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章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怎么?”顾庭深锋利的眼神像冰刃般射向钟万年,“我说的话不管用?”

    钟万年看了看江希浅那张清纯到无辜的脸,暗自摇摇头,“四爷,老钟这就去办。”

    江希浅自然不知道所谓的杂毛和狩猎场意味着什么,也就没想到那和自己有关系。

    钟万年出去之后,顾庭深顶着那张面目可憎的脸,声音暗沉的朝江希浅开口,“你愿意嫁给我?”

    江希浅:“...”雾草,这问题太惊悚了!

    不过转头一想,她是被江云海塞过来的,江云海怎么跟人家说的,她还真不知道。

    江希浅朝顾庭深歉意的笑了笑,不卑不亢的道,

    “四爷,我想,您可能误会了,我今天来并不是因为想要嫁给您,恰恰相反,我来是要跟您说清楚,

    这一切都是我父亲的安排,和我本人的意愿没有关系,我不会成为任何人交换利益的筹码。”

    顾庭深丑陋的面具,隐藏了他愠怒的表情,误会?很好!

    他冷冷打量一番她的穿着打扮。

    随意绑起的丸子头,未施粉黛的小脸,甚至还穿着极为随意的吊带牛仔裤,连鞋子,都是双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白色平底球鞋。

    她这身打扮,确实不像是来取悦他的,倒像是来砸场子的!

    “呵...”顾庭深发出一阵来自灵魂的冷笑,“晚了!”

    江希浅秀眉微蹙,这人笑的毫无道理,偏偏吐出的那两个字,却像是有千斤重,好似他说的话,便是金科玉律,任何人不得违抗!

    这屋内压抑到极致的氛围,男人阴森可怖的面容,还有那冷到令人战栗的笑声,明明压的她快喘不过气,可她还是想和他讲讲道理,

    “四爷,不管您和我父亲之间有什么样的交易,那是您和他之间的事,与我无关,我不可能...”

    “闭嘴!”江希浅话说到一半,被顾庭深十分粗鲁的打断,“你没有资格和我说不!”

    江希浅垂在两侧的手指不自觉的收了收。

    她原本对他拥有这幅尊容产生了一些同情心,可就这两句话,让她泛滥的同情心瞬间灰飞烟灭!

    古人诚不欺我,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既然四爷如此不讲道理,那我只好先行告退。”江希浅脸色也冷了下来,抬脚便要走。

    “江小姐怕是还不了解自己的处境!”顾庭深冷酷的话音刚落,门外便传来一阵齐整的脚步声。

    敲门声响起,顾庭深一个冷沉的‘进’字,几个身材健壮的男人便瞬间挡住江希浅的去路。

    “你...”江希浅扭头看向顾庭深,面上是惊诧之色。

    她早就该想到,像他这种生活在阴暗处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有正常人的思维。

    顾庭深目光沉沉的扫了江希浅一眼,当即冷肃的吩咐道,“把人带到狩猎场。”

    狩猎场?江希浅想起钟万年听到狩猎场的反应,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四爷,你什么意思?”

    顾庭深并不回答她,眼神朝几个男人一掠,几人不敢怠慢,为首的石宏天当即对江希浅做了个请的手势。

    江希浅却视若未见,只定定看向顾庭深,“顾老四,你到底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