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575章 各有后招

    又是这招……

    天煞的神色古井不波,但他闪烁着红光的眼眸却透出了凝重的意味。

    刚才的发难只是他的一个试探,所以即便玉凌突然反击,也并没有让他感到意外。

    真正让他意外的是,仅仅一年多的时间,同样的一招却带给了他完全不同的感觉,如果说上次他只是感应到些许威胁的话,这一次便是真真正正刻骨的危机。

    明明玉凌的修为还停留在不灭境巅峰,但他此刻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却足以让混沌初期修者都为之心惊肉跳。

    这应该是他自创出来的招式,竟然前无古人地贯通了三大体系。

    退?无路可退。

    这生生不息的循环之圆仿佛就是大道本身,浑然无缺而势不可挡,一切生灵皆为蝼蚁。

    天煞的心跳骤然急促,他的脑海中划过了数十上百种应对策略,然而都在极短的时间内被他一一否决,他竟然想不到、完全想不到破解这道圆的办法!

    因为它没有破绽,无懈可击。

    它就这样平静而自洽地存在着,宛如万事万物的起点,又宛如万事万物的终点。

    以玉凌如今的修为,怎么可能用出如此恐怖的一招?它仿佛在证明现有的修行体系就是个笑话!

    一切的念头都在电光火石间划过,即便理智告诉他没有任何办法,但生存本能却让天煞做出了他所能做到的最合理的应对。

    他一把抓住旁边的黑煞,想也不想便将他推向了这道白光盈盈的圆。

    “你……”

    黑煞猝不及防之下,根本没有反抗的可能,他的脸上还残留着惊怒交加的神色,不由自主地跌入了循环之圆中。

    于是一位与玉凌同等境界的高手,竟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整个人就被一点一点从头到脚抹除了。

    “废物。”天煞见循环之圆只是稍稍凝滞了一刹那,脸上的神情不禁越加阴郁。

    “嘭”地一声,他整个人突然爆成了一团血雾,正欲有些动作,却忽然听到玉凌一字一顿地道:“封、镇。”

    虚空中,一条条白光锁链从无到有,层层叠叠地封锁住了这团血雾的四面八方,并且还蔓延出许多细碎的白光纹脉,将血雾切割得支离破碎。

    这还没完,与此同时出现的,还有一片又一片的空间裂缝。

    这些裂缝如蛛网一般,以天煞形成的血雾为中心基点,向四周疯狂地蔓延开来,勾勒成了一个直径三米的空间囚笼。

    就像是在一个结冰的湖面上剜下了一块断口整齐的圆,与周围的世界彻底割裂。

    玉凌当然没有能力敲碎一整片结冰的湖面,但他可以让这一块断裂的空间崩塌湮灭。

    而被封镇在空间囚笼中的天煞,自然也会与这片空间同归于寂灭。

    这就是他从空间道衍罗盘中领悟到的最厉害的杀招,和封镇道则简直就是绝配。

    本来以他的境界,还无法触及到道则层面的力量,但魂海中的白光让一切都有了可能。

    这几个月他所忙碌的,可不仅仅只是祖灵殿的事情。

    当三大体系的力量都被白光所浸润,融合了十之**的时候,玉凌感觉他好像已经走在了一条与其他人完全不同的道路上。

    如今他的大循环已经发生了脱胎换骨的改变,离道境的界限于他而言似乎不是那么重要了。

    虽然玉凌仍未突破,但白光本身就比道则之力高出好几个层级,如今抽调起来也几乎没有了时间上的间隔,这便意味着离道高手在他面前没有任何优势可言,甚至他们的道则显得那般孱弱而不堪一击。

    强如天煞,在玉凌积蓄已久的连环杀招下,都被逼入了绝境。

    玉凌一眨不眨地盯着趋于湮灭的空间囚笼,直到循环之圆“缓缓”地覆盖过去,将整个囚笼与空间裂缝一同抹灭,只留下一个漆黑的、令人心悸的空洞。

    空洞里,什么也没有剩下。

    但玉凌并不相信,天煞会这么轻易陨灭于此。

    “砰!”

    身后的地面忽然炸裂,一个迅疾如风的身影带着烟尘猛冲而出,一拳轰向玉凌的后心。

    玉凌不假思索便要避开,但一阵阴冷麻痹的感觉骤然传遍了四肢百骸,让他的动作稍稍迟缓了一瞬。

    这一瞬,足以左右战局。

    只听轰地一声闷响,玉凌直接撞垮了大殿的墙壁,碎石夹杂着灰尘淹没了他的身形。

    他几乎是结结实实承受了这一击,一股极端疯狂邪恶的力量以惊人的破坏性肆虐开来,险些让他失去了知觉。

    一只苍老的手出现在他眼前,提着他的衣领将他拎起来,于是玉凌便对上了一双猩红的眸子。

    “你这是什么力量……快告诉我。”

    熟悉的面孔,沙哑而变调的声音,狂热的神情,这是占据了班长老肉身的天煞。

    果真是好厉害的道则之毒……只要有一个被“感染”的人,那么作为病毒源头的天煞便永生不死,即便是道则抹杀都无法让他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班长老,你但凡还有一点残存的意识,就与我一同杀了他!”玉凌咽下涌到喉咙间的鲜血,沉声说道。

    “无谓的挣扎……”

    “班长老”眼瞳中的红光急剧闪烁,如同跳动的鬼火,神色变得无比狰狞可怖。

    他的手上却不自觉松了几分力道,玉凌毫不犹豫地拉开了一段距离,浑然不顾大循环的损耗,硬是画出了第二道循环之圆。

    很明显,这次的威力不如先前,就连白光都黯淡了不少,它像是喝醉了酒一样摇摇晃晃地朝着班长老平移而去,看上去满是破绽。

    班长老的脚像是生了根一般定在地上一动不动,但他浑身上下却有纤细的血线在游走,看着就如怪物般让人不寒而栗。

    “嗬……”他的喉咙里发出变调而扭曲的声音,含糊不清地道:“天煞,你就等死吧……”

    随后他用尽全力撞向了循环之圆,却像是穿过镜中花水中月一般,毫发无损地到了另一端。

    但班长老身上的血线却嗤嗤地蒸发起来,顷刻间便被抹除得干干净净。

    “呼……”他软软地瘫倒在地,急促地喘息了几秒,想要起身却根本没有多余的力气,只能狼狈地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玉凌,他死了没?”

    他当然不是分不清主次轻重的人,此刻大敌当前,和玉凌的账可以以后慢慢算,但如果杀不了天煞,显然就没有以后可言了。

    玉凌没有顾得和他交谈,只是顺着地上的破洞跳下去,不多时便来到了地下黑牢。

    他压榨出大循环的最后一点力量,近乎照亮了整个暗黑世界,那些灰黑色的液体生物尖叫着逃窜到角落瑟瑟发抖,根本不敢引起玉凌的注意。

    白光所过之处,一切黑暗无所遁形。

    只见那几个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形的长老,身上也浮现出了扭曲的血线,但很快便被白光净化一空。

    应该,再没有其他的“感染者”了。

    玉凌环顾了一下四周,随后轻轻一跃,重新回到坍塌了半边的大殿里,慢慢地盘坐在地。

    “结束了?”

    班长老不确信地问着玉凌,但下一刻,他的神色就陡然一变:“你的眼睛……”

    “哈,玉凌,你清理了一圈,是不是忘记了自己?从一开始,我的目标就是你啊。”

    一片安静中,这一声突兀响起的轻笑显得如此刺耳,甚至找不到这声音的来源。

    在大循环力量耗竭的短暂一瞬,那阴冷邪恶的气息不知从何处出现,死灰复燃般蔓延到玉凌的四肢百骸,甚至蔓延到血脉之中。

    玉凌的神情仍然平静得波澜不惊,他完全没有阻止道则之毒的扩散,反而露出了淡淡的冷笑:“天煞,你果然会因为利益冲昏头脑,你难道就不明白,从一开始,我的目标也是送你上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