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章 窗边的“女鬼”

    夏日的海风从路西法的身边匆匆走过。眼下,路西法正打理着他凌乱的秀发。

    炙热的阳光透过窗棂,路西法

    却没有丝毫闪躲之意,反而闭目享受着夏日里来自海风的轻抚、太阳的灼烧。

    来到这世界之后,这位堕天使贪婪地感知着周围的一切。

    太阳与他四目相对,阳光仿佛在这一瞬间黯淡下来,白云和风则停止了呼吸,就连海浪也变得小心翼翼。他很好奇,蓝天为何会逐渐失去色彩?远方的船只为何全都原路而返?

    路西法能感受到身后灵魂的苏醒。可自己这尊贵的灵魂又为何会寄居在人类的皮囊中呢?

    这到底,是自由还是不自由?

    “我知道你醒了。”窗边的堕天使望着远处滚滚而来的海浪温声说道。

    而菲尔终于是睁开了惺忪的睡眼,他仿佛听到有人在说什么醒了?

    菲尔逆着暖阳望向窗户的位置,乍一看还以为是个美女坐在自己房间的窗边,还好不是在自己床边。

    今天真是活见鬼了!刚醒就来这么刺激的?

    一名长发飘飘的男子就坐在窗边?天呐!

    可回过神来,菲尔觉得自己的身体出了某种异样,全身难以动弹,昨晚的确发生了什么,以至于全身上下像是被烈火灼烧过一般,经脉像是被无数蚂蚁啃食过,有种火辣辣的感觉,现在依然有着非凡的疼痛感。

    总会有一场来自命运的莫名洗礼,上天会不知不觉地将他选中的人拉上“贼船”。

    但愿上天是个女孩,这样,至少能温柔一些。

    路西法望着窗外,似乎觉察到了什么。他眯起眼,嘴角向上弯成如彩虹一般的弧度,用右手食指敲打了面前的旧木桌三下。

    “哒……哒……哒”

    菲尔的意识像是受到了三次猛烈的撞击,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微微的眩晕,但这之后,菲尔惊奇地发现,自己全身的疼痛感都消失了。

    “我本不相信这个世界有鬼的”

    菲尔突然直起身子释然地笑着。

    “但现在你不得不信了是么?”

    “看起来像是这样,不过你应该是个巫师吧?”

    “你可以试试……如果你觉得你能用物品击中我的话。”

    路西法显得很有自信。

    于是菲尔竟不假思索地顺手将自己的枕头用力扔向路西法所在的方向,然后闭上了双眼。

    不料枕头顿时就从窗口呼啸而下,正好打中了一位正靠着石台美滋滋抽着小烟的老头。

    老人家还在想着趁着日子好应该多下海捕鱼发家致富的事情,转眼就被绣花枕头所命中,心中顿时大为窝火。

    老头左顾右盼,终于,一声大吼凭空而出。

    “哪只死肥鱼不想活了!敢拿枕头扔你爷爷!

    ”

    老爷子说罢就把这绣花枕头扔到了身旁狭窄的

    船道里,枕头随波逐流,不过一会应该……应该能飘到大海里了吧!

    听到一声苍老的怒吼之后菲尔便立即睁开眼睛,那个美到恐怖的背影依旧还在,而那声谩骂明显不属于眼前的这个……这个“女鬼”。

    想到这里,菲尔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一股寒气顿时从菲尔的背后窜出,“女鬼,你是前来索命的?”菲尔深呼了一口气,缓缓抬头,终于敢正视“女鬼”的背影。

    莹紫长发及腰,在日光下随风飘荡着,一身洁白宽大的衣衫看样子的确是男装,不过这世间还真有这样秀发飘逸,身姿妖娆的男子?

    “你的命在我这里还算很有价值。留着或许更好。”

    路西法转身,一对紫魅眼眸勾着菲尔的魂,完美的脸颊被日光勾勒出了更加神圣的感觉,这让菲尔不由得心跳加速。

    女鬼就是女鬼,比人类女子好看多了。

    路西法望着眼前的这个人类,身为最强大撒旦的他居然无法将其灵魂吞没,将其躯壳驾驭,这是万年来绝无仅有之事。

    堕天使之音依稀还在屋内回荡,可他们的灵魂却都沉寂了。

    路西法一直在观察面前的人类,这个有着咖啡色头发,和他一样有着紫色眼眸的人类。

    这也是第一次,路西法如此正视一个人类,不过……好像哪里有点奇怪,但是又说不上来。

    路西法微笑地看着眼前的少年,小步走到他的身旁坐下,并用双虚无的手捋着他的头发

    。

    路西法很奇怪,明明触及不到实物,却能触及得到眼前的这个人类。

    “为什么头发会是这个颜色?”

    路西法很自然地脱口而出。

    菲尔一愣,连忙回答“不知道,这是天生的,我也没办法。我都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我和我的兄弟洛克一样,都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的头发是什么颜色。”

    菲尔把头低了下去,盯着有点年代的木地板,好不容易冷静下来了,他终于想起了一件事。

    “我……”

    还没等菲尔说完,路西法就已站起身来,菲尔仰视着这个高大的身影,话又吞进了肚里。

    这一刻,路西法好似遮挡住了所有的阳光,他身穿的净白衣衫此时被日光镀上了一层金边。

    路西法意味深长地望着菲尔,随后在其头顶打了一个响指。

    两双紫眸的目光终于是碰撞在了一起。中间断了的锁链被重新连接上,似乎变得完整了,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再也不能停下。

    “这样好看多了,原本应该是这个颜色才对!”

    路西法歪着头看着他的杰作,眯起双眼满意地笑了。

    而菲尔则奇怪地看着路西法,不由自主地伸手拿起了木桌上的镜子对向自己。

    镜子里的菲尔,与面前的路西法竟是如此相似!

    菲尔怔住了,立刻联想到了昨晚的那场奇怪的梦境,但梦中的那个人的面庞模糊了,所有的记忆在此刻土崩瓦解,只记得有个紫发身影吻了自己的额头。

    而路西法又回到了座位上对着窗外翘起腿来。

    菲尔明亮的眸子中闪着疑惑“鬼?真是鬼?”

    路西法蔑笑,随意地向后对菲尔瞥了一眼,接着不紧不慢地说道:“第一,我的确是魔鬼。第二,我现在是灵魂状态,所以实物无法触及到我,反之亦然。第三,我的灵魂现在在你身体里,但是我无法进行夺舍和压制。第四,只有你才能看得见我。这样说,你明白了么?”

    房间内安静了一会儿。

    “反正就是女鬼鸠占鹊巢,与我同生共死对吧?”此时

    菲尔的眼中满是兴奋,嘴角弯起的弧度证明他很“开心”。

    “本王……难道你都不怕本王么?我可是最强大的魔鬼。”

    路西法坐在木桌上,对着菲尔,任凭海风吹乱他的长发,骨节分明的手指不时梳理着那些飘到眼前的紫发。

    说实话,现在的路西法心中,更多的是好奇。

    菲尔抬头,分明就看到了那些燃烧的羽翼从路西法的后背伸展开来,足足有六对!那些金红色的羽翼燃烧着夺人眼球的火焰,令人忍不住沉沦,忍不住堕落,要把人的心智夺去。

    可是菲尔立即转移了视线并迅速调整心情,换了一副笑容面对眼前的这个魔鬼

    。

    “我为什么要怕一个给我头发换颜色的女鬼?”

    菲尔的手脚都是僵的,还有些微微的颤抖。

    可是菲尔仍很有勇气地直视着眼前的魔王,因为他早就猜到了眼前的“女鬼”正是曾经让世界颤抖的存在。

    路西法很满意地望着菲尔,但他突然懊恼道:“本王竟然无法反驳……等等,本王可不是女鬼啊!”

    菲尔强笑道:“反应居然比我还慢。”

    路西法眼中有火焰燃烧,可是菲尔却一点都不感冒,听了这番说辞之后,菲尔又展开了新一轮的提问。

    “我们是不是昨晚见过啊?魔鬼大人,还有你说实物不能触碰到你,那你是怎么触碰到我的?”声音开始有点略微的颤抖了。

    路西法用手撑着脑袋,显得一副很苦恼的样子。“遇到你之后一切就变得很奇怪,你能看到我的羽翼,我却无法真正看穿你的内心,真是个怪人!”

    菲尔还是笑得很阳光。“女鬼大人你答非所问了!”

    “你这个人类真没意思。”路西法摇了摇头,“你刚才的问题我也无法解答,不过你得赶快给我找到适合的躯体,否则我们不久之后都得死去。”

    “为什么都会死去?”

    “从来没有一个人类的躯体能容纳两个灵魂,不过……”

    “不过什么?”

    “除非你拥有我的血脉”

    “那要怎么证明我拥有你的血脉?”

    “拿起你桌上的小刀,割开你的手指,将血液滴到我的脚下。”

    菲尔照做。

    这滴血液落在路西法的脚下,就像往池塘里仍了一块小石子,开始漾出阵阵涟漪,但过了一会,大量的鲜血从那滴血液滴下的位置涌出,开始在路西法的脚下蔓延。它们变得越来越多,且渐渐开始沸腾。

    路西法的脚下,那一潭沸腾的血液泥沼中开始长出了朵朵殷红的罂粟,它们环绕着路西法开始渐渐生长,一直长到他的头顶,然后化作粉末纷纷随风散去。

    路西法欣然微笑,左手食指划过鼻尖,似乎还在回味着刚才的一切,他愉悦道:“契约已经缔结,现在我们的灵魂是互通的了。”

    拿下眼前少年的躯体,这只是第一步。

    “女鬼,你居然敢骗我?”菲尔懵了一会,还是迅速反应了过来,满脸惊奇。

    路西法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上的戒指。“魔鬼说的话不可信,不过住你这,我会交房租的,你想要我做什么?只要我能办到的,都会满足你,是金钱还是权力?”

    “教我魔法好了”

    路西法盯着菲尔的眼睛道:“那想学什么魔法?”

    “不知道,最厉害的”

    “毁灭?还是创造?”

    “都想学。”

    “那正好,在我找到适合自己的躯体之前,你可不能死掉。”

    “人类,告诉我你的名字。”

    “菲尔……”

    此时菲尔的背后的影子好像在动,一个小小的黑影从墙上凭空而出,落在了菲尔影子的头顶。

    路西法终于看清了,那分明是顶皇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