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百三十一章 把有钱男人当凯子钓

    厉幺听着这些污秽不堪的话,脸色顿时黑了几分。

    而穆磊那双平日里对哪个女人都深情款款的目光,在这种环境下变的有些浑浊,对着厉幺笑的也是轻浮,“小妞,我们好像在哪见过?”

    邀请穆磊做专访,是薇薇安下的任务,厉幺无权对他说不,心里p,面上还是得瞬间堆起笑脸,“穆总真是好记性,我曾在一个时尚派对上,有幸和穆总一起做过一个游戏。”

    “时尚派对?”穆磊把酒杯放到矮几上,随即示意身旁两个女人退开,竖起手指点了点额头,“我想起来了,你好像是在一家时尚杂志社任职?”

    厉幺面上一喜,“是的,非常荣幸穆总你还记得。”

    穆磊浑浊的目光盯在厉幺高耸的胸口几秒,此等**火爆的美女,他自然容易想起。

    厉幺被他看的十分不爽,臭不要脸的大色狼,若不是被工作上了紧箍咒,她一定打爆他的狗头!

    穆磊能爬到那个位子,也是个人精,很快感受到厉幺对他的敌意。

    偏是他这个人变态的很,不仅喜欢玩弄漂亮女性,还喜欢征服对他心怀不满的人,厉幺刚好这两样都占了。

    而他所谓的征服

    吩咐人去买来一瓶90度的烈性酒,让人把厉幺摁到他面前,酒瓶子打开,对着厉幺笑的如同一只禽兽,

    “你刚刚不是说要邀请我做专访吗?好啊,你把这瓶酒喝完,我就答应你的要求。”

    厉幺猝不及防被一群野狼般的男人按住,心下大呼不妙,她今天怕是要因公殉职了。

    抬眼看着穆磊脸上邪恶的笑容,厉幺只觉得一股热血涌上脑门,“穆磊,你特么还要不要脸?说出去,你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竟会如此无耻的逼着一个小姑娘喝酒?”

    穆磊笑的更加得意和邪恶,“别把自己说的多高尚,像你这种自称是小姑娘的浪荡女人,我见的可不少,借着工作之名接近有钱男人妄图一步登天,我不过是让你喝点酒,已经够给你脸了,把我们有钱男人当凯子钓,可以啊,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说着说着,穆磊脸上的表情渐渐变的狰狞,随后,直接把一杯烈酒从厉幺的脖子倒入她的胸口。

    “啊!”厉幺惊的尖叫一声。

    她这声尖锐的惨叫,彻底激发了穆磊体内蠢蠢欲动的邪恶因子,当即兴奋的重新倒了一杯烈酒,捏着厉幺的下巴往她嘴里灌。

    厉幺虽然有点武术底子,可被几个健壮的男人摁住,也没有太大的勇武之力,只能是下意识的挣扎。

    而厉幺挣扎的越惨,穆磊便是愈加兴奋!

    也不知道被穆磊灌进去多少杯,在酒精的作用下,厉幺感觉自己脑袋变的有点沉,意识却并没有因此模糊。

    在穆磊再一次朝她灌酒时,厉幺对着穆磊的虎口狠狠咬了下去。

    穆磊惨叫一声,尖利的牙齿咬的穆磊手上鲜血直流,站在厉幺身旁协助穆磊作恶的几个男人稍一愣神,厉幺便使出九牛二虎之力冲破突围朝门外跑。

    穆磊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

    当即就率领几个狐朋狗友去追厉幺。

    厉幺步子很沉,跑到包厢门口撞到像是撞到一堵墙。

    抬头一看,是个看起来非常有正义感的男青年。

    她灵机一动,死死抱住男青年的大腿,“帅哥,救我!”

    正义男青年肖扬闻到一股刺鼻的酒气,整个人愣住两秒,随即朝身旁的boss看去。

    此时的顾庭深正一脸冷沉的被一群投行大佬簇拥着往前走。

    各投行大佬也是听说顾氏财团旗下某个分公司年后要拆装上市,便合伙撺了个局邀请顾庭深过来,想要从中分一杯羹。

    顾庭深本是无心与这些人虚与委蛇,但最近心情烦闷,顺水推舟的卖了这些人面子,出来放松放松。

    结果放松的目的没达到,倒是被一群不知死活拼命往他身上靠的女人弄的更加烦闷,当即拂袖离席,各投行大佬谨小慎微的跟了出来。

    厉幺这一乱入,顾庭深下意识的停下脚步,随即扭过头蹙眉朝厉幺看了一眼。

    是她?!

    若是他没记错,这女人应该是江希浅的闺蜜!

    怎么喝成这幅鬼样子?

    江希浅会不会也在...

    肖扬见自己boss颇有兴趣的盯着自己脚下的女人,眸底露出一抹惊慌。

    外界有传闻,说他家boss对老板娘已经厌倦,他是真不想相信!

    可今天boss大人的行为太反常,先是破天荒的跑到这种风月场所来玩儿,现在又匪夷所思的盯着个醉鬼看。

    他家boss不是这么轻浮的人啊啊啊,谁来告诉他,boss大人是不是被人下了降头?

    他还答应周晓拂要帮老板娘看牢boss大人呢,不带这么玩的啊!

    就在这时,一帮混子已经追了出来,看到厉幺便要上去抓人。

    肖扬深谙圣意,boss感兴趣的女人,一群凡夫俗子岂能染指?

    他捞起厉幺就往身后挡,那意思很明显,这女人,他罩了!

    那群混子岂能善罢甘休?

    这女人可是咬了他们老大的手,连他们穆老大都敢咬,简直罪恶滔天!

    “赶紧把那女人交出来,否则别怪哥们连你一块儿收拾!”

    肖扬摸了摸鼻子,不咸不淡的笑了下,“你们想怎么收拾我?”

    厉幺昏沉着脑袋靠在肖扬肩头,心说她今天运气不错,碰上好人了。

    这时,穆磊紧跟着追出来,手里还拎着那瓶没灌完的烈酒,嘴里骂骂咧咧,“哪个瓜娃子,竟敢扫老子的兴...”

    随着脚步越靠越近,混子们让出一条路,穆磊看到肖扬的刹那,脸色陡然变白,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肖...肖总!”

    手底下那些小弟不认识肖扬,可他认识啊!

    肖扬是顾氏集团总裁顾庭深身边的大红人,这在行业里头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肖扬似笑非笑的看着穆磊,“原来是穆副总!”

    而此时不远处围在顾庭深身边的一群投行大佬,均是幸灾乐祸的看着顾庭深左手边一位衣冠楚楚的秃顶大叔洪培安。

    大家都知道,这位作风高调的穆副总,可是

    洪培安的得力副将。

    穆磊得罪了顾庭深的首席特助,洪培安在顾庭深跟前,怕也是彻底的凉了,洪培安一凉,他们不就少了个竞争对手?

    这种自动送上门的作死行为,可真是大快人心,善哉快哉!

    洪培安见到穆磊作死的刹那,想死的心都有了,但他很快求生欲满满的跑到穆磊面前,照着穆磊的脸就是一个大嘴巴子,

    “混蛋!看看你这醉醺醺的模样,哪还有半点业界精英的模样!简直是给我们投行抹黑!还不赶紧给肖总道歉!”

    穆磊原本就吓坏了,这下被突然蹿出来的洪培安的巴掌扇的眼冒金星,来不及多想,当即吓的朝肖扬跪了下去,

    “肖总,对不起,我不知道那个女孩子是您的人,要不然给我熊心豹子胆,我也不敢把她灌醉,您大人有大量,原谅我这一回....”

    穆磊的道歉绝对真诚,若是不能取得肖扬的谅解,不用顾庭深出面,光以洪培安现在的怒气值,分分钟都能把他从投行界除名,他以后可就别混了!

    肖扬嘴角微抽,谁说这女孩子是他的人了?

    他这也是揣测上意而为好么?

    谁认识这莫名其妙喝疯的女人啊?

    而一群从包厢里面跑出来的清凉女人,这下是彻底懵逼了。

    这到底咋回事?

    连脑袋昏沉的厉幺也清醒了几分。

    这正义男青年什么来头?竟然说了两句话,就让穆磊挨了个大嘴巴子,还吓的跪地求饶?

    她脑袋不清醒,意识却十分清醒的朝洪培安跑过来的路线望去。

    然后...

    整个人斯巴达了!

    特么,她竟然看到顾庭深了啊啊啊!

    恍若神人的顾氏总裁顾庭深,正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厉幺很快明白过来,这位秃顶大叔是迫于顾庭深的压力才对穆磊大打出手,而这位正义男青年,应该就是顾庭深的人了。

    所以,其实就是顾庭深往那里一站,便让穆磊这个鳖孙挨了巴掌不说,还跪地求饶了?!

    啧,有钱有权就是爽哇哈哈哈!

    无疑,顾庭深肯定是看在江希浅的面子上才肯为她站台啦?

    她可真是棒棒哒,交了个那么有魅力的闺蜜!

    厉幺很快摇摇晃晃的走到顾庭深面前,嬉笑道,“顾大总裁,谢谢你啦。”

    顾庭深并未表现出任何态度,只是不动声色的嗯了一声。

    一众投行大佬:“!!!”

    肖扬:“...”

    洪培安:“...”

    而始作俑者穆磊,在见到顾庭深对厉幺的反应后,眼睛一直,直接吓的倒地晕了过去!

    看来他得罪的不是肖扬的女人,而是顾庭深的女人啊!

    这下玩大了,完全莫得活路了!

    有这种念头的不仅是穆磊,其实大家想法都差不多。

    究其原因,就是顾庭深在包间对别的女人都像是对待瘟疫一般,态度恶劣的很,这下就算是对厉幺没有任何态度,也被一帮人解读出和颜悦色,眼带星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