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正文 第四百四十四节 大结局

    继山帝君回归的消息,快速的向大历国各个都城传递开来。经历了这场摩罗战役,彻底奠定了大历国不可动摇的至尊地位。从今以后,人们不用再担心遭受他国的欺辱。至少在一二十年之内,百姓们可以安安稳稳的过上太平日子。

    段琅的队伍一路南下,并没有在路过的城池中停留。等队伍到了西京城之时,段琅才准备进城一看。这座当初大夏的国都,曾经的辉煌已经不在,远不能与目前的中都城相比。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高大的城墙与城内华宅府邸,依然比其它城池繁华和富有。

    得知段琅到来的消息,西京府尹贺连加激动的带着府衙官员出城迎接。看到段琅的仪仗到来,贺连加紧走几步迎了上去。

    “臣贺连加,率西京一众官员恭迎圣驾。”贺连加说完,西京的大小官员跪倒在地三呼万岁。

    段琅下了战马,走上前把贺连加搀扶起来,“贺老哥,咱们之间无需这么多礼,你们也都起来吧。”

    “谢陛下!”城内的大小官员们叩谢起身。

    这些官员们早就得知贺连加与段琅以前交情匪浅,却没想到,如今已经是帝君的段琅,依然以老哥相称。

    贺连加看着段琅,激动的说道,“一听说你们进了禺山关,我就眼巴巴的等着你们到来。段琅~哦不,陛下,摩罗一战打的好啊。这一战打出了我大历国的声威,百姓们都高兴着呢。”

    澹台明月也走下车撵,来到段琅的身旁。看着贺连加兴奋的样子,澹台明月笑道,”贺大人,咱们还是进城在说吧。这天寒地冻的,也别让诸位大人都跟着受冻。”

    “对对,请陛下与明月千岁进城!”贺连加亲自在前面引路,把众人迎入城中。

    在欢呼的人群声中,段琅看着贺连加所带的方向是曾经的大夏皇宫,段琅停下问道,“老贺,你不会是把我们安置在皇宫吧?”

    “我大历国帝君帝后到来,当然要入住宫中。陛下放心,臣已经让人整理干净,非常舒适。”贺连加说道。

    段琅回头看了看澹台明月,澹台明月笑道,“贺大人,那座皇宫有些不吉,还是入住当初的天师殿吧。我到觉得,那里更像是自己的家。”

    段琅也感慨的说道,“老贺,当初咱们几个从禺山关回归之后,就是入住在天师殿。现在想想,还真怀念那段时光。”

    贺连加哈哈一笑,“好,既然陛下与明月千岁说了,那咱们就移驾天师殿。自从臣接管西京之后,天师殿的香火可旺着呢。百姓们都说,那里能沾染上官天师的福气,可比我的府衙热闹。”

    府衙的官员们一听段琅要去天师殿,赶忙率先去清理场子。段琅等人不紧不慢的走在大街上,面对欢呼的人群,段琅与澹台明月跟百姓们热情的打着招呼。如果是大夏的帝王,他们可没有这样的待遇。以前的帝王出巡及回归,早就提前净街了。

    再次回到天师殿,段琅还真有一种久别重逢的感觉。冯和阳接管了天师殿内外防御,后院显得非常安静。得胜之师凯旋回朝,贺连加当然要大摆宴席犒劳众将士。段琅与澹台明月与众人寒暄畅饮了一番,酒足饭饱之后与贺连加来到了后院厅堂。

    段琅看着贺连加问道,“老贺,朝中最近可有什么特别的消息?”

    “陛下,现在最特别的消息,就是中都城朝臣百官都等着您的回归。前些日子周龙将军他们从我这走的时候,还说您可能要一两个月才能从北明回来。我估计,建山相国与上官天师收到消息,已经开始准备普天同庆。”

    澹台明月笑道,“贺大人,我大历国建国近两年了,您觉得政务和国事方面可有需要改进的地方?”

    段琅接着说道,“是啊,这里也没其他朝臣,你我就跟以前一样,敞开了谈一谈。”

    贺连加想了想,说道,“说实话,这一年多建山大人在政务上确实做得不错。不过,大家还是觉得陛下应该统领一切。这天下间,哪有一国之君不主政的。若说以前陛下是为了整治军务,现在大战结束,咱们大历国也该走向正途了。”

    “那这么说,天下各都府对建山相国的施政纲领,还算满意?”段琅问道。

    贺连加点了点头,“在施政方面建山相国确实有独到之处,特别是这一年多来,我大历国能这么快从战争的创伤之中走出来,非常不容易。如果放在大夏朝代,恐怕战后光是饿死的流民就不计其数。这一点,建山相国功不可没。”

    段琅感慨的说道,“是啊,如果不是建山大哥操劳着天下,我们大军也不可能安心的在摩罗开战。说起来,这战功有一半得归功于建山大哥。”

    澹台明月看着段琅,她知道段琅已经有了归隐之意,想把这天下交给相国李建山。不过澹台明月担心,李建山可以治理朝政,但无法震慑住军中各部。毕竟这些将军的心目中,唯有段琅能让他们信服。但当着贺连加的面澹台明月不便说什么,只能端坐在一旁默默的听着。

    段琅与贺连加聊了很晚,两人从当初禺山关聊到现在。往日的一幕幕,仿佛就发生在昨天。谁也没想到当初的黑甲卫小统领,居然会成为当今天下的至尊。

    次日上午,段琅没有在西京城久留,与贺连加等人告别之后,下令快马加鞭赶往了中都城。澹台明月已经收到了消息,得知应守山与西越使臣都来到大历国,段琅与澹台明月也想早一点把天下大事做一番了结。

    七日之后,中都城相国府内,正在处理政务的李建山收到消息,得知段琅的仪仗已经到了五十里外。李建山当即传令文武百官集结,在城外迎接继山帝君的到来。

    中都城人头攒动,百姓们也纷纷向城外涌去。李建山来到了天师府,张如明与阿朱早已准备完毕。看着张如明

    一身白熊皮大氅,怀中还抱着那只小火狐,李建山不禁笑道。

    “我说老张,咱们是去迎接大历国的帝君,你抱着它干什么。”

    阿朱也郁闷的说道,“建山大哥,他都疯了,非要把儿子跟火狐睡在一起。”

    “朱朱,你不懂,这大冷的天,火狐可比炭盆暖和。再说了,咱家的火狐很有灵性,不会咬它的小主子。”

    阿朱眼睛一瞪,“你说不咬就不咬了?万一伤着麟儿,看我怎么收拾你。”

    张如明一缩脖子,“好好,以后我抱着它睡。”

    李建山笑呵呵的看着这对欢喜冤家,别看张如明天不怕地不怕,还就阿朱能治的了他。

    三人乘坐各自的车撵,很快来到了城外。中都城城头之上旌旗招展,迎接的仪仗足足排了好几里的路程。蒋竹明刘旭升以及庞刚樊城等人,看到张如明李建山到来,众人纷纷拱手问候。周龙周虎等将军们,则是列在朝臣右侧。

    不到半柱香的时辰,前方探马来报。李建山等人知道段琅即将到来,文臣武将纷纷排列整齐,在李建山与张如明的率领之下,目光看向了远处出现的帝王大旗。

    这一次,段琅没有骑马,而是与澹台明月一同站在车撵之上。几个月前出征之时,段琅一身铠甲踏入北明。如今归来,段琅卸下了铠甲,穿上了皇袍。

    段琅等人一到,路两边的军阵吹响了嘹亮的号角。冯和阳亲自驾辕,在谷凡向天等人的护卫之下,段琅的车撵缓缓来到众人面前。

    号角声一停,李建山坐在推车中抱拳拱手,“臣~李建山,率我大历国朝中文武百官,恭敬圣驾~!”

    李建山说完,身后文武百官呼啦一下跪倒在地,高呼万岁。张如明笔直的站在李建山身边,对着段琅乐呵呵的摆了摆手。

    段琅抬起双臂,高声喊道,“众爱卿平身!”

    “谢陛下!”

    群臣起身,每个人的目光中都带着激动看向段琅。段琅与澹台明月走下车撵来到李建山身旁,看着这位大历国的相国,段琅真诚的问候道。

    “建山大哥,您辛苦了。”

    段琅的这声问候,确实是发自内心的感激。别看他们在摩罗征战,国内这边也经历了一场不小的风波。而且为了自身的清白,李建山不惜辣手惩治了自己的夫人。这一点,让澹台明月也有些动容。

    李建山看着段琅棱角分明的面孔,激动的说道,“要说辛苦,大历国没有比你们俩更辛苦的了。这一战,我大历国威震四方。您继山帝君,也将成为千古一帝。”

    张如明伸过大脑袋,“还有我,老子也是在战场上立下大功之人。”

    澹台明月笑道,“张大哥,不光是你,其实我大历国每一位朝臣大员,都是有功之人。若没有建山大哥与诸位大人操劳政务,段帅怎么能安心在摩罗作战。”

    段琅接口道,“明月说的不错,这次的战功,属于你们每一个人。”

    李建山开心的笑道,“我的继山陛下,诸位臣工们有些人已经一年多没见到陛下了。现在您凯旋而归,是不是该与诸位臣工们叙叙旧啊。”

    段琅也爽朗的笑道,“当然要叙叙旧,看到这些熟悉的面孔,才感觉是真的回到家了。”

    段琅说着,走向庞刚樊城等人。澹台明月,则是亲热的拉住阿朱的手,两个人悄悄的说着什么。李建山苦笑着摇了摇头,他所谓的叙旧,是想今晚与众人畅饮一番。没想到,段琅直接就在着寒风之中与众人畅聊起来。

    直到半个时辰之后,在李建山的催促之下,段琅这才上了车撵,浩浩荡荡进入了城池。百姓们夹道欢迎,以最大的热情迎接着帝君帝后凯旋而归。一行人马足足绕行了半个城池,这才驶入宫中。李建山当即宣布,介于帝君一路劳累,定于明日午后大宴群臣。

    当晚,皇宫之内灯火辉煌。御膳房专门做了一桌美味可口的珍馐,除了李建山张如明周龙等人之外,还有周广记与从西越回归的韩风。

    段琅看着一干与自己共同打下江山的众人,举杯说道,“今天我先声明,这场酒宴没有君臣。除了周伯七叔等长辈,都是自己兄弟。这些年大家一路东奔西战,能够在战火中活下来,咱们都算得上血脉至亲。今晚谁要是以陛下相称,罚酒三大海碗。”

    蒋竹明一听,慌忙站起身说道,“陛下,直呼君王名讳,那可不行,君臣有别,千万不能坏了规矩。”

    澹台明月笑道,“琅,蒋大人说得对,还是让大家以段帅和军师相称吧。不然,他们还真开不了口。”

    “好,那就按照月儿说的,就像以前在历都城一样,以将帅相称。谁要是再不同意,我可就罚酒了。”

    看着段琅认真的样子,众人心中不禁升起一股暖流。江山变了,但是他们的段帅没有变。这一刹那间,众人仿佛又回到了从前并肩作战的日子。周广记与韩风二人更是目带滢光,他们觉得老令主与那些影者,终于可以瞑目了。如今的少主段琅,不但推翻大夏成为帝君,更是站到了诸国巅峰之上。

    众人开怀畅饮,宫内热闹非凡。酒席之上段琅欣喜的抱过张如明的儿子,当即认下了义子。张如明更是乐的嘴都合不上,不管怎么说,他比段琅和李建山早一步有了儿子。

    段琅端起了酒杯来到李建山身旁,看着李建山轻声说道,“建山大哥,嫂夫人之事,你有些武断了。”

    李建山却摇头说道,“不,她危害的不止是你我之间的友情,更是危及到了江山社稷的稳定。既然夫妻同床异梦,对我大历国来说早晚是个祸害。段琅,此事~,莫要再提。”

    “那好吧,今日高兴,扫兴的事就不说了。”段琅有些内疚的说道。

    “别,今天还

    真得说说扫兴的事。”李建山说着看向了张如明。

    阿朱却接口说道,“建山大哥,您是指应守山吧?”

    “不错,不光是应守山,还有西越的使臣。段琅,他们现在都到了中都城,该怎么对待还是您来决定吧。”

    张如明不屑的说道,“应守山那小子,这些日子被老子治的可不轻。我说段琅,干脆把那小子扣押在大历国。不把那些密探全部交出来,老子非弄死他不可。”

    段琅放下酒杯,“这件事,就交给月儿来处理吧。”

    段琅微微一顿,接着说道,“说句心里话,这些年咱们从历都城一步步走到现在,我段琅确实不想再看到身边的兄弟换成新人。当年大家迫于压力,不得不与大夏反目。现如今大夏已经成为尘埃,西越的仇恨也已经解决。天下五国之间,也算是迎来了真正的和平。就算继续讨伐下去,无非是多获取一些土地和利益。我段琅没有称霸天下的雄心,更不想看到因战乱而导致饥荒的灾民。就算我大历国能够一统天下又如何?能够让异族子民真心归顺吗?等我们大历国积弱衰败的那一天,他们会不会揭竿而起卷土重来?与其更多的制造仇恨,莫不如踏踏实实让百姓过上好日子。”

    段琅的一番话,不禁让众人沉默下来。这些年众将士跟随段琅征战四方,不知道死去了多少兄弟。但每一场战争,都有他们拼杀的理由。历都城与大夏反目是为了活着,对抗西越南平联军,更是为了民族的危亡。如今天下大局已定,继续征战的话,确实有些恃强凌弱。就像段琅说的那样,即便能一统天下,难道就能彻底压制异族心中的仇恨吗。

    一场小范围的宫中酒宴,让段琅等人定下了今后大计。连年的战乱,大历国确实也需要一段时间的修生养息。

    次日午后,段琅在宫中大宴群臣。应守山与那位西越容太师望眼欲穿的等待拜见段琅,却被晾在了一边。直到段琅回归三日之后,澹台明月才分别接见了他们。

    澹台明月对于西越,没有刻意的压榨。失去了陆慕这个强有力的对手,澹台明月也对目前西越的状况升起了一丝恻隐之心。不过澹台明月只有一点要求,那就是西越必须全部让出两界山天崭,务必把整个天崭牢牢的掌控在大历国手中。容太师提出的各守一端,当即被澹台明月否决。

    澹台明月给容太师留出时间让他考虑,但是面对应守山,她却没有这么客气。在明月眼里,应守山暗中颠覆大历国的行为,不亚于陆慕明目张胆的对抗。所以澹台明月不但提出巨额的补偿,还要应守山在三个月之内把密探全部撤离。否则一旦查出还有人在军中隐藏,他们将面临大历国的战争怒火。

    澹台明月同样给应守山留出了考虑时间,直至十日之后,南平和西越终于做出了回应。面对如今强势的大历国,他们别无选择,只能接受澹台明月提出的要求。两份国书正式的签署,大历国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同时给予两国保证十五年之内绝不率先发动战事。

    年纪苍苍的容太师返回了西越,准备交接两界山的防御。而应守山则是提出一个意外的请求,他想离开之前与段琅见上一面。

    中都城外大营之中,段琅与应守山站在点将台上,观看着众将士的操演。

    段琅指着大汗淋漓的将士们说道,“应守山,你觉得我大历国阵法演练如何?”

    应守山感慨的说道,“继山帝君,不得不说如今的大历国,已经无人可以撼动。但不知道继山帝君,可有一统天下的想法?”

    段琅倒背着双手,看着前方漠然问道,“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

    应守山犹豫着说道,“如果继山帝君有一统天下的大志,应守山愿意为继山帝君鞍前马后效力。”

    段琅楞了一下,忽然转身看着应守山,冰冷的说道,“应守山,我段琅没有这样的雄心,也警告你莫要升起这样的想法。否则,我保证让你南平不复存在。”

    应守山心中一惊,看着段琅如剑一样的目光,应守山抱拳一躬倒地,“有继山帝君这句话,我代南平千万臣民,谢过帝君。应守山也向继山帝君保证绝无此念,毕竟我南平小国只想自保,不敢贪图争霸的壮举。只要黎民能够安居乐业,南平愿与大历国世代友好下去。”

    段琅郑重的点了点头,“这句话,也请转告宋志成帝君。我大历国友好的大门永远敞开,但只接待朋友不接待敌人。以前的恩怨一笔勾销,若要成为朋友,我段琅双手欢迎。否则的话,咱们刀兵相见。”

    面对段琅的警告,应守山心中反倒是平静了下来。他一直担心大历国有称霸的雄心,现在应守山才敢肯定段琅确无此意。虽然应守山心中觉得段琅有些目光短浅,但对整个天下来说,却是一件大幸事。

    应守山离开了中都城,一个半月之后,南平的两千万两白银如期而至。这笔银两段琅一文钱也没截留,全部转送给了北明。

    天下终于安定,人们也渐渐从战争的喧闹中恢复平静。当春季来临之时,段琅带着怀了身孕的澹台明月离开了中都城,他们俩准备去敬继山祭祖。

    段琅的车撵很宽大,车中既舒适又温暖。澹台明月幸福的靠在段琅的怀中,两人一路上亲亲我我聊得不亦乐乎。

    “琅~,你真的决定了?”

    “嗯,决定了。”

    “不后悔?”

    “不后悔!”

    “好,反正你去哪,我们娘俩就跟你到哪。”

    段琅轻轻的拥吻了一下,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窗外。他俩已经决定等孩子出生之后,就把皇位禅让给李建山。段琅的梦想,就是带着儿子巡游四方,看一看大历国的江山社稷到底有多么的广阔。

    (全书完)(。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