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七、劫后余生

    七、劫后余生

    那人痛苦的扔掉右手的短剑捧着插在自己腹中的短剑缓缓的拔了出来鲜血顺着那条伤口汹涌而出他无神的目光望着莫雷嘴角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同时左手若有若无的作了一个手势。

    莫雷顿时便明白了一切眼泪夺眶而出身体一软滩倒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那人腹部的伤口涌出大量的鲜血。

    那人缓缓的转过身去朝着场地中央走了几步便摔倒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了。偌大的角斗场中除了坐在地上的莫雷之外其余的角斗士全部躺倒在地上了。

    被这场惨烈的决斗惊呆了的众神们这时才出冲天的呼喊声一时间角斗场上沸腾了起来所有的神和人都站立起了起来冲着坐在场地中的莫雷大声的呼喊着鼓励他站起来。

    这些观众谁也没有想到三十多人的混战中居然是看起来最弱小的莫雷幸存下来了这简直就是最大的奇迹就连一直要置莫雷于死地的海神波塞冬此时也同众神一起高声喊叫着为莫雷加油。

    失血过度的莫雷此时已经变得昏昏沉沉了只是神族们巨大的呼喊声才让他勉力的保持着一丝清醒的神志用力的抬起头来莫雷的眼中只有看台上那一团金黄色的头这团金让他不知道从哪里借来了一股力气缓缓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朝着那团金一步一步的挪了过去。

    “战神阿瑞斯的仆人莫雷获胜这位漂亮的苏菲儿就归他所有了。本次角斗大赛结束了诸神可以散去了。”月神阿尔忒弥斯的声音中居然带着一丝颤抖。

    随着众神的散去苏菲儿飞快的跑下看台来到莫雷的身边扶住了他摇摇欲坠的身躯红肿的眼眶中满是泪水。

    莫雷的脸色已经越来越苍白了伤口中、口鼻中不停涌出的鲜血已经慢慢的将他的生命抽走看到眼前的苏菲儿他全身的力量突然全部失去身体一歪向地上倒去。

    比莫雷还要瘦小的苏菲儿无法支撑莫雷的重量两人一起滚到在地上苏菲儿徒劳的拖动着莫雷越来越沉重的身躯大声的嚎啕起来。

    一只大手突然出现在苏菲儿面前一把将地上的莫雷抓了起来苏菲儿愕然抬头现布赖特正站在他们身后一只手像抱婴儿一般将莫雷抱在胸前。

    “救救他求求你。”苏菲儿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是知道他是战神殿的神仆就像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对他哀求起来。

    “放心他死不了。”布赖特脸上带着友善的笑容洪钟般的声音对苏菲儿安慰道。

    抓起苏菲儿布赖特几个跨步便将两人带出了角斗场。

    昏迷之中莫雷感到一种温暖的感觉充满了他的身躯让他的身体逐渐的恢复了感觉睁开眼睛布赖特的大脸就在他的上空浮现。

    “好了醒过来就没事了你的伤还需要在床上修养两天以后就会像以前一样活蹦乱跳了。”看到莫雷醒过来布赖特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莫雷虚弱的笑了笑对着布赖特点了点头低声说道:“谢谢你这次是你救了我。这次没有挥你交给我的全部本领给你丢脸了。”

    布赖特呵呵笑道:“这已经不错了你这个小东西能幸存下来连我都感到惊奇先休息吧我要向战神大人汇报去了这两天以来他一直都很关心你的伤势知道你醒过来他肯定会很高兴的。”说完他弯腰走出了莫雷的房间。

    不大的功夫阿瑞斯雷鸣般的声音就在房间外面响起来了:“小东西你醒过来了?实在太好了。”

    随着声音阿瑞斯弯腰走进房间来到莫雷的床前关切的弯下腰来盯着莫雷问道:“感觉怎么样?布赖特治伤的本领还是有一套的你就安心得养伤吧。小东西这两天我真得太担心了你要是死了让我以后在神山上怎么混?”

    莫雷本来对阿瑞斯的关心非常感动的但是阿瑞斯最后的两句话让莫雷满心的感激化为了泡影说到底自己在阿瑞斯的心中还是一个能够用得上的奴才而已指望他真正的关心自己实在是一种梦想。

    不过在他的脸上还是露出了感激涕零的表情望着阿瑞斯一笑莫雷低声说道:“谢谢战神大人的关心放心吧我的命很硬死不了的布赖特说了两天之后我还会像以前一样了。”

    说到这里他心里一动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不过以后每年一度的角斗大赛我看来是免不了了波塞冬大人不会放过我的过得了今年过不了明年阿战神大人你要学会自己出谋划策了。”

    阿瑞斯楞了一下脸上随即露出了一丝惭愧的神色:“小东西这件事情恐怕要靠你自己来解决了我和波塞冬大人有协议你们人仆之间的争斗我们不会插手。不过我想凭你聪明的脑袋应该能轻松的应付得了吧。”

    莫雷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角斗场上是要靠实力来生存的这样吧我不要求您的帮助只求您以后允许我继续向布赖特讨教格斗技巧方面的事情这样应该没有违背您和波塞冬大人之间的协议吧。”

    “那是当然。”阿瑞斯紧张的神色立即变得轻松起来爽快地应道:“以后你随时可以向布赖特请教为了保住你的小命我也只有答应你了。对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阿尔忒弥斯答应和我约会了小东西你虽然差一点死掉不过我们两个都得到了喜欢的美人你这次受伤也算是值得了。”

    莫雷心中不由得骂了阿瑞斯一句但脸上还是带着喜悦的笑容:“能为大人赢得美人心莫雷就算是死了也是值得的。大人阿尔忒弥斯应该是很难接近的您要改变一下自己的脾气在他面前要表现的文雅一点这是您成功的关键。”

    阿瑞斯疑惑的挠了挠脑袋嘟囔道:“文雅?这该怎么表现?真是的她要是让我作诗弹琴的话那就让我很为难了小东西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莫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轻声道:“在众神之中谁最才华横溢?您可以向他请教一下啊。”

    阿瑞斯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拍着脑袋说道:“对了我怎么没想到?赫尔墨斯最有才华我怎么把他忘了?另外阿波罗的小竖琴弹得很不错不过他不一定能教我。小东西你安心在这里养伤我这就到奥林匹斯神山上去找赫尔墨斯。”

    随着阿瑞斯的离开莫雷的房间内变得冷清起来谈了这么多话莫雷也变得困倦了闭上眼睛他迷迷糊糊的就要进入梦乡。

    这时一阵清凉的感觉涌上心头一张湿润的丝巾正缓缓的擦拭着他的脸庞。

    睁开眼睛莫雷现苏菲儿正惊恐的朝后面退去手中依然握着那张洁白的丝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