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章 拜师古尘,古尘赠菩提

    “那天拍到菩提的人,现在就在我们阅城万宝阁分部。就在,我们身边!”

    “什么?!”苏绘脸色骤变,一把抓住万璇,“璇姐,你説,那人在哪儿?!”

    “万宝阁,阅城分部!”万璇苦笑道,“谁又能猜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呢?”

    苏绘闻言眉头立刻纠结在一起,脸色説不出的复杂。

    “拍下菩提的是一位老先生,那位老先生来头极大,我费了极大的关系,也只打听到这一diǎn消息。现在我们只能去探探那位老先生的口风,看看他是否有意转让,眼下基本只有这一个办法了。可当初那三道崆峒拓印,恐怕”万璇看着苏绘,缓缓道。

    “不管了,现在就去,现在!我等不住了。”苏绘抓着万璇的手臂,着急地説道。

    “不能现在去。明天吧,现在已经傍晚了,去,怕是有diǎn晚了,过于冒昧。明天早晨,我们再去。”万璇看着着急的苏绘,叹了口气,道。

    “好吧。”苏绘只能恹恹地应道,她也知道欲速则不达的道理,所以心急不得。

    “对了,璇姐,我在房间里几天了?”苏绘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问道。

    “三天,今天是第三天。”万璇想了想,答道。

    “糟了,璇姐我出去下。”苏绘説完便一溜烟似的跑了出去。

    酒楼内。

    “对不起前辈,晚辈来迟了。”苏绘一看见那位前辈,便赶紧施礼道歉,毕竟是自己迟到,而且自己还是晚辈,于情于理都不应该。

    “无妨无妨,老夫也才等了一会儿而已,坐下吧。”那前辈倒是随意得很,丝毫没有长辈的架子。

    “咦?你的灵力……”古尘突然看向苏绘,“你突破了?!”

    “侥幸而已。”苏绘谦虚地答道,説完便又依言坐下了。

    “不知那日你我二人所説,xiǎo友你”那前辈一看见苏绘坐下,便急切地问道。

    “那日我便説过,我的体质特殊,自幼无法修炼,后来即使是用一些外物令自己勉强有了修为,也被断言修为只能在灵气十段之内,无法更进一层楼。所以我那日説,前辈若是收我为徒,定会后悔。可我却没想到,前辈并未因此有轻视之意,反而坚持,我心中自然是感动不已”苏绘缓缓説道。

    自从得到那残页,明白了那些之后,苏绘的这一大心结便解开了,所以此时才能毫无顾忌地坦然对对方説及此事。

    “好了好了,先别説那些有的没的,我现在想知道的是,你是否愿意拜我为师?”那前辈听完前面的,先是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听到后面则就急忙打断,问道。

    “那日前辈出手相救,晚辈便已感激不敬,前辈的这个提议,晚辈又怎么能推辞呢?”苏绘一挑眉,笑着答道。

    “好,好,好!”前辈也是高兴极了,一连説了三个好,“我叫古尘,从今往后,你我便是师徒了。”

    “晚辈苏慧,拜”

    “哎,怎么还是晚辈呢?”古尘笑着打断苏绘。

    “徒儿苏慧,拜见师傅。”苏绘也赶忙改口。

    “那我既然收了徒,也不能这么随便了。”古尘自言自语道,然后看向苏绘,“那这样吧,我到时带你去圣灵院学习,可好?”

    “圣灵院‘苏绘听到这个名字,愣了一下。

    她本来和大哥二哥也是有机会去的,不过后来因为体质原因没去成,二哥则是年龄未到,所以当时只有大哥在那里进修,不过后来都怪苏沥,都是因为他!

    古尘见苏绘脸色复杂,以为是她没听见过圣灵院,连忙解释:“大陆上确实以四大院最为闻名,但四大院后,其实还有个圣灵院,圣灵院的进修名额极为珍贵,每年四大院都仅各有十个名额,剩余的就是大陆各大家族,势力,以及国家等被分配到的名额,每个名额都会引起疯抢,可即使获得了这些名额,也还要经过极为严苛的淘汰,那里几乎集中了大陆最强的年轻一辈,所以你在那儿,并不会被蒙尘。”

    其实并非古尘看不出苏绘的心理活动,而是由于苏绘自xiǎo的环境,在那种环境中,每个人都必须学会喜怒不形于色。所以苏绘在有意隐藏自己的情绪的前提下,饶是古尘这种阅历丰富之人,也只能看出苏绘有些情绪波动罢了。

    “饶师傅费心了。”苏绘迅速调整状态,答道,“不过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説吧説吧,我答应你。”古尘大气地一挥手,倒是令苏绘有些哭笑不得。

    “我想在阅城再呆几天,我还有些事。”苏绘説道。

    “好的。这是传音符,你拿着,办完事了便用它叫我。”古尘将一块玉符递给苏绘,嘱咐道。

    “嗯,那徒儿先走了。”

    万宝阁。

    “璇姐,今天我拜了个师傅。”苏绘对万璇説道。然后将自己从那日去万宝市开始,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説了一遍。

    “听你讲,那古老先生倒是个不错的人,只可惜,这样的话,我们就要分开了。”万璇听完想了想,道。

    “璇姐没关系的,我会经常回来看你的。”苏绘对万璇答应道,“不过明天”

    “别想那么多了,船到桥头自然直,会有办法的。今天晚了,先睡吧。”

    次日晨。

    “叩叩,叩叩”

    “请进。”门内传来一道声音。只是为何这声音好像有些熟悉。

    门外的万璇推开门,苏绘和门内的人却惊呆了。

    “徒儿”

    “师傅”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额你们认识?”万璇诧异地问道。

    “璇姐,这便是我和你説的我的师傅。师傅,这是万璇,璇姐。”苏绘先反应过来,介绍道。

    “古前辈,晚辈万璇。”万璇对着古尘施礼道,“既然大家认识,你我就不拐弯抹角了,我直切主题。”

    “説吧。”古尘也应道。

    “不知前辈前几日拍到的菩提”

    “你説这个?”古尘诧异的説道,“现在没了。”

    “嗯?”苏绘脸色突变,万璇也皱起了眉。

    “我准备把它赠给我徒儿了,所以现在它不是我的了。”古尘完全没注意到二人的变化,自顾自的説着。

    “哈?”

    “怎么了?”古尘疑惑地问道。

    “所以”苏绘问。

    “所以它是你的了呀。”古尘道,“所以璇丫头你别来找我了,我没有。”

    “谢师傅,不过那不是璇姐想要的,是我。”苏绘旋即展颜谢道,“谢谢师傅。”

    (今天下午学散打,真是整个人都要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