姐就是死罪,还敢提要求?”侍剑怒喝道。

    白衣女子摆手道:“侍剑,去端一只烤鸡来。”

    “小姐。”侍剑想反对,不过被小姐拦住,只好悻悻而去,不多时端来一只烤鸡,卖相比街上的扒鸡还要好得多。

    凌坤看着烤鸡,眼睛里几乎要冒出火来,冲

    过去就要吃,却被白衣女子一把夺过。

    凌坤搓着手,用近乎哭的声调说:“小姐,您不能这么戏弄我,我快饿死了。”

    白衣美女微微一笑,端着盘子坐在一把椅子上,对凌坤说:“这一顿,我可以给你,可是你想过下一顿该怎么办吗?”

    凌坤神色一暗,低头道:“不知道,我从没有下过泰山,不知道任何谋生的手段,活一时算一时吧。”

    “我有个主意,可以让你每天吃到这样的烤鸡,你要不要考虑一下?”白衣美女眯着美目看着凌坤,不知心里打着什么主意。

    “真的?”凌坤不相信还有这种好事,疑惑地问道:“小姐有什么要求?”

    “很简单,你做我的奴仆,从此听我的话,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这样我自然就要管你饭了。”

    “嘶。”凌坤倒抽一口凉气,这女人简直比山上的韩江雪还歹毒,用一只烧鸡就要买我一生,我堂堂男子汉……在这生死关头,好像也没有什么办法。

    可是答应她吗?太没面子了吧,节操碎了一地呀。是不是该讲讲条件,挽回一点颜面呢,对,应该这样。

    “你不同意吗,那这烤鸡只能端回去了。”白衣女子见他沉默不语,便作势要端回烤鸡。

    “同意,不过我有条件。”凌坤装作硬气地说。

    “哎呦,还有条件?说来听听?”白衣女子饶有兴致地说。

    凌坤现在哪有什么条件,只不过是自尊心作祟而已,想了半天想不出来,便只好效仿张无忌了。于是说道:“我听你话,为你办事可以,但你让我做的事,第一不能违反江湖道义,第二不能违反国家律法。”

    “呵呵,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好人呢,好啊,我同意。”白衣女子爽快地答应了。

    “那我可以吃鸡了吗?”凌坤弱弱地问道。

    “现在还不行,我有个规矩,当了我的奴仆,每吨饭前都得让我打二十鞭子,你准备好了吗?”白衣女子狡黠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