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章

    “其实‘邪教徒’这个称谓是很笼统的,细分下来有好几种。这次的骚乱虽然很严重,但是只是从邪教本质上来讲,并不是最恶劣最具有危险性的那些魔鬼教徒,只是一种虚假神灵的崇拜。您的那些同胞们即便是被牵扯进去也算不了什么大问题。只要他们能迷途知返,有我们日光神殿的担保,其他神殿和城主是续任的城主也不会追究。”

    在离开酒馆返神殿去的路上,风吟秋一直显得有些沉闷,几乎都没开口说过话。阿诺德牧师觉得风吟秋肯定是为了那些不知所踪的同胞们发愁,也就开口向他解释。

    虽然风吟秋并不真是在想着这事,也转头对他笑笑:“那真是多谢你们了。”

    “日光照耀您的心胸。您能够答应高文大人的请求,帮助他们去追查那个外来者法师,调查邪教徒事件,那都是对奥斯星城很大的帮助。”阿诺德牧师长叹一口气。“消灭那些为满足私欲以伪神名义亵渎神灵的邪恶之徒,还有那些更为邪恶扭曲的恶魔教徒,是所有神殿的共同责任。在这一点上大家的立场都是相同的。但是如果涉及到和贵族法师相关的事,基本上大家都会保持克制,没有明显的证据的时候,没有人愿意发生任何冲突。五十多年前的神怒战争带给整个大陆的灾难实在太大,没有人愿意再挑起贵族们和神殿之间的冲突。所以对于外来法师的事,我们神殿真的是不好插手。在没有足够的证据之前,最多只能向那些法师贵族提起建议,只有他们主动邀请,我们才能出手帮忙。”

    风吟秋点点头。他这两天在神殿中翻看典籍,了解欧罗大陆的文明历史,其中最为重大的事件就是五十多年前,直接覆灭了魔法帝国的那一场大战。其影响直接延续到了今日,甚至可以说,当前的欧罗大陆不过是五十多年前那场大战之后的残骸而已。

    五十多年前,正是魔法帝国奥由罗最为辉煌的时候,魔能文明绽放出有史以来最为璀璨的光芒,几乎照耀亮了欧罗大陆上的每一片土地。北方山脉中的矮人,南方大草原的兽人,还有散居各处森林深处的精灵,侏儒,这些曾经和人类共存,甚至需要仰望的异族,全都在刀枪不入的魔像,大法师那惊天动地的法术的压逼下苟延残喘,生存空间压缩到了极限,许多只能沦为奴隶和低级附庸。那时候每一个法师都是那样的趾高气扬,仿佛整个世界都只是自己后花园中果树上的果实,只需要等待他愿意的时候就可以摘下。更多更强大的魔像正在走出炼金工坊,三座浮空城正在冉冉升起,帝国皇帝已经将计划在将魔网最后一步完善之后,就开始走向征服异大陆的征程。

    但谁都没有想到,这座欧罗历史上最雄伟最庞大的建筑会像沙滩上的堆筑的城堡一样,一阵波浪涌过就完全垮塌了下来。

    就在帝国皇帝准备进行魔网最后完善的短短数日之内,几乎所有神殿的高阶祭司们,都在睡梦和冥思祈祷中接受到了自己所信奉的神灵所颁下的神谕。神谕的内容各有各异,不过大概的内容却都是神灵的愤怒,愤怒于奥由罗帝国扩散魔网,肆无忌惮地掠夺自然。那是对神灵的绝大亵渎,也是对其他生灵的压迫,是所有生命的敌人。于是在极短的时间之内,一股反对帝国,反对魔网扩张,反对法师的巨大浪潮席卷过整个欧罗大陆。

    能有这么迅速而巨大的反响,当然不止是神谕的作用。随着帝国的日渐强大,贵族法师们的所作所为确实也越来越极端,跟随帝国得到荣耀和巨大的利益的只是法师阶层,中下层人民的生活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变,农夫依然辛苦地用简单的农具耕作土地,上缴一半以上的粮食给贵族法师用来饲养各种试验用动物,走投无路的流民不得不冒死去地底深处开采魔像需要的稀有金属。帝国的荣光与他们无关,而能给他们提供医疗和精神寄托的神殿,对于他们来说才是更有归宿感的地方。这些神灵传下的神谕的传播速度之快,在低沉民众中掀起的波涛之大,远超所有人的想象。即便是已经开始借用魔网在整个大陆瞬时传送的帝国法师们,对这速度和力量也是措手不及。

    而相对于帝国中下层人民的抵触和反抗,那些异族的反应更是强烈了无数倍。精灵,兽人,矮人,侏儒,甚至狗头人和地精都纠集起了所有能纠集的力量,形成一股巨大的联军从四面八方同时反攻帝国。在他们所信奉神灵的神谕影响下,即便是最柔弱的幼童和垂死的老者也成为了悍不畏死的战士,各处圈养的兽人苦工,矮人矿工,精灵奴隶也纷纷暴动。

    一开始,对于帝国法师们来说,这场突如其来的暴动和战争只是个意外而已,还远远谈不到威胁的地步。在他们看来那些异族联军只是一群暴怒的乞丐在垂死之前的挣扎而已,在众多魔像带领的军团还有无所不能的奥法面前,不比待宰的牲畜难对付多少。但是他们很快就发现事情并不如他们想象的那样简单,因为中下层民众的抵触和反抗,居然导致了帝国陷入半瘫痪的地步。

    魔能文明确实发展到了史无前例的地步,连神灵在很多大法师的眼中也不过只是一些泛概念意识高维聚集体而已,就算现在凌驾众生高高在上,迟早也会和那些试验动物一样躺在试验台上供他们解剖分析。十一万八千多种刻印在魔网中的奥术涉及各个层次各个方面,近乎无所不能。但是当八成以上的民夫,杂役,商人,接近半数的士兵和中下层军官都拒绝再为帝国法师们服务,还不断地捣乱阻碍的时候,他们才发现原来魔能文明和奥术还真不是无所不能。

    有一半以上的魔像因为缺乏保养,替换零件和动力不足无法正常运转。而战争也不可能全靠魔像,那些需要元素晶石才能驱动的东西只能作为攻坚和决定性的主力使用,没有了士兵和军官的辅助,那只能是些笨重且昂贵的废物,缺乏后勤保障的情况下连运输到各个战场都是大问题。这还只是最直接的战场上的表现,在更广泛的社会底层中,所有的生产流通环节全部都彻底瘫痪。很多法师都开始专研心智系的法术,只为了能多操控些人去办事,但这又更进一步地造成了人手流失和逃窜,谁也不愿意成为被法术控制的木偶。

    强制性的抓捕民夫和征召士兵激起了激烈的反抗,让帝国瞬间掉入了内外交困的深渊。异族联军势如破竹地在奥罗大平原上汇集,兵锋直指帝都奥罗由斯塔。但即便是这时候,帝国也远没到绝望的时候,他们用出了最后的杀手锏,启动三座刚刚试制完成的浮空城,那不止是魔能文明的最高结晶,也是帝国计划用以征战异大陆的终极战争堡垒,最强大的奥能湮灭冲击波足可以将方圆百里之内的一切都化作微尘粉末。但也就是这个时候,精灵,兽人,矮人三族的大祭司俱都燃烧生命使用了九阶神术神临术,将神灵的威能在这世界中完全彰显了出来。根源性的法则剥夺连浮空城核心动力炉上恒定的数个十环防护性奥术也无法抵御,两个动力炉失控爆炸,一个彻底失能,同时还伴随着整个奥罗大平原上数以千计的法师法术反噬,数以万计的法术物品损毁。

    三座浮空城的解体坠毁宣告了帝国军队的彻底崩溃,联军攻入了奥罗由斯塔,将这欧罗文化历史上最璀璨的明珠彻底砸碎。他们捣毁了位于皇宫和魔法学院中的魔网枢纽,摧毁所有能见到的魔能装置和法术物品,杀死所有能见到的法师,烧毁图馆,几乎将这数百年悠久历史的城市完全化作一片废墟。好在除了一部分杀红了眼的兽人之外,其他异族的本性并不暴戾,这才没有出现太大规模的平民死伤。

    但是这一场战争并不是联军的彻底胜利。浮空城坠毁之前,还是以数个广域攻击将上万的联军化作了各式各样的尸体,驻守在奥罗由斯塔中的魔像和法师也并不少,真正能在胜利后返栖息地的异族联军连三分之一都不到。

    而最为根本性的破坏则是牵连到了整个大陆。神临术作为最高神术,消耗的不只是使用者的生命而已,往后的十年之内,地元素之神,风元素之神,兽神这三个在战场上展现神灵威严的神祗的信徒们几乎完全失去了获取神术的能力,根源性的法则动荡对神灵本身也是不小的伤害。随后而来的则是大陆上的地质灾害频发,山崩,地震出现的频率提升了至少十倍,突然间变化无常的极端天气居然生生地将兽人栖息的南方大草原沙漠化了一小半,又将西北荒原化作了一片泽国,整个大陆的农作物全部欠收,小范围出现的饥荒每年都有。不少动物的习性开始改变,有的变得异常凶暴,有的则迅速退化,总算有精灵和德鲁伊的掌控才没有造成大规模的生态灾难。而魔网枢纽被摧毁,虽然没有让已经和世界法则融合的魔网崩溃,但引起的动荡还是令整个大陆动植物异变成魔物的概率数十倍地增加,原本平和安详的荒郊野外都变得危险重重。

    对任何一个大陆生灵来说,这场战斗带来的都是无与伦比的灾难。

    帝国皇帝还有直系皇族都死了个精光,最高明的大法师们基本上也全数身亡,无数的奥术研究毁于一旦,伟大的魔法帝国奥由罗似乎彻底覆灭了。但随之而来的,各地闹腾不休的内乱反而迅速地平息,各地的贵族们突然醒悟到,他们没有为之效忠的对象,没有再去和低层民众还有神殿纠缠的必要了,而三位神灵的暂时隐匿也让所有神殿震动,在没有进一步的神谕之前,他们也停止了对当地贵族法师们的骚扰。损伤严重的异族联军悄悄解散,不声不响地返了各自的栖息地。

    整个大陆的动乱忽然停止了下来,奥罗由帝国这个巨人的心脏和头脑都被碾成了肉泥,但是肢体躯干却基本完好地存活了下来。

    这种诡异的相持平静并没有持续多久,就被随之而来的连绵天灾打破了。在巨大的生存危机面前,代表了中下层民众的神殿与贵族法师阶层迅速达成了谅解,各大神殿虽然有庞大的低层凝聚力,却没有精细的执行力,秉承神灵意志为主的他们更没有执政的冲动,贵族法师们的地位依然无可取代。

    长达十年以上的天灾将帝国人口削减了一大半,再将所有人耗费得筋疲力尽之余,居然神奇地又将原本分崩离析的法师阶层和普通民众又勉强捏合到了一起。人们重新默认了各地法师贵族们的统治,贵族们也小心翼翼地维护着这来之不易的地位。赋税大幅度地减轻,再也没有人耗费大量资源去研究奥术,甚至发掘废墟残骸下的帝国遗产也成了一种不受欢迎的危险举动。

    这种微妙的平衡一直持续下来。贵族法师们很谨慎地尽量不去触碰神殿的敏感线,神殿和教会也尽量不会干涉贵族们的事务。

    神殿典籍中对这场欧罗历史上最为重大的变故记载得很详细,风吟秋看得也很仔细,所以现在阿诺德牧师一说他也就明白了。对于有关贵族法师层面的变故,各大神殿是绝不会插手其中的。至于高文的态度,则是站在守护之手教义的基本立场之上,觉得这是一个威胁到很多人安危的危险因子,如果一旦有证据否定了这个推断,那他也必定住手。

    在风吟秋看来,这倒有些像是神州之上江湖门派和官府之间的关系,原则上来说双方是对立,但实质上又是相互合作并适度容让。不过欧罗大陆这情况还要来得畸形些,神殿的凝聚力无疑更强于任何帮派山门,相互之间也并无倾轧,贵族法师们却没朝廷大义,手中力量也并不足以以力压人,只能是仗着社会惯性,还有和神殿之间的默契,维持着好像并不怎么稳固的地位。

    不过灾难中磨砺出的默契和潜规则具有超乎寻常人想象的约束力,因为那是用无数条人命填出来的。在没有外力加持或者变故的情况下,这种看似没什么根基的平衡也没那么容易打破。

    “没关系,我自己也对这个外来法师非常有兴趣。”风吟秋淡淡答。“还有那些邪教徒。就算高文先生没提出那样的要求,说不定我自己也会去调查看看。”

    “不过我必须提醒您,如果这个法师真是那种擅长战斗的类型,那么就一定是个非常危险,非常难对付的家伙。”阿诺德牧师的面色凝重。“奥术的多样性远远超过所有神术,帝国时代据说曾经有超过十万种奥术,即便现在很多已经无人知晓,但依然是非常巨大庞杂的一个体系。一个善于灵活运用,战斗经验丰富的法师即便是只是用一二环奥术,也比那些只知道用四五环高阶奥术卷轴砸人的贵族们危险得多。何况,一个战斗经验丰富的法师,不大可能只会使用低阶奥术。”

    “谢谢您的提醒,没关系的。”风吟秋点点头,随口答应。

    这种漫不经心的态度让阿诺德牧师有些担心,忍不住提高了些声音:“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日光神殿不希望您遭受到任何伤害。但是只要您开始调查这事,我就不能陪伴在您身边了”

    “放心吧。谢谢你的关心,真的没关系。”看着阿诺德牧师着急的模样,风吟秋不禁一笑。两人相处只是短短两日,但就算抛去神殿的任务不论,这位欧罗牧师显然也是真心实意地替自己担心。“如果只是精于战斗的话,那没问题,因为我也可以算是一个精于战斗的法师。”

    “我知道,我知道。能得到高文大人的肯定,还有看到你们之前的较量,我明白您一定是位擅长战斗的好吧,法师。但是和法师战斗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奥术的花样很多,很多时候甚至不是正面的战斗,各种幻术,各种阴谋陷阱的暗算才是那些狡诈的家伙们喜欢的方式”

    “这一点您也可以放心。阴谋暗算什么的,我也很清楚那些把戏。”风吟秋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比如说也许再过一会您就能明白了。”

    “什么意思?”阿诺德牧师却真的不明白了。

    风吟秋却不再说话了,只是继续看似漫不经心地朝前走着。

    天色已经渐渐昏暗了下来,路上的行人渐渐减少,有些地方都已经开始亮起了灯火,两人行走的狭窄街道显得安静起来。这里是一条修建在山坡上的通往太阳神殿的便捷支路,白天的话经过的人不少,这时候却没什么人。

    前方路口处一直有喧闹声,好像是一群人正在为什么而争吵,然后不一会儿就打了起来,其中一方人多势众,打得另一边的两个人抱头鼠窜,而且正好是朝着这条山坡小路上逃了过来。

    “快让开,快让开!”这两人逃得飞快,很快就冲到了阿诺德牧师和风吟秋前面不远处,对着占住了前路的他们大喊。两人都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其中一人的头被打破了,鲜血满脸都是。而后面的那群人手中拿着棍棒匕首之类的武器,杀气腾腾地大呼小叫着追赶不放。

    阿诺德牧师眉头微皱,微微犹豫之后就侧身让开了道路,等这两人擦身而过。太阳神牧师崇尚光明与正义,却并不是守护之手那样将救死扶伤写入教义的纯善信仰,而且关键的是这明显有些像是港口的黑帮盗贼们的内讧争执,这种事情几乎每天都会发生,很难说谁对谁错,或者说基本上都是狗咬狗黑吃黑。所以他也没有出声喝退这些人的意思,最多等会那些人追上来之时稍微站住位置阻拦一下,让他们不至于闹出人命就好。

    但是等这两人刚刚擦身而过,阿诺德牧师刚刚扭转身过来的时候,那两个满头大汗看起来狼狈至极的汉子却是悄然转过了身,手上的漆黑的匕首无声无息地刺向了两人的背心。

    匕首当然是没有刺中的,风吟秋就像早就料到一样刚好转过了身,伸出双手就将这两人递过来的手握住了。

    当阿诺德牧师警觉到才转过身时,刚好能看到风吟秋对他一笑:“你看,是吧。”

    看无防盗章节的小说,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云.来.阁),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