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八章 不畏焚身

    血色长雷撕裂天穹,在天幕之上拉出了难以磨灭的痕迹。而下方世界,那棵护佑青丘千万载的生命之树,正在熊熊燃烧着,如同巨伞一般遮天蔽日的树冠,此时已经在烈火中支离破灭,无数残枝伴随着雷火坠落。它,似乎在无声的哭泣着。

    青丘的所有山峦几乎都毁在了这次雷劫之中,上天降下了血雨。落在满是破败沟壑的地面上,盛放出了一朵朵妖异的血色之花。似乎这场覆灭一切的劫难,都在冥冥之中早就被注定上演。就连生命之树的力量,也无法改变命运的天轮。

    伤痕累累的白狐无声的坠落到青丘的怀抱中,在漫天的血雨神雷里,她的身影是那么渺小,但是,在她之前的举动下,似乎连天地都被深深的震撼了。她成功的在雷劫的肆虐里化为了妖神,但是,此时的她已经在之前的进化中将自己的血脉燃烧殆尽,而就此失去了本源之力。

    虽然她成功的修成了妖神,但是,她并没有了身为九尾神狐的本源血脉之力,如果她不能将自身的血脉补充完整,那么,她将就此化为白狐沉睡下去,永远都不能醒来。

    “瑶儿,瑶儿她……”青瑶的奶奶已经是满含泪水,她无力的跌倒在了地上,喃喃道:“这不可能的,瑶儿,她绝对不会有事的!”

    雷劫还有着不小的余威啊,那天际之上,一道矫若游龙般的闪雷轰然劈下,正对准了血色花中那沉睡的青瑶!

    “不好,她有危险!”幽兰决然奔掠而去,但是还是太迟了。那道雷电来势甚疾,恍若下山猛虎一般,以电闪雷鸣之势,向她直扑击而去!

    但是在下一刻,在所有的族人都揪心的时候,一道灿金色的流光猛然撞破了空间,在重天之中,硬是接住了那神雷的一次轰击,随后迢迢直坠而下,降落在了青瑶身边。

    千钧一发之际,正是陆扬赶到了,他借助着无苦禅师赠予他的佛门异宝菩提子,化思念为力量,穿破了空间来到了这里。在场的狐族众人都惊愕的无以言表,谁也不知道这个少年为何能奇迹般的来到这里,只有幽兰方才知道,那是青瑶心中,始终牵挂着的人啊!如今,毫无能力的他,竟然神迹般的来到了这青丘之山的异空间,反过来守护了青瑶,真是不可思议!

    苍穹之上,血色神雷发出了震撼天地的怒吼,这个弱小的人,在它的赫赫神威之下,只能是灰尘一般的渺小,它的力量已经挥发殆尽,在天际的漩涡之中,磅礴的雷电之力被强风吸扯了出来,化为一道巨大的雷霆血海,这是最后的一击了!

    陆扬望着那在天际压迫而来,愈发迫近的雷海,在他的眼眸中,出现的只有坚定与决然。就在下一刻,他的身躯之上,猛然爆发出一道刺破天际的紫色神光,在那神光之中,陆扬双手推出,迎着那覆灭一切的雷霆,就这么抵挡了上去。

    “他是谁?他不过一个凡人而已,怎么能穿破空间,又用出这等法力?”看到这一幕,天域之上,神帝震惊的从龙座上站了起来,但是,谁也无法解答为什么。只有太白金星默然无声,在镜中刺眼的紫芒之中,似乎在默默思索着什么。

    夺目的紫色神光,竟然化作了一道流光璀璨的浩瀚光幕,它悬浮在天际之上,似乎在陆扬双掌之间被控制着,迎向了那不可一世的雷海。这就是紫琊神石的本源之力,它在陆扬的决意下,给予了他守护的力量,这面守护住他与青瑶的紫色光幕,便被他唤作紫琊盾,是蕴藏在他血脉中,紫琊神石赋予他的守护之力。

    使用紫琊盾防御,是不需要神力催动的。只需要陆扬身体中的本源之力足够强大,他便可以随时施展这个能力,但是所承受的攻击,却是要他以本源之力来做为消耗的。陆扬并不会使用自己身体中蕴藏的力量,但是他已经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所以他第一次,便施展出了紫琊盾的全力。他们曾于山水之间怀有情愫,执手盟誓,此生不悔。此时的陆扬正宛如那扑向烈火的灯蛾,情深于此,不畏焚身作青烟!

    浩瀚的雷云之海恍若天帝之手,朝着青丘覆盖而下,那紫琊盾虽然只是一道光影,但是在狐族的族人们感知中,它的厚重及坚实感,甚至更胜山岳。

    当二者毁灭般的力量碰撞到一起的时候,似乎连天空都在震荡,陆扬身处其中,忍不住一口鲜血便是喷了出来,下一刻,他身体的每一寸皮肤,都渗出了猩红色的鲜血。此时,他就等于在以自身的生命本源,来抗衡这天雷的绞杀!

    陆扬撕心裂肺的惨叫着,恍若自身渺小的身躯就在那雷霆中被不断的撕碎。但是即便如此痛苦,他也没垂下自己正撑起着紫琊盾的手掌,只因为他的背后,有一个令他爱到深入骨髓的人啊!

    他刚毅的立在地面上,没有向天地屈膝,尽可能的张开着双臂。用紫色光芒守护住身后化为白狐沉睡的青瑶。陆扬在那广大的雷霆之力下好似铁人一般矗立,紫琊盾已经承受不起神雷的压迫了,旋转着的闪电不停的侵蚀着他头顶毫厘,只差一点,他与被他守护着的青瑶,就要被那无情的闪电吞噬殆尽!

    “啊啊啊啊啊啊!”他不停的惨叫着,浑身骨骼寸寸折断,周身血肉横飞,只余下了意识抗拒着锥心巨痛。粉骨碎身般的痛觉,让他几乎走到了死亡的边缘,几乎令得他的心脏在那麻木中停止跳动。

    闪电已经压到了陆扬的身体。世间的一切似乎只剩下了剧烈的疼痛,那由外界滚滚而入的雷霆之息宛如千百把钢刀,在陆扬的身体之中乱绞乱刺。他的身体仿佛被撕裂成了一片片碎肉,剩下的骨骸都被绞作粉碎。但是,也正在他仅剩的直觉濒临消灭的最后关头,异像出现了。

    在陆扬胸前之处,他周身之中,一道道亮紫色的细线正在飞速穿梭着,无数条能量细线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片绝对区域,而锋芒所向,正在与那些将欲入侵他体内的雷霆之力进行着殊死争斗。那是在陆扬体内,紫琊神石的最后力量,这股力量在他绝境之时,逆转了他的命运,使得他重焕新生。

    是啊,他还不能倒下,都已经穿越了空间,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守护她啊!怎能在这里撒手而去呢?

    下一刻,陆扬猛然仰天长啸,举掌向天,硬是撑开了天空上方翻腾肆虐的雷渊之海。他猛然蹲下身子,手中紫琊盾光芒闪烁,向外横扫而去。那些吸附在其上的雷霆,在强大的神力驱使下,竟然化为了陆扬的武器,与那些残余的雷力碰撞到了一起,只见天际之上,有一道庞大的雷柱猛然冲上了云海之中,在重霄之巅,轰然炸裂,激起万丈云涛连绵消散,那被阴云遮蔽许久的天空,也出现了一道光,渗透进了这残破的天地。

    陆扬成功了,他以紫琊神石的守护之力,硬是扫退了那绝望的雷云,只是他的心中,始终都只牵记着青瑶的安危,只要她没事,那么他就会活下去。嘴角处,一抹淡淡的微笑出现在脸庞上,随后陆扬便倒了下去,失去了一切的直觉。

    他的身体尚且脆弱,还不能承受得了紫琊神石的真正威能,虽然勉力的挡住了神雷的灭杀,可是他的身体,也已经残破不堪了。但幸好,紫琊神石带给他的不只有力量,还有无穷尽的生命力,在这个世界上,哪怕是真神,都没有陆扬那么强大的生命力。只要他不死去,无论多严重的伤势,都不会影响到他的生命。这就是紫琊神石天生所禀赋的无穷神力,它究竟有多少奥妙无穷的力量,就连主宰一切的神帝,也全然不知。

    众神默然看完了这一切,他们甚至不敢相信已经发生的一切。不过,可以确信的是,在青丘之山,真正出了一位上古血脉的妖神。这对他们来说,威胁是巨大的。因为在当年烬灭魔帝的同伴中,便有着九尾神狐的存在,这洪荒神狐的法力究竟如何,众神都是清楚的。

    诸神们召回了九域乾坤境,使它回到了异空间之内。他们谁都在思索,思索着如何应对九尾神狐的出世。亦或是心中有着些许恐慌,完整保有洪荒血脉的九尾神狐,完全不同于凡人修成‘返璞归真’,因为它们具有的血脉,很可能会为前来神界发难,为那烬灭妖帝复仇。

    这些潜藏在黑暗里,代表着邪恶的妖,可是从不畏惧死亡的啊!

    “陛下,那青丘的妖狐似乎在之前的进化中,失却了本源神力,目前她是没有神性存在的,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发兵下界的话,还能够将她扼杀在她再度出世之前。”龙坐下方朝拜台上,武曲星君已经仔细的分析了前后情况,方才禀告说道。

    “嗯,此妖邪一日不除,我神界,就终会有一日不得安宁。”神帝思考着,身为这一方世界的统治者,应该到他该决定的时候了。在心中深思良久之后,他毅然下令道:“传朕谕令,在司天军中,调遣雷将百员,速下天门,前往下界青丘之山收伏妖孽,此去勿要荡平青丘,剿灭妖狐!”

    “陛下圣明!”云间众多神邸,齐声拜舞,兵部众将,下得金阶,便各自遵从号令,点选兵马。

    当即便有那先锋神将,拣选出千员精壮悍勇神兵,收拾停当衣甲器械,战马长刀。便辞别神帝,率领众多神将驾云而去,穿过天门,但见那天边云霞,似乎都被杀气所染上了一层血色,千余神将,在云端列阵整齐,战鼓声中,无边威仪,渐渐的迫近人界。见那奔马嘶风,人如流水。排布下了许多地网天罗,神火玄雷。

    神界的兵马蠢蠢欲动,但是在遥远世界里的青丘之山,化身为九尾神狐的少女,已然沉睡不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