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百八十五章:坐到后

    而这几天的时间过去,吴宣义也已经渐渐发现了不对。

    不仅是温岚没了,甚至是一个电话都没有,一查之后才发现,原来是被牧夜爵的妈机缘巧合之下带回去了。

    这个消息,对于吴宣义来说,完全就是意料之外,情急之下,他只能打电话联系陆雪。

    “温岚回去了,你知道吗?”

    电话一接通,吴宣义没有多余的话,直截了当地开口说道。

    现在他可也没工夫跟谁寒暄。

    陆雪跟他也合作了这么久了,自然是知道吴宣义的脾气,见此,不由得楞了一下,却也没有过多的惊讶。

    她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

    “我不知道,不过现在知道了。”陆雪诚实地开口。

    最近几天,她一直都在医院里面养病,并且牧夜爵派了人在这边,说是照顾她,但又何尝不是一种变相的光明正大的监视?

    以至于最近陆雪都变得格外的安分。

    “所以你现在知道了,咱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做?”吴宣义焦急地开口,没了温岚之后,他整个人身上都变了一种味道。

    也就只有在温岚的面前,他才会乖得跟一只猫似的。

    吴宣义想了想,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脚,继续道:“你慌什么,温岚现在不是还没恢复记忆吗?既然如此,牧夜爵的注意力就肯定还在怎么让温岚恢复记忆上面,也没时间关注公司,咱们只要继续对他的公司展开攻势,那到时候即便是温岚恢复记忆了,咱们也不怕。”

    他不相信,牧夜爵会为了一个小小的温岚,放弃自己这么大的一家公司,辛辛苦苦打拼下来的事业。

    听了这话,陆雪迟疑了下,“已经到了非动手不可的地步了吗?”

    不到万不得已,她真的不想跟牧夜爵站在对立面,更不想去损害他的任何利益。

    “是,非动手不可,要是到时候温岚恢复记忆了,还有你我什么事?”吴宣义毫不客气地开口,语气略带嘲讽。

    对于陆雪这一类人,他当真是不屑极了,只是现在有共同的利益,却也不好撕破脸。

    最后,陆雪想了一下,咬着牙点点头,“那好吧,我就先答应你,只是我也不确定我能做到什么地步。”

    她会想办法拆散他们的。

    “既然这样,那当然最好了,我相信陆小姐的能力,这点事情应该可以完全办好。”吴宣义笑着回应。

    现在,可以说,他基本就是只等着陆雪那边的消息。

    牧氏集团那么大一家公司,想搞垮可不是简单办法可以做到的。

    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来屹立不倒。

    跟吴宣义通完了电话之后,陆雪想了想,又找到了手机里面的一个号码,拨通了过去。

    电话是陈雅澜接的。

    “小雪?是你吗?”

    “陈阿姨,是我,陆雪,我听说你回国了?不知道有没有时间,我也好给你接风洗尘。”陆雪一开始没有说明来意,而是先很会做人地寒暄了几句。

    这话倒是逗得陈雅澜哈哈大笑,“你这丫头,这么多年了还是没变,这张嘴可真是讨人喜欢,只是可惜啊,没机会让你做我的儿媳妇了。”

    要不是牧夜爵对陆雪没意思,否则陈雅澜倒真是想把他们俩凑成一对儿。

    “这有什么啊陈阿姨,你要是愿意,我就是你的干

    女儿。”陆雪嘴上说着,心里想的却是,反正我迟早是你的儿媳妇,这一声妈提前叫一叫也没关系。

    “哈哈,那你爸爸还不得拿刀追着我打,我可不敢把他的宝贝女儿骗走。”陈雅澜打了个哈哈,随即又开口道:“对了小雪,你今天打电话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要不来我们家坐坐?刚好牧夜爵也在家。”

    牧夜爵、陆雪、牧星月,三人从小感情好自然是瞒不过陈雅澜,这才开口邀请!

    “陈阿姨,你有所不知,我这次打电话过来就是因为阿夜的事情,最近我跟他之间有些误会,改天我再过来拜访您好吗?”陆雪随便打了个哈哈,亲切地圆了过去!

    她可不能让这个老太婆知道,她是让温岚变成现在这样的罪魁祸首!

    “误会?什么情况,是不是那小子又欺负你了?”陈雅澜不动声色地维护着陆雪,要不是牧夜爵正在洗澡,看她不把他拎过来打一顿。

    从小到大,陆雪就没少被他其欺负。

    小时候也就算了,现在大了可不能乱来。

    听到这话,陆雪忍俊不禁,“陈阿姨,你别想多了,都是小事儿,我们自己可以解决,其实今天给你打电话,的确需要您帮我一个小忙。”

    “什么忙,你说?”陈雅澜见陆雪这般一本正经地开了口,也瞬间打了精神。

    陆雪可是很少开口求她的。

    “是这样,你也知道,最近我跟阿夜有了点小乌误会,所以我希望陈阿姨可以替我在公司安排一个职位,这样一来,我也可以跟阿夜好好把误会解开。”陆雪想了想,认真地开口。

    有些事情,想要达到目的,当真是不能实话实说。

    “这算是什么事儿啊?没问题,阿姨明天就替你安排,虽然大事儿我可能做不了主,但这种事情还不需要经过那臭小子的允许。”陈雅澜信誓旦旦地拍着胸脯,心底对于陆雪是越看越喜欢。

    只是可惜,当初牧夜爵选择的不是她。

    “好,那我就先谢谢阿姨了,改天来我们家做客,我给您做好吃的。”

    说完,陆雪挂断了电话,嘴角勾起了一个阴测测的笑意。

    现在,游戏开始了。

    只要牧夜爵倒了,她再施以援手,他一定会对她感恩戴德,然后踢开温岚,跟她结婚的。

    第二天,在陈雅澜的安排下,陆雪成功地进入了牧氏集团,并且还是一个不小的岗位。

    按照陈雅澜的话来说大概就是,反正现在这个职位空着也是空着,还不如由她来暂时顶上。

    对于陆雪的才干,陈雅澜可是丝毫没有怀疑过。

    而进公司的前几天,陆雪总是以各种理由自掏腰包给下面的员工发放福利带礼品,倒是博得一片的好名声。

    几天后,陆雪也总算是开始了自己的行动,将这几天偷偷打探到的一些公司机密,全部透露给了吴宣义。

    这天一下班,陆雪拎着两盒礼品从公司出来,刚好就碰上牧夜爵准备开车回家,她急忙跑上前。

    “阿夜,你也下班?正好,我今天刚好要去你家拜访一下阿姨,她都回国这么多天了,我都还没来得及去看看她。”陆雪笑着开口,脸色故作轻松。

    牧夜爵看也没看,打开了车门,“上车吧。”

    他知道陈雅澜喜欢陆雪,所以她想去看,他也没有阻止。

    陆雪闻言一喜,也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正准备坐进去,不料却被牧夜爵叫住,“坐到后面去。”

    前面是温岚的位置。

    只能是她。

    陆雪显然是没有想到,牧夜爵会说这样的话,僵硬地扯了扯嘴角,“阿夜,不过是一个座位罢了,你又何必这么在意?”

    该死,温岚真的是该死。

    这一刻,陆雪发了疯一般地嫉妒着。

    为什么,他口中拒绝别人的理由不是她陆雪的名字!

    想要得到一个男人的喜欢和爱,真的就那么难吗?

    “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次。”牧夜爵已经有些动怒了,“不然的话就自己过去,你觉得呢?”

    牧夜爵的这话,看似是在询问陆雪,但实际上却是一个陈述句。

    意思是说,你要么坐后排,要么就滚下去。

    就陆雪这样的人,跟温岚那简直是比都没法比。

    陆雪看了看牧夜爵,不甘心极了,却只能故作大方地松手,坐到了后面去,假装打趣儿道:“你看你,我坐在后面不就行了吗,那么较真干什么?”

    可是这句话,却没有懂得答案。

    牧夜爵专心地开着车,很快就到家。

    陈雅澜在家里,早就听说了陆雪要来,早早地就让阿姨出去买了菜回来,做了一大桌子。

    听见敲门声,急忙就跑过去打开,“小小雪,你总算是来了,快进来快进来,来看看我让阿姨给你做了什么好吃的。”

    陈雅澜这辈子没受过什么苦,十指不沾阳春水,也根本不会做饭。

    纵然有这个心,也无能为力。

    “随便吃点就好了,快别去张罗那么多。”陆雪很是乖巧地拉着陈雅澜的手,不好意思道。

    “不麻烦不麻烦。”

    转眼间,陈雅澜已经拉着陆雪进来坐在了温岚的旁边。

    温岚已经不记得,眼前这个女人是谁,但看着她那双打量这自己的眼睛,莫名让她觉得不舒服,可她还是礼貌地笑了笑,“请坐。”

    不管怎么样,来者是客。

    “温岚,最近怎么都没见到你,原来你一直在家里啊。”陆雪诧异地寒暄了下。

    “嗯。”温岚没有什么回答的兴致,于是蛋淡淡地开了口。

    反正她不认识,她也暂时不想说话,于是转身对着陈雅澜开口,“不好意思,妈,我有点不舒服,先上去休息了。”

    莫名地,温岚想走,她不想跟这个叫陆雪的女人呆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