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章 危机临门

    “是是是,”赵擎想也不想就揣着五块灵玉出了门,等他被屋外的凉风一吹,才彻底清醒过来。 23us更新最快

    “我靠,刚刚怎么回事,老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怂了?”赵擎清醒之后就是无边的恼怒,甚至恨不得冲回去再理论一番。然而看着不远处的木门,他犹豫了片刻终究还是没勇气再进去。

    说实话,他深刻地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中邪了,不然怎么会惧怕一个小毛孩子?不过一想到玉凌视人命如草芥的眼神,赵擎就没了胆气。到现在他也隐隐明白过来,那小子恐怕背景不简单,自己还是不要招惹了,反正……目的也达到了对不?赵擎看了看怀中的五块灵玉,如是安慰自己。

    ……

    另一边。

    “这,这算什么事儿?”齐武目瞪口呆地看着赵擎消失在眼前,完全搞不清状况。他刚刚背对玉凌,所以并没有看到他的眼神,光听见玉凌说了两句话,这平日里横行霸道的赵擎就乖的跟猫一样,老老实实地走了。一时间,齐武都有些怀疑这赵擎是不是别人假扮的?

    玉凌倒是毫不意外。正如赵擎猜测的,他早已手染鲜血,杀的人起码上百,而常年游走在生死间,最终成为无数弟兄的老大,也让他磨砺出了一股特殊的气质。再说身体前主人也不简单,年仅十二就修炼到了养气境,虽然现在气脉寸断没有丝毫灵力,但养气境高手的气势还是在的,三重因素下来,足以压制凝气境的小小修者。

    但他并不愿多做解释,只是淡淡道:“你没事吧?”齐武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个认识的人,玉凌自然有种莫名的亲切感。而且……对方无力还钱还是因为帮自己请了大夫,所以他才出言解决了纠纷。

    “我能有什么事,这赵擎惹急了就是个疯子,我早有预料,”齐武耸耸肩,随即道:“不过咱们这几天还是小心一点,保不准那疯子杀个回马枪。”

    “我先休息一会儿,”玉凌倒是不在意那些,打算再消化一下这个世界的知识。齐武赶忙道:“等等,你先把药喝了,然后吃点东西。”

    玉凌才想起来还有这事,只好点点头。待齐武走出屋子后,他才根据记忆运起了内视的法门,发现自己现在的气脉委实惨不忍睹。之前那个玉凌强行用出九幽黄泉刀,完全超出了气脉承载量,把身体搅了个一团糟。照常理讲,现在的他已经不能修炼了。

    不过……气脉的情况好像没有记忆中那么糟糕?玉凌仔细地内视了一圈,发现一股股微弱的气流正在气脉中缓缓流淌,逐渐愈合修复着破裂的气脉。玉凌一路追溯着源头,最终目光定格在胸前的玉佩上,无数道细微的白色气流正从中不断涌出,游荡在自己全身各处。

    这……好像是母亲留下的东西,被身体前主人一直佩戴在身上,唯恐被人偷了去。之前那个玉凌修炼时也会偶尔受伤,然而没过几天就生龙活虎了,当时他还不知道原因,现在看来应该是玉佩的功劳。

    说起那位早年失踪的母亲,玉凌又想起了另一件怪事。玉家高层大部分都修炼《凝玉经》,唯有他从小修炼着母亲留下来的《道原诀》。只不过那时的他完全看不懂上面写的什么,还是爷爷帮忙钻研出来的,但诡异的是,爷爷也只能勉强搞明白《道原诀》第一重的内容,后面的他看一点忘一点,记都记不住更别说详细研究了。

    不过即便如此,爷爷还是坚持让他修炼《道原诀》。而四年过去,他也成为了养气境高手,灵力远比同层次的人深厚,这才能坐牢靠玉家第一天才的位置。

    想不懂的事情玉凌也不再去想,不管母亲有多少秘密,现在都离他太遥远,他甚至都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又何必庸人自扰?既然玉佩中的神秘力量能帮着恢复气脉,这不就足够了?

    只要给他充足的时间,他一定能回归当初的实力,甚至……成为更强大的高手!

    ……

    半个月后。

    气脉已经愈合了九成,玉凌也早就能够下地走动了,但他依旧躺在床上没乱跑。不然这说出去太过惊世骇俗,照那位大夫的估计,他本得老老实实躺够一个月的。

    这当然是神秘玉佩的效果。它不但愈合了破裂的气脉,还治好了胸前的伤势,虽然厚厚的纱布依然缠在那里,但玉凌隐隐感觉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所以玉凌也将修炼提上了日程,对那《道原诀》,他也好奇得很。随着他心念一动,脑海中顿时出现了运转功法,不知为何,记忆中晦涩难明的口诀在玉凌看来,似乎也没有什么难懂的,不知不觉中他就进入了状态。

    随着他的心神渐渐沉入一种空灵玄奥的境界中,四周游离的天地灵力也飞快地汇聚而来,源源不断地涌入他宽阔的气脉中,最后汇入丹田气海。丝丝缕缕的白光在丹田中流转,最终凝聚出一个缓缓旋转的白色漩涡,看起来就如星云一般瑰丽迷人。

    不知过了多久,玉凌睁开双眼,一道柔和的白光从他眸中一掠而过。他下意识运起内视法门,“看”到了丹田中漂亮的白色灵力,也发现了那个白色漩涡。

    “聚天地之灵气,化气海为漩涡,则修成道原诀一重。”

    饶是玉凌向来冷静,此刻也不禁愣了一下。就这么……修成了第一重?记忆中那个玉凌可是花费了整整三个月才找到感觉的,自己是怎么回事?

    也许是因为之前已经修炼过了,玉凌很快找到了一个自认为合理的理由,然后就把这个问题抛在脑后。不管怎么说,自己现在的灵力是实打实的凝气境巅峰,这比其他一切都顶用。

    不过齐叔怎么还没回来?玉凌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发现已经黄昏时分了,觉得有些奇怪。按理说平常这个时候,齐武都已经回来烧水煮饭了,怎么今天却出了意外?难道打猎的时候……遇到了什么难缠的异兽?

    玉凌皱着眉头又等了片刻,终于一翻身坐了起来,伸手扯掉了胸前的纱布,发现只留下了一层厚厚的血痂。随着他灵力运转到胸前微微一震,这些血痂顿时簌簌而落,露出了光洁如初的皮肤,就像从未受过伤一般。

    看来身体已经没问题了,玉凌不打算再耽搁下去,万一齐武真的遇到了危险,他每迟疑一秒,就有可能出现新的变故。齐武待他不错,他自然不可能见死不救。

    不过玉凌正要踏出房门,突然想起了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他现在……依旧处于平家的追杀中!

    这个念头一浮起来,玉凌顿时心中冰寒。虽然这半个月来他足不出户,见过他的只有齐武和赵擎两人,但那赵擎肯定巴不得他去死,一旦平家的人搜查到这里来,他就是死路一条!

    正在这时,一道熟悉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屋外,随即慌慌张张地跑进来,正是齐武。

    他脸上有着遮掩不住的疲惫,更多的却是紧张:“阿凌,你快躲起来!没时间多说了,你的仇家找到村里来了,他们实力太强大,不是你能抗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