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一章 五年后(下)

    想起张少洋,我的心里便是一阵恍惚,蓝池炫似乎和他有许多相似之处,他们身形都差不多,都喜欢一个人静静地站在楼下,从不顾及周围的环境如何?好似他刚巧就站在那里,根本就不和你相关。

    “储凝,我不得不提你,有些事情该放下了,你知道你现在似什么吗?像一只受伤的驼鸟般,五年了,你既不敢回国,也不敢接受新的恋情,你打算永远这样下去吗?”江老师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盯着我。

    “老师,我只是不想谈及个人感情。”我有些委屈地道。

    “能这样默默地守在你身边五年、无欲无求的人,你还有什么顾忌呢?你试想看看,除了当年的林宇瀚,还有谁可以做到?可是林宇瀚已经死了,死了五年多了。现在摆在你面前的这个男人,和当年的林宇瀚有什么区别?他甚至也可以为了你而死,可你,你为何依然在犹豫?”

    江老师说这段话时,语气是极为严肃的,这是这么多年来,他唯一一次用如此重的口吻同我交淡。

    “江老师,我想,我并不是在犹豫,只是我的心里还有放不下的事情。”

    “是因为林宇浩吗?的确,这五年来,他甚至放弃了事业,一直在努力地寻找你,有时候看着他像无头苍绳满世界的奔走,老师也很痛苦,很想告诉他,他要找的人就在这里、在台伯河河畔、在古罗马、在意大利,可是为了尊重你,我不得不远远地看着他继续奔走在寻你的漫漫长路上。”

    “江老师,求您别再说了。”听着宇浩哥为了我而放弃了他热爱的事业,我的心里顿时百感交集,然后眼泪也不知何时沾满脸颊。

    宇浩哥,我知道那份工作,是你对林伯伯所有的寄托与怀念,可是如今你却为了我,放弃了它们。我,终究还是祸首,总以为离你远远的,便不会再因为我而生事端,却不知……

    “储凝,你若不舍,不如遵从你的心,走出去,不管是林宇浩、还是蓝池炫,他们两个,此生都能带给你幸福,老师不偏不袒,你随心就好。”江老师扶着我的双肩,语重心长地看着我道。

    我点了点头,或许,做了五年驼鸟的我,是时候去面对一切了。

    江老师如释重负地叹了一口气,然后转身继续走在前面,我则在他的侧身紧紧跟着,然后思考着,我的人生该如何走下去。

    江老师的一个月假期很快便结束,走的那一天,我和小旋姐带着已经四岁多的小慕雪去给江老师送的行,他说会在我的个人音乐会举办的前几天再从中国赶回来,我没有拒绝,江老师的是指导我最久的恩师,音乐会上如果有了他的参与和指点,我的信心会更多些,所以我只能在心里感谢他。

    回到江家后,小慕雪一直缠着我,不肯让我回我的小公寓,所以我近段时间一直是住在江家的。

    “姑姑,这句话怎么读?”快五岁的小慕雪指着中国《唐诗宋词三百首》中李商隐的一首无题,对着我问道。

    “这个读‘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小慕雪一直很喜欢中国的古诗,小小年纪就会背很多简单的五言和七律,不过就是不懂的地方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

    “那是个什么意思呢?姑姑你得给我解释解释才行。”

    “这句诗的大概意思呢,是指两个喜欢的人心意相通,但是却不能长相厮守。”我尽可能地用简单的语言来给小慕雪解释着。

    “那既然两个人互相喜欢,为什么又不能长相厮守呢?”小慕雪继续问道。

    “这个--,因为他们相隔两地,路途太遥远的原因,所以不能在一起啊!”我汗颜。

    “那为什么要隔那么远呢?像爸爸和妈妈不也是隔得那么远吗?为什么爸爸可以经常回来陪妈妈和我呢?”

    “这个啊,要等小慕雪长大了之后呢去慢慢理解呢!”我有些哭笑不得,不得不说小慕雪真的遗传了江老师和小旋姐的所有优点,从小生外国外,却对中国的文化有着浓厚的兴趣,经常在作业过后向我讨论中国的唐诗,当然一个不足五岁的孩子,仅仅只是兴趣而已,可尽管如此,我还是不厌其烦地用最简单的语言给她耐心地讲解着每首诗。

    因为对着小慕雪,我总是感觉我同‘沈园’的那些孩子们在一起般。

    “叶宁,也只有你能这么有耐心了,就连学校的老师都被她的十万个为什么给打败了。”在厨房帮忙的小旋姐打趣道。

    “妈妈,为什么每次说到唐诗时,姑姑都会发呆呢?难道姑姑也有相隔很遥远而又非常思念的人吗?”小慕雪歪着脑袋望着小旋姐,脸上一脸的疑惑。

    “大人们的事,小孩子不懂,你可以先去看几分钟的漫画书,等下就开饭了。”小旋姐转了话题道。

    “哦--”小孩子必竟是小孩子,一听说有饭吃了便飞快地跑进洗手间了。

    “叶宁,你先到花园透透气吧!不然定被丫头折磨得惨不忍堵。”季小旋看着小慕雪的背影,摇了摇头对我说道。

    “我可不嫌她烦,也好,我现在就去后院转一下吧!”我说完便朝前门走去。

    一个人静静地走在江家偌大的花园,我不禁感万分同,意大利人特别喜欢种些花共草草。几乎每家都有花园、每家的阳台上都会常的盛开花朵,走在花园的小径中,我感觉又像回到了‘沈园’一样。

    五年了,小莫奇一定变成了一个阳光小少年了,还有小洋洋,也一定出落成一个漂亮的小少女了,想到这里,我不禁莞尔,因为我忽然想起小洋洋当年说长大了要嫁给方维南的情景来,想必方维南的婚礼,让这丫头着实伤心了一把!

    “储凝--”

    突然,有个声音在耳边想起,声音非常之急切,但更多的是夹杂着惊喜。

    我感觉耳朵忽然有些失聪,因为这个声音是如此的熟悉、又是如此的陌生。

    犹如多年前在武阳那声清冷的声音,可如今,这个声音有的除了欣喜和包含着浓浓的思念外,哪里还有半点的清冷和疏离。

    “宇--”我艰难地转过头,几乎不敢相信、更不敢出声,因为我不确定站在眼前的是否是当年的那个林宇浩,我睁大了眼睛看了看周围,想确认一下,我此刻是否在梦境中。

    “储凝,是我--,真的是我,告诉我,我此刻不是在梦中!”林宇浩就那么站在原处,不敢动,他一定也是害怕他这一动,眼前的我会忽然消失,其实我何尝不是感觉此刻置身在梦境中。

    “宇浩哥—”我的眼泪终于不争气地流了出来,五年了,我们终于还是重逢了……

    ……

    我独自走在寂寞的长街

    回忆一幕幕重演

    我告诉自己勇敢去面对

    就算心碎也完美

    想起我和你牵手的画面

    泪水化成雨下满天

    如果我和你还能再见面

    就让情依旧梦能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