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9章 付出与回报

    莫大一向酒杯斟满酒,突然发现桌子上多出的一副碗筷,又觉得它十分刺眼:“小天,三个人吃饭拿四个碗干啥?不嫌你妈妈辛苦。”

    “啊。”小天赶紧将多余的碗筷放进碗柜,坐在板凳上,一脸的垂头丧气,“总是以为小语还在家里。”说实话,他是真的想念小妹了。

    姜一晴将菜端上饭桌,无精打采地问:“小语这么久没打电话回来,会不会出什么事情了?我这心里整个七上八下的,眼皮也老是跳得厉害。”

    “你爱胡思乱想,小天记性不好。”莫大一不耐烦地说。

    小天低头吃着饭,青菜在他的嘴里咬得鼓鼓响,“为何将小语往城里送,在大城市读书就一定有发展吗?以小语的个性,读书的压力多大呀。”

    “小语跟我们只会吃更多的苦。”说完姜一晴长叹一气,“上次通电话,就觉得她情绪不对。”

    “谁到一个新地方,不需要适应?”莫大一沉闷地小饮了一口酒,“以后小天读大学前往外地,你又整日担忧这担忧那,你就不能省省心。”

    “说的什么话,我担心女儿还有错了?她要是知道了真相,你不担心她吗?”说完,姜一晴遮住嘴巴。

    “什么真相?”小天急忙问,“再好的兄弟都会明算账,哪有主动帮兄弟供养小孩的人。妈,到底怎么回事?”

    “哎……小语是……”

    小天显然被震撼住。

    外面的知了声就像一首安慰曲,吱吱吱吱地唱个不停。

    ……

    小语在大厅里转悠着,拍着脑袋:到底要不要打,到底该不该打,通话中露出痕迹药怎么应付?

    最后将自己打了一巴掌,她一阵抓狂:“莫小语,莫小语,你也有这一天,世上有你这么无聊和纠结的人吗?”

    开门进来,向杨问:“小妹,你这是在犹豫什么?”

    “想一个问题。”

    “说来听听,想打谁呢?打不过,告诉我,我帮你。”说着向杨把盒饭放在茶几上,“快吃饭,看你瘦弱不堪的样子。”

    “我在外头吃了碗米粉。”小语将盒饭推给他,“我离开教室后,去帮一家护肤品发宣传单页。杨子哥,你人聪明路子多,认识的人多,你帮我看看你同学怎么找需要派发单页的店家。”

    向杨的脸一拉,有种不被重视的挫败感:“怎么老是包子和米粉,这么不相信杨子哥的能力?在外头发单页,多辛苦啊,太阳又那么大。

    大哥不喜欢洗衣服,不爱搞卫生,你就帮我做这些事吧。除了包吃包住,还付你一些零用钱。每天做完了事,你还有大把的时间学习。”

    一听有事可做,小语一脸的兴奋:“没问题!要不我们买套餐具,这样不仅吃上卫生、可口和营养的饭菜,还能省掉一部分开销。”

    “好,家里的事,你做主!你先把饭吃了,大哥先忙会,再陪你出去买点东西。”说完向杨进入房间,“啊,这是?”

    “发生什么事了?”小语险些被椅子绊倒,歪扭地走门口,“你是指房间?多大点事儿。”

    “小妹,你有一双能手!”这时,向杨在钱包里抽出钱来:“这是你的劳动费,你需要什么就去买什么。”

    两张毛爷爷非常的刺眼,小语木讷地盯着他,心想他在预示什么。

    “拿着,你的劳动成果,付出了要有回报。”向杨把钱塞给小语后,进入房间接电话。

    兴许是被刚才的毛爷爷刺激了,小语拿起电话,按了家里的号码,接电话的是兄长,但能听见父母说话的声音。

    “小语,你还好吗?”

    温暖的声音与此时的处境,小语内心深叹一声,还得装作开心的模样:“哥,你怎么在家里?你可好?爸妈可好?好想好想你们!”

    “想我们就回家看看,你在那边怎么样?在新学校适应了吗?”小天每说一句话都显得小心翼翼,生怕说漏了嘴,带给妹妹的就是痛苦不堪。

    “学校很漂亮,班级氛围很好,我什么挺好的。”小语压抑着心中的委屈,每说一句谎言都割着她的心,原来谎言不止在割着别人的耳朵,也在刺着自己的喉咙。

    “没有水分?”

    “当然。”

    “哥填志愿就添你们那儿的大学,如何?”

    小语一脸的开心,抿着嘴,不哭,“真的吗?哥哥万岁!我会每天祈祷这一天的到来。”她一边笑得合不拢嘴,一边忍住眼泪横流,“等着哥哥。”

    “一言为定,爸妈在旁边,你跟他们说说。”

    莫大一抢先抓住听筒:“小闺女,在新学校好不好?同学好相处吗?”

    “学校很好,同学也好相处,以我的适应能力,一切难题不在话下。”说着这违心的话,犹如一把尖锐的刀在小语的身上切割。

    “让我来说几句,快点。”一晴在丈夫手里抢走听筒,“小语,身体好吗?”

    “妈,挺好的。”说完这话,小语的眼睛酸得不行了,在眼里打转的泪水,倾盆大下,“吃得好睡得好学习也好,你们放心。”她封住嘴巴,大颗大颗的眼泪掉在手背上,“倒是你们让我不放心,整天在外头干活。”

    “爸妈好得很,不要挂念家里。”

    小语假装着开心的样子:“妈妈,我放假后就回家,一家人过一个团团圆圆的新年。”

    “好,好,我们在家里等你。”

    小语忍不住哭起来:“回家后,可以在家里读书吗?”

    “小语,别哭,别哭。”

    站在不远处,向杨拿着一张纸巾递给她:“咋哭了?”

    小天接过电话:“小语,眼泪会让我们看不清前方的路,所以我们不哭。”

    “哥哥……我……”

    “你一个人在外,要学会坚强。”

    想起风雨或烈阳下面的劳作背影,小语抹掉眼泪:“我不哭,我坚强,我一定学成归来。”

    “这就乖了。”

    每次听到一个乖字,小语的心儿就无比剧痛,如今的自己是一个乖巧的孩子吗?

    “我们永远是你最坚强的后盾,永远是你最好的家人。”

    小语无力地合上电话,哭倒在沙发上,假如当初多点心思,就不会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就算当初知道了,命运能由自己选择吗?一路顺风和两全其美在人生的字典里只是一个传说。

    向杨严肃责问:“你在学校?你为什么撒谎?”

    “我……”小语的喉咙被堵住了。

    “小小年纪就撒谎,你难道要撒谎一辈子吗?当你有了第一次的谎言,你就会用一个谎言掩盖另一个谎言,然后不停地撒谎下去。”向杨放低声音,坐在沙发上,“你知不知道,当你的人生里被谎言铺天盖地占满时,你的人生会留下很多遗憾,你懂吗?”

    他的气愤和指责,吓得小语傻愣在那:“我没办法,我不能实话实说,不然远方的他们会为我着急,为我操心。他们为我操心了十三年,你知道十三年是多长的一个时间吗?它们像十三万斤石头压着我。”

    向杨的心软了,身子无力了,想给她一个肩膀靠着,想告诉她:自己愿意帮助她,帮她不过是一点点小力。可是他突然发现她对自己有着无数的戒备心理。

    “如果你相信我,把你的难题说出来,虽然不能说一定为你指点什么,但一定让你轻松一些,至少没有那么压抑和内疚。”

    “谢谢你对我的照顾,是你收留我,我才不会流失街头。你知道吗?直到这一次,我才知道是父母给我十三年的安稳睡眠,让我做了十三年的美好梦境;直到这一次,我才知道父母给了我十三年的饭吃,不然早已虚无缥缈,化为灰烬;直到这一次,我才知道读书是一个多么不容易的机会,他们用汗水换成学费让我读书,让我有一个美好的将来。”小语说着就哭倒在沙发上,一身在颤抖。

    向杨用手拍了拍她的手臂:“小妹,我知道你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如果你现在不想说,就不要强迫自己。”

    “真心感谢你!你让我觉着世上好人多,你的恩情,我一定牢记在心,就算死,也会将这份感恩带去地狱。”

    “呸呸,说什么傻话,我帮你又不图回报,你可别死啊,地狱啊,我好歹是一个正能量的大好青年。”

    小语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在心里大作战,从沙发上起来,盯着地板深思一会,又走到阳台,默想了一会,拉上窗帘,走到他面前,“我听别人说过,一个男孩子对你好,是有目的。你是一个大少爷,长得好,有不少漂亮的女孩子追求你,而我什么都不是,但我还是知道有些……”

    一路走来,小语不敢轻易相信一个人,为了能安心暂时住在这儿,一定要探讨他帮助自己的真正目的。如果他是梦中的林总和骗子阿姨,接下来的日子怎么办?走哪条路都是冒着极大的风险。

    他们说做生意有风险,人生不是到处充满着风险吗?有风险就不走,可以吗?

    除非死了,对了,死了可以一了百了。不,不行,死了的人可以闭上眼睛,看不见听不见,可活着的人就该为死了的人活受罪吗?

    爸妈是无辜的,他们养了自己十几年,不应该落得白发人送黑发人。不能这么自私,老天都不允许她自私的死掉。为什么,为什么,连死的权利都没有了!

    手在发抖,顶着强大的思想压力,眼泪大颗、大颗地掉落下来,在一阵思想斗争下,小语哭着解开第一个衣扣子。

    抽泣不已的她,幼小的她,本该是无忧无虑的年华,此时却不知面临着什么,到底受了什么刺激,向杨的心蒙上了深深的黑影,此刻才发现生活就像一道道厚重的墙。

    当她颤抖着摸着纽扣时,他很快由惊讶变成惊吓:“你做什么?你不会?”

    突然,门被打开了。

    许峰气急败坏地冲进去,猛地将小语往后一拉,打了他一拳,气势汹汹地骂道:“你这个混蛋,这么小的小姑娘,都不放过,你有没有道德心,有没有人性?你简直就是畜生!”

    他一拳打过去,打在向杨的鼻子上,一瞬间,血从他的鼻孔中流出来。小语被吓得哭起来,赶紧拿纸巾,帮他擦去鼻血。

    见状后,许峰大怒:“小语,你知道你在干什么?”

    被这一拳打得晕头转向,向杨甚是恼火,就差点没给对方一拳头,问:“你们是什么关系?”

    同时,他对自己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厌倦感,连一个13岁的小姑娘都认为自己是一个全身写着混蛋的人,一个素未蒙面的人也对自己了如指掌。

    小语哭着解释,“你别生气,我和他只在学校见过一面。”说完又转向许峰,“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是我收留我的人,我……”她说不下去,嘴巴张不开了。

    “兄弟,你误会我了,刚才这一举动,并非你所想。”向杨擦了擦鼻子,“小妹,不对,小语,大哥今天要给你上一节课,不是每个男孩子对你好,就非得带一个有色的目的。也许你听了我的那些风流事,让你认为我帮助你,是为了霸占你的话,我先跟你道歉。”

    许峰和小语目瞪口呆地看着对方。

    “我有一个小妹,因我的不懂事闹得她出走,至今流落在在外,父母伤心欲绝。看你吃包子和被招待所老板训斥,恍如看见我的妹妹。”向杨低下头来,“我希望小妹也能遇上一个好心人,收留她、照顾她。”

    听了向杨的解释,许峰意识到自己猛撞了,他不是一个很坏的人,只是一个对某某使坏的人。

    “对不起向杨,是我太冲动。”

    “兄弟,你没打错。”向杨擤了擤鼻子,“这形象代表怎么想都感觉别扭得很。”

    小语夹在两个人中间,哭着说:“谢谢你们的关心,我很幸运,真的很幸运。”

    “你还小,没有社会经历和经验,但你一定要记住:可以接受别人的帮助,千万要有一个原则,超过了这个标准,情愿不要别人的帮助,知道吗?”许峰心平气和地开导她。

    小语紧抓着衣角,点点头:“我,我知道了。”

    小语看着他们打闹说笑,顿时感觉闷热的房内凉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