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七章 所谓的“封弊者”

    “嗯,我记下了。”

    迪亚贝尔知道,何远的这句话,主要还是对他说的,毕竟,作为领导者,若是他出现了什么失误的话,所引发的后果,不是一般的严重。

    就比如之前,若非有何远三人,他一旦死亡的话,大乱的玩家们可能会全军覆没。

    这,会更加刺激到在起始之镇等待的诸多玩家,让他们绷紧的神经断裂,引发一系列严重的后果。

    “喂喂,何远,你既然那么厉害,能不能分享一些封测的资料给大家啊!”

    如同荡漾的水波遇到了寒流,喧闹的气氛仿若被冻结的水面般静默……

    大家的目光,都诡异地看向了发话的人,那个形象一直吊儿郎当的牙王。

    “喂喂,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他既然是封测玩家,掌握了那么多的资源,分给我们一些没问题吧?”

    突然被大家的目光集火,牙王被吓得后退了几步,恼羞成怒一般大声咆哮。

    而不出意外的,心动的人,似乎不少。

    这点,从大家一致看向牙王的目光,转变为偏头四处打量boss房间就知道了。

    看着耍猴一般的牙王,以及目前那微妙的气氛,何远眯起了眼睛。

    应该说,该不愧是霓虹么?价值观这么奇葩!

    “我说啊,牙王。”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哪怕是封测时期排在第一位的人,对于这个游戏的了解,都比不上我。”

    “我也确实掌握了一些情报,boss的数据啊,练级的地图啊,还有各种各样的任务之类的。”

    “我也并不否认,在游戏的初期,我使用了一些小手段,让自己的等级处于所有玩家的最前列。”

    “但是啊,这些情报,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诶?”

    何远的一席话,在静默的大厅里,掀起了一袭风暴。

    所有的玩家,都没想到何远会说出这么一番话。

    毕竟,之前的何远,不管是在攻略会议上,还是在攻略boss的过程中的表现,都堪称完美。

    那么,现在说出这么招惹仇恨的话,到底,是为什么?

    “你,你这算什么啊?”

    “我们辛辛苦苦四处击杀怪物,寻找任务,那么努力地挣扎了一个月,居然都比不上你所谓的一些小手段?”

    “你这已经超出了封测玩家的界限了,是作弊,你就是一个封弊者!”

    这一瞬间,大家对于牙王的话产生了强烈的认同感,哪怕是桐人都不列外。

    作为原封测玩家的第一人,在封测期间一个月内攻略到第七层的桐人,他可以确认,在第一层里面所有经验丰富的任务,他都没放过,包括几个唯一性的任务。

    但哪怕如此,在跟boss战斗的时候,不管是速度还是伤害,都稍微逊色于何远一筹。

    不得不说,何远之前的话语,确实挺逗仇恨的。

    “说的是呢,封弊者啊!”

    讲真,他倒没想到,自己在改变了迪亚贝尔死亡的情况下,居然还会诞生“封弊者”这样的称号。

    而且,对象竟然是自己?

    “不对,你说的不对。”

    “何远,绝对不是封弊者!”

    何远楞了一下,睁开了眼睛。

    “亚丝娜……”

    前方,亚丝娜张开双手,将何远护在身后。

    “我跟何远,是在半个多月之前认识的。”

    “那时候的何远,连跟区区一只大黄蜂战斗都恐惧得手脚都不协调。”

    “是我,是我教会他怎么战斗,怎么闪躲的!”

    “后面的时间,我们一直一直的,都在跟怪物战斗,连一个任务都没有做。”

    “这样的何远,怎么可能会是你口中的封弊者啊?”

    恍惚间,在亚丝娜摇头之际,何远似乎看到了晶莹的虹光从亚丝娜的眼角溅落。

    “亚丝娜……”

    胸腔被一股暖暖的感动包裹,眼角似乎也有些酸涩。

    自己,是不是有些自私了?

    “我也可以证明。”

    正当何远想说些什么的时候,桐人也举起右手站出来了。

    “我也是一个封测玩家。”

    “怎么说呢,在所有的封测玩家里面,我并没有听到过‘何远’这个名字。”

    “而且,如果是封测玩家的话,想必大家都知道‘逆袭的母牛’这个任务吧?”

    “但是呢,当初我与何远先生第一次相遇,何远先生曾经向我询问这个任务的攻略。”

    “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何远先生对于这个任务简直是一无所知。”

    “试问,这样的何远先生,怎么可能会是封弊者?”

    亚丝娜与桐人的话,也让玩家们有些动摇,相互轻声交流自己的看法。

    “开什么玩笑!”

    牙王指着桐人,咆哮道:“你们是一起的吧?不管是你,还是你。”牙王的食指移向了亚丝娜:“都强的过分了吧?这样的你们,说不是封弊者谁相信啊?”

    “咻!”

    一道身影从亚丝娜身后瞬间突进到牙王的身旁,手中的单手剑搭在牙王的颈上。

    “牙王,你有在说什么么?嗯?”

    再一次的静默。

    “何远先生,请冷静一些。”

    最后,还是迪亚贝尔最先反应了过来,上前抓住了何远握剑的手。

    “这只是一个误会。”

    “误会?”

    看了迪亚贝尔一眼,讲真,对于迪亚贝尔,何远还真有些失望。

    不可否认,迪亚贝尔确实是想带领玩家们打败boss,给予更多玩家们希望。

    但是,他也有自己的私心,并且,还不小。

    就如之前为了得到击杀boss掉落的稀有物品,不顾攻略进程,强行阻止大家对boss发起攻击,只为了保证自己是最后一击。

    暗中出面,收买牙王,想通过牙王拿到桐人手里的道具。

    还有,作为原封测玩家的迪亚贝尔,真的不知道何远是否是所谓的“封弊者”么?

    挣脱迪亚贝尔的手,何远将单手剑背在背上,扫视了周围沉默的玩家们一眼。

    “说真的,对于你们,我挺失望的。”

    “就如你们所说,我是个‘封弊者’没错。”

    “但是啊,我与亚丝娜能有现在的实力,可不是我使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段。”

    “你们战斗的时候,我们在战斗。”

    “你们四处寻找任务的时候,我们也在战斗。”

    “就连你们睡觉的时候,我们都还在战斗……”

    “我们两人,哪怕是睡觉都是轮流的。”

    “凭借着这样高强度的战斗,我们的等级,我们的实力,远远超过你们,有什么好奇怪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