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705/谁才是真正的大佬

    附近有一家挺有名的酒吧。

    方天和杨凡、李启光三个人过去,而林可晴困了,回酒店休息。

    金玉叶快步追了过来:“我也要去。”

    曼联酒吧。

    方天推门,四个人走了进去。

    里边的声音非常嘈杂,传来一下下震耳欲聋的声音,金玉叶有些不太适应,手掌揉了揉耳朵。

    “要是不习惯就回去睡觉吧。”方天真的不想她来这种地方。

    金玉叶轻哼了一声:“酒吧,是你们男人的专场吗?”

    她偏要跟过来,方天就任由她吧。

    找了一张吧台,方天和杨凡、李启光坐了下来。

    这里的人都不会知道,今晚,一家跨国巨头的大佬过来这里喝酒。

    方天和其余两位兄弟叫了一瓶德国黑啤,而金玉叶点了一杯鸡尾酒。

    这家酒吧,之所以叫曼联,是因为老板是英超著名俱乐部曼联队的球迷,所以把酒吧名字改成了曼联。

    来这里喝酒的,基本都是曼联队的球迷。

    酒吧的电视机,正在播放着曼联队和法国里昂队的比赛。

    曼联的攻势一浪接着一浪,现场的球迷的喊声同样一浪接着一浪。

    方天喝着酒,看球看得正过瘾,就在这时,不速之客出现了。

    “真是恶心,到哪里都能见到你。”男人摇晃着酒杯,站在了面前。

    方天看过去,一个身穿格子衬衫的男人,瞬间想起来了,在飞机和他发生过冲突。

    这人,名叫三井洞口。

    方天不懂日文,金玉叶给他翻译了过去。

    方天淡然道:“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让开,别影响我看球。”

    三井洞口冷冷道:“给我道歉,不然我跟你没完!”

    在飞机上,被蛋糕拍在脸上,到现在,他还记忆犹新。

    方天懒得理会他,给自己斟满一杯酒,然后喝下一口。

    三井洞口拳头紧握想要揍人,可想起在飞机上,见识过方天的手劲,他又不敢了,将拳头松开。

    “你等着!”三井洞口转身走远。

    杨凡和李启光不知道情况,询问了一下。

    金玉叶将飞机上发生的冲突告诉了他们。

    李启光道:“**的真是欠揍啊。”

    金玉叶喝了一会儿酒,感觉有点内急,随即起身朝着卫生间走去。

    上了一趟洗手间,5分钟后走出来,就在这时,面前出现了一个男人,将她挡住。

    “嘿嘿,小妞今晚陪我玩玩怎么样?”对方说话的笑声像乌鸦似的。

    金玉叶抬头看去,正是三井洞口,他满身的酒气,带着坏笑看过来。

    “让开。”金玉叶冷声道。

    “哎呦,好高傲的小天鹅,我喜欢。”三井洞口说着,伸手就要触摸她的脸蛋。

    “啪!”金玉叶出手又快又狠,根本不畏惧他,反手抽在了他的左脸。

    三井洞口的脑袋被打歪了过去,他满脸的愤怒。

    瞬间,他伸手过去,抓住金玉叶的衣领。

    金玉叶快速往后躲开,然后大声叫:“姐夫姐夫。快来!”

    虽然酒吧很嘈杂,但姐夫这个叫声格外的突出,方天立刻放下酒杯,快速朝着卫生间走去。

    三井洞口将金玉叶逼到了墙角,扬起大手就要朝着她的娃娃脸抽过去。

    “啪!”他的手掌打在了方天的手掌上。

    方天及时出现,金玉叶长松了一口气不停地拍着胸口。

    三井洞口一愣,用日语叽里呱啦地狂骂。

    方天用力一扭。

    “啊!”三井洞口惨叫,疼得额头大粒冷汗流下。

    “放开我放开我!”他大声叫嚷着。

    “砰!”方天将一个啤酒瓶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顿时,他的脑袋开花,晕乎乎地歪倒。

    方天抬腿就是一脚,将他踢飞。

    三井洞口倒飞了出去,一屁股坐在了卫生间的洗手台的水龙头上,是的,重重地坐在了水龙头上。

    下面剧痛传来,他浑身剧烈颤抖,从洗手台摔了下去。

    方天看向金玉叶说道:“没事吧你。”

    金玉叶吐了吐舌头:“没事。有强大的姐夫在,我才不怕!”

    由始至终,她都很淡定,甚至有恃无恐,在酒吧抽人家耳光。

    敢这么做,都是因为有方天。

    随后,方天和她走回吧台,坐下来,继续喝酒。

    刚才只不过是一个小插曲而已,丝毫没有影响几人的心情。

    在这里喝喝酒,看比赛,谈天说地,倒也非常轻松。

    ……

    二楼,包间。

    脑袋贴着创可贴的三井洞口,站在了一个中年男人面前。

    “河川先生,你一定要帮我!”三井洞口摸着头顶,咬牙切齿。

    河川太夫是这家酒吧的老板,在本地有些势力,现在三井洞口想做的就是让他派出手下,揍方天一顿。

    河川太夫呼出了一口香烟:“为什么要帮你?”

    三井洞口将一张金色的银行卡丢在桌上:“里边有20万美金!都是你的!”

    快人快语,河川太夫答应了,他将银行卡揣进口袋,然后掐灭香烟站起身。

    ……

    看看手表不早了,方天看了看身边的金玉叶,她也喝得有些醉了,将她扶起来。

    和杨凡、李启光,四个人正要走出酒吧。

    就在这时,三井洞口出现在了眼前,他凶神恶煞地看过来。“想走,没门!”

    方天看着他贴着创可贴的脑袋:“怎么?嫌打得少?”

    “知道这家酒吧的老板是谁吗?是我的朋友。”三井洞口冷冷道:“立刻给我跪地道歉,赔偿我一百万!否则,今晚你别想离开这里。”

    方天懒得回应,扶着金玉叶绕过他。

    突然间,一个光头男人带着五六个人朝着这边冲了过来,他们手里都拿着武器。

    “要打架了要打架了!”酒吧内的人被吓得鸡飞狗走,纷纷躲开。

    光头男正是酒吧的老板,河川太夫,他侧头看向三井洞口:“打你的人是谁?”

    三井洞口手指指着方天的鼻子:“就是这个垃圾!”

    河川太夫顺着手指看去,顿时瞳孔放大!

    “河川还站在这里做什么啊,揍他!”三井洞口大声呵斥。

    河川太夫一个转身冲过去,一脚将三井洞口踢倒在地。“打你个头啊!他是曼联俱乐部的老板!这家酒吧是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