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 997 章 姜温依篇

    我是姜温依,我从小没有妈妈。

    我只有爸爸。

    他嗜酒成性,脾气暴躁。

    外人眼里的他,是一个脾气温和,为人谦逊的优雅之人。

    对工作上心,对女儿宠爱,对长辈孝顺。

    所有人都觉得他是继承姜氏的不二人选。

    但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其实是一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魔鬼。

    就连爷爷也不知道他的本性。

    但是我知道,并且时常都承受着他的暴虐。

    或许家里的佣人也知道吧,但是她们不敢说,毕竟她们还要继续生活。

    我爸,其实对我也挺好的。

    每当老爷子对我赞不绝口的时候,每当我又为他吸引到了老爷子注意的时候,他总是会在回家后,认真的表扬我。

    我是他的骄傲。

    但是,这些夸赞都很短暂。

    他常常会忘记上一秒的赞许,皮带在下一秒便会抽在我的身上。

    很疼,很痛,每次他的眼里都冒着红光,嘴里一直喊着“为什么”,手中的力气便会重一分。

    我感觉我快要被他打死了,但却倔强的不求饶,硬是一滴泪都没有流。

    面对他的时候,我可能是一个没有眼泪的人。

    姜龙震,他是我的父亲,他用翩翩君子的外表隐藏了他内心所有的罪恶。

    就连打我,哪怕疯癫了,都不会抽在我的脸上,老爷子不会发现,我的朋友也不会发现。

    只是我一个人,依旧很疼。

    常常第二天只能躺在床上,窝在被子里,独自舔舐伤口。

    就这样,我渡过了不能称之为童年的童年。

    后来,我发现我是有妈妈的,她就关在后院,离家里的房子的很远,那里草木枯黄,常常让人觉得萧瑟无比。

    那里是家里的禁地,姜龙震不允许任何人靠近那里。

    可是却被我偶然间发现了。

    为什么知道是我妈妈?

    因为那个疯了的女人,总是会手里拿着个娃娃,放在怀里,晃来晃去,嘴里一直喊着:“温依,温依,妈妈哄你睡觉了……乖哦,不怕不怕……坏人不会再来了,被妈妈赶跑了!”

    她的语气总是那么的温柔,让我沉醉,甚至会让我瞬间泪流满面。

    她是我最渴望的人,害怕,痛苦,恐惧的时候,我就常常在想,我是不是也有一个妈?

    现在我的愿望似乎是实现了。

    我真的有妈妈。

    但是她疯了。

    她是被姜龙震逼疯的!

    姜龙震不仅打我,还打她。

    他根本就不像是我的父亲。

    因为别人的爸爸都不会打自己的孩子和妻子,但是他会。

    有一次,他又在打我妈妈了,我冲动了,跑了过去,也暴露了我自己。

    他停了手,冷冷的看着我,竟是扯出一个荒诞的笑容来。让我手脚冰凉。

    “不想你妈妈被打,那就好好听我的话。”

    “知不知道你有多卑贱?”

    “看到照片上的人了吗?她才是真正的大小姐。”

    “她比你高贵,比你优雅,甚至连身体里流着的血,都要比你纯正千倍万倍!”

    “你是不是看上你身边那个手下了?你怎么就这么贱呢?”

    “得不到老爷子的喜爱,那我就让你妈不好过。”

    这些话,在我耳边重复不下千遍,就连做梦,我都能听到他让人生畏的声音。

    姜龙震,是我的噩梦,顾暮情,也是。

    就因为我不纯的血液,我就应该承受这些吗?

    他是私生子,错在姜定国,何苦为难我呢?

    我很想笑,但是笑不出来,因为我是所有不公的承受者。

    第一次见到顾暮情的时候,我觉得她活出了最美好的样子。

    美丽的外表,纯净的灵魂,名声大噪的国民影后,百般宠爱的墨氏总裁。

    似乎所有让人觉得美好的事物,都集中在了她一个人身上。

    她活的真的很优雅很高贵啊。

    我跟她比起来,就像是臭水沟里的老鼠,抬都抬不起头,低到了尘埃里。

    但是仅有的自尊,似乎不允许我这般。

    我甚至需要笑得比她更加耀眼,很显然,我的姐姐,似乎被我惹怒了。

    当我故意倒在姐夫身上的时候,明明知道自己不要脸,我却觉得这种感觉很好。

    我激怒她了,她扇了我一巴掌,我却笑的更灿烂。

    因为那一刻,我觉得我赢了。

    可是回去的时候,我又觉得自己是多么的可笑啊!

    我就像一个无理取闹只会蛮横撒泼的疯女人,其实别人根本没把我当回事。

    我躺在床上,有人无声的走过来给我按摩,我起身,抱住了他的脖子,却迟迟不肯出声,然后死死的咬住了他的脖颈。

    仿佛这样,我就能更加有存在感,更加高贵一点。

    他不知道我喜欢他呢,他只会认为我在踩贱他。

    这种感觉,真爽。

    我或许也是一个疯子吧!

    回了e国,我不闹了。

    我很累。

    我只想带着我的妈妈,再带上他。我们去一个没有熟人的地方,好好的生活,好好的活着。

    高贵又如何,低贱又如何,她们,不都是人吗?

    为什么需要低人一等?

    然而,这些隐秘的心思,被姜龙震知道了,他果然就是一个恶魔。

    他把妈妈藏起来了,就连那个男人,我都找不到了。

    我成了行尸走肉,成了听之任之的傀儡。

    他满意了。

    后来,我故意胡搅蛮缠,败坏老爷子的好感,同时,我的好姐姐,也很配合我。

    姜龙震着急了,他怕老爷子准备好的继承权会变。

    而姜定国,他对这个本来就不看好的儿子,也是愈发的不满意。

    两个人摊牌了,互相斗了起来。

    只有我自己心里清楚,那一刻,我有多高兴。

    我心里真真正正最恨的两个人,斗起来了。

    我恨不得拔他们皮抽他们筋斗。

    果真是大快人心!

    后来,在高速公路上发生了车祸,父子之间,如敌人见面。

    最后一死一伤。

    听到消息的时候,我心里一片沉寂,在房间里呆一个下午。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这都是因果报应罢了!

    继承权,不需要我开口,几乎是发生车祸的第二天,就送到了我的面前。

    我的股份,姐姐的股份,加上姐夫的助力,一切都顺其自然。

    没错,那天晚上观赏宝石的宴会,我也在,还有我心心念念的人,也在。

    我牵着他,觉得这个世界很好,很好……

    我是姜温依,我活的不卑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