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章 红胡子老麦克

    死亡之海,巨龙岛

    蔚蓝的天空中多了数十条巨龙的身影

    。

    海风轻抚,嘹亮的吼叫声穿破云雾,巍然硕大的身影们重重地降落在漆黑的海岩上。

    它们的正前方,比巨龙们更高的黑岩上,一位身披黑袍的人形生物张开了他的双臂,一瞬间,巨龙们纷纷低下了它们高贵的头颅。

    红色巨龙格里菲斯来到了黑袍人的面前,与一阵低语交谈过后,黑袍人的周围便出现了阵阵若有若无的闪电。

    黑雾在他的周围弥漫,伴随着闪电。黑雾越来越大,紫色的双眸开始渐渐显现。

    突然,一声高亢的龙吼响彻天际,似乎在热烈地庆祝着新时代的降临。

    ……

    康斯坦丁圆滚滚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它用自己的小爪子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弑龙城现在可真是热啊!当他还是一条可以随意喷火的巨龙时,可没想到自己的火焰的余威可以带来如此恐怖的气温。

    菲尔和洛克也揩了揩额头的汗水,可远远望见一幢破旧的哥特式建筑时,两人喜出望外。

    那门外耸立的高大身影,不就是他们所熟悉的老麦克么!

    “菲尔!洛克!我的老天爷!我的孩子们……你们没事吧?”

    见到菲尔和洛克安然无恙,老麦克神情激动,昏暗的双眼也顿时明亮起来,他努力迈着健步冲上前去迎接他的孩子们,手中拐杖急促地击打着地面,这节奏重合了他加速的心率,正是上天赋予生命的壮阔鼓点。

    此刻的老麦克,真是在奔跑,用尽全力在奔跑,在飞翔!

    这两个灰头土脸的小子

    ,真不让人省心啊!

    洛克和菲尔赶忙迎上。老麦克

    则发起了冲锋,准确而迅速地落入了他们的怀抱之中。三人幸福相拥,喜极而泣。这位老顽童果然又调皮了。

    “都还活着!都还活着!都还活着!”

    “我怕你们找不到我呀!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老麦克热泪盈眶。

    “你看我们也没却胳膊少腿,麦克大爷不也是好好的嘛!别哭了……”洛克连忙安慰他。

    此刻似乎有一抹温暖的阳光撒在了他们的身上,照亮了他们身后的世界。

    重逢在黎明出现的那一瞬间,谁都不想失去彼此,因此才选择把灵魂的一部分交给心中重要之人,嵌入彼此的回忆之中,岁月之中,使得对方永远不能忘记自己。

    有时候能再见到思念之人的面庞,就是一件相当幸福的事情,哪怕只是最后一次……

    这三人转了好几个圈才肯松手,但老麦克又将菲尔与洛克紧紧揽在怀里,双手合十并紧闭双眼向海盗之神祈祷着。

    “伟大的杰克船长,感谢您的保佑,您的传奇,世人必将铭记于心。日后这两个孩子必定会有更多的财宝与女人,感谢您无私的馈赠!他们定会追随您的指引,寻找人生中最珍贵的宝藏。希望您能始终守护他们,给予他们非凡勇气与力量,红胡子敬上。”

    “回家了……回家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老麦克揩了揩眼角的泪,却怎么也止不住。

    菲尔上前用手轻拂眼前人苍老的面容,拭去了那些眼角的星辰。那些岁月留下的痕迹,交错着化为朵朵美丽的花蕊,长在眼水之畔,长在眉峰之巅。

    这是世界上最美的画面之一,至少菲尔与洛克是这样认为的。

    见此情景洛克也是赶忙搭起菲尔的肩膀,愉快说道:“白胡子老海盗开心点,我们还死不了,嘿!在我心中船长今天最帅了!就连隔壁的比尔大爷都没您帅。”

    “这种事情知道就好了,要说得小声一点,还有,我不是黑胡子也不是白胡子,我可是红胡子,哈哈哈!不愧是我的水手们,我还要

    带着你们下海航行到巨龙岛挖宝藏呢!”

    菲尔看着老麦克,这个瘸了左脚,依然戴着滑稽海盗帽,身穿破旧海盗服,面容刚毅的老男人

    ,不禁觉得他所夸大的光辉岁月都是事实。

    而他收留菲尔与洛克,要带着他们远航的承诺也是真的?

    洛克此时却玩味地看着老麦克,对老麦克的说辞似乎很不屑,于是他对菲尔说道:“老麦克就会吹牛,每次都和我们说自己的海盗船被精灵巫师变成花生粒般的大小,可现在连鬼影都没见着。”

    老麦克一听这话便把嘴角斜得老高,一本正经地说道:“你这只倒霉的小狗,红胡子显神威的时候你连撒尿都还不会呢!

    ”

    “我显神威的时候你也只能住拐杖了。”

    “红胡子永远是你大爷,就算柱了拐杖。”

    “得,您老宝刀未老,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一阵打趣过后,老麦克蹒跚转身,颤巍巍地打开古朴的门扉,一瘸一拐地上了两级台阶,招呼着菲尔与洛克。

    “行了!快进来!我的水手们。大块的牛排正等着你们,七分熟,半熟,不熟的都有!今天想吃多少吃多少。”

    康斯坦丁从洛克的怀里一跃而下,率先冲进门里,这全力冲刺的速度果真是奇快无比,一阵狂风驶过,惹得老麦克大笑起来。

    “看来我的水手中最英勇的是一只小狗呀!康斯坦丁,等等我!可别把牛排都吃完了!”

    菲尔与洛克摸了摸自己早已空无一物的肚子,见此情景,还不得赶快冲进门里,直奔餐桌而去啊!

    而老麦克从后面抓住了这两人的衣襟,慢悠悠地说道:“水手们应该先让船长用餐,这顿晚餐还是船长犒劳给你们的,跟在船长后面,康斯坦丁一时间还找不到牛排的所在。”

    “我们马上就能找到宝藏咯!让我们活下去的宝藏。哈哈哈……”

    老麦克蹒跚地走在两人的前面,带着他们上了二楼。

    红胡子打开储物柜,提出几瓶朗姆酒,倒进圆桌上的酒杯里。

    湿热的海风破窗而入,打在余热未散的牛排上,牛排所散发的香味让三人不禁舔了舔嘴唇。

    楼下的康斯坦丁忽然察觉到了什么,它用鼻子嗅了几下,便如离弦飞箭般冲上二楼。

    康斯坦丁望着端坐在圆桌旁的三人,再看看桌上的牛排,如释重负地呼了一口气。

    昏暗的油灯下,三人一狗正在大快朵颐,三人举起朗姆酒,一同庆祝着自己依然还活着。

    一轮红日在海平线上露了半张脸,菲尔转头望着窗外的海景,血红的苍穹下,远处灯塔的光芒已经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闪耀。

    近处,渔夫们正抽着烟交谈着,母亲们呼唤着调皮的孩子回家吃饭,还有一艘渔船正在缓缓驶向远方。

    老麦克也看着窗外,眼中流露出些许的怀念,他摸了摸自己已经发白的胡须,又说起了当年红胡子的航海故事。

    “堕天使号上有一半都是肤白貌美的女人,另一半是英俊善良的小伙,我们一起唱着歌,跳着舞,一起寻找传说中的宝藏。”

    “我们打败过很多恶毒、凶猛的海盗,渐渐地,我们成了海上的传奇,没有任何海盗敢把我们作为对手。”

    洛克听了这两段异常熟悉的开场白便不由得咯咯笑了。

    洛克停下手中的刀叉,一本正经地说道:“是不是还遇到过传说中的海妖,以及有一百零八只触角的大型章鱼?”

    “洛克水手,不如说说具体细节?”菲尔举起酒杯再饮了一口,坏笑道。

    一听这话,洛克便起身摘过老麦克头顶的海盗帽,戴在自己的头上,一只脚搭在凳子上。

    洛克装作老麦克的样子,兴奋地粗着嗓子道:“好的!话说堕天使号遭遇到大型章鱼的时候,红胡子船长是何等的英勇!他是那么勇敢,充满智慧,率领船员们用大炮和鱼叉与怪物激战。一时间怪物被船员们打得哭爹喊娘。”

    洛克顿了顿,干咳了两声,继续说着。

    “但是不知何时凭空出现了一个神秘的漩涡,将堕天使号送回了弑龙城的港口。船员们用光了所有的炮弹和鱼叉,这还没打过瘾呢!而我们的红胡子船长则回到岸上,将这份不甘发泄在了二十多位肤白貌美的少女身上。”

    洛克用手掌拍打桌面,兴奋地说道:“据说那天晚上,那家红馆接到了无数邻居的举报,连巡逻的士兵都赶了过来。有一位衣衫不整的女子终于大叫着冲出红馆,你们猜她说了什么?”

    “说了什么?”菲尔迎合着。

    这时老麦克发话了,“她说:‘大战归来的红胡子犹如天神下凡,威武不屈,他又征服了无数的岛屿与洞窟,他实在是太厉害了!太厉害了!’”

    “哈哈哈哈……汪汪汪……”菲尔,洛克与小狗康斯坦丁又开始笑个不停。

    伴着海风,喝着朗姆酒,吃着牛排,与老麦克讲不烂的往事真是绝配。

    风卷残云般扫荡完桌上的牛排之后,三人便心满意足的倚在凳子上,老麦克眯眼望着菲尔与洛克,嘴角不经意间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

    曾经乌云密布的天空中裂开了一道一米长的缝隙,阳光终究还是透过了这片乌云,即使只有这一米。

    曾经不谙世事的少年们在不知不觉之中渐渐成长了。

    还记得那些年的夏天,爱哭鼻子的小菲尔总是被调皮捣蛋的洛克欺负的时候,透过乌云的阳光是那么的温暖。

    两只自由的小鸟总是爱徜徉于繁华的闹市,宁静的港口,以及甜蜜的糖果屋之间。

    这两个小捣蛋可带来了不少的麻烦,不过大多数时候是洛克带着毫不知情的菲尔顶风作案,偷糖果,打架是常态,最过分的是他们两小只有一次在室内烧烤居然差点把整栋房子都点着了,这让老麦克气了大半天,气得直跺脚啊!但是无奈……被他们清澈的双眸射中时,又开始心软了。

    也多亏了这两个浑小子,原本脾气暴躁的老麦克渐渐也变得如一个和蔼的父亲那般了。

    但是在他们的童年里,让老麦克最为难忘的,还是那个金红色的午后。

    ……

    印象中那些光是雪,盖满了整片大地,与远山融为一体,与大海交相辉映,是心脏中汩汩流动的血液,是太阳神爱而不得的悔恨眼泪,是从云端投下的海市蜃楼。

    两个伤痕累累的少年,彼此搀扶行走着,沐浴在那片奇异的光下。他们的影子被夕阳拉得好长好长,而老麦克则相信这是灵魂的投影,似乎预示着未来的命运。他们注定会变得高大,变得像一个真正的男人那般,驰骋于这乱世之中。

    记得小洛克左眼青了,小菲尔嘴角肿了,可是他们脸上洋溢着的幸福,确实还要比金红色还浓烈许多。

    就那么站着,看着两个遍体鳞伤的孩子走在满地黄昏的路上,缓缓来到自己面前,他们紧紧搀扶着彼此,生怕有一方会率先倒下,或许,这就是他们的命运吧!

    “船长,我把我们的舵手给带回来了!我一个人打倒了八个可恶的海盗,我是不是很厉害!”

    “船长,大副说谎!明明他打倒了十个,我打倒了十一个!我是不是更厉害!”

    “港口这么多的小海盗,两位船员真是辛苦了,厉害厉害!都有红胡子的一半厉害了!快进来!船长给你们做好吃的。”

    “好!”两人齐声欢呼。

    饭桌上,老麦克情不自禁地问了这两小只的梦想,然后船长蓦然觉得自己的心中很是平静,平静得有点恐怖。

    “舵手,回答船长,你的梦想是什么?”

    “报告船长!我想让世界和平,所有人都能自食其力的幸福生活下去。”

    “那么……我们的大副呢?”

    “我呀!我想找个美丽又善良的女孩做我的妻子。”

    “哈哈哈……都是很伟大的梦想!来,船长再奖励船员们几块肉!”

    原来菲尔的梦想很大,他希望全世界的人们都能美好的生活下去。洛克的梦想很小,他希望能找到一个美丽善良的姑娘,与她厮守一生。

    ……

    不知不觉,现在这两个小屁孩都长大了,都快成年了!

    船长也老了,还能守护他们多少年呢?未来一切,都交给神来定夺吧!

    老麦克将双手置于脑后。

    暗暗想着。

    在他们心中,已经年迈的红胡子究竟扮演着怎样的角色?他们的童年,他们的梦想,他们的心灵,船长真的守护住了吗?

    不知不觉,老麦克睡着了,又梦见了那金红色的夕阳下菲尔与洛克相视一笑的画面。

    菲尔与洛克为老麦克盖上了一条毛毯,顺便用鹅毛笔蘸了墨水画了只小乌龟在他的脸上,小乌龟的屁股正好对着老麦克的嘴,这真的只是顺便。

    随后洛克与菲尔便回了各自的房间。

    窗外星光灿烂,菲尔在黑暗之中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这个夜晚却让菲尔心底有种说不出的恐惧感。

    菲尔将被子盖过头顶,将自己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每当菲尔惧怕黑夜时,总会这么做,好像黑夜之中会莫名地冒出一些东西把他吃了似的。

    黑夜,真的让每个人都恐惧过么?

    其实菲尔的感觉是正确的,一双眼睛正在远处死死地盯着他,那双眼睛里只剩下了永恒的虚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