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章 怕你是孙子

    郑强东站在那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看着这二世祖的惨样...突然觉得自己莫名的幸运。

    要不是之前就领教过肖爷的厉害,今天估计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比不过这女的好眼熟,可不就是肖爷之前调戏的那个女警?肖爷这么厉害的嘛?这转眼就撩到手了?

    神人啊,这撩妹技能简直是灭绝人性,难道就没有能逃脱肖爷魔爪的?至于一帮小弟,这会儿则是尽可能的安静,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老大不走,他们也不敢就这么撒腿就跑啊。

    “啊...我,我草你妈,我错了,别打了,别打了...”金明彦双手捂住裆部,身下有一摊血就这么散开,整个人在地上打滚,江凝又是一脚揣在了金明彦的肚子上。

    暴揍一顿,好大一会而这才停手,躺在地上的金明彦哪里还是昔日高高在上的金少爷了,这就是个可怜虫。

    “愣着干嘛,随便找个垃圾桶丢了,人渣。”

    江凝收回腿,厌恶的,嫌弃的看了一眼地上奄奄一息的金明彦,冲着林肖开口。那股子可怕的,森然的气场,林肖哑然。这得又多大仇啊,不过若是她知道是因为金明彦自己和唐芊芊才...那就情有可原了。

    总之这女人现在就是一个炸药包,林肖选择狗带。冲着郑爷使了个颜色,郑爷挥手让人将金明彦抬了出去...

    “我让你去。”瞪了林肖一眼,江凝冷声说道。

    “这不都一样吗?咳咳,那个,江警官这边坐。郑爷也过来喝个水,来,过来坐。”

    林肖被呛,罕见的没有还嘴。而是招呼着江凝过去坐,顺便叫了一句郑爷。

    郑爷差点儿就跪了,求你了,我不是爷您才是爷。这不是明摆着孤男寡女的,多好的氛围,你叫我过去干嘛?让我当灯泡?这可不只是亿千瓦时的灯泡啊,这尼玛就是炮灰好嘛?

    “不敢当不敢当,叫我小强就行,那个,我还有急事,就不打扰二位了,先走了。”硬是挤出来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然后说完之后,夺门而出。

    至于金明彦...大概即将在某个垃圾桶里面入住。

    郑强东跑的倒是快,林肖是真的想让他喝个水再走的,可是这儿太不给面子了,这就跑了?

    “听说你要道歉?”

    江凝将自己心中喷涌而出的怒火强行压下,道歉?特可不觉得这家伙会主动说要想自己赔罪道歉。她也不是为了一句道歉而来。

    “咳咳,是这样的,老板的命令,莫敢不从。那啥,江警官您高风亮节,肯定也不会稀罕我这道歉。唐总不在,就没必要这么端着了吧,累不累?”

    林肖说话的时候,顺手摸了摸自己的鼻梁,然后开口说着。一边说目光落在江凝的胸前,看着那规模,估计的有e了吧,就是不知道摸起来感觉如何。

    “话说,你是从什么时候喜欢唐总的?”不速之客,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走的时候还不忘记关上门,房间里面就剩下了林肖跟江凝两人。

    “要你管?”一说到唐芊芊,江凝整个人都充满了借戒备,防狼一样的看向林肖,眼里满是警惕。

    “咳咳,那个,你是对男人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林肖总不好说他是为了将她引回正道强行掰直吧。只能委婉一点儿...虽然也没有委婉多少。

    “我知道你不是一般人,不管你有什么目的,总之不准打芊芊的主意。还有,你要是敢在芊芊面前多嘴一句,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江凝不为之所动,一点儿想跟林肖聊天的欲望都没有。

    她今天能来本来就是因为唐芊芊,既然她没来,那很多事就没必要了。当下目光炯炯的看向林肖,一字一句的开口说着,说完之后转身就打算离开。

    “不在坐会儿?”

    林肖思来想去,看来这还是要下猛药。

    就在江凝不留神的时候,一把从背后抱住了江凝。条件反射就要反击,但是她的动作还是没有林肖的快。

    “放开我。”

    江凝挣扎,但是林肖却是锁的死死的,无法挣脱。

    “这样总该有感觉了吧?”

    侧头将脑袋埋在了江凝的脖颈出,随着说话,呼吸出来的热气一下一下的喷洒在江凝的肌肤上面。江凝整个人都愤怒了起来,抬脚就落在了林肖的脚背,狠狠地落下,碾压。

    “混蛋,你给我等着。”

    江凝就像是沾染上了什么很恶心的东西一样,顿时挣脱了林肖的禁锢,一脸的愤怒,看仇人一样看向林肖。

    要不是她打不过这家伙,她一定会把他大卸八块的,绝对会。

    甩门而去,林肖一脸的无奈,陷入自我纠结。

    “不应该啊,想我这么有魅力的男人,这般挑逗都没反应,我的天哪,这是弯成回形针了吧。革命尚未成功,我还需要努力。一定要掰直她,坚决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大号青年就这么误入歧途。”

    林肖磨砂这自己的下巴,在哪里琢磨着另外的对策。

    第二天一大早,林肖敲开房门,前来开门的是江凝。看到林肖的时候,就像关门。

    不过林肖将脚卡在了门口,硬是挤了进去。知道拿他没办法,江凝头也不回就上楼了,林肖站在客厅里面摸了摸鼻子,这还得了?难道自己太猛浪了?吓到人家了?

    要不要换个法子?走走温情路线?

    “姐夫早啊。”就在林肖思索的时候,方雅菲穿着一身俏皮可爱的睡衣走了下来。看着眼前晃动的小翘臀,林肖目光随之而动。

    “早什么早,太阳都晒屁股了。”

    “哪有?”

    “没有嘛?要不我摸摸看?”林肖脸上挂着坏笑,看向方雅菲的翘臀,琢磨着如何下手。

    “芊芊姐,姐夫要摸我屁股。”方雅菲抬头冲着楼梯上正在下楼的唐芊芊开口说了一句。

    “你在干嘛?出去等着,以后不准进来。”唐芊芊听到这话,顿时看向林肖,就看见这家伙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菲菲的屁股,这个臭流氓...

    “误会误会,有蚊子...”

    林肖瞬间僵硬,看到拿小妮子脸上算计的表情,那里还不知道自己被人戏耍了。

    “出去。”

    唐芊芊瞪着林肖,愤怒的开口。这家伙在外面拈花惹草也就算了吧,竟然把注意都打到菲菲的身上了,这还是人吗?禽兽吧。

    “唉,任劳任怨还要挨骂?天底下哪还有比我更惨的小司机?拿着司机的工资,干的保姆的活儿。”

    一副可怜兮兮委屈巴巴的模样,就差唱两句小白菜地里黄了...

    与此同时,宁城一院高级病房里面,金腾飞站在病床面前,看着眼前这个浑身上下全都被纱布包裹着的人身上,眼里一片怒火与心疼。

    “医生,我儿子情况如何。”

    金腾飞目光微敛,转头看向医生一语不发。

    “没什么大问题,都是一些皮肉伤,养个几个月就好利索了。不过...恐怕病人三五年之内怕是不能人道了。”

    在听到不能人道这四个字的时候,金腾飞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能人道。”

    “病人下体遭受重击,我已经尽力了,只保住了一半...而且,恐怕以后的镜子活度不会太高,恐怕...”

    那医生承受着金腾飞冷飕飕的目光,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已经尽可能的说明了情况。

    “给我查,我要知道经过。”

    “已经调查清楚了,少爷追求天阳公司的唐芊芊,但是遭到一名叫做林肖的司机的阻拦。少爷找了贫民窟那一片儿的地头蛇郑强东,去找那小子的麻烦。”

    “没想到那郑强东竟然临时反水,再加上一个叫做江凝的小警察,少爷就被废了。丢在垃圾桶里,还是早上清洁工发现报了警,这才将少爷送到了医院。”

    张明站在金腾飞背后,将自己调查到的事情经过说出。

    “给我废了那伙人。”

    “林肖就是一个退伍兵,有两下子,不过不足为惧。倒是那个江凝,我跟警局那边通了气,不过那边的人说这人咱们惹不起?”

    作为金腾飞多年的住手,自然之道他都想之道什么。将自己得到的情况悉数告知。对于江凝的身份,他也进行了调查,不过确是什么也调查不出来,那边只是说惹不起,不能动。

    “哈哈哈,好一个不能动惹不起。那就先给我作了林肖,至于天阳公司,听说他们与海昌集团有一个项目要谈?作了林肖,在解决唐芊芊。我要他们付出代价。”

    金腾飞目光森冷,看着自己昏迷不醒的儿子,再听到那句惹不起,顿时就笑了出来。然后想起金明彦之前从自己哪里要来海昌集团的订单,想到唐芊芊,目光微冷。

    他们要付出代价。

    “听说那林肖将青龙帮的分舵舵主张远揍了,我们可以借机嫁祸。青龙帮是绝对不会放过林肖的。”

    张明想到另一个消息,顿时心里有了主意。准备来一个栽赃嫁祸,林肖此时还不知道异常针对他的阴谋正在酝酿与展开。

    他还在思考着要怎么掰直江凝那小妞,天天跟唐芊芊住在一起,实在是太危险了、要将一切危险二傻子啊摇篮里面。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