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4章 告别宁静

    玉凌心中暗叹一声,都怪自己准备不充分,这件事情虽然没有明显的破绽,但也经不起推敲,然而现在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了,于是便道:“我跟表兄一块出去打猎,当然是真的。 23us更新最快”

    “大哥,我总觉得这人有问题,”第一个黑衣男子怀疑地看着玉凌,嘀咕道。另一个人也皱眉想了片刻,最后道:“你出去问问情况,我在这里看着他们,谅这两人也翻不出我的手心!”虽然两人没将这位魁梧大汉与玉凌联系起来,但还是隐隐地感觉不对劲。

    “好,”黑衣男子点点头,凶神恶煞地道:“你们两个老老实实在这里待着!”然后便大步流星地走出了庭院。留下来的这人冷冷地扫了玉凌一眼:“若是被我发现你俩说谎,就等着人头落地吧!”

    齐武心中焦急万分,知道这件事根本瞒不下去了,不由看了玉凌一眼。玉凌表面平静,心中却是念头百转,知道情况已经到了最坏的程度。那个黑衣男子出去一问便会知道齐武压根没有什么表弟,就算他们认不出来自己,为了保险还是会杀掉自己了事。

    但是他依旧没有绝望,眼前的这个黑衣男子虽然有着炼气后期的实力,但打架和杀人是两码事,就算自己不是这人的对手,也并非杀不了他。

    只有这一个机会了!玉凌暗暗屏息,状似随意地道:“随你们怎么想,反正我们句句属实,你们不信就不信吧。表兄,咱们喝酒!”然后抱起旁边的酒坛,拿出两个碗开始倒酒。而就在倒完酒的刹那,他的身子遮挡住了黑衣男子的视线,从灵戒中取出一株万毒草,用灵力震碎后不着痕迹地洒入了酒水中。

    黑衣男子蹙起眉头,觉得这两人如此平静,好像真的不像是说谎的样子,但又处处透着古怪。他不由转身望向门口,期盼着自己同伴赶紧回来,到时候一切都明了了。

    就是现在!趁黑衣男子微微松懈的时候,玉凌暗运灵力,将身旁的酒坛狠狠甩了过去,直砸向黑衣男子后脑。同时一柄锋锐的长刀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他手中,施展出了一个凝气境最强的灵技刀落银河。

    黑衣男子听到后方传来呼呼的风声,下意识转过身子,却见到一个酒坛在视野中极速放大,连忙骇然地闪开,然而酒坛中的酒水却洒了他一脸,顿时一股难以言喻的剧痛感袭遍全身,令得他顿时惨叫出声。尤其是酒水渗入了他的眼睛,强烈的灼痛感险些让他晕过去。

    然而他也不愧是炼气后期的高手,虽然疼得快要疯狂,还是本能地抬起右手,横剑挡在了身前。

    “当!”刀剑相击发出清脆的声响,然而长剑虽然灵活,但在这种单纯的硬碰硬中却比不上长刀的势大力沉,加上黑衣男子运力仓促,手中的长剑顿时被磕飞出去,虎口鲜血直流。

    玉凌眼神冷如冰雪,却丝毫不给对方松气的机会,脚步一动再次劈出灵技刀落银河。早在地球上的时候他就明白了一个道理:一旦占得上风就决计不能松懈,应该一鼓作气地杀掉对手,否则等对方缓过劲来,死的就是自己了。

    “你!”那黑衣男子试图睁开眼睛,入目却是一片黑暗,不由满心绝望。玉凌精心挑选出的万毒草可是毒性最猛的,就算他不出手,黑衣男子也活不成了。然而为了速战速决,玉凌还是不打算耽搁时间。

    黑衣男子也只来得及说出这一个字,下一刻浩浩银光便覆盖了他的周身,他虽然看不见,却察觉到了致命的危险,连忙往旁边狼狈地一滚,然后翻身而起迅速奔逃,想要寻机从灵戒中取出一柄长剑。只是玉凌怎么可能给他这个机会?黑衣男子跌跌撞撞还没跑远,玉凌便身形一晃追上了对方,又是一招刀落银河。

    没办法,他现在就这招使得最顺手,其他灵技威力固然大,然而现在可不是练手的时机,他只求最高效的杀敌。

    黑衣男子被逼到绝路,本能地循着风声伸出双手想要夹住玉凌的长刀。然而便在这一刻,齐武已经悄悄绕到了他身后,手中拿着砍柴的斧头对准黑衣男子的脑袋砸了下去!

    “砰!”黑衣男子眼睛早就瞎了,哪看得到齐武的行动,此刻终于悲催无比地被暗算成功,后脑鲜血直流重重地倒了下去,口中已经没气了。齐武在山中砍柴多年,灵力虽然没修炼出多大名堂,但蛮力还是有的,一斧头砸人脑门上便是养气境高手也要晕过去。

    “阿凌,他们已经发现了,你快跑!”齐武焦急地道。玉凌心中一暖,很少……有人这么关心自己啊,这种感觉真的不错。他摇摇头道:“现在还不是时候。”随即动作利落地清理了地面的血迹,运转《易形术》变幻成了这位黑衣男子的模样,又将他的衣服换在自己身上,最后将这具尸体扔入了酒窖。

    “你……”齐武微微一怔。玉凌叹了口气道:“抱歉齐叔,给你带来这么大的麻烦。接下来我要逃命去了,他们很可能把怒气发泄在你的身上,你赶紧伪装一下离开临江村。”

    “别说这些,反正我家就我一个人,无牵无挂的不用操心太多,倒是你一定要小心,”齐武只是担忧地道。玉凌轻轻点头,不顾反对硬塞给齐武一把灵玉,随即走到了大门口,静静地等待另一个黑衣男子。

    没过片刻,另一人也急匆匆地回来了,看见玉凌后连忙道:“大哥,快把那两人抓起来,我们被骗了!那齐武根本没有表弟!”玉凌佯怒道:“竟有此事,他们当真好大的胆子!”“就是,真是气死我了,他们没跑吧?”这人怒气冲冲地道。

    “放心,有我看着,能跑哪去,”玉凌冷笑道。这人也没有怀疑,点点头便越过玉凌走进了庭院,入目却空无一人,不由回头愕然道:“大哥,他们……”

    迎接他的是一道粲然的银光!

    “你……”这人完全没想到自己的“大哥”会偷袭自己,一时间反应不过来,下一刻便感觉脖颈一凉,眼前的景物迅速黑暗,最终瞪着双眼软软倒地。

    玉凌甩掉刀上的鲜血,这个黑衣男子实力较弱,只有炼气初境,面对自己的偷袭根本没有抵抗之力,一个照面就死掉了。这也多亏《道原诀》修炼出来的灵力无比精纯,自己虽然只有凝气巅峰的实力,却已经能够媲美炼气中期的高手了。

    不过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玉凌最后看了一眼面前的庭院,深吸一口气转身离去。

    从此,宁静的乡村生活一去不复返,迎接自己的只会是腥风血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