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两千二百四十八章 提问

    同样忧愁的,除了这些院线公司的老总之外,还有现场、以及正在看这场新闻发布会的,各大影视公司、传媒集团的老总们。

    要知道,虽说他们在和线下院线公司的合作当中,并不占主导地位。

    可就算是这样,他们赚到的钱也并不算少!

    现在夏月工作室搞了这么一家线上院线公司,又是一家新兴产业,原本的行业规则肯定都不适用了,还得按新规矩来。

    谁知道他们对于电影票的定价高不高?到时候又会给他们定多少分成比例?

    这就是各大传媒集团、影视公司的老板们,所担心的最主要的问题。

    毕竟,商人逐利嘛!

    当然,其实他们也是掌握有主动权的。

    如果刘子夏所定的分成比例太低的话,他们大可以不去跟他合作,一直做线下电影放映,这样也算是一种反制措施。

    到时候,你线上院线公司没有电影可播,这公司还干得下去吗?

    这样一想,这些老总们的心,才总算放松下来。

    ……

    夏月线上院线公司,发布会现场。

    听到刘子夏这一番话,全场哗然,在短暂的议论声后,记者们又一次举起了手。

    这一次提问的,是一位来自央视6套的记者,名叫荆茗,她问道:

    “刘先生,您考虑过没有,如果这家公司成立的话,将会对华夏当下的电影行业产生多大的影响?

    因为线上院线公司明显的优势,很有可能会导致很多院线公司停业或者破产,到时候会有大量的人丢失工作,这种冲击,您有调查过吗?”

    荆茗这个问题就很尖锐了,等于是把线上、线下院线公司原本隐性的矛盾,给捅到了明面上。

    不过这也是事实,不得不说央视就是央视,还是以关注时事民生为主的!

    “要知道,一个新兴产业的兴起,注定要有一个旧的产业会被取代,这是人类文明的进步。”

    刘子夏并没有回避这个尖锐的问题,而是很郑重地说道:

    “就像工业化生产取代了手工生产,不仅仅节省了人工,还提高了工作效率,但是这并不代表就一定摒弃了手工生产。

    还是有很多工业化生产做不到的工作,是需要手工生产来完成的。”

    说到这里,刘子夏本来都已经停下来了,又补充了一句:

    “线上院线公司成立,虽说会使一部分人失去原本的工作,但是却可以选择其他的生活方式,说不定同样可以绽放光彩!”

    “刘先生,您刚刚说的,有很多工业化生产做不到的工作需要手工生产来完成。”

    荆茗看问题很细致,抓到了刘子夏话里的重点,她问道:“您能不能举个具体的例子?”

    “当然可以了。”

    刘子夏点点头,思考了一下,道:“就拿线上和线下院线公司来说吧。

    尽管线上观影优点明显,但是也有着明显的缺点,那就是关于3d电影的放映。”

    听到刘子夏的话,甭管是现场的嘉宾、记者,还是直播间前的网友们,全都反应过来。

    是啊,你2d电影能在线上,在手机、电脑上看,3d电影怎么办?

    那些拥有3d播放能力的电影院,除了2d普通荧幕之外,都拥有ix—3d荧幕。

    那玩意可是造价不菲!

    再说ix—3d荧幕越小也就越精致,价格相对来说也要昂贵一些。

    谁闲着没事花那么多钱,买块ix—3d荧幕在家里搁着,就为了等有新3d影片上映的时候,在家里看一场3d电影?

    还不够费事的,直接去电影院看多好?

    “是啊,3d电影只能在电影院里看,除了土豪,谁会买套3d输出设备放家里?”

    “嗨,大不了有新3d电影上映的时候,直接去电影院看不就得了?”

    “总感觉有点别扭啊,这要是习惯了在家里看电影,我怕是都不想去电影院了……”

    听到这里,网友们也在议论纷纷。

    从这些弹幕和评论里能看出来,他们对于3d电影无法在线上院线公司观看,并没有多大的反应。

    毕竟,到时候可以选择去线下电影院看,一年顶天了也就去那么两三次,反倒会有一种新鲜感了。

    “目前,不论是咱们华夏,还是在全球,个人3d观影技术都还有待完善。”

    刘子夏没在意现场的议论声,而是继续说道:“而且就算这项技术完善了,一套设备算下来,价格恐怕也会相当昂贵。

    所以就目前而言,我们夏月线上院线公司的影院,仅支持2d影片播放技术,以及部分3d微技术影片。”

    3d微技术也是3d技术的一种应用,只不过它具体是表现在2d电影里面,为了让一些虚拟化的形象更加真实而已。

    这一番话,让那些正在看直播的线下院线公司的老总们,莫名松了一口气。

    那感觉就像是刘子夏放了他们一马,给他们留口饭吃一样。

    当然了,他们想不到刘子夏在欧美还有一家3d拍摄设备、输出、输入设备的公司。

    相信只要在用个几年的时间,等ar眼镜大规模普及之后,3d电影也就会被纳入夏月线上院线公司了。

    央视的记者满意地坐下了,接下来提问的是来自鲜浪微博的记者刘菲菲,她问道:

    “请问刘先生,林玥女士也出现在了发布会的现场,刚刚娄女士介绍的时候,只是简单地介绍了一下她的名字。

    这是不是意味着,林玥女士也将在您的新公司里面任职?”

    不论嘉宾、记者还是网友们,其实早就注意到了坐在沙发最边上,一直都没有说话的林玥。

    只不过‘线上院线公司’这几个字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其他问题暂时忘却了而已。

    现在他们最关键的问题已经得到了答案,剩下的就都是一些他们比较关心的问题了。

    林玥为什么会出现在发布会现场,首当其冲!

    “哈哈,这个问题,恐怕早就已经困扰各位很长时间了,憋得很难受吧?”

    听到这个问题,刘子夏哈哈笑了一声,道: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上周在《失恋33天》召开新闻发布会的时候,我特别笃定地说,熊猫集团和我之间的矛盾,和林玥女士没有任何的关系?”

    听到刘子夏的话,现场又一次变得纷乱起来,议论声此起彼伏:

    “哎,我好像想起来了,发布会上他是这么说的。”

    “当时,子夏好像还说过段时间会拿出证据来,证明这件事和林玥没关系。”

    “原来当时子夏就已经想到了这一天,不知道是什么证据……”

    现场的这些老总、明星,还有记者们,不少人当时都参加了《失恋33天》的新闻发布会。

    现在听到刘子夏这么说,当然来了兴致。

    “之前呢,我之所以笃定地说,那项决议绝对不是林总下的,那是因为当时林总已经决定从熊猫集团离职,加盟了我们的新公司。”

    刘子夏笑眯眯地说道:“现在,林总是我们夏月线上院线公司地总经理,同时持有公司5%的股份,拥有公司决策权!”

    哗!

    一石激起千层浪,尽管已经猜到林玥将会在刘子夏的新公司任职了,但是他们没想到,林玥竟然还是公司的股东之一!

    “我去,真的假的啊?不光给总经理的职位,还给股份?”

    “从这一点,还有昨天熊猫集团的公开道歉来看,之前那件事确实不是她做的。”

    “熊猫集团也太坑了吧,这不是人走茶凉、过河拆桥吗……”

    直播间里各种弹幕频飞,网友们对于刘子夏的话深信不疑。

    谁叫熊猫集团表现的那么坑呢,不光一档新颖的节目让他们整地稀碎,主要还习惯性甩黑锅。

    林玥被冤枉的几率,超过90%!

    “刘先生,我听说昨天晚上您和熊猫集团高层,一起在京华大酒店用餐,期间苏泷和毛卜易作陪,请问你们都聊了一些什么?”

    就在现场众人的议论声慢慢低下来的时候,一道有些尖锐的声音突兀地响了起来:

    “而且还有传闻说,在《唱作人》的补位pk赛后台,见到您从毛不易他们的休息间出来,对此您有什么想说的吗?”

    这道声音地响起,让原本有些纷乱的现场一下子沉寂了下来。

    这两个问题,像是在故意找茬儿啊?

    虽说这两个问题看似和林玥有关系,可实际上却是着重突出了‘熊猫集团’。

    就好像在故意引导众人,往‘刘子夏和熊猫集团有猫腻’,‘《唱作人》的补位pk赛存疑’的方向,思考问题一样!

    事实上,不论是现场的嘉宾、记者,还是直播间前的网友们,全都开始思考起了相关的问题:

    “熊猫集团想要再次和刘子夏合作?

    林东方、孟长空等集团高层,向刘子夏当面致歉?

    还是说,苏泷和毛卜易演唱的歌曲,是刘子夏创作出来的……”

    这样一想,各种纷乱的念头也就都出来了。

    不过,好在现场的众人还是很快反应过来,他们在短暂的呆愣之后,开始左右观看了起来,在寻找刚刚说话的那个人。

    毕竟刚刚刘子夏也没点哪位记者来回答问题,这声音就响了起来,而且问题还这么尖锐,八成是来闹事的!

    可是找了半天,满屋子要么是大厦的工作人员,要么是刘子夏的朋友或者记者们,哪有什么其他人啊?

    舞台上,听到这道声音,刘子夏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他倒不是惊讶会有人问出这个问题来。

    而是惊讶这个家伙的胆大:

    下午敲诈他没成功,傍晚竟然赶来发布会现场来捣乱,这是想钱想疯了,还是艺高人胆大呢?

    没错,这个问题才刚刚问出口,刘子夏就已经很笃定,这个人就是下午跟他要500万的那个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