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6章 培养自己的班底

    一处幽静的山谷。 23us更新最快

    一个垂朽老者正闭着双眼盘膝而坐,神情平静而安详,但突然间一股细微的波动从他手中的灵戒传来,使得他猛然睁开双眼。

    老者眸中内蕴星辰,仿佛可以夺人魂魄,让人看到他的第一眼便会忽略他满是皱纹的脸庞,只会注意到那一双明亮而凌厉的眼眸。他手中一动便出现了一块白色命简,然而却散发着极不稳定的波动,在老者的注视下突然“咔嚓”一声裂成无数碎片。

    “霖儿……”老者怔怔地看着破碎的命简,似乎有些不敢相信:“怎么会……静灵派不过是个小宗门,有我的灭魂幡护身,霖儿怎么会死掉……”

    “是谁干的?!”老者眼中陡然绽放出惊人的杀气,周围的花草碎石接连“砰砰”炸碎,一股无形无影的气浪席卷而出,四周顿时变得无比狼藉。

    “霖儿你放心,只要不是化尊强者,我定会为你报仇!”老者一字一字冷声说道,话语中杀意森寒,猛然起身,几步便消失在了山谷中。

    “咦?这老家伙发什么疯?”一个看来二十出头的青年男子突然出现在一旁,脸上带着懒懒散散的笑意,自言自语地道:“貌似有好戏看了?嘿嘿,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天心石可还在老疯子手里,我可不能跟丢了!”然后身形一晃,也诡异地消失在了原地。

    ……

    此时此刻,玉凌正摘下黄长老手中的灵戒,将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全转移到自己灵戒中,最后想了想,还是将对方的灵戒远远地扔出了静灵派。黄长老死前说的话玉凌也是考虑过的,对方貌似还有一个了不起的师父?可是在当时的情况下,两人已经结仇,玉凌只能速战速决杀了对方,不然死的可就是自己了。

    谁晓得这枚灵戒上会不会有什么玄机,为了保险玉凌干脆扔的远远的,免得日后惹来麻烦。不过他的心中也涌起一股紧迫感,自己现在的实力说高不高说低不低,必须得抓紧时间提升了,不然以后麻烦太多。

    一边想着,玉凌也看向覃风,沉吟着问道:“这黄长老到底什么来历?”覃风老老实实地摇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他名叫黄霖,五年前突然来到我静灵派,那时他还是炼气巅峰高手,凭借一杆灭魂幡横扫所有同境修者,帮我打下了末久平原的地盘,也成为了我们宗门的最强者。”

    “不过他并不关心俗事,也没兴趣侵占我的权力,只是挂了个长老之名潜心修炼,终于在两年前成为养气境高手。很多宗门垂涎我们的地盘,都被黄长老打怕了,我们也得以成为末久平原的主人,便是那横行霸道的血行宗也要忌惮几分,”覃风解释道。

    “你们就不垂涎他的灭魂幡?”玉凌似笑非笑地看着覃风。覃风顿时面露尴尬之色:“这件灵器太过诡异,我们看见黄霖凭借它杀了太多的炼气境高手,实在没那个胆量。”

    “不过……”覃风犹豫了一下,还是道:“虽然我并未听他说过他师父的事情,但他今日既然提起,恐怕他那位师父……不是那么好惹的,宗主您千万要小心。”他们一干人都发下了灵誓,要是玉凌挂了,大家就一起完蛋吧,他自然得尽心提醒。

    “此事我自有思量,你先把宗门的详细资料整理一下给我,我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修改的,”玉凌只是不动声色地道。“好,”覃风点头应声,但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脸色瞬间苍白起来。

    “有什么话就说,”玉凌瞥了他一眼。覃风有些苦涩地道:“黄长老一死,我们再也没了养气境高手,别的宗门还好说,恐怕会观望一些时日,但血行宗那群不怕死的家伙就难说了……”

    玉凌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皱眉道:“传令下去,严密封锁消息,尤其是要小心提防那些在外历练的弟子,谁若是走漏了风声,便等着生不如死吧!”他还是有信心控制住众人的,毕竟这些人都发下了灵誓,生死操控于自己之手,决计不敢到处乱说。不过凡事都有一个万一,玉凌也没打算能彻底瞒住,只希望尽量拖延一些时日。

    “冰玄,覃欣,你二人随我来,”玉凌又看向冰玄两人。“是,”两人忐忑不安地应了一声。玉凌又淡淡道:“各自散去吧,记住,管好自己的嘴!”众人被他凌厉的目光一扫,顿时战战兢兢地连声答应。

    “那道凌宗之名……什么时候传扬啊?”覃风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玉凌想了想道:“非常时期,这件事自己人知道就行了,对外一切如旧,待我万事准备妥当,我自会通知于你。”

    “是,”覃风点了点头,他生怕玉凌陡然掌握大权,做出什么不智的事情。不过现在看来,对方似乎很熟悉这些管理之事,下达的指令都很合理。

    ……

    一间静室。

    玉凌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战利品,发现这黄长老出乎意料的富裕,完全不像是一个养气境高手。单单灵液就有一百斤,要知道之前那位化尊强者也只有一千多斤灵液。目光再移,竟然还有一件玄级下品灵器,养气境的灵晶也有整整七块,要是让其他养气境修者看见了,绝对会惊呆。

    “果然后台不小啊……”玉凌快速地扫了一圈,发现果然有些棘手。不过事情已经做了,玉凌也不后悔,本就是你死我活的战斗,哪一方犹豫了就是一个死字。与其当场被杀,还不如多拖延一段时间,说不准能迎来转机。

    即便陷入了险境,玉凌心中依旧一片冷静。常年游走在生死之间,他早已经习惯了,死亡又有何惧?不过但有一线生机,他也会搏上一搏!

    玉凌放下了覃风递来的详细资料,发现冰玄两人还在一旁大气不敢出地候着,不由满意地点点头。这两个少年少女倒是有些天赋,虽然心如白纸,但正是如此才有可塑之机。

    “你们两个都是用剑的,我也仔细看过了,冰玄喜欢快剑,而覃欣的风格则是比较柔韧连绵。这本《风行剑诀》冰玄拿去好好练练,而《落雨剑诀》就交给覃欣了,”玉凌从灵戒中拿出两块玉简,话说这还是黄霖留下的,他收藏的灵技中有一堆剑诀,看来除了灭魂幡以外他最擅长的还是剑法。

    “这……”两人不禁愣住,没想到玉凌一来就给他们这么大好处。“还有,每人三十斤灵液,足够你们修炼到炼气后期了,”玉凌又拿出两个玉瓶,淡淡道:“好好修炼,你们天资尚可,不要辜负我对你们的期望。”

    冰玄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震撼激动。静灵派终究底蕴太浅,冰玄到现在只修炼了几本基础剑诀,就连覃欣身为门主的女儿,也没见过这么厉害的剑诀。而且……三十斤灵液?!听说一块中品灵玉也就能购买一斤灵玉,这么多灵液……他们做梦都不敢想啊!

    再听到玉凌的话语,两人心中更加感激,原有的畏惧感消散了不少,取而代之的是真心诚意的尊敬。

    冰玄更是噗通一声跪了下去,神色坚定地道:“前辈的大恩大德,冰玄没齿难忘,待得日后修炼有成,定以命相报!”覃欣也握紧了手中的玉简与灵液瓶,轻声道:“必不辜负前辈的厚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