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八章 十八器仙战群魔(2)

    (外面在打雷下雨有zz前车之鉴我现在也不敢再继续用电脑了先把明天两章奉上大家要觉得我木耳还算厚道麻烦在12点以后新人榜数据库更新帮我推荐点击收藏谢谢了.)

    “哼一群废物专门筹备出来对付器宗的‘天魔地血绝壁大阵’居然就这么被两个小孩破掉了。”天空中那妖异男子一声怒骂让血神宗千余名弟子都不住颤抖“小血狱啊那三个小娃子在东边八百米外你去把他们捉来吧捉不来你也不用回来了。”

    血狱狂魔一阵抽搐那话最后一句就似在自己耳边响起一般让他感到对于这突情况上使是多么的不悦。

    连忙点头应是向着东边冲了过去。

    “什么?你要回去?”梅仁耀乍听小绝子所言一阵惊诧他居然要返回战场。

    “对我的老爸老妈都在那里而且我和你们不同我有下阶仙士的修为在这场战斗中能够起到左右胜局的关键作用。”

    梅仁耀虽然不悦但也没有办法毕竟事实如此自己和小师姐去反而可能拖累大家。当下无奈的对小绝子抱了抱拳:“既然这样那就后会有期吧。”说完目送小绝子向着泻掉血湖的洞中钻了进去遥遥向器宗方向拜了三拜紧了紧握着肖兰的手向着东方扬长而去。

    妖异男子接过血狱狂魔号令其血神宗弟子来没有了准备好的大量血流还有法决可用不是。

    血雨腥风……

    众血神宗弟子顿时大喝一声甩出自己的飞剑不断向飞剑打上法决顿时千余把飞剑都被血光包裹向着器宗弟子从天而降。

    虽然因为之前交手器宗弟子有所损失但是毕竟还存活大半。见得对方施以群攻之法大师兄风寒月断喝一声“器宗弟子听令祭出法宝一二三射。”就是这剩下的八百名弟子在大师兄号令下掏出两千四百个法宝别说是血神宗就是妖异男子也一阵乍舌。这器宗果然是家底殷实啊更是升起了灭其满门夺其法宝的决心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他的炼器之术不是。

    这两千四百个法宝和天上射下的一千柄血色飞剑撞到一起砰的一声血剑溅射出数以亿计的大小血滴汇成血雨笼罩了整个空间不过也由于两千四百个法宝的撞击那承载血气的飞剑却没有一个完好全部被硬碰硬砸的粉碎而这些法宝也都没有好过当其冲的受到血雨的浇灌顿时散去所有光华成为一介死物。万幸双方法宝撞击之处离器宗一方尚有不少距离否则光是这两千四百个法宝掉下都能砸死几个人。

    在法宝阻碍之下器宗众人终于赢得了宝贵的时间看着满天血雨夺天造化炉也不作势就那样飘到最前面单手一挡只见一个白色的障壁在她那芊芊五指尖形成向左右上下散转眼间便将所有器宗弟子笼罩进来。血雨撞到障壁之上四溅开来这障壁却没有丝毫的减弱始终散着淡淡的白色华光。

    “咦。”妖异男子意外道:“居然不是元气也不是灵气而是像那些低级武者的真气。难怪这秽血并不能破除这道障壁厉害厉害看来有你这女子在一天这血神宗千余名弟子就丝毫没有作用很好很好。”

    “既然知道很好那就把甜点下了吧开始上点开胃菜。”夺天造化炉所化的妙龄女子盯着妖异男子针锋相对毫不示弱。

    “好有胆色且看我如何把你拿下。”妖异男子轻轻一笑转而对血神宗门人道:“你等去四面布下‘绝天秽血灭仙煞阵’至于这些蝼蚁就让本上使收拾。”

    血神宗门人哪会说不连忙四散逃开散到原来结界的周边各自掏出一块血色石头这石头并不是什么矿石竟是普通的石头常年泡在秽血中所制。各自配合石头掐动法决又是一道血色的结界出现在本来的那道黑色结界之内。那天上的四人这才收起法决恭敬的走道妖异男子的身后。

    “你们四个去玩玩吧。”妖异男子不经意的说道好似在进行一场游戏。

    “是君上。”四人公然应诺看着妖异男子那恭敬的目光好似在看君王一般。

    四人转过身来直接飞到器宗众人上空分别喝道“我霸天玄魔。”“我毒手玄魔。”“我灭风玄魔。”“我金刚玄魔。”顿了一顿齐喝道:“今日就要灭你器宗满门。”这嚣张的狂语仿若雷鸣般轰得天空都嗡嗡作响。

    “玄魔?!!”众人大惊这可是魔界中人的称号而且这魔界指得不是修真界的魔界而是真正的魔界。魔界也与仙界一样将其中魔人划为五阶血魔魔头玄魔魔君还有天魔。

    本来以为对方最多时些飞升时兵解的散魔最多不过是渡了几次天劫而已可是现在才知道对方是玄魔!!!玄魔?什么概念?那可是相当于仙界的金仙这里十八位器仙最强不过中阶灵仙怎么打不可敌!!!

    本来满是颓废的众弟子知道对方乃魔界玄魔之后混若雷劈萎顿倒在地上再提不起丝毫争斗之心所谓哀莫大于心死就是指的这个状况了。

    “果然没想到魔界人居然下到修真界来了。”妙龄女子皱眉言道。

    “什么叫没想到?五千年前你们器宗的祖师爷难道没有告诉你们什么吗?要知道当年他可在这器宗附近杀掉了我们一名魔君呢!!!”妖异男子在云头上悠悠的道。

    “什么祖师爷难道仙界也?!!”肖天成愣住了这消息实在太过震撼让他竟然不禁对妖异男子叫出声来。

    “哼别装模作样你们祖师爷就在西方一千米处杀了我魔界无影魔君虽然看架势他也遭重创但这么近的距离不可能连临死前看你们一眼的能力都没有。”妖异男子怒喝道眼力迸出滔天怒火可见他和那无影魔君关系绝不一般。

    “没什么好说的要打就打吧就凭你手下这四个玄魔还没有办法让我们束手待毙倒是你如果不加入战圈的话可能今天失败的还是你们。”妙龄女子不在乎的说道这种无所谓的语气让妖异男子显是大怒。

    “好好好!!!我就是不加入战圈又如何四玄魔听令给我杀了他们鸡犬不留。”他哪不晓得这是激将计但凭他身份又怎么能示弱恨声说道。

    “肖天成且让我等与之对抗你带众弟子离开今日这战不是你们这些修真者所能经受的住的。”妙龄女子留下一言便带头向着天上玄魔冲去她方才有意出言相激使得妖异男子不能动手己方十八人面对着四位玄魔才有胜利的可能。

    肖天成点头称是就要带众人从梅仁耀钻出的洞里突围却见面对这生关头弟子们早已经不待吩咐争先恐后的各自向那大洞奔去相互推揉着拥挤着人性卑劣可见一斑。

    “休想。”妖异男子伸出一指一道光华射到洞上形成一个小型结界再无任何人可以入洞而逃。

    “哼给我破。”正在此时那结界下的洞中竟响起一声稚嫩的童音大喝一声将这结界破除一个六岁大的身影直飞到器仙阵中正是绝云剑小绝子。

    器宗门人这才顺着大洞驾驭飞剑而下肖天成在这纷乱的人流之中也和妻子徒弟们失散暗叹一声罢了罢了逃得一个是一个哪还管得到其他便也御使飞剑和人流一齐飞下。

    见得这许多人离开天上那妖异男子反而没了动作不温不火如用看着一群死物。

    “不好赶快救援。”妙龄女子仿佛想到什么马上向洞口飞去剩下的十七位器仙虽然纳闷但也尾随而上。

    不过四玄魔又岂会让他们如意身影一晃已经阻在对方去路之上道:“你们的对手可是我们。”金刚玄魔当即出手狠狠一拳砸下那风压将最前面的妙龄女子身上衣裙吹得向后飘飞紧接着拳头实实的印在了妙龄女子阻挡的双手上冲击波在两人拳手之间接触的面上形成呈圆形散向四周就如用小石子投入水面一般只是泛起涟漪的度快了不少气势也猛了许多。

    “看着蝼蚁垂死挣扎却依旧难逃一死那种绝望的神情真是让我感到无比兴奋啊。”妖异男子淡淡说了一句向着大洞一拳击下一道黑色的光柱直射下来瞬间没入洞中顺着这坑道一路飞掠度比众人御剑快了何止百倍仿佛死神镰刀般收割着八百生命。

    妖异男子轻皱眉头纳闷道:“居然还跑了一只蚂蚁。嗯还好那器宗宗主已经死了好这就去搜刮他的灵魂得到器宗的炼器方法。”说完向着大洞飞去临入前平平淡淡的丢下一句话:“你们四个我回来的时候还解决不了他们就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