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二章 相见欢

    y城是储凝的家乡,一个冬天可以滴水成冰、砭人肌骨般寒冷的小城。

    从江城的武阳音乐学院回到那座寒城,全程需要两小时,原本,她都是周六的早晨回y城的,不过昨晚储爸爸来电说,林宇浩今天会来武阳接她一同回y城,所以她一下课后便火急火燎、丝毫不顾形象地大步迈出武阳。

    林宇浩,是和储凝不同姓,却从小一直扮演着兄长的邻家哥哥。

    当她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校门口后,却并没有看到那个在让她魂牵梦萦的身影。

    可能是堵车的原因吧!储凝想着。

    虽有些失望,但是她依然满怀着期待的好心情,随手从书包里里拿出一本书打发着时间。

    “储凝--”不知过了多久,一个清冷、可是却让储凝梦里百转千回的声音适时地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后,储凝感觉到一阵头晕,稍稍适应后,她带着复杂的心情转过身。

    “宇浩哥!”明明刚才是满满的期待,此刻面对着声音的主人时,她竟觉得喉咙有些干涩,许久,才艰难地发出声音。

    “周末有点堵车,你等很久了吧?”林宇浩有些歉意地问道,然后很自然的将储凝肩上的背包取下,斜背在自己的肩上。

    林宇浩今天穿着灰白色高领毛衣、米黄色休闲外套。简简单单的搭配,看上去非常的清爽,储凝最喜欢的就是林宇浩这种简单随意的造型,有时候看着他西装革履的样子,她反尔觉得不太适应。她觉得林宇浩似乎永远都是那种自带的清冷气息,如果再套上那种古板的西装,她会觉得让人不敢靠近。

    “刚下课一会儿。”储凝顺从地配合林宇浩取下背包。每次赶车时,车站都是人潮攒动,她背着包穿行的确不方便。

    “赶末班车应该还来得及,我们得快点才行!”林宇浩说完便拉着储凝的手,一起朝车站跑去。

    冬天的夜晚来临得特别之快,当两人幸运地挤上了开往y城的最后一班车时,天色已暗淡。储凝想着是两个人的行程,路上也不必担心是否会错站下车,紧绷的心才稍稍松懈了下来。

    车子驶出江城郊区时,路面显得有些颠簸,车身在颠簸中摇摇晃晃,好在车上大多数人都在闭目养神中,并没有因为这偶然间的摇晃而显得不适,反而偶尔间传出此起彼伏的鼾声来。

    夜幕刚降临的江城,除了少了些白天的喧哗外,晚上依旧是车水马龙、灯火辉煌。

    储凝和林宇浩交流并不多,而林宇浩似乎看出了储凝的不安,上车没多久后,便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储凝的心情这时才敢完全放松下来,她悄悄伸了伸舌头,然后头不着痕迹地朝车窗外看去。

    因为透过车窗的玻璃,她可以毫无顾忌地看着坐在她身边的这个人,确切一点说,是身影,哪怕只是看着一个轮廓,她也是满足的。

    储凝忽然有些鄙视起自己,从何时起,她竟然变得如此的没有出息?

    ‘喜欢一个人又有什么错呢?’储凝又自我安慰道。

    轮廓还是原来的轮廓,鼻子还是鼻子,眼睛还是眼睛、还是喜欢抿着薄薄的嘴唇,十多年了,林宇浩的五官一直不曾变化,还是像女生般精致,只是随着岁月的增长,显得更加成熟和有男人味,只是储凝有些不太明白,为何林宇浩俊朗的外表下面,总是透露着几分清冷和疏离?为何儿时令她和林宇瀚疯狂崇拜的阳光少年,早已变得不再亲密无间?

    ‘或许是年龄的原因吧?’在想了无数次均无疾而终后,储凝还是摇摇头决定放弃。

    想必是刚才赶车途中劳累的原因,亦或是昨晚因为想过可以见到林宇浩、兴奋整晚的原因,储凝没纠结多久便也在车上打起了盹,随着车子左右摇晃,那不听使唤的小脑袋瓜,已经不安份地靠在了林宇浩的肩膀上。

    ‘傻瓜,很多事情如果想不通,就不要总是去想了,本来就太不灵活的脑袋瓜子,只会越想越笨。’林宇浩早已睁开了眼睛,他无奈地摇了摇头,在这一刻,他早已经卸下了一惯的清冷,眼神瞬间变得深邃起来。

    他看着储凝皱着眉头、似乎睡得有些不*稳的样子,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轻轻地将她的小脑瓜移到他的腿上来。

    ‘上车就能睡成这样,想必昨晚一定没睡安稳。’林宇浩又苦笑着摇了摇头。

    换了种姿态后,储凝终于安稳的睡着了。

    林宇浩痴痴地凝视着储凝依然稚嫩的脸庞,思绪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很多年前,那个整天粘着她的小女生,也是像现在一样,如此地信任和依赖他的……

    小时候,他和储凝、还有弟弟宇瀚三人成日都溺在一起,两个小家伙总是如影随行、对他百般依赖。

    可是自经历过那年的意外的溺水事件后,好像一切都变得不再一样了,原本他以为,他们三人就像一条平行线一样,会一直这样平行下去、永不分开。可是自那以后,属于他们的那条平行线,好似被硬生生地分解成了两条,一条是他,另一条则是宇瀚和储凝。

    那年他十四岁,储凝和宇瀚则九岁,他记得是一个和煦微风的初秋,他和宇瀚陪着储凝在村口的汉江河边荡秋千,因为宇瀚顽皮,硬是要摘树上的红叶送给储凝,可是因为身高不够,只好求救在一旁的大石上看书的他。

    可是他的高度仍然不够,但是为了不让宇瀚和储凝失望,他叮嘱他们原地等待后,便独自找可以打落红叶的工具去了,可是顽皮的宇瀚却不顾他的叮嘱,硬是强行爬上了树……

    当他兴高采烈地拿着长长的‘工具’回来时,发现宇瀚正掉落在汉江河中,他当时也顾不上其它,迅速跳入了冰冷的汉江河中,最终的结果是两兄弟均在汉江河中溺水。

    好在附近的人们均被储凝的哭声引来,于是他们两兄弟均被获救,也被及时地被送进了医院。

    事件虽有惊无险,但是对他们三人来说,所惊吓的程度却是各不相同。他只知道,那次事件后,以前对他依赖至极、信任有加的储凝,离他越来越远,甚至在后来的十多年来,他都很少能再见到她的身影,当然,随着不断成长的过程中,看着宇瀚和储凝越走越近时,他本人,也是有所回避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