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八章 银章捕头

    第十八章银章捕头

    半年后,河南道河间府府城,六扇门衙门之中,多了一会儿年轻的银章捕头。此人正是杨盘。

    在家族的活动之下,杨盘加入了六扇门,被调动到了河南道八府之一的河间府任职,一任职便是银章捕头。

    要知道六扇门从外面招人进来,一般来说都是从铜章捕快做起。

    然后,就要靠此人积累功绩升级。

    六扇门和府衙县衙的衙役不一样,普通的毛贼、山贼他们才不会管,他们管的是江湖之中犯了大事的高手要犯。

    六扇门从外面招人,最次也是从先天开始招募,进来之后便是铜章捕快。然后完成任务,积累功绩,一步一步地往上升。分别是:银章捕头、金章巡捕、七色巡捕、四大神捕、六扇门总捕头。

    其中紫衣巡捕和紫衣以上的级别都要求修为达到宗师级别,或者是实力达标才能够升上去。

    杨盘因为出身一品军侯府,也是朝廷的关系,所以在家族的运作之下,十分顺利地一进六扇门就成为了银章捕头。

    除了杨盘之外,跟着杨盘过来的还有杨鑫以及十几个下人,包括侍女、厨娘在内。

    他们只负责照顾杨盘的起居饮食,杨盘当班的时候,他们可无法插手的。

    杨盘在河间府买了一个小院子,每天白天在衙门当差,晚上则家休息。

    所谓的衙门当差,那也只是在衙门修炼而已,衙门之中,所有捕头级别以上的都有自己的休息室。

    除了巡街的例行公事之外,其他没有轮值的,白天都在衙门之中修炼,上头对此也是表示支持的。

    当然,有了案子在身,就不可能这么清闲了。

    杨盘是因为刚来,还没有熟悉地头,所以上面也不会安排案子给杨盘处理,暂时来说,他还只是需要完成每月三次轮值巡街任务。

    河间府靠近六大派之一的少林寺,少林方丈玄慈大师乃是当今九大天人之一,有他坐镇,这边的地界还是较为有秩序的,一般来说很难碰上什么大案血案。

    即使是有大案血案也不大可能碰上太穷凶极恶之辈。

    悠闲如此,杨盘也不着急,正好安心修炼血影神功,反正历练时间是五年。

    没有错,就是五年,因为杨盘的年纪实是太小了,家族为了锻炼他,所以历练时间也跟着延长了两年。

    这一天,杨盘在自己家中修炼血影神功,地下密室之中血光绽放,看上去极为邪异。

    说实在话,血影神功确实是十分诡异,修炼了仅仅半年,杨盘便成功地突破了先天初期,达到了先天中期的境界。

    精血充足之下,杨盘打通了体内所有经脉,达到了百脉俱通的境界,顺利地突破到先天中期。

    血影神功第一重也顺利地修炼到圆满的境界,杨盘发现自己的出手速度、身法速度等等快了十倍之多!

    在这种速度面前,寻常的先天高手,在杨盘面前就是被秒杀的份。

    今天,杨盘打算冲击血影神功的第二重境界。

    “智慧之光加持!”杨盘瞬间开启了智慧之光,仿佛无限的智慧和无限的灵感,让杨盘参悟血影神功十分地顺利,各种平常状态之下难以悟通的关键,这一刻都迎刃而解。

    忽然之间,仿佛有一重屏障被杨盘冲开。

    血影神功的运功路线突然一变,变得更加诡异。

    于此同时,一道明悟涌上心头。

    影子乃人体灵魂之反映,想要练就周身无漏,控制入微,自然少不了控制自身影子。

    神功第二重,就是修炼如何控制自身影子,达至入微之巅。

    达到第二重之后的血影真气仿佛更有灵性,真气运转之下,竟然能够从脚底透出,通达影子,并且还能够隐约控制自己的影子。

    杨盘脑海中的血海真经光芒一闪,一道信息传达给杨盘。

    原本修炼到血影神功的第二重之后,就会有一套配套的秘术名为影子操控术。

    第一重境界的血影神功,杨盘的影子只能够吸纳精血修炼功法,不能自由操控。

    但现在却不一样,杨盘只要修炼了影子操控术,便能够控制自身影子在不受光芒的照射之下,自由地伸缩。

    这还仅仅是最初级的操控。

    血影神功修炼到这一重,已经超出了世俗武学的认知和范畴。

    最最重要的是,血影神功的第二重吸纳精血的利用效率大增,第一重的血影神功只能够状大真气提升真气,加快真气积累,加快打通经脉。

    但第二重的血影神功,不仅仅有前面的功效,还能够将精血的养分施加于肉身上,可以加速炼脏洗髓的效果。能够同时炼脏和洗髓。

    也就是说,先天中期的修炼和先天后期的修炼可以同步进行。

    当血影神功第二重圆满的时候,就是杨盘达到先天圆满的时候。

    在第二重血影真气的滋养之下,杨盘的肉身生命力更强,恢复速度更快。

    第二天,天一亮,杨盘眨开了双眼,收束了真气,将真气外象转化成紫河真气的表象。然后便出了密室,洗了一个澡,开始新一天的工作。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当、当。”

    清江县的一天夜晚,月黑风高,街上除了打更的人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行人。

    清江县东城,这里汇聚着整个县城的精英阶层,有不少县中豪族在此定居。

    东城区边缘的一处三进大宅,大宅门外上挂着一块匾额,上“陈府”。

    此时,陈府之中,正是尸横遍野,惨不忍睹。

    齐府最深处,更发生着一场生死之战。十几个黑衣人正在围成一圈,看着中间的一个黑衣人和一个穿着睡袍的老者相斗。

    “齐国远,不,现在应该叫你陈远才对。四十年前你的所作所为真是让人发指,今天就是你偿还血债之时。”打斗中占据了上风的黑衣人叫嚣道。

    “马承钟,你若杀了我,就别想知晓天剑密钥的下落以及天剑秘藏的所在。”齐国远一边招架一边威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