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正文 第七节 隔墙有耳

    第七节 隔墙有耳

    “我~我还活着?”

    段琅睁开眼睛,感觉自己有点晕眩。镇定了一下,段琅才发觉自己是在一间雅致的卧室中。卧床旁边坐着一个人,正默默的注视着窗外。

    段琅侧眼望去,认出坐着的是方妍。有方妍在,段琅微微松了口气。段琅感觉浑身上下都疼,闭了一下双目,回忆着昏迷前的场景。

    “方姑娘,是你救了我?”段琅睁开双眼微弱的说道。

    “啊~你醒啦。”方妍惊喜的看着段琅,略带苍白的脸颊上,带着一丝焦虑。

    “咱们这是在那里?”

    “段大哥,这里是西宁侯府,咱们安全了。你伤了元气不要说话,听我给你说。对了,是一只山鹰救了你,它是你养的宠物吗?这一路上我怎么没听你说过,也没见过它?。”方妍轻声问道。

    “大飞?”段琅一听,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在别人眼里,大飞只不过是只飞禽,但在段琅心中,大熊大飞都是他的亲人。

    在段琅的回忆中,他与孟宏滚下去之前,段琅狠狠咬开了对方的咽喉。刚一滚动段琅立刻推开孟宏,而孟宏紧握的刀也抽离了段琅的身躯。

    段琅很有野外生存经验,把手脚尽量展开增加阻力。正是因为这样,谷壁上的树木阻挡了段琅下坠的趋势,才让他活了下来。

    方妍轻声诉说着那晚的情况,告诉段琅之后发生的事情。当时方妍一直很紧张的躲藏在树上,此起彼伏的惨叫声,让方妍既担心又高兴。她担心段琅的安全,高兴的是那惨叫声说明段琅接连得手。

    方妍很想下去帮忙,但她知道自己在这漆黑的山林中,只能成为段琅的负担。方妍紧张的祈祷着,直到山林归于寂静,方妍的心反而提了起来。

    正当方妍犹豫着是不是该下去寻找段琅的时候,一只山鹰飞到了她藏身的大树上。方妍非常害怕,但是山鹰仿佛没有恶意,只是对着方妍不停的鸣叫。

    方妍不明所以,但是对未知的恐惧让她迅速下了大树。方妍想去寻找段琅,可是不管她上山还是下山,山鹰都会堵在她的前面。

    方妍灵机一动,像是明白了什么,“你~你要给我带路?”

    方妍没想到她下意识的问话,那只山鹰居然像是听懂了。就在方妍错愕之时,山鹰开始向前跳跃。方妍一怔,赶紧跟了上去。

    大飞没有展翅翱翔,只能在山林中慢慢跳跃,引导着方妍来到山谷旁。大飞回头看了看方妍,一个俯冲飞下了山谷。

    方妍没有犹豫,她仿佛听到了谷底微弱的呼救声。方妍小心的向下攀爬,到了谷底用火镰点燃松枝她才发现,呼救的不是段琅,而是两个跌落山谷的黑衣人。从两人身上的伤势可以看出,他们是在攀爬中受到山鹰的攻击,导致失足落下。

    方妍毫不犹豫的手起剑落解决了两人,在山鹰的引领下很快找到昏迷中的段琅和死去的孟宏。

    段琅的伤口在滚动中流了很多血,整个人被摔的惨不忍睹。方妍把重伤的段琅背出山谷,小镇上来往的客商早就见惯了打打杀杀,没人去过问这些事。在方妍的哀求中,终于有个商队随行郎中,给段琅止住了血。

    由于段琅伤势严重,方妍不敢停留,连夜赶往了西宁城。也正因为方妍没有耽搁,才让命悬一线的段琅得到了及时救治。

    “段大哥,西宁侯与家父是至交,到了这里你就安心养伤。你刚醒,我去通知白总管,让他看看你的伤势。”方妍轻声道。

    段琅露出淡淡的笑意,“方姑娘,多谢。”

    “看你说的,你救了我几次,还这么见外。段大哥,你先休息一下,我去去就来。”方妍嫣然一笑,段琅的清醒让她沉重的心情立马好了不少。

    看着方妍走了出去,段琅闭目沉思。这段日子他有意无意聊着天下事,在方妍口中也知道不少事情。西宁侯赵立是先帝的叔伯兄弟,世袭罔替自治于西宁领地。可以说,手中实权比朝中几位王爷都大。但这样一个位置非常敏感,所以西宁侯一直比较低调。

    段琅看了看身上的包扎,他不知道自己身上那面影者令失去没有,如果被西宁侯发现,会不会引来杀身之祸?毕竟段氏一门是死罪,这可是当今陛下的命令。

    刚才段琅一直想问,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好在自己只带了影者令,没有携带三伯的手书和影者录。就算被发现,自己也能搪塞过去。

    不大一会儿,方妍引领着两个人走了进来。来者一老一小,老者目光深邃跟在身后。而年轻人则是头戴羽冠面容俊朗,看似比段琅大不了几岁。

    “段大哥,这位公子是西宁侯世子赵卓峰,这位是侯府总管白若空前辈。段大哥,您的伤就是白前辈救治的。”方妍给段琅介绍道。

    段琅抬了抬手臂,刚要致谢,就看白总管上前一步说道,“你身受重伤不必拘礼,别动,我来检查一下伤势。”

    白总管搭了一下段琅的脉搏,又查看了一下骨骼伤势,不禁点头赞叹道。

    “段公子这身子异于常人,虽说没有修习过内功心法,但恢复力却非常罕见。这才短短几日,外伤居然基本愈合。至于骨骼及内伤,恐怕还得两三个月才能恢复如初。”

    “白总管,我已命人去玉鼎山取上好的疗伤药,相信很快就能送来。”世子赵卓峰跟着说道。

    段琅感激的点了点头,“多谢白前辈和世子的好意,在下山野猎户,身子没这么娇贵,过几天伤好就马上离府。”

    世子呵呵一笑,“段兄弟说笑了,方妍与在下自幼相熟情同兄妹,段兄弟一路拼杀保护妍妹的安全,在下理当感谢才对。听妍妹说段兄弟来西宁也是想讨个营生,莫不如就留在我府吧。”

    段琅有些尴尬,他来西宁可不是讨营生这么简单,如果留在侯府,有些事恐怕很不方便。但要是直接拒绝,也悖逆了对方的好意。

    没等段琅开口,方妍主动说道,“世子殿下,段大哥伤势未愈,等他好了再说吧。”

    白总管也笑着接口道,“对对,年轻人来到西宁,总得看看我西宁的山川美景。世子,还是等段公子伤好之后再定吧。”

    “好吧,那段兄弟就先养伤,等过几日,我再来看望段兄弟。”

    世子赵卓峰说完,又安慰了几句,这才与白总管告辞离开。方妍没有跟随,而是留下来照顾段琅。

    小院之外,世子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低声问道。

    “白叔,看您刚才的意思,好像不想让这段琅留下?”

    “世子,侯府重地,白某不敢有任何差错。去双封山的探子已经回来,据探子与方姑娘所说,此人先是击杀了相府统卫,后又在双封山击杀十几名相府铁卫及外事总管孟宏。像这样的人,老夫可不相信只是普通的猎户。不查清底细,白某不敢留在侯府。”白若空低声答道。

    “白叔,照我看,这相国府的人也是虚有其名。或许他们生活的太安逸了,早就忘了生死二字。”

    “世子不可这么说,相国府的人绝非善茬。我已经派人去凤鸾郡调查,如若这个段琅没什么背景,到可收为侯爷所用。”

    “别,白叔,他真要是清白,就给我吧,现在我手下正缺少这样的人才。”赵卓峰急忙说道。

    “这~以后再说吧。”

    白若空苦笑了一下,在他眼里这个世子才是没经过风雨的雏鸟,成天就知道玩乐,根本不知道这天下的凶险。一旦段琅隐藏的很深,很容易把世子掌控在股掌之中。白若空身为侯府总管,他可不敢冒这个风险。而且,白若空已经秘密命人严密监视段琅。

    卧室之内,只剩下段琅和方妍两个人。一时间,方妍不禁脸色微红,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香炉中散发着清心的檀香,丝绸锦缎盖在段琅身上,仿佛他天生就匹配这种华贵。

    方妍看着段琅有些出神,经历了一路的生死,彼此相依相靠才活了下来,两人之间不再陌生。如果没有段琅,方妍真不敢想象能不能活着来到西宁。

    “方姑娘!”段琅轻声喊道。

    “叫我方妍吧,你我之间不必这么客气。或者,你像世子一样喊我妍妹,我喊你段哥哥。”方妍脸色羞涩的说道。

    段琅笑了笑,“好,那以后我喊你方妍。对了,我的衣物~?”

    “我都帮你保管好了,还有~那只山鹰,我也没告诉别人。”方妍善解人意的说道。

    “谢谢!”段琅微微松了口气。

    方妍向外看了看,从香囊中摸出一物,“段哥哥,你是担心这个吧,这是什么东西?”

    方妍举着一枚乌金牌,脸上带着一丝疑问看着段琅。令牌上雕刻的非常奇特,一面雕刻着热闹的街市,而另外一面,却雕刻了一个在阳光下的人影子。

    段琅慎重的看着方妍,这个秘密太过惊人,他不知道该不该告诉方妍。

    房间墙壁的画面上,此时一名玄衣男子,正透过画壁上的小孔,观察着房内的一举一动。当方妍举起令牌,玄衣男子顿时警觉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