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暂且不提李元徽心中对段辰如何怨恨,却说荒神狩猎队这边,众人在等待了好一阵之后,才见外出探听消息的周长恭回来。

    一行六人围坐在帐内,听周长恭细说近来山中境况。

    只见周长恭一脸凝重道:“晨阳大哥,最近山里风声似有些不对,荒兽出没迹象比平日活跃许多,像是又要爆发兽潮了。”

    听闻兽潮二字,帐内众人面色皆不约而同变得凝重,就连从未踏足蛮荒的段辰,都识得兽潮凶险。

    据段辰所知,兽潮分低阶兽潮、中阶兽潮和高阶兽潮三种,先不去说中阶兽潮和高阶兽潮如何凶险,就是低阶兽潮,一旦爆发,亦足以对方圆千里内的所有村镇造成不可想象的毁灭性打击。

    低阶兽潮中,不仅有海量低阶荒兽,更有实力炼气大圆满修士的存在,一旦低阶兽潮爆发,没有筑基修士坐镇的天都镇,绝难抵挡,便是能够抵挡,亦是不知要战死多少人。

    众人显然皆被周长恭带回的消息惊得说不出话来。

    直至半晌,晨阳方才开口道:“应该不是兽潮,距离上次兽潮爆发不过五十载,下一次兽潮爆发至少还要五十载才能酝酿成形,依我看,此次山中异动,多半是栖居在山脉深处的强大荒兽为了争夺领地造成。”

    越是强大的荒兽,需要的领地范围便越大,因此强大荒兽为了争夺领地大打出手之事,在蛮荒中并不少见,期间弱小荒兽为了避险,往往都会逃离蛮荒深处,流蹿至蛮荒外域。

    这便导致短期内,山中荒兽异常活跃的迹象。

    南宫瑾望了周长恭一眼,道:“长恭,适才你说山中荒兽活动频繁,可曾听闻有人伤亡?”

    周长恭摇头道:“不曾听闻。”

    南宫瑾点头道:“如此看来,兽潮之说,不过捕风捉影,更何况无人伤亡。”

    一旁的南宫瑜也跟着点头道:“不错,若真是兽潮将临,这楼兰营地内绝不会如此热闹,想来大伙都不相信这兽潮之说。”

    熊战闻言道:“兽潮之说是真是假暂且不说,但近来山中荒兽日渐活跃却是真,这点不可不防。”

    段辰在一旁听四人各抒己见,却因经验阅历关系,不便开口,只作聆听状。

    接着便听旁侧的晨阳开口道:“熊战说的不错,山中荒兽日渐活跃,其因不明,为防万一,此番我们入山猎兽,不可太过深入,暂且先在天都峰外围看看情况再谈。”

    帐内众人闻声齐齐点头,均觉此法最为妥当。

    一行六人在楼兰营地内好一阵养息,直至傍晚时分,天色渐暗,才离了营地,借着落日余晖步入天都峰外域。

    天都峰其名虽为峰,然实则是一片大好山川,千山万壑,草木丰茂,地势极为复杂。

    沿途,时常可以瞧见一些荒兽枯骨散落在草木间,从半人高到数丈高不等。

    众人行至天都峰外围一座山脚下,气氛陡然紧张起来。

    段辰初入蛮荒,心中紧张那是在所难免,而晨阳五人紧张,却是因为山中荒兽近来活动频繁的关系,加之此行他们还要照顾段辰,自觉任重道远,故此一个个皆全神贯注,时刻留意四周动静,以防不测。

    “南宫妹子,用一下听音符,听听附近有无荒兽出没动静。”

    “长弓,你眼神最好,帮我留意四周情况。”

    “熊战,拿好你吃饭的家伙,跟我走前面。”

    “南宫老弟,你负责殿后,留心后方,至于小辰,你跟在长弓身侧,随时准备策应。”

    随着一道道指令从晨阳口中传出,整个荒神狩猎队迅速变换队形,段辰、周长恭和南宫瑜走在队伍中央,受其他人保护。

    晨阳和熊战负责在前方开道,南宫瑾负责殿后,一行六人向前行进,不觉间便踏入天都峰外围危险区域,随时都有可能碰上荒兽。

    此间山中多密林,又逢天色渐晚,光线愈加昏暗,好在段辰一行六人均为炼气修士,皆习有灵目术,在这夜幕之中,倒是不怎么打紧。

    段辰一路紧跟周长恭身侧,心中既兴奋又紧张,恰在此时,他耳边传来南宫瑜的示警声:“大伙留心,前

    面来了一头剑齿犀。”

    南宫瑜的示警,让段辰心中愈发紧张,一颗心脏几欲从口中蹦出,然晨阳几人听到剑齿犀这三个字,面上却露出轻松之色。

    只听晨阳低声道:“小辰,待会这剑齿犀便交给你来解决,这是你的蛮荒首战,万勿让晨叔失望。”

    周长恭跟着鼓励道:“小辰,这剑齿犀已算是天都峰外域最弱荒兽,以你的实力,料想要解决它不会有太大问题,放轻松。”

    段辰点头,然其心头之紧张,却是无论如何也难以消弭。

    此间那南宫兄妹还有熊战并未开口说话,三人虽是已和段辰互通姓名,互相认识一番,但感情上终是不如晨阳和周长恭深厚,段辰如想得到三人承认,仍需展现出一番不俗的实力才行。

    段辰也知晓在蛮荒闯荡,若无些真本事,只会被人轻看视作累赘,当下也不含糊,手脚飞快的取下缚在背上的银龙枪,大步向前走去。

    晨阳目视段辰背影,小声道:“长恭,小辰这一战,烦请你多加留心了。”

    周长恭心中明白,当即从背上取下长弓,又自箭壶中抽出一根箭矢,虚搭在长弓上,随时做好出手准备,以防不测。

    此时天色愈暗,段辰手握长枪,行至百步开外,闻听前方杂草丛中传来阵阵之声,不由定睛看去,就见一头与其肩高,形如肉山的剑齿犀从前方蹿出。

    “孽畜受死!”

    段辰眼中寒光一闪,当即运转体内灵气杀了上去,手中银龙枪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寒光,笔直朝剑齿犀的左眼刺去。

    那剑齿犀方从杂草丛中跃出,怎料前面有个段辰在等它,骤然遇此袭击,竟是反应不过,被段辰一枪刺伤了左眼,登时血流如泉。

    后方荒神狩猎队五人瞧得此幕,皆是微微点头,那熊战更是忍不住笑道:“这段辰倒是聪明,打了那剑齿犀一个措手不及。”

    南宫瑾接口道:“是有些小聪明,不过这点小伤还不足以致命,且看他后续如何应对。”

    周长恭听着二人交谈,手中弓箭却是不曾放下,始终对准那剑齿犀的要害之处,显是怕段辰一时不查被剑齿犀所伤,随时准备出手助他。

    且不谈荒神狩猎队五人如何看待段辰首战,却说段辰这边一枪刺伤了剑齿犀左眼,却并未贪功冒进,反而迅速抽枪疾退,恰在冥冥之中避过了一波凶险。

    但见那剑齿犀左眼被刺伤后,非但不曾倒下,反而狂性大发,疯狂嘶吼冲撞,竟将附近一棵两人才能环抱的古树给拦腰撞断。

    段辰瞧得此幕,心中暗自庆幸:“这剑齿犀好生凶猛,左眼被刺伤反而更加凶狂了。”

    适才他若是贪功冒进,必不能闪开剑齿犀这一撞,届时段辰恐怕要暴露出至少炼气二层的实力,才能保证自身安全。

    周长恭立身后方,瞧见段辰避过剑齿犀这一撞,不由松了口气,心中却是暗道:“适才我差点便忍不住出手,还好及时收住了。”

    思忖之间,段辰和剑齿犀又斗在一处。

    只见那剑齿犀左眼滴血,右眼中却是泛着凶狠光芒,一次次快速般朝段辰冲撞而来,段辰初时应对还略显慌张,以致险象环生,但时间一长,他便逐渐适应剑齿犀的攻击手段,应对之间,也愈发得心应手。

    “看枪!”当剑齿犀再次野蛮冲撞而来,段辰瞅准时机,身形一旋,侧身避过,就势一枪刺出,只见一点寒芒先到,随后枪出如龙,飞快刺在剑齿犀柔软的腹部上,登时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奈何这剑齿犀果真是皮粗肉厚,段辰虽是瞅准时机再伤其一枪,但终究还是没能破开其肚皮,差了点火候。

    “哼,任你皮粗肉厚,也架不住我这般消磨。”虽未能一枪刺破剑齿犀的肚皮,段辰倒也不急,立时收枪疾退,避开了剑齿犀那犹如钢鞭一般的尾巴横扫,而后再次提枪而上。

    “且看我最后一枪。”

    只见段辰三步并作两步,竟是瞬间追上了剑齿犀,体内灵气鼓荡而出,附在银龙枪上,伴着长枪枪尖旋转,竟是产生了一股气旋之力,撕裂空气,猛地刺入剑齿犀颈部,霎时鲜血迸流,伴着一声凄厉

    惨叫,响彻夜幕。

    那剑齿犀虽是皮粗肉厚,但遭此致命一击,已是垂死之身,在地上挣扎了好一会后,终是不甘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段辰瞧见剑齿犀倒在地上没了声息,这才缓缓收了抢势,长吁一口气道:“终于死了。”

    荒神狩猎队五人站在后方,亲眼看着段辰是如何猎杀剑齿犀,面上皆露出欣慰笑容,显是相当满意段辰今夜表现。

    只听晨阳纵声大笑道:“如何,我天都镇的小子可还入得几位法眼。”

    他这句话,分明是对那熊战和南宫兄妹说的,因为此三人并非天都镇人,而是当初晨阳耗费不少力气,才从附近几个村落招来的。

    南宫瑾沉吟了一声,道:“临危不乱,处变不惊,不贪功冒进,又懂得审时度势,瞅准时机一击必杀,日后若能好好培养,倒也可堪大任。”

    南宫瑜补充道:“就是实战技巧和经验差了些,不过这些都可以慢慢培养,倒也不急于一时。”

    三人谈笑间,却是并未察觉到一道虚无兽魂从那剑齿犀体内飘出,一闪便没入段辰自小佩戴在胸前的那尊黑色古朴小鼎挂坠内。

    话说段辰猎杀剑齿犀后,却是不知该如何处理,不由回头高喊道:“晨叔,这剑齿犀的尸体……”

    晨阳闻声不由笑道:“这剑齿犀身上最值钱的便是其嘴侧一对剑齿,你且等着,看熊战他如何处理,日后照着学便是。”

    蛮荒凶兽,简称荒兽,低阶荒兽共分十品,分对炼气一至十层,适才段辰杀死的剑齿犀,勉强只能算作一品荒兽,身上除开那对剑齿外,倒是再无其他值钱物件。

    “段辰小弟,这剑齿犀的剑齿可以研磨化粉入药,用以炼制下品金疮药,若是卖给黎叔,倒也可以换取到五两纹银,或是半颗精气丹。”

    熊战从腰间拔出一柄锋利短匕,动作熟练的从剑齿犀身上取下那对剑齿,收入背囊中,口中却不忘道:“这对剑齿我先帮你收着,待日后回楼兰营地再给你。”

    关于荒兽材料分配,荒神狩猎队的原则是按劳分配,适才段辰单枪匹马击杀了那头剑齿犀,故而那对剑齿亦归段辰所有,旁人却是分不得半点油水。

    段辰心知熊战在队伍中负责采集荒兽材料,当下不由点头道:“那便辛苦熊战大哥了。”

    哪知熊战却咧嘴笑道:“不辛苦,负重前行对我们体修来说,反倒有助修行。”

    他话音方落,只听晨阳轻轻咳了一声,道:“小辰,方才你的表现只能算作差强人意,待会若是遇上合适目标,我会让南宫兄弟出手,你且看他如何猎杀荒兽。”

    段辰点头道:“是。”心中甚是期待,他也想知道自己和荒神狩猎队其他修士差在哪里。

    晨阳当即笑道:“既是如此,趁天色未明,咱们还是快些赶路,趁着夜色多猎些荒兽才是。”

    一行六人略一收拾残局,继续深入天都峰,片刻后便遇上了一头二品荒兽钻山蟒。

    这钻山蟒体长三丈,头生独角,身似水桶,爬行之间,似有阵阵腥风扑来,论凶蛮程度,却是较之那头剑齿犀有过之而无不及。

    但见南宫瑾眼中寒光一闪,当即拔出背上战刀,同时口中不忘高声提醒道:“段辰,你可看仔细了。”

    段辰闻言立时睁大眼睛,就看南宫瑾身形早已化作一缕青烟冲了上去,刷刷两刀,便将那钻山蟒圈入一片刀光之中。

    那钻山蟒不愧二品荒兽,反应却是高那剑齿犀不止一筹,其此刻虽是身陷刀光之中,却是处变不惊,一对猩红蛇瞳冷冷盯着南宫瑾,瞅准时机就是猛地一尾巴抽出,化作一道残影扫向南宫瑾。

    结果只见南宫瑾一个侧身,竟是以毫发之差避过钻山蟒这一横扫,跟着身子一矮,手中刀刃顺势向前一划,沿着钻山蟒柔软的腹部切开一道口子,直至腰身处。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丝毫不拖泥带水。

    那钻山蟒遭此剖腹一击,虽是生命力顽强,但已无力回天,不多时便没了生息,其兽魂亦是化作虚无,悄然没入段辰佩戴在胸前的黑色小鼎挂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