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8章 奇怪的玉瓶

    东二赶忙拿出宝图比对了一下,应声道:“的确是这里没错……可是,这深洞也太明显了吧?难道……”他想说难道宝物被人捷足先登了?可是看着明书玉阴沉的脸色,他还是自觉地闭上了嘴。 23us更新最快

    明书玉走到深洞前仔细看了看,却什么都没有发现,沉吟半晌后命令道:“东二,你跳进去看看。”东二脸色一苦,谁知道这深洞里有什么危险,万一自己进去后再也出不来了岂不是冤死?但明书玉的命令他也不敢违背,只好纵身跃了进去。

    良久良久,这深洞仿佛无底深渊一般,东二跳进去之后一直没有回音。明书玉不由有些烦躁,来回踱着步子,终于忍不住看向玉凌道:“现在怎么办?”

    玉凌想了想,从灵戒中取出几根绳索,然后相互串连在一起,竟也有了三百米的长度,然后他一点一点放进洞中。

    十米,五十米,一百米,两百米……

    玉凌不由皱起眉头,一直到将近三百米的时候绳索突然往下一沉,似乎被什么人紧紧地拽住了。洞里除了东二也没有别人,玉凌便开始往回拉绳索,不过出于谨慎小心,他还是暗运灵力,万一拉出来的是别的什么怪物,也有反应之机。

    片刻之后,洞中出现了东二狼狈的身影,玉凌手中一使劲,彻底将他拉了出来,旁边的明书玉连忙问询道:“怎么回事?”

    东二扫了扫身上的泥灰,颇无奈地道:“我没想到这洞居然这么深,恐怕有近千米的样子。我跳进去之后一直坠落,最后摔到了一层白色屏障上,连洞底都没有看到。然后我使劲手段也破不开那屏障,只好往上来爬。不过洞壁实在太光滑了,我爬了七百米就灵力耗尽,还没法盘坐调息。幸亏凌少爷扔下来绳索,否则我根本上不来。”

    “屏障?”明书玉不由皱眉。玉凌沉吟片刻后道:“要不我们也下去看看?”明书玉心中也有着不甘,闻言自然点头,从灵戒中取出一大堆绳索,相互绑紧之后将一端缠绕在自己腰上,另一端递给了东二:“你在上面等着。”

    玉凌也如法炮制,随便找了棵古木将绳索牢牢地系在上面,然后将另一端绑在自己身上,走向了深洞。明书玉当先跳了进去,玉凌也紧随其后。

    耳畔是呼呼的风声,洞壁果然如东二所说十分光滑,就像镜面一般,也算是一大奇景。两人下坠不久,就看到了下方的白色屏障。那白光柔和润泽,一点都不耀目刺眼,但却带着凛然的天威,仿佛不容冒犯的神灵。

    “砰砰,”两人先后落在白色屏障上,却发现这层白光极有弹性,摔在上面一点都不疼。玉凌不由伸手摸了一下白色屏障,入手却是一片温润的触感,仿佛圆滑的玉石一般。

    突然,一股柔和温润的气流从玉凌的手指蔓延过来,一眨眼的功夫就顺着玉凌的气脉游荡到了他的脑部。玉凌不由微微一惊,旋即并没有发现什么不适的感觉,他皱起眉头,发现这股气流只是在他灵魂中缓缓游动,仿佛……在寻找着什么?

    明书玉还在远处走来走去,试图发现什么破绽,然而最终他只能不甘地停下脚步,望向玉凌道:“我没有办法,难道只能暴力破解了?”

    玉凌刚要说话,脑海中游动的气流却是微微一震,旋即无尽的白光覆盖了玉凌所有的视野。明书玉却是目瞪口呆,在他的注视下,玉凌周身突然亮起了一片白光,甚至将他的身形都淹没其中。待得白光散尽,玉凌便这么突兀地消失在明书玉眼前,而原本缠在玉凌腰间的绳索则是空荡荡地垂在原地。

    “这……”明书玉连忙跑过去,却哪还有玉凌的影子?他心中有些忐忑,然而却没有太过慌乱,毕竟玉凌死了他也得跟着死。既然自己还没事,那玉凌应该也没有什么大碍。

    “可是他是怎么做到的?”明书玉百思不得其解,只能愣愣地望着下方的白色屏障。

    ……

    此刻的玉凌正环绕在无尽的白光中,这些光芒顺着他的毛孔渗入到他身体每个角落,然而他却没有丝毫不适的感觉,反而觉得很是温暖舒服,就仿若大冬天洗了个热水澡一般。

    一时间他遗忘了自己前来的目的,遗忘了自己与平家的恩怨,甚至遗忘了自己的身份,心神完全沉入一片空灵缥缈的境界,就如同修炼道原诀一般无思无想,无喜无悲,排除一切杂念。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一瞬间,也许几百年,玉凌突然苏醒过来,感觉自己的身体中似乎潜藏了一股巨大的力量,然而当他仔细感应的时候却又仿佛是错觉,这让他很是疑惑。不过他的灵力却在不知不觉中突破到了炼气初期,精纯程度则堪比炼气后期的高手。

    周围的白光逐渐消散了,露出了洞底的情景。四周还是光滑平整的泥土洞壁,然而面前却漂浮着一颗柔和的白色光团,一闪一闪仿若有生命一般。

    玉凌不由自主伸手碰触到了这团白光,白光微微一震,随即急速缩小,露出了一个通体玉白色的瓶子。这瓶子看上去很普通,就仿若寻常的花瓶一般上宽下窄,有着细长的颈部,只是曲线柔和而完美,仿佛暗含了某种玄妙,但以玉凌的境界却看不出什么端倪。

    玉凌尝试着抓住了玉瓶,入手一片冰凉温润的触感,不过并没有出现什么危险。玉凌仔细地看着它,却发现刚刚那种有生命般的错觉已经消失不见,似乎这瓶子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死物。

    然而,它会这么简单?玉凌怀疑地打量着手中的玉瓶,却发现它依旧安安静静。他尝试着注入了些许灵力,却仿若石沉大海一般,没有引起丝毫波澜。玉凌有些不信邪了,干脆灌注进去九成灵力,然而玉瓶却依旧一动不动,什么变化都没有。

    算了,以后再研究吧,玉凌放弃了,把玩了一阵,就要将手中的玉瓶放进灵戒。谁料瓶口边缘锋利无比,硬是划破了玉凌的手指,几滴鲜血顺势滚落进去。玉瓶顿时白光大放,覆盖了玉凌全部的视野。待得白光散尽,玉凌手中已经空无一物。

    这是怎么回事?玉凌左看右看,也不知道那个奇怪的瓶子去了哪里,搜寻良久无果后,他也只好将它抛之脑后,准备想个法子离开这里。

    然而在他回身的时候,却突然看见地上有一个蓝色的灵戒。只不过刚刚白色光团悬浮在上方,将这个灵戒完全遮住了而已。

    玉凌便顺手捡起了这枚灵戒,意念探入其中,却不由得有些震惊。

    各色的灵晶,各式各样的灵器,奇形怪状的灵草,一排排装着丹药的玉瓶……玉凌一瞬间看的眼花缭乱,下一刻便反应过来,这个灵戒一定是那位化尊强者的藏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