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百一十一章陈家

    话说孙坚一行人离开吴郡后,便乘船将物资转遇到徐州广陵郡,在一个偏僻的港口上岸算是正式来到徐州。

    “父亲大人不好了!”一名身穿华服腰系佩剑中年男子,脸色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书房中陈手握兵书竹简细细品读见人如此进来脸色有些不悦,待看见来人乃是陈登面色微微缓和“元龙所谓何事如此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父亲大人不好了广陵城外十里处出现大股行踪可疑的部队,如此看来应该疑是山贼!”陈登双手拄着案牍焦急道“什么?”陈闻言霍然起身一脸不可置信的神色看向对方“父亲千真万确这是家丁亲眼看见的!”

    “可恶怎么会这样,元龙如今彭城中守卫官兵多少人?”陈恢复些心情脸色镇定询问“三...三千人左右!”陈登不太确定道“三千人么,元龙速速与本官到城墙上去!”快步向城墙走去“父亲您看!”陈登伸手指向远处尘土飞扬的缓缓前行的队伍“竟然是真的全城一级戒备准备战斗!”

    “城下何人报上姓名!”陈登探着身子战战兢兢的问道“城上何人某家孙坚欲见陈大人劳烦通报一声!”孙坚策马越众而出朗声对答道

    “老夫便是陈不知壮士找老夫所谓何事?”陈站在几名士兵身后询问“大人某家乃是汉室认命的吴郡太守,奈何荆州驸马爷周琦吞并扬州,某家只能带领家族转移,希望能从大人手中购买一块土地让我等生存!”将当初周琦让人伪造的圣旨拿在手中向着城池方向出示。

    “哦原来是文台兄真是失敬失敬!”陈闻言心中的大石总算落下,便欲打开城门出城迎接“等等父亲此事有些蹊跷,若是此事乃城下之人计策出城迎接恐为不妥,不妨让其将圣旨放入吊篮中,确认后再出城迎接不迟!”陈登阻拦道

    “恩?也好还是元龙想的周到,来人啊将吊篮放下,文台兄劳烦你将圣旨放入吊篮中,待确认后老夫便亲自迎接文台兄给您赔罪!”陈一张老脸难得出现一抹尴尬的神色

    “主公不可,若是这些人在您放信笺时暗放冷箭如何是好,主公还是让某家去吧!”李卫见状连忙劝解“无妨某家相信陈大人为人,李卫难道你对某家的实力不放心么?”“不是...”李卫闻言连忙否认

    孙坚直径策马来到吊篮旁将手中的圣旨放入其中,直接无视城墙上一支支冰冷的箭羽“喝!”城墙上的士兵大喝一声将吊篮提起“不错不错没想到文台兄竟然如此胆识,若是有文台兄相助定能很快评定徐州霍乱!”说着带领众人向城下走去

    “某家孙坚拜见大人!”孙坚看到城门大开,翻身下马微微拜服“哈哈文台兄不必多礼,以后就劳烦兄台鼎力相助了!”陈满脸喜意摆摆手道“呵呵大人那里话!”“额!文台兄你这支兵马真可谓身经百战官兵周身洋溢着肃杀之气!”“大人妙赞身经百战

    谈不上,参加战役多些罢了!”

    “报大人广陵城四周出现小股山贼余孽请求支援!”来人翻身下马快步来到陈近前跪拜道。

    “什么?又有山贼余孽不会是像文台兄一般被人误会吧!”陈闻言微微皱眉“大人!信笺再此请大人过目!”来人将手伸入怀中小心翼翼的取出信笺交到陈手中缓缓退下。

    “什么可恶这些该死的山贼,元龙速速点齐兵马本官定让那些该死的杂碎后悔出现在这个世上!”陈脸色阴沉的可怕“等一下父亲大人!”陈登见脸色阴沉的父亲赶忙阻止“恩?元龙你有什么疑义么?”陈见陈登阻拦脸上闪过一抹不悦的神色“父亲...”陈登栖身负于陈耳畔小声道目光时不时的望向孙坚等人。

    陈闻言亦是频频望向孙坚,额前微不可查的出现些密汗“呵呵文台兄啊真是不巧啊,本来本官还想为诸位备下酒席接风洗尘却不成想出现这样的事情,可是本官手下一时间无法分出多余的人马,不知文台兄可否代老夫统领属下兵马,前去将广陵城四周的山贼余孽剿灭!”陈脸色尴尬望向孙坚。

    “大人放心某家定将山贼余孽剿灭!”孙坚见状也不推迟“哈哈既然如此若是文台兄得胜而归,某家做主将广陵城外一处山庄送与兄台以及方圆百亩良田!”“谢谢大人的厚爱某家定当不负重望!”孙坚翻身上马拜谢道,带领众人消失在陈视线之中。

    “主公为何我等刚到广陵就要为陈那个家伙卖命,而且那个老家伙明显不信任我等!”黄盖不住抱怨道“呵呵公覆多虑了,某家岂会不知陈老儿居心叵测,但是汝可成想过我等兵马众多,若是汝是陈岂会让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与其让陈老儿不放心我等,倒不如接受他的为命前往广陵城外剿匪,到时候那里可就是某家说的算,是时候了也该结束漫无目的的漂泊了!”孙坚说道此处不由得有些惆怅。

    “文台兄可是我等如此众多人马,难道真的像陈所说在广陵城外的庄园?”一旁心思缜密的吴景微微皱眉道,当初在孙坚举族迁移的时候,便已经派遣长子孙策与单福二人再次前往丹阳郡大舅那里说服对方与自己一同前往徐州才会有如今的一幕。

    “呵呵陈登陈元龙此人心高气傲,必然会认为我等前往广陵郡平贼后按照对方指引定居庄园,但我等可以利用对方的这一特点,在其疏忽的时刻带领大部队前往下邳,此处地方大族兵力偏弱,我等到了那里逼迫大族族长让出下邳还是可以的!”单福眼中杀机一闪而逝

    “单福兄下邳城四周的匪患本身就是一个大问题,所谓伤敌一千自损八百那么我等也是得不偿失!”鲁肃微微皱眉望向单福

    “哈哈子敬你也太小瞧某家了,某家岂能用自家兄弟的性命换取荣华富贵?难道忘了我们不是还有李卫这元虎将么,若不是被生活所迫谁会聚

    众造反,由李卫带兵出面招降,能招降的招拒绝招降的杀无赦!”单福面无表情寒声道

    “单福先生这样不好吧?”李卫有些犹豫的望向单福“李卫岂会不知对待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切勿做妇人之仁!”

    在孙坚平定广陵城四周的山贼时,彭城又一次迎来一批风尘仆仆的客人。

    “哈哈什么风将玄德吹到本官彭城这座小庙?”陶谦满脸笑容的望向衣衫狼狈脸色苍白像是大病初愈的刘备“不瞒大人玄德此次前来是投奔与大人的!”刘备面色微红尴尬道

    “投奔本官?”陶谦闻言微微皱眉望向对方“是的大人玄德已经将并州刺史辞去,带领部分亲信之人前来投奔大人!”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说道,真是闻着伤心见者落泪。

    “玄德啊本官见你远道而来一路辛苦不如先去休息一会儿,待本官叫下人备好酒席在把酒畅谈,王管家还不带玄德下去休憩!”陶谦阻止住还欲诉说的刘备

    刘备见状也只能作罢与关张二人跟随王管家消失在陶谦视线之中“曹豹汝如何看待此事?”陶谦回过身缓缓的看向下侧的曹豹。

    “大人某家听闻刘备此人多有才能,每每到一个地方深受当地百姓的爱戴,此时落魄到徐州恐怕是见徐州肥沃欲寻得一地发展自己的势力,若是一旦让其入主恐会威胁到大人的统治!”曹豹思量片刻声音浑厚说道。

    “哼!本官何曾不知但是现如今看着密报孙坚入主下邳,不知道地方大族能否应对,但愿那些该死的山贼余孽能消弱些孙坚小儿兵力!”陶谦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大人不必多虑,量那孙坚小儿有天大般的本事,还不是要看当地士族的脸色,若是将那些人安抚不好他一个外来之人恐怕免不了麻烦!”曹豹阴测测说着

    “如此最好,既然这样本官先将刘备此人拖上一拖,若是孙坚小儿被士族打压住就让刘备投奔他人,若孙坚在下邳城立住脚再用刘备亦是不迟!”陶谦捻着胡须眼中精光一闪而逝,嘴角泛起一丝丝的冷意。

    “大哥为何我等要来求陶谦那个老匹夫?”陶谦安排的厢房中张飞不满问道“哎!三弟难道为兄喜欢寄人篱下不成,还不是当初在徐州骗来的粮食被陶谦小儿抢走,导致某家在并州难以维持兵源势力发展,哪怕后期你送来的那些粮食亦是杯水车薪,在陶谦这里表面上为对方做事实际上暗中发展自己的势力,到时候就让陶谦小儿为当初做的事情付出代价!”眼中燃烧着熊熊怒火“哈哈为兄当然不能说为了糜贞那个美人才来徐州的!”刘备心中暗自得意道

    “兄长俺错怪你了,还请兄长处罚俺吧!”张飞闻言上前一步跪在地上一副懊悔的样子“三弟这是为何,我们是兄弟翼德也是为为兄着急,为兄怎么会为这点小事怪翼德呢?”刘备赶忙上前一步将对方扶起好生安慰...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