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章.拜名师才能赢在起跑线

    李敬尧是金海音乐学院一名作曲系教授,从教30余年以来,已经谱写了数十首知名歌曲曲谱,已经位列金海音乐学院名师行列,几天前他收到一份信件和音乐小样磁带。

    当时李敬尧也不在意,成名以来,类似信件和音乐小样他收得多了,有以此请教的,也有以此拜师的,不过大多小样都不堪一听,所以后来收得多了,有些信件他是看都不看一下,就扔一旁当垃圾。

    但是那天他心血来潮,拆开看完信件,发现果然是用音乐小样来拜师的,只不过这个叫柳若依的女孩在信件中写明自己唱了俩首歌,其中一首是新创作,叫《遇见》,歌词附在信件上,李敬尧一看这歌词隽永上口,实在是平生罕见的佳作,禁不住打开试听了一下小样,顿时就被柳若依清澈空灵的嗓音打动了。

    是的,虽然条件有限,柳若依用随身听录制的清唱杂音较多,但是李敬尧仍然从这盘粗制滥造的小样中听到了一个极具潜力的嗓音,尤其是柳若依那首《遇见》令人耳目一新,词曲都称得上是近年来李敬尧听过的金曲中佼佼者。

    如此良才美玉,李敬尧当然不会错过,所以第一时间李敬尧就同意了柳若依的拜师请求,给她回复了信件,由此同柳若依建立起联系。

    今天,是李敬尧约定拜师的见面日子,考虑到柳若依是一个女孩子,李敬尧选择约在了音乐学院的咖啡厅。

    早上10点,柳若依如约提前十分钟来到金海音乐学院老树咖啡厅。

    由于现在很穷,柳若依买不起化妆品,因此素面朝天,头发也是简单扎成一个马尾,身上穿着几十块一身的牛仔服,脚下是一双十几块球鞋,虽然看上去干练清爽,但是仔细看浑身上下无一不写着一个穷字。

    没法,现在就是这么穷!

    兜里揣着不到俩百元现金的全副身家,如果是一般女孩,来到这个最低消费都要10元的地方,肯定不自觉便有些局促不安。不过柳若依浑然没有这个感觉。

    她泰然自若地点了一杯15元最便宜的咖啡,坐在咖啡厅最显眼的位置上等待--不是为了显摆,而是方便待会儿李教授来了好找。

    当李敬尧来到咖啡厅的时候,果然一眼就看到了谁是柳若依,那个清秀如幽兰一般的女孩。

    这个从装扮上一眼看上去明明很穷苦的女孩,李敬尧直觉中却完全没有感受到她身上有自卑或不安,坐在咖啡厅最显眼位置,赫然还有几分主角的气质。

    这个女孩,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李敬尧脸上虽然不露声色,内心中却禁不住暗赞。

    “您好,请问您是李敬尧李老师吗?”柳若依看着李敬尧进来,立刻起身问道。虽然从未见面,相关信息还是自己从报刊杂志上了解到的,但是一看李敬尧行止打扮,柳若依觉得应该就是他了,毕竟,没谁这么早来来泡咖啡厅。

    “你好,我是李敬尧,看来你就是柳若依同学了,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李敬尧微笑着回道。

    “没有,没有,李老师,您请坐,请问您喝点什么?”柳若依将李敬尧请过去坐在上首。

    “来杯柠檬水吧,小柳,干我们这行的,咖啡还是少喝一些,对嗓子不好。”李敬尧倒是不客气,看着柳若依点的美式咖啡,直接批评道。

    听到老师的批评,柳若依完全放下心来,虽然信件联系上李敬尧基本答应了拜师的事情,但是没有确定之前,柳若依还是小小有点担心。

    “是,下次不会了,李老师,我保证。”柳若依一副点头受教样子,让李敬尧心里也放松下来,这个女孩子外貌不错,看来出身不太好,但是没关系,只要性格不错,依靠这清秀外形和写出遇见这样好歌词的才情,将来在通俗音乐这条路上,很有可能会绽放璀璨的光彩,这样的优质苗子,真是可遇而不可求呢。

    “咱们师生间也就甭客气了,来,坐下谈,我呢,也没啥规矩,不是老派人要什么拜师会啥的,今天咱们见了面,就算师生关系,我呢,认下你这个编外学生,有什么话,咱们就直来直去。”李敬尧开门见山道。

    “小柳,你说你想参加青歌赛,关于这个比赛的事情,你是怎么考虑安排的?”

    柳若依没想到李敬尧这样干脆,倒是好多话都不用多说,直接省下了不少口水。

    “李老师,谢谢您的看重,让我有机会在您门下学习唱歌,坦白说,现在我一穷二白,连拜师礼都送不起,唯有待将来有能力了,一定会回报老师的厚爱的。”柳若依俩世为人,当然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这些漂亮话虽然现在说起来轻飘飘,但是态度一定要表示到位。

    李敬尧的学生,可是值钱得很,不是阿猫阿狗都有机会位列其门下。得到他的认可,柳若依在这届青歌赛的起跑线上,就算大大领先了一截。

    “至于青歌赛,我是这样想的,我也没有经验,如果有说得不合适的地方,请老师批评。”柳若依接着说道。

    “遇见这首歌是我一时有感写下来的,不过我很喜欢,想拿这首歌曲去参赛,当然曲子是乱哼哼,需要请老师重新谱曲,借老师威名用用,要不,青歌赛的评委们可不认我这个无名小辈。”

    听到柳若依将遇见的谱曲署名权直接就放在自己名下,李敬尧虽然脸上不动声色,内心却微微有些激动,这个小女孩真是懂事,知道自己喜欢什么。

    在听了柳若依这首歌的小样后,李敬尧对于其中的旋律本来就大为叹服,这首歌出世,不出意外的话那绝对是一首金曲。能够拿到作曲署名权比什么都强。

    毕竟到了他现在这个位置,根本不在意那点拜师礼或补习费用。能助他在流行音乐圈内名声更上一层楼才是最重要的。

    而柳若依这个学生就有这个能力,现在能写出这么一首出色的歌曲,证明音乐天赋才情确实出众,未来未必不能再写出几首类似金曲来,如果都按现在这个合作模式,那真是皆大欢喜。

    “嗯,你说得不错,遇见这首歌,曲谱这块用心打磨一下,不失为近年少有的金曲佳作。”李敬尧点了点头,不动声色将柳若依送出的大礼笑纳下来道。

    “用它参赛,冠军不敢打包票,至少进入决赛获奖那是跑不了的,你初出茅庐就能取得这个成绩,也算是不错了。怎么,未来你真想走歌手这条路?”

    “是的,我想好了,读了这么多年书,我发现自己真的喜欢唱歌,不瞒老师说,我已经偷偷写了好几首,只是更喜欢遇见这首歌一些,所以准备拿它参赛。”柳若依说道。

    只是一首遇见,很难让李敬尧尽心尽力全力栽培自己,必须表现得更强一些,才能让自己在李敬尧眼里更有价值,至少,再拿出几首好歌,一个创作才女的名头就跑不了。

    还有比名师出高徒更美的事情了吗?

    别人不知道,反正柳若依看到李敬尧绝口不提报酬,安排好一周三次训练后,就知道自己这一击应该是得了满分。

    9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