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百三十四章 不会唱征服

    苏韵抱着滚滚吓得直往秦宇铭身后躲。

    哎呀呀,江希浅这个死骗子,还说三哥不理她,不理她这么紧张她干什么!

    “对不起,三嫂,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就是...”苏韵这次学乖了,躲在秦宇铭身后,探出半个脑袋赶紧道歉,“我就是见到宇铭哥太激动了,才把滚滚给丢地上,没想到它会往你身上跳...”

    秦宇铭:“...”

    江希浅用手搓着被滚滚趴过的手臂,怕兮兮的看着那只圆滚滚的黑猫,“算了算了,你能不能先把它抱开,我现在看着它后背发寒。”

    苏韵巴不得能快点逃离顾庭深的视线,随即用肩膀碰了下秦宇铭,暗示他别再做电灯泡,赶紧跟她一起离开。

    秦宇铭看了眼阴着脸的顾庭深,随即了然一笑,跟着苏韵一起走了。

    露台上一下子只剩下顾庭深和江希浅两个人,江希浅搓着手臂,心里一阵后怕,这会儿倒是觉得有点尴尬。

    彼此沉默了几秒,江希浅微垂着双眸朝顾庭深开了口,“刚刚...谢谢你啊。”

    顾庭深坐到她对面,修长的双腿在并不大的空间里有些蜷曲。

    他看着她重归于平静的面容,心口的窒闷感卷土重来,“除了这个,你就没有别的话想对我说么?”

    头顶白色的纱幔被微风吹动,阳光透过绿植打在纱幔上,投射到他英俊的脸庞,让他沉郁的表情看上去多了几分圣洁。

    江希浅抬起眼眸,愣愣看着他的脸,神思竟有些恍惚。

    他们已经有多久,没有这样面对面的坐着了?

    这个让她思念到骨髓的男人,这些日子以来,到底是为什么要对她这样的若即若离?

    她心里委屈的要命,却强装的没事人一样,“不如你告诉我,我还应该说点什么?”

    其实她这说的是气话,只不过面上强撑的太像,语气里面倒有几分无辜了。

    顾庭深看着她若无其事的小脸,面上的肌肉顿时一僵。

    呵,这女人

    还真不是一般的无心!

    他气闷的连个标点符号都不想再给她,当即站起来把她扔在身后。

    站起来的时候那把椅子不长眼的绊了一下顾庭深的腿,他黑着脸将椅子狠狠踢了一脚,那椅子华丽丽的躺到了地上。

    江希浅被他突如其来的怒气吓的缩了缩脖子,起身把椅子扶起来之后,终是没憋住心中那口恶气,朝着他清冷的背影吼了一声,“顾庭深,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么莫名其妙的晾着我,是想干什么?”

    顾庭深停下脚步,眸底的幽光晦暗不明,转过身便又是一副清冷沉郁的模样,“你这可算是...在向我举白旗?”

    举白旗?

    那不就是投降的意思?

    都这种时候了,还在嘲笑她!

    士可杀不可辱!

    江希浅狠狠瞪着他,问的话倒是诚实的很,“所以,你想要的战利品是什么?”

    顾庭深:“告诉我,你和风岚的关系。”

    江希浅脸色微变,心里咯噔一下,这事儿在他那里还过不去了!

    “你之前不是亲口跟我说过,你不在意我的过去吗?现在我自己想翻篇了,为什么你又抓住不放?”

    “这是两码事,我无意挖掘你的过去,我只想知道……”说到这里,顾庭深陡然顿住,目光下意识的往她的脚踝看了一眼。

    江希浅等了半天,没等到他继续把话说下去,疑惑的问道,“想知道什么?”

    “我想知道,当初你脚踝被子弹击穿之后,是谁给你做的复原手术?是不是你们口中的佛医圣手风岚?”

    江希浅眼神微闪,渐渐低下头,紧抿着红唇不说话。

    其实不只是风岚,还有那个死拽着不想让她离开的大混蛋!

    这一切让她怎么解释?

    一解释就是拔出萝卜带出泥,她那些不干不净的过往,可是要全部曝光在他眼前!

    她现在还没有勇气真正的去面对那一切!

    顾庭深料到她会是这个反应,眉宇深锁之间,眸底的失望再一次席卷而来,“等你想好了再跟我说,但我希望,时间不要太久。”

    他可以等,但她脚上那颗会爆炸的芯片等不了。

    “为什么一定要知道这个?”江希浅虚心求教。

    顾庭深薄唇轻启,给出的答案却令江希浅一头雾水,“知道了,才能对症下药。”

    江希浅一愣,“什么对症下药?谁病了?”

    顾庭深无声的叹了口气,有些事,他一个人承受就够了,犯不着让她跟着担惊受怕,“我手头还有点事要处理,你自便。”

    江希浅:“......”

    自便你个大混蛋!

    江希浅气的对着他的背影一顿张牙舞爪,好想锤爆他的狗头怎么办?

    混蛋啊混蛋!

    不跟他掰扯明白她那点破事,他还准备就这么跟她耗到底啊!

    江希浅张牙舞爪之际,顾庭深突然顿下脚步转过身,江希浅在空中挥舞的双手来不及收回,就那么尴尬的悬在半空中。

    顾庭深却像是没看见她的窘态,一本正经的道,“我不会唱《征服》。”

    江希浅这下不仅是双手尴尬的僵在半空中,整个面部表情都僵成了大写的尴尬!

    他这是听到了她要包养他的豪言壮语,故意糗她啊混蛋!

    顾庭深说完,老神在在的回了书房,徒留江希浅气的在原地暴走。

    混蛋,有种就这么跟她耗一辈子!

    谁先举白旗谁特么是小狗!

    江希浅抬手看了眼时间,该和苏韵谈的也都谈的差不多了,工作室还有点事,她还得过去一趟。

    临走之前,她特意跑顾庭深的书房去了一趟,并且恶作剧的朝顾庭深抛了个媚眼,“honey,我走了哦,不要太想我哈。”

    说完,还朝顾庭深啵了个飞吻。

    顾庭深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激情四射的恶作剧,连眉头都没动一下,完全是一副无动于衷的表情,气的江希浅想跑过去把他面前堆积如山的文件撕个稀巴烂!

    不能动怒,这是你自找的!

    江希浅给自己做了无数遍心里建设,才气懑愤愤的哐当一声把门带上,随后赶紧滚蛋!

    而在书房门关上的瞬间,顾庭深没有毫无表情的脸上,泛起一层隐约的笑意,修长的手指轻抚着薄唇,富有磁性的嗓音在门缝之间低空飞旋,“honey。”

    江希浅下

    楼之后,看到苏韵抱着滚滚在一楼偌大的客厅看电视。

    很明显,秦宇铭已经离开了。

    苏韵见她一个人这么快下楼,有点意外。

    不过,看她这么快就要走的架势,苏韵跟她说了件正事,

    “你发给我的合同条款,我的经纪人已经看了,说是合同内容没问题,但是不同意在明天的发布会宣布我们的合作,如果你想宣传,倒是可以提供我明天出席发布会的礼服...”

    江希浅托着下巴想了想,这个方案也不错。

    苏韵经纪人的考虑也不是没道理,毕竟若初还算是个新品牌,真正的品牌形象并未深入人心。

    而苏韵对大众来说,完全是个新人。

    设身处地的站在她的角度来看,她应该完全专注于电影角色本身,这才是她立足的根本,一个尚未成熟的品牌代言在这种时候曝光于大众眼前,对她的形象打造,没什么好处。

    “行,我下午送几套礼服过来给你挑,抱歉啊,因为没有时间准备,不能给你量身打造,如果现有的礼服不完全合身,我再帮你量尺寸修改。”

    对这一点,苏韵倒是不太在意,“可以,你提前给我打电话,到时候我让造型师和经纪人也一起过来。”

    “没问题。”

    江希浅回工作室处理事务,忙到下午两点才有空吃午饭,随后稍微休息了一会儿,便挑了几套礼服去金水湾。

    她到的时候,苏韵的经纪人和造型师都已经到达。

    为了保护自己的身份和**,苏韵把所有的佣人都清理了出去,而顾庭深吃过午饭也去了公司,偌大的别墅就只有她们几个人,显得有点空旷。

    或许是为了和苏韵的新人身份匹配,避其锋芒,圣星娱乐给苏韵配备的经纪人和造型师并不是叱咤风云的大牌人物,但专业性无可挑剔,沟通起来也很顺畅。

    苏韵瘦过身之后,整体气质比较矛盾,五官精美立体,整张脸看上去很高级,但那高级之中又散发着一种天真的甜美。

    要选到一款与她气质相匹配,从而使她一亮相便可一鸣惊人的礼服,其实不是件容易的事。

    但造型师在看到江希浅带来的几套礼服时,眼中的惊艳之色清晰可见,随后从中选了一套她认为最符合苏韵气质的礼服。

    苏韵试穿之后,效果出乎意料的好,连大小都不用改。

    与此同时,江家别墅。

    江如菲得知自己被《盛装&时光》剧组拒绝参演,甚至连个女配的角色都没拿到,气的将化妆桌上的所有东西一股脑往地上扫,一堆瓶瓶罐罐噼里啪啦的倒了一地,入眼之处,尽是狼藉!

    张之栋那个老匹夫!

    凭什么!

    凭什么她都已经让步,张之栋却连个女配的角色都不肯给她,这让她觉得自己这段时间的风光就像个跳梁小丑!

    更可恶的是,张之栋竟然把安之夏的角色给了那个苏韵!

    苏韵是个什么东西!

    一个没背景没资源,甚至连在荧屏上面都没露过的新人,竟然把她给挤下去了

    这不是打她的脸么!

    江如菲眸底阴骘的紧握双拳,如果没有江希浅那个贱人从中作梗,事情的结果绝不会是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