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章 天意安排

    再次站在海滩上,他心中早已经没有初次的坎坷不安,身体挺得笔直嘴中叼着一支刚点上的娇子香烟.

    眼光在好友身上扫过,刘丹笑着安慰了一句,“不用紧张,海警缉私方面都已经打点到位,所以从海上接货这个环节一般都不会出问题.”

    宁凡双眼一眯,叼在嘴边的烟头在黑暗中猛然亮了亮.好友的意思很明显,海上通道已经打点过一般不会出问题,如果要出事都是在返回仓库这段6路上.

    水警方面由于需要一定专业知识,一直以来都是固定人手在江城附近水面巡逻,所以很容易就能够搭上线.可路上缉私人员却因为会经常互相调动,会存在着一些不确定因素.

    做完这一单,自己投进去的一百万就会变成五百万,也算是挖掘到了属于自己的第一桶金,以后天空任鸟飞、海阔凭鱼跃再也不用看朱侄子的脸色.

    想到起自己这一年来在公司受的窝囊气他原本不错的心情顿时荡然无存将烟头扔在地上就狠狠踩了一脚。

    一阵隐约可闻马达声传来,原本漆黑一片海面上一点火光闪过按顺时针转了两圈,刘丹紧接着就拿起一只束光手电在空中按逆时针转了四圈打出正确的接头信号,于是一艘大飞快快艇就载着第一批私货驶到岸边.

    跟刘丹来了一记拥抱,从快艇上跳下来的台湾人注视着旁边的宁凡,“这位上次好像也在,不知道是那条道上的兄弟?”

    “宁凡,新加入的伙伴,绝对值得依赖.”刘丹微微一笑做了介绍.

    台湾人闻言,朝宁凡点了点头就算打过招呼,然后跟刘丹聊了几句等到马仔将大飞上的货物搬下来装车,就跳上快艇招了招手回到了海上走私船.

    一切井然有序,那艘大飞又在海上来顺穿梭了五趟,这才跟随那条走私船消失在了漆黑一片的海面上.

    “走吧,下面这段路才是真正的考验.”刘丹挥了挥,吩咐几名马仔爬上大货车跟车回仓库,然后才跟宁凡钻进一辆"桑塔那"远远跟在后头,目标直指这座城市另一头市郊的仓库.

    做为一座海滨城市,旅游业十分达的江城夜晚更为美丽,街道两旁五彩缤纷不断闪烁霓虹灯如梦如幻,一群群衣着体面年轻帅哥靓女在人行道上来往川梭,一片太平盛世的浮华景象.

    一阵阵带着海洋腥咸气息微风轻轻抚过.看着车窗外如织车流及街道两旁一家家装饰华丽的商店,从上车开始就一言不的宁凡突然冒出一句,“这座城市,可真是越来越美丽了!”

    扶着方向盘,刘丹摇了摇头接口说道:“这座城市的确美丽,可这种美丽只是对那些有钱人而言,当你口袋里没有一分钱的时候,再美丽的认景也只会让你感觉到厌恶!”

    说到这里,他原本舒展的眉头就突然紧了紧,一辆缉私警车从旁边了过去,而且还似乎有意识的紧紧跟在前面那辆大货车后面.

    在这个地方碰上缉私警车,只要是智力正常的人估计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至于没有这方面经历的宁凡脸色也在一瞬间变得一片苍白,胸腔内那颗心脏”砰砰”剧烈跳动眼前一阵天旋地转,.

    注视着前方缉私警车,心脏似乎已经提到嗓子眼的宁凡喉咙不断蠕动,一只颤抖的手也轻轻搭在身边车门把手之上,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如果前面那车缉私警车将这批私货拦下来,他马上就推开车门跳下去结束这一切.

    在公司帐面上挪用的五十万说多不多,可是却也足够自己进去蹲上几年苦窑.想到监狱里生不如死的生活他心里就忍不住一阵怵

    天堂与地狱之间,有时候只隔着一层薄纱.

    "轻松点,事情可能并没有想像中那样糟糕!"

    刘丹安慰了一句然后就踩下油门加赶上前面缉私警车,并且伸手就跟对方打了个招呼,“老陈,今天怎么有兴趣出来转悠?”

    "今天天气不错,所以带兄弟们出来转转."警车内一位中年警司挤出笑容回了一句,然后就伸手在前面司机肩膀上拍了拍,"在前面那个叉口转弯咱们回局里."

    "这次运气不错,碰上了一批熟人!"

    嘀咕了一句,刘丹就加赶上前方大货车做了一个手势,吩咐汽车上的马仔立即启动第二套应急方案,改变路线去江城附近另一座不常用的秘密仓库.

    在他看来,这些缉私警都是一群披着羊皮喂不饱的恶狼,虽然刚才碍于自己平时经常进贡选择了离开,可谁知道会不会通知另一拨缉私警来截这批价值千万的私货.

    于是大货车在前方三叉路口一转方向盘就调头朝江城附近一座县城驶去,并且一路急驰来到了一座外表十分破旧仓库门口.

    这座位于县城临时仓库,原本是附近一家小型造纸厂的原材料仓库,后来由于对环境污染太过严重这家造纸厂被迁往外地,仓库就被刘丹以极低价格租下来做为秘密聚点.

    “行呀,居然学会了狡兔三窟.”

    可能是刚才情形太过吓人,一路神经紧崩的宁凡走下汽车就在好友肩膀上重重擂了一拳,痛得刘丹一阵呲牙裂齿.

    “没办法,这不是被逼出来的嘛!”揉了揉自己还隐隐作痛的肩膀,十分理解对方此时心情的刘丹只是笑了笑.

    几年之前,他跟着叔伯入行第一次碰上这种事情时,比对方现在的表现还要不堪.

    将货物卸下来堆放在仓库一角,那些对干这种事情早已经是熟门熟路的马仔不用老板吩咐,主动从仓库内部找来一块绿色防雨帆布盖在货物上以防止夜里下雨使这批电子元件受潮.

    “这批货被运到这里,安全方面已经没有问题.”微微一笑,刘丹就转头盯着身边好友说道:“怎么样,还继续干吗?”

    想起刚才的凶险,差点一败涂地的宁凡现在还心有余悸,于是立刻摇摇头,“连续干了两次,还是休息一下再说.”

    似乎早料到对方会有这样的决定,刘丹从皮包里摸出一张事先填好支票递了过去,“这是你的五百万,明天马上去把那笔高利货还了!”

    “你都知道了?”宁凡闻言,脸上顿时浮现出几许尴尬.

    “咱们又不是外人,下次有困难一定记得跟兄弟开口,否则别怪老子到时候翻脸.”将支票塞进好友的上衣口袋,刘丹就在对方肩膀上狠狠擂了一拳.

    看着对方啮齿喊疼的模样,不着痕迹报了刚才一拳之仇的刘丹心中一阵快意与好友对视一眼就哈哈大笑起来……

    ----------------------------

    也许是老天的特意安排,宁凡驱车回家就在门口见到了一条熟悉倩影,在一身名牌服饰包裹下的张玲依然是那么美丽动人.

    这个时候,她的手正举在半空手指点向门铃似乎正在犹豫是不是按下去,见到宁凡从电梯间走出来脸上自然浮现出一种惊愕神情.

    在这里意外遇上曾经的爱人,一只手正插进口袋准备取钥匙的宁凡同样吃惊,心中浪潮翻涌面上却是一脸沉静“你不去陪那个有钱男人,到这里来干什么?”

    女人轻轻咬着下唇“可以进去谈吗?”宁凡犹豫一下最后还是侧身打开了房门。

    走进客厅女人习惯性就想去换上自己那双粉色卡通拖鞋,可转过头来才想起自己已经不是这里的女主人,于是脸色一阵苍白就在沙上坐了下来。

    注视着女人,随后走进房间的宁凡心里十分复杂.她好像比以前瘦了一点可在身上名牌服饰称托之下却显得比以前更加清丽。

    定了定心神他就淡淡询问道:“有什么事就说吧!”

    女人沉默片刻,然后就从挎包里抽出了一个纸包轻轻打开里面是厚厚一叠红色钞票“这是我补偿给你的,希望……”

    话没说完,脸色变得十分难看的宁凡已经一拍桌子怒吼,道:,“钱,你***现在就知道钱,咱们五年的感情也能够用钱来衡量?”

    脸色苍白的女人眼圈快红了起来“你收下这笔钱我心里会好过一些!”

    宁凡脸色青坐下来,然后掏出那张五百万支票递到对方眼前冷笑道:“看到了,这就是你离开时要求的五百万,老子以后还会有更加多的钞票,比你那个奸夫更多!”

    呆呆看着那支票女人脸上神色忽青忽白一言不抓起挎包就准备朝房门走去,不想却被宁凡一把抓住,“怎么,现在后悔了?”

    这个时候,张玲才终于哇一声哭了起来“宁凡你已经羞辱了我,还想怎么样!”

    宁凡一声冷笑拿起桌上钞票塞进对方挎包双手一摊十分潇洒往后退了两步,双眼之中尽是一种叫做嘲笑与轻蔑的东西.

    “宁凡,我恨你!”女人伸手抹了一把眼泪紧接着就匆匆离开了房间.

    在最完美的时间与地点他用一种最完美的方式完成了报复可心中却只有无尽的苦涩,丝毫没有一点预想中的复仇快感.

    叹了一口气拿起电话拨通了小三的号码:“喂能出来陪陪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