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百一十一章 有被勾引到吗?

    陶老夫人早就知道逃不过他的质疑,“你不用这样看着我,庭深,我知道,你之所以把受伤的事瞒着我们,是不想让我们担心,可你有没有想过,这件事若是有心人所为,你万一出了什么事,你让外婆怎么办?”

    顾庭深:“我有分寸。”

    一听到这个,陶老夫人就心慌的厉害,

    “你有分寸,你有什么分寸?简直是胡闹!若不是我打了电话给秦宇铭,得知你受了伤,你是不是准备永远瞒着我?快把衣服脱了让外婆看看,也让李医生给你检查检查!你爷爷是个心大的,他不管你,我可不能不管你!”

    陶老夫人把秦宇铭拉出来挡枪,是不想让顾庭深把他受伤的消息透露出去的责任怪到陶落薇身上。

    顾庭深眉心微蹙。

    这个秦宇铭,都说了让他把口风把严一点,不要把他受伤的事给透露出去,嘴巴怎么这么不严实?

    此时正在自家看球赛而无辜躺枪的秦宇铭:“...”

    “外祖母,检查已经做过了,都是些皮外伤,不碍事。”顾庭深温淡的说道。

    陶老夫人不放心,重新绕到他背后去给他脱衣服,“你说不碍事就不碍事了?让外婆看看,外婆看过没问题才是真的没问题!”

    顾庭深无奈,他就是再强硬,也拗不过老人一颗慈爱的心。

    陶老夫人掀开他的衣服,看到他整个背部被交错层叠的白色纱布缠绕,虽然看不到里面的伤口,这也足够让她触目惊心,

    “你这孩子,这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伤成这样?是不是很疼?为什么不好好休息!”

    陶老夫人一边抱怨,一边招呼招呼给顾庭深的身体做进一步检查。

    这顿检查看来是逃不掉了。

    顾庭深带着医生去别墅配备的医疗室配合着做了各项身体指标检查,确定没有感染,也没有伤及到内脏,陶老夫人才算彻底放下心来,

    “庭深,你也别怪外婆嗦繁冗,当初你们一家接二连三的出事,外婆已经是草木皆兵,再经不起半点惊吓,不亲眼确定你没事,外婆实在是放心不下。”

    “我知道,多谢外祖母挂念。”顾庭深一边将衣服穿好,一边回答道。

    陶老夫人满意的点点头,当即挥手把医生给支了出去。

    这个外孙性格虽然很冷,但内心还算是有点温情,对她这个老太婆,大部分时间也算是顺着了,

    “你跟外婆说说,你这伤到底是怎么回事?”

    按理说,这事儿根本不该发生。

    且不说他自己身手就不错,他平日里出门,都是有七八个保镖在后面跟着的,又怎么会被伤成这样,却一点消息都没漏出去?

    她倒是问过秦宇铭,秦宇铭只说是意外,旁的也不肯多说,她只能亲自问顾庭深。

    “是个意外,保镖没跟上,碰到劫匪了。”顾庭深轻描淡写的道。

    他这句话信息量倒是很大,碰到劫匪的说法,秦宇铭也跟她说了,可这保镖没跟上...

    陶老夫人明显是不太相信,“七八个保镖全都没跟上?庭深

    ,你这是拿外婆当三岁小孩儿哄吗?”

    顾庭深像是想到什么,唇角微不可察的勾了勾,眉宇之间染上一抹清浅的笑意。

    这笑意虽然很淡,却让陶老夫人晃了晃眼。

    众所周知,顾家老三从小就性子冷,能让他高兴的事少之又少,被别说是博他一笑了,连她这个做外婆的,都很少见到他笑。

    这冷不丁一笑,就像是百花盛开,还真不是一般的好看。

    连她这个老太婆都忍不住想多看几眼,更别说那些年轻的女孩子了,也难怪他那么招女孩子喜欢。

    女孩子...

    陶老夫人突然想起陶落薇说下午来的时候,顾庭深的女朋友也在,脸色陡然沉了沉,

    “庭深,你昨晚是不是为了和女孩子约会,把所有保镖都给摒退了,才让那帮劫匪有机可趁?”

    顾庭深抬眸看着陶老夫人,不承认也不否认。

    他受伤的事不让透露给老爷子和老太太,一来不想让他们担心,二则也是因为这件事他不好向他们解释。

    现在老太太自己脑补了个理由,他也懒得否认。

    陶老夫人见他不否认,当即气的有些说不出话来。

    这孩子为了谈了个恋爱,竟会把自己置于那么危险的境地!

    无论是多出色的男人,在处理女人的问题上,怎么都这么拎不清呢?

    她不忍心苛责自家外孙,把所有责任都归结到和他约会的女孩儿身上,

    “那女孩子怎么能那么不懂事?她不知道暗地里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你吗?怎么可以为了和你儿女情长,就让你把那些保镖撤掉?”

    “外婆,和她没有关系。”顾庭深一听就知道陶老夫人误会了,解释道。

    实际上,为了减少江希浅的困扰,每次和她见面,他从未让保镖现过身。

    陶老夫人先入为主的想法哪有那么容易改变?

    在她的观念里,和顾庭深约会的女孩儿若是换成陶落薇,根本就不可能发生让顾庭深受伤这种事,

    “你不用为她遮掩,所谓娶妻娶贤,那种心里只有小情小爱的女人,根本就不配站在你身边。”

    顾庭深原本还算温和的脸色,瞬间沉了沉,“外祖母今晚需要在这里留宿么?”

    陶老夫人眉心一拢,这臭小子是在对她下逐客令了?

    她这还没说那女孩儿什么呢,他就给护上了,怪不得落薇那么害怕得罪那个女人!

    “不必了,我现在就回去,你注意身体。”陶老夫人心疼外孙,不想和他离心,顺着台阶就下了。

    “好,我送您。”

    顾庭深送陶老夫人走出医疗室,陶老夫人突然开口问道,“你那女朋友呢?这两天住在这里是不是?”

    陶老夫人这是明知故问,她来金水湾之前,陶落薇早跟她说过这件事。

    “嗯。”顾庭深微微垂眸,想着陶老夫人或许是听裴叔或下人说了江希浅在这里的事,便直接承认了。

    “怎么,你这是要把她藏起来,不介绍给外婆认识一下?”

    “我以为外祖母没兴趣见她。

    ”顾庭深这话说的算不上客气。

    陶老夫人虽然从未见过江希浅,言辞之中却多有不满,他确实没想现在就把江希浅介绍给她。

    “有兴趣,怎么会没兴趣呢?不管怎么说,她是你女朋友,你喜欢的女孩子是什么样,外婆总归是要见见的,择日不如撞日,你现在就把她叫过来让外婆看看。”

    顾庭深抿了抿唇,意味深长的看了眼陶老夫人,随后走到扶栏处朝楼下看了看,一楼没有江希浅的踪影。

    “好,外祖母稍等,我看看她睡了没有。”意思是睡下了就不把人叫醒了。

    陶老夫人是何等精明的人,怎么会听不出他话里的意思?

    睡没睡就是个借口,如果那女孩不愿意见她,就说是睡着了不忍心把她叫醒。

    这说法是他顾庭深给的,她这个做外祖母的,就算是要怪罪,也只能怪罪自家外孙,怎么也怪不到人家女孩儿头上。

    她还真是没想到,自家外孙竟能把那女孩护到这种程度,说是处处为她着想都不为过。

    顾庭深去到江希浅睡的卧室时,发现女孩儿正坐在化妆镜前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连他走近都没有发现。

    直到他弯下腰,从身后抱住她,江希浅才回过神。

    “在想什么呢?”他搂住她的双肩,将她圈在怀中,微凉的薄唇在她耳边划过,低沉悦耳的嗓音温柔的像是一汪春水。

    江希浅缓缓的抬眸,透过镜子与他对视,这一瞬,像是所有繁华喧嚣都已褪去,整个世界只剩下彼此,安宁的不可思议。

    “你外祖母...已经走了吗?”江希浅没回答他的问题,沉静的眸底微微闪动了一下。

    顾庭深并未讶异她知道陶老夫人过来的事,“还没有。”

    “你怎么不陪着她?”江希浅举起手轻抚他弧度优美的下颌线,低声问道。

    “我只想陪着你。”顾庭深将脸埋在她颈窝蹭来蹭去。

    江希浅被他蹭的很痒,赶紧笑着站起身来,双臂挂到他脖子上,“你背伤还没好,不能那么弯着腰不知道吗?”

    顾庭深抬手轻抚她的脸颊,眸底仿若深藏着星辰大海, “可我想和你亲近。”

    这家伙说这话也太甜了点吧?简直把她刚刚还被苦涩浸泡的心甜了。

    江希浅的唇角不自觉的上扬,一双澄澈的水眸,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说吧,你这么勾引我,目的何在?”

    顾庭深点了点她的鼻尖,唇角弯起的弧度好看的不像话,“所以,你有被我勾引到么?”

    江希浅浅浅的扬唇,就算是有,她也不能承认。

    心里暗自甜着,她害怕自己会溺死在他深如寒潭的双眸中,赶紧错开与他对视的目光,漫不经心的摆弄着他的衣领,“你别跟我转移话题,是不是你外祖母让你来叫我出去?”

    这一点并不是很难猜到。

    陶老夫人刚刚一直和顾庭深在一起,这会儿人还没走,顾庭深倒是来卧室找她,不是来让她去见陶老夫人还能是干什么?

    她只是猜不透,陶老夫人见她的目的是什么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