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五章 只能靠他

    “金名彦啊金名彦,你还真是个大好人,藤蔓香这种货你都找得到,我就只能在心里谢谢你了。”

    第二天清晨,林肖靠在床上悠然地吐了一口烟说道。

    昨晚的事最后被他归结为英雄救美,如果不是他,藤蔓香的药性转为毒性,那唐芊芊肯定就是生死未卜了,所以这一刻林肖才不会觉得有任何亏欠。

    烟圈未散,就见房间的门被推开,一个少女一边脱着上衣,一边走了进来,少女双眼微闭着,看得出是一脸的疲倦,不过五官却是极为精致,只不过和唐芊芊不是一个类型,少女显然岁数更小一些,走的是可爱风。

    可爱少女上身的t恤脱下,露出里面雪白的皮肤,林肖都看傻了。

    我去!这不是唐芊芊的家吗?这女孩儿是谁?而且还那么客气,进来就给自己看身体……

    林肖还没搞清楚情况的时候,那少女打了个哈欠,同时也睁开了双眼。

    “啊……”

    哈欠还没打完,尾音直接飙到了最高点,别说房间里的林肖和唐芊芊,恐怕就是别墅外面都听的真真的。

    这声尖叫几乎让林肖的耳膜都起了波动,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将被子拉过来挡住自己的下半身,毕竟刚才惬意的他是完全光光地躺在床上……

    “你……你们……”女孩儿甚至忘了用衣服挡一下,失声说道。

    唐芊芊也是被吵醒了,看到女孩儿之后,再将视线转移到自己身边的林肖,这一刻她感觉脑子里彻底乱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唯一能做的就是拉高被子挡住前胸。

    这一刻,率先冷静下来的是林肖,他一手捂着被子,另一手伸出去抓地上的裤子,一边套在身上,一边说道:“看来情况有点复杂,不然……我们都穿好衣服,最起码不至于太尴尬,你们看怎么样?”

    林肖这么一说,进来的女孩儿才反应过来,低头看了看自己性感的样子,赶忙将t恤又套了回去,不过唐芊芊最惨,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脚把林肖给踹下了床。

    “你先给我出去!”

    幸好林肖的裤子已经穿上了,拿起上衣赶忙跑出了房间,不过走出房间一刻,他却是微微一笑:“哎,真是个难忘的夜晚,值了,值了!”

    关好了门,女孩儿走向唐芊芊:“姐,这到底怎么回事儿啊?你说你放纵就放纵吧,怎么还来我房间了,是不是为了刺激?”

    “闭嘴,我告诉你小菲,这件事你要是敢告诉江凝我就把你给杀了!”

    唐芊芊怒喝道,说着,也起身在房间里开始找自己的衣服,不过她的外衣、内衣都是散落各处,有的是在床底下,有的卷在了被子里,内裤更夸张,就在林肖刚刚位置的枕头下面……

    她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当然,她更不知道昨晚自己有多主动、多疯狂……

    客厅里,三人坐在沙发上,一语不发,唐芊芊始终低着头,脑中回想着昨天的事情,而林肖则是靠在沙发上依旧回味着昨晚的欢快。

    至于小菲,一直看着两个人,目光里充满了好奇。

    “我看……我得解释一下。”

    “你闭嘴!”唐芊芊一听到林肖的声音,马上喝道。

    “得,那我不说话了。”林肖耸了耸肩,道。

    一旁的小菲道:“姐,你得让他解释啊,就是打死人也得有个理由啊。”

    “就是,看这小美女多会说话。”林肖笑道。

    “滚,你现在不许说话,一个字也不可以,”唐芊芊说着,转过头道,“冯雅菲,你现在马上回你自己的房间,没我的允许不许出来!”

    “啊?为什么啊,我……我是打算睡觉来着,可是现在不困了啊。”

    这话不错,一大早就看了一个男人的全身,这丫头的精神早就被刺激了,哪还有睡意。

    “我最后说一遍,回房!”唐芊芊瞪起眼睛看着冯雅菲说道。

    冯雅菲撅起嘴,无奈地看了一眼林肖,旋即带着不情愿的表情起身回了房间,至于林肖,只是投以同情的眼神。

    听到房门被关好,唐芊芊咬牙道:“林肖你个混蛋,昨晚你到底做了什么?”

    “这……这件事很明显了,我想解释的并不是这件事。”

    “你……”唐芊芊的双眼顿时湿润了,毕竟这二十二年来她可是没有跟任何男人有过接触,甚至连初恋都没有,“这么说你承认了?那还解释个屁!”

    说着,唐芊芊双手抓住林肖的手臂,使劲晃了起来:“混蛋,畜生,你毁了我!”

    “不不不,唐总,昨晚我们的确做了人类最为神圣的本能索取,但我真不是趁人之危。”林肖并没有挣脱,毕竟唐芊芊这时候已经愤怒到了极点,让她发泄一下也无所谓。

    “你放屁,不是趁人之危是什么?昨天……”

    唐芊芊突然愣住,现在最关键的是她根本想不起来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她的记忆几乎就保持在自己去聚福汇而已。

    随后,林肖把昨天的事情重复了一边,唐芊芊脑中的印象才慢慢恢复,的确,她是喝了金名彦给她的茶水,只不过那是聚福汇的人端进来的,她怎么也想不到金名彦会这么卑鄙下药。

    “就因为这样你就对我做了那样的事?林肖你个畜生,你和金名彦有什么区别?”唐芊芊指着林肖说道。

    “当然不一样,我最初以为那只是普通的春药,可你喝了半箱矿泉水都没有稀释药性,我马上想到了那是藤蔓香。”

    林肖又将藤蔓香的药性说了一遍,不过这些解释在唐芊芊的耳朵里都是无力的。

    唐芊芊指着门口说道:“滚,从现在开始,我不希望再看到你,懂我意思吗?”

    “开除呗?好吧,反正两天之内已经被开除三次了,”林肖摇了摇头,一脸的无奈,“不过……芊芊,我不是个不负责任的男人,如果你改变主意,我随时可以回公司为你效力!”

    “我让你滚!”

    这一声几乎是歇斯底里,唐芊芊终于趴在沙发上哭了起来,林肖也没再说什么,只得先离开了唐芊芊家。

    一个房间的门被错开了一条缝,冯雅菲一只眼睛瞄着外面的情况,看到林肖走了,她才蹑手蹑脚地走出来,递了张纸巾到唐芊芊面前。

    “姐,你也别生气,其实我觉得吧……我姐夫还不错,最起码身材好,你看那一身肌肉。”

    唐芊芊猛地抬起头瞪向了冯雅菲,目光就好像刀子一样,后者赶紧闭嘴不敢说话了。

    “什么姐夫,我告诉你冯雅菲,以后不许提今天的事,尤其不许和江凝说,永远都不行,不然我把你的牙都撬下来!”

    冯雅菲耸了耸肩,呼出一口气:“是,女王,你不哭了就好。”

    ……

    毕竟是公司的老总,唐芊芊调整了一下情绪,洗了个澡,下午还是去了公司。

    办公桌上已经堆了七八份等着她签署的文件,不过以她今天的情绪,当真有些无心工作了。

    她拿起电话叫了人事主管于雯过来,先是让她把林肖的离职手续办了,然后又对了一下近期的形成。

    “唐总,这周有四天您需要外出,除了两个广告策划,还有一次市里组织的企业文化参观,和三十家企业高管的聚会。”

    于雯对照着自己的记录本,一一说到,在工作上于雯一直是一丝不苟,除了负责人事工作,也算半个老板助理,唐芊芊的日常工作一直是她来负责协助。

    唐芊芊点了点头:“嗯,到时候记得提醒我。”

    听到这句话,于雯有些意外,一般来说虽然她会负责协助,但唐芊芊也从没有耽误过任何行程,有些事情她自己心里记得更清楚,可今天怎么会突然要她提醒?

    “唐总,那个……林肖昨天没有耽误您的事吧?”

    于雯一句话扎进了唐芊芊的心里,耽误事?她宁可耽误事,昨天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地狱……

    “没有,这些事你就不用操心了,安排好未来几天的工作就好了。”

    “明白,唐总,我会每天给你留一辆车作为机动的。”

    唐芊芊点了点头,旋即摆了摆手示意于雯离开,她真的没有力气再说什么了。

    坐在椅子上正闭目养神,一旁的电话响了起来,看到是李玉龙的来电,唐芊芊本不想接,不过心里本来就烦乱,还是按下了接听,打算直接拒绝了这个烦人的家伙。

    “芊芊,是我,我想为昨天的事情向你道歉,我昨天太冲动了。”

    李玉龙指的当然是飙车,虽然最终被林肖甩进了路边的稻田,不过追求唐芊芊的信念却是没有动摇。

    “就是这事?我知道了,没事我挂了。”唐芊芊不耐烦地说道。

    “别啊,芊芊,明天的企业高管聚会你也会去对吗?我会当面和你道歉,而且我要当着所有人的面,让他们知道我追求你的决心。”

    “李玉龙你是不是有病?我说过我对你毫无兴趣,更没有好感,你到底要怎样?”唐芊芊的声音立刻扬了起来。

    “这都不是阻力,只要我爱你,我就会一直追你,直到你感动为止。”

    唐芊芊真是无语了,这家伙怎么就跟个狗皮膏药似的,她深吸了口气:“有意思吗?大不了明天的聚会我不去了!”

    “我相信你会来的,这也是你们天阳需要的机会,而且就算你不来,我也会坚持,以后机会多得是,芊芊,我不可能放弃你!”

    唐芊芊气得直接挂了电话,将手机一下子摔在了桌子上。

    她真的是烦透了,李玉龙的纠缠早已不是一天两天,她必须要将这家伙彻底摆脱。

    靠在椅背上,她突然有了一个很令人哭笑不得的想法,或许……想摆脱李玉龙的纠缠,还只能靠他了……

    想到这,她拿起了电话:“于主管,林肖的离职先不要办了。”

    “啊?唐总,我这边盖完章了啊。”

    “那撕了吧。”唐芊芊说完便挂了电话。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