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0章 护妻狂魔

    夏小蔷穿着一身名牌,手上拎着名牌包包闯进了会议室冲着夏小冉叫板。

    “散会。”夏小冉看了一圈坐在会议室内的同事。

    当他们走到会议室大门边的方向,夏小蔷拦住了所有人,她冲着夏小冉勾唇冷笑,“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怎么,怕我接下来要说的话会影响你在同事们心目中纯洁无害的形象?夏小冉你可真够虚伪的。”

    所有人伸长脖子打算留下来听八卦。

    她慢条斯理的整理着手边的文件夹,“在我好好说话前,你最好放他们离开。”

    待会儿留下一大群同事,她不知道能否忍受夏小蔷的挑衅,就怕一不小心说出不该说的。

    “笑话,我怕你不成?”夏小蔷顺手关上了会议室的门。

    夏小冉看了一群同事,“既然你们有兴趣听八卦,不妨留下。”

    所有同事坐回到原位。

    “夏小蔷,你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们很忙。”她当着一群同事的面部客气的说道。

    对于妹妹找上门来的挑衅丝毫不放在眼里。

    夏小蔷不甘示弱的做出反击,“六年前你不洁身自爱怀上了野男人的种,六年后你居然带着儿子钓上了金龟婿,姐姐,带着拖油瓶的你难道还渴望嫁入豪门呢?”

    会议室内的同事听完她的话开始窃窃私语,交头接耳的轻声议论着。

    夏小冉对同事说的话充耳不闻,吃瓜群众又有什么错。

    “真是巧了,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孩子的事,你就一口断定是个野男人?”夏小冉双手抱臂,人靠着椅背,“看来,当年的事细节真相你比我更加了解。”

    经过夏小冉的反击,夏小蔷半天支支吾吾说不出一句话。

    “姐姐,你不用给我下套,我没有做过亏心事不会上当的。”夏小蔷平静的说道,她一定要为顾凯讨回公道。

    夏小冉看着在座的同事,“有没有做过亏心事只有你自己心里清楚。”

    她得感谢夏小蔷的闹场。

    否则,没有人知道这个妹妹的真面目。

    “私生活不检点的你靠什么手段吊上的金龟婿,不如也教教妹妹吧?”夏小蔷故意加重不检点几个字,要的就是让夏小冉难堪。

    所有同事在等待夏小冉的回答。

    “这里是公司,你如果想继续闹下去是你的事,我们很忙没空陪你瞎胡闹。”

    夏小冉不想继续和夏小蔷斗嘴,这些事无关痛痒,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好啊,你要是改变主意不让凯哥的爸爸给你儿子斟茶认错,我就不闹。”夏小蔷说出了闹腾的理由和缘故。

    几个同事默契的从座位上站起来,他们想出去工作,不愿意继续听八卦。

    会议室只剩下姐妹俩。

    闻言,夏小冉从座位上站起来,整理好放在面前的文件,“对于让顾凯的父亲给我儿子斟茶认错这件事,你有异议的话去找盛骞野商量,这并不是我的决定。”

    夏小蔷再傻也知道盛骞野是什么人。

    她去找盛骞野商量斟茶认错的事,那也得他给个见面机会才行,能进来设计部门,不代表能进总裁办。

    “你少在这里吓唬我。”夏小蔷踩着高跟鞋走到夏小冉面前站定,双手按在会议桌上,“别以为你巴结了上司就能平步青云。”

    夏小冉一听她这句话,心里立即明白一个信息,顾凯没有告诉她盛骞野和儿子之间的真实关系。

    “瞧我这个记性,忘记告诉你了,他就是你口口声声说的那个野种的爸爸。”

    她捧着文件用力的撞了一下夏小蔷的肩膀,头也不回的走出了会议室。

    留在原地的夏小蔷还在寻思她说过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整天的工作在早晨的闹剧中拉开序幕,在晚上准时的下班时分结束。

    盛骞野抱着有些犯困的夏天曜下楼,他身上盖着一条儿童印花小薄毯,裹的像个胖嘟嘟的肉粽子。

    “爸爸,我肚子饿了。”他有气无力的说道。

    “回家马上能吃饭了,曾祖父在等你回去。”

    盛骞野的大手始终贴着儿子的后背,小心翼翼的像是在保护一件珍贵的宝物。

    夏天曜的小胖手搂着他的脖子,靠近他面前说道,“爸爸,你真的放心妈妈回家吗?六年前她要是能留在家里,就不会离家出走了,干妈告诉过我,那些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他们欺负他的妈妈。

    盛骞野低眸望着抱在怀里的儿子,“你不是小肚子饿吗?”

    他倒是想去会一会夏家人。

    “给我买个汉堡包吃吧!”夏天曜咂咂小嘴巴说道。

    他的黑眸看着儿子,揭穿儿子心里的小九九,“我看是你嘴馋了。”

    夏天曜笑嘻嘻的望着盛骞野,然后板着小脸,“瞎说什么大实话。”

    父子俩乘着电梯抵达地下停车场。

    夏小冉打车前往夏家,下车前,她站在家门外抬首望着眼前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这里依然和六年前离开时一模一样,只可惜,一切物是人非。

    佣人领着她进去宅子,她来到客厅,人还没坐下,夏文灏的手臂高高举下,接着重重落下。

    “啪。”

    他一巴掌打在了夏小冉的脸上。

    坐在沙发上的刘雅芳慢了好几拍才起身,拉着他的手臂假惺惺的说道,“老公,女儿刚回来你怎么能不由分说就打人呢?”

    夏小蔷坐在沙发上笑的合不拢嘴。

    “爸爸,妈妈说的对,姐姐刚回来,你怎么能打她呢?”

    “给我一个你打我的理由。”夏小冉抬眸,冷冷地怒瞪着夏文灏。

    夏文灏挥开刘雅芳的阻拦,抓过沙发上的抱枕朝她砸去,“竟敢让你顾伯父去给那个野种斟茶认错,夏小冉你脑子进水了?”

    “这决定我没有权利阻止。”

    她挺直背脊,冷眼怒视着眼前的生父。

    “先生,外面来了人说是找大小姐,我实在拦不住。”佣人进来通报。

    佣人刚通报结束,盛骞野带着正在看汉堡包的夏天曜走进了客厅。

    夏小冉看到他们感到惊讶。

    “脸上的伤谁打的?”盛骞野走到她面前,磁性的嗓音阴沉的道。

    “我没事,你别吓到小曜。”

    正在吃汉堡包的夏天曜抬着头看着盛骞野,“爸爸,无法保护女生的男生就是废物,是男子汉就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她感到头痛,这父子俩未免也太紧张了。

    夏文灏听到盛骞野的名字,脸上的表情马上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