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章 袭杀

    【悠阅书城app,免费看小说全网无广告,ios需海外苹果id下载】

    “啊,三天了,三天了,在这破林子里都走三天了,还有多远啊,我要死掉了。”

    “小柳子你给我闭嘴!”

    出了清河城走了大概一天的路程,就到了宋国有名的王盘山脉。

    王盘山脉绵延不绝,如果把宋国比做一个碗,那么王盘山脉就是横在这个碗里的一根树枝,煞有一条山脉断南北之势,因此想要去帝都,只有翻过山脉,进入宋国八城的红岩城后,横穿整个红岩城才能到达帝都。

    一天前,队伍进了山脉,接下来的几天,都是在山脉里不断的赶路,刚开始柳寻香还觉得挺新鲜,可第二天,第三天,周围的景色大同小异,每天每顿吃的不是野兔就是鸡,还没什么味道,柳寻香再也扛不住了,于是每隔几个时辰就要嚎那么几句。

    刚开始队伍里的鳞犀军只当是小孩子发发牢骚,也都笑笑,甚至热心点的军士还会安慰安慰,可后面,发现柳寻香是定时定点就把脑袋伸出马车窗外嚎两句,有一次嚎着,一位就在马车旁边的鳞犀军士握刀的手顿时一紧,差点没忍住拔刀砍了柳寻香的脑袋。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黑狼从第一辆马车上走了下来,闭上眼,双手呈一字伸开,样子像是在感受着什么。

    柳寻香立刻伸出脑袋,小声嘀咕到:“一,二,三……”

    “嘭~”

    就在柳寻香话音刚落,周围发出一阵轻响,以整队人马为中心,一个圆形的气浪圈不断的向四周扩大,足足扩散了五息之久,五息时间,圈内地上的所有杂草虫兽便被清理一个不剩,众人虽说习以为常,但每次看到这种场面,难免还是有些羡慕。

    作为军人,在野外休息本不应该如此做派,但是苏炤灵却实在是受不了林中的杂草和各种毒虫。

    “原地休整,保持戒备,明早天亮便出发。”做完清理的黑狼冷冷的留下一句话,便转身回到自己的马车上。

    苏炤灵看到黑狼上了马车,才从自己的马车上蹦了下来,相处的这几天,就连柳寻香这种厚脸皮的都不敢去跟黑狼搭话,更何况只敢在柳寻香面前凶的苏炤灵。

    很快,鳞犀军就在原地搭好了几顶小帐篷,所有人分工有序的开始准备晚饭,吃完晚饭过后,众人该休息的休息,该换班巡逻的巡逻。

    这种山脉行军最是艰辛劳累,因此军士们都是抓紧时间,能多休息一刻是一刻,否则哪怕是长期被训练的体质,也是吃不消的。

    子夜时分,奔波一天的军队进入了休眠状态。

    突然,一阵闷鼓般的雷声带着惨白色的闪电划过山脉,紧接着闪电而来的便是豆子大小的雨点,柳寻香被雷声惊醒,蹑手蹑脚的爬起来,露出一只小眼睛瞅了瞅外面,见巡逻的士兵照常在围着马车转悠,便安下心,正当要放下窗帘时,心头涌上一股极为强烈的不安感,从小练武的本能让柳寻香在感觉到不安的时候身体立马就做出了反应,就在刚向右挪了一下身子的瞬间,一滴雨水如利剑一般从马车窗口射了进来,水滴划过柳寻香的面前时,柳寻香鼻尖的皮肤都感觉到隐隐刺痛。

    “不好,有刺客!”

    柳寻香心里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耳边便听到马车外发出一声怒喝。

    “哪里来的鼠辈,竟敢与我清河城鳞犀军作对?”

    伴随声音出现的一道黑影纵身便划到柳寻香和苏炤灵的马车顶上,却是黑狼一手持剑决斜于胸前,双目如炬环视着四周。

    梅雨季节是最难掌握的,有时候白天还艳阳高照,晚上就大雨倾盆,再加上在茂密的树林里湿气大,因此雨水混合着夜晚的雾气让所有人看东西都有些模糊,导致这些训练有素的鳞犀军此时也只能举着刀或拉满弓左右摆动。

    黑狼的双眼左右一扫,瞬间转身,剑决所指之处顿时发出一阵强烈的爆炸声,伴随着爆炸声出现的是数个火人在地上不断打滚嚎叫。

    “杀。”一道声音从树林里传出。

    瞬间丛林之中涌现出一批黑衣人,黑衣人手持制式弯刀,几个纵跃便出现在帐篷周围,没有过多的言语,双方便厮杀做一团。

    外面的动静也吵醒了马车内睡觉的苏炤灵,苏炤灵却还没意识到外面发生什么,揉了揉眼睛,不满的嘀咕着。

    柳寻香赶紧说到:“苏炤灵,别晕乎乎的,我们被人包围了。”

    苏炤灵娇憨的嗯了一声,随即又反应过来,双眼明显清醒了不少,然后趴到马车窗边,小心翼翼的掀开一角向外看去。

    马车外杀做一团的人群加之大雨滂沱,都快分不清哪些是自己人,哪些是敌人,不过万幸的是,虽然黑衣人的数量一直没见再少,但马车周围十步内却是没有一个能站着的黑衣人,只有躺下的尸体。

    黑狼冷眼看着不断增加的黑衣人,在保护马车内小姐安全的同时,也时不时甩出一记手刀,伴随手刀射出的便是一道肉眼可见的淡蓝色光弧,光弧速度很快,每一道光弧划过便会带走十数名黑衣人的性命,饶是这些黑衣人武功不差,数量众多但也经不起身为修士的黑狼如此屠杀,一时间黑衣人似乎有些退意。

    马车内的柳寻香此时已经忘了自己正被这些杀手围攻着,只是盯着那一道道淡蓝色光弧,眼神中闪烁着羡慕的光芒,这是年幼的柳寻香第一次见识到了修士的法术。

    而苏炤灵只是看了几眼就重新坐了回去,既然有舅舅的亲卫首领和鳞犀军,这些人怎么可能伤的了自己。

    就在黑狼瞬杀了一名企图冲进马车内的黑衣人时,一道气浪划过众人直奔黑狼,黑狼虽然年轻,但实战经验却十分丰富,一个旋转跳起躲过气浪后反手一记手刀朝气浪的源头甩去。

    “嘭~”

    一阵巨响将旁边正在打斗的黑衣人和鳞犀军都震翻在地。

    黑狼继续落在在马车顶,神色严肃的朝着树林内喊到:“阁下身为修士,却藏头露尾,不觉得有点失了身份吗?”

    来截杀的修士终于暴露出了位置,黑狼很是好奇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手笔能派出一名修士来参与截杀,就连马车内的苏炤灵都一蹦而起凑在柳寻香旁边盯着一起看。

    “清河城黑狼倒也不像传言中所说是个废物嘛,只是马上就要死的人,就没必要知道本座是谁了。”树林里传来一道男子的声音。

    黑狼眼中闪过一丝杀意,随即右手一翻,一把通体漆黑的长枪便出现在手中,能一句话就能让城主亲卫首领拿出法器严阵以待的,看来今晚注定是有一场恶战,周围的鳞犀军想到这,又都紧了紧手中的军刀。

    “一个藏头露脸的鼠辈还敢大放厥词?”黑狼嘴中虽然不屑的说到,但体内的灵气却是滚滚翻涌,随时可以爆发一战。

    “桀桀,既然你迫不及待的想死,本座就来成全你!”

    话音刚落,一道黑影如闪电般射出树林,下一刻,一个带着青铜鬼面具的黑袍人便出现在黑狼眼中。

    黑狼在对方身影显露的这一刻,就将灵气聚于长枪之上笔直刺出,枪出如龙。

    鬼面黑袍人屈指成爪,枪尖在距离掌心不足一寸处定住,黑狼感觉到通过长枪传回来的的感觉,顿时诧异到:“引气九层!”

    马车上两名强大的修士对决,马车外两波人在厮杀,然而马车内,两个小孩却跟没事人一般在那边看边聊。

    柳寻香在听到马车顶传来的话心中一惊,虽然柳家没有修仙之人,但不影响自己知道这些修仙的知识,引气境,顾名思义,便是能感受到皮肤外的灵气流转,从而能引动灵气,为之所用,修为越高,所能掌控的气越凝实强大,是修仙的第一个境界,只有进入了引气境,才算是踏上了仙路,而引气九层的修士,已经是属于高阶修士了。

    鬼面黑袍人冷哼一声:“道友藏的挺深啊,居然也在引气九层,只不过同样是九层,你却不是本座的对手。”

    “废话真多。”

    黑狼冷哼道,随即左手一拍枪身,正是枪法中的挑字决,鬼面黑袍人一个后翻,一个比马车还大的绿色骷髅头直奔马车,黑狼压枪一扫,绿色骷髅头被打散后,黑狼脚尖一点,追了下来,二人的战场也从马车顶换到了地上。

    交手中气浪横飞,稍有不慎被气浪扫中的黑衣人或鳞犀军顿时身体被削成两半,黑狼见状只好把对方往战场外围引导,二人便越打离中心战区越远,逐渐向树林深处转移。

    就在这时,又一道身影从另外一边一冲而出,黑狼刚反应过来,便看到马车被震个粉碎,心中一急,被鬼面黑袍人抓住破绽。

    “阴罗爪。”

    鬼面黑袍人的手瞬间覆上一层绿色的火焰,压在了黑狼胸前。

    “噗……”黑狼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身子连退数步方才稳住身形。

    另一边,震碎马车的黑袍人正要动手杀躺在地上的苏炤灵和柳寻香时,一道气浪带着凌冽的杀机扫向黑袍人,黑袍人无奈只能瞬间抽身,退了回来。

    而因又强行提气的黑狼在逼退另外一个黑袍人之后吐下了此战的第二口血。

    说时迟那时快,黑袍人冲出到被黑狼逼退不过三息时间,逼退黑袍人后众军士才反应过来,赶紧收回战圈,向苏炤灵和柳寻香跑来。

    “咳咳咳咳。”

    柳寻香和苏炤灵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相互搀扶着怕了起来。

    “居然没死?”鬼面人诧异道。

    苏炤灵翻了翻白眼,没搭理鬼面人。

    身为清河城主最疼爱的外甥女,身上岂能没有法宝压身。

    看到二人无事,黑狼喘着气说道:“我真想知道,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手笔,居然能请动两位高阶修士来杀我们。”

    修士,在普通老百姓眼中的仙人,地位高高在上,根本不会为一些金银之物所打动,不说宋国,至少清河城内是没有哪个家族大到可以同时派出两名修士来截杀的,其中一名还是引气境巅峰的修士,这样的修士在清河城内,那可是一个大家族的老祖级别,但是清河城内的几大家族中的引气境老祖黑狼都见过,却发现没有能对上号的,而且这鬼面黑袍人所修的功法,也明显偏阴鬼之道,所以黑狼很是不解这些人都是什么来路。

    只是此时的处境颇为不妙,二对一的情况下黑狼还受伤了,稍有不慎恐怕今日就要折在这里。

    黑狼向身后打了一个手势,后面的鳞甲军立刻会意,抓住苏炤灵和柳寻香便跑。

    “想跑?”

    对面鬼面人见状立即追了上去,黑狼一直死死的盯着二人,见到二人动身追苏炤灵等人时,便立刻迎了上去,那势头打定了今日之战,不死不休了。

    很快,训练有素的鳞甲军就逃的看不到三位修士的身影了,但鳞甲军并没有放松,而是更卖力的在雨夜里埋头奔跑,所有人都很清楚,这个距离对于修士来说,也只是瞬息功夫而已。

    有些人活了一辈子都未必能见到一名修士,柳寻香却在这个懵懂的年纪遭遇到两名修士的追杀,这待遇都快比得上修仙豪阀的嫡系待遇了。

    被夹在鳞甲军腋下的柳寻香很清楚,在宋国,还没有人敢杀国教院的学生,哪怕是还没入学的也不行,一旦杀了,就将面临着宋国最强大的修士队伍的追杀。

    更何况苏炤灵的背景也不是一般的大,如果不想撕破脸,没有家族会傻到对苏炤灵动手,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这些人是来杀自己的。

    虽然以往也有亲随被截杀,国教院弟子换亲随的事儿,但毕竟少,一来能作为亲随的,本身就有些背景,二来亲随跟着国教院弟子一起,国教院弟子身边又都有修士护送,没人愿意去触修士的霉头。

    可柳寻香却是一个例外,柳家的名头别说放在宋国,就连放进清河城都不够格,所以才敢对其下手。

    想到这里,柳寻香不由得头冒冷汗,自己能想到,那么黑狼以及身边的这些鳞甲军也一定能想到,如果为了避免损失,那么自己就极有可能被当做弃子扔掉。

    “噗~”

    一道气流如利剑一般从身后追上一名掉在队伍最末的鳞甲军,这位经历万千日夜训练,早已把自身锻炼的如铜墙铁壁的鳞甲军此时却如纸糊一般被气浪射穿身体,连一丝反抗的动作都为来得及做出便已经身亡。

    修士的可怕,如今正在一步步展现在年幼的柳寻香眼中。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