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百八十四章 一见故人

    “启。”

    立于铜山的三人,皆是俯首而下,却见萧问道赤膊而立,将那丹炉擎于头顶。

    一念天火而生,丹味飘渺。

    那丹童立于萧问道身侧,提着那柄古怪扇子,将方圆十丈之内的焱,凝于丹鼎之中。

    “小道友好生了得。”

    忽尔,那炼丹老者眉眼一耷,却见一头浑身赤青牛魔,牛背之上戴着一面天羯白面巨鼓。

    鼓声激荡,却成一界。

    “咚钔。”

    那鼓声虽是怪异,可萧问道星君仙珠内的仙气,却是愈发的充沛。

    “哞。”

    一息间,他浑身一轻,却见那赤青牛魔,将那丹炉一吞而下。

    “这丹药乃是为他炼制么。”萧问道一望这青面牛魔,便一言不发。

    忽尔,却见那一枚“三神千元丹”,握在炼丹老者的手掌之内。

    “萱儿。”

    “喏。”

    那身姿曼妙的斓雀衫儿的女子,将那三神千元丹捂在心口,却见那丹药成灵,似是活物一般。

    “蝶衣可还好。”

    忽尔,那女子突兀一问,将掌中丹药放在萧问道的身前,将那面纱扯下。

    “是你。”

    萧问道心中亦是惊异万分,在这长生仙界之中,却遇故人,当真是心中一喜。

    这一下,便是芈离姑娘也迷离了起来

    太昊渊之中的八景山,本就是一处火元极胜之地,丹宗之人亦是有了在此地炼丹之说。

    而萧问道所遇之人,正是当年在凡界尚京所识的吴瑾萱,亦是他在尚京遇到的第一位心存感激之人。

    只是后来,他一人闯荡天武九大仙山,又遇蝶衣变故,远赴海外仙域。

    匆匆十载,当萧问道将纳兰蝶衣救回,便破虚长生仙界。

    如今,细细想来,他远赴妖国之时,便是他见吴瑾萱的最后一面。

    “小道友可曾想过来丹宗。”那炼丹老者淡声一呼,眉眼却是不抬。

    “多谢丹尊美意。”萧问道拱手一呼,淡声道:“我如今身在天宗门下,还是以天道武道为先。”

    “呵。”

    那老者眼眸一动,余光一瞥吴瑾萱,又一望萧问道,瓮声一呼道:“便是你独挑天道鹤府么。”

    “不止还有一人。”萧问道淡声说着,继续说道:“一入这太昊渊,便是因那人而来。”

    “嗯,天道灵根的隋七未。”丹尊老道捋着胡须,淡声说道:“这太昊渊之中,入得阴阳洞,却入不得困宫。”

    “哦。”萧问道看似毫不在意,耳朵却支了起来。

    丹尊老道一看萧问道神情,心中莫名一股好感,却故弄玄虚的说道:“不可言不可言。”

    “师尊。”

    吴瑾萱一看那丹尊老道,便娇声一呼,又清眸故作微怒,死死的盯着那丹宗道尊。

    那丹尊一看吴瑾萱的神情,哀声一呼:“终究是女大不中留。”

    “哎呀。”

    丹尊这一呼,惹得吴瑾萱满脸绯红,却怒眸不减。

    忽尔,丹尊立着身子,淡声说道:“知我为何这般说么。”

    “还望丹尊赐教。”

    “你可知吾便是太昊仙帝的弟子么。”

    这一番言语,着实又让萧问道心中更是惊异。

    只听丹尊娓娓道来,萧问道才知其中缘由,而心中着实有了几分退却之意。

    自太昊仙帝辟天此界,他又是天道武尊之修,又善丹术之炼。

    故而,丹尊便是太昊仙帝的身侧丹童,一伴便是七万年。

    而须臾十万之年,在太昊仙帝的眼中,不过是光阴绕指,不足一瞥罢了。

    丹尊只见十万落花景,而在太昊仙帝眼中,不过拈花一瞥而已。

    区区十万光景,太昊仙帝便欲破虚诸天界,当年的他,便是被一位不死真王,贬杀在长生界中。

    何为天上?

    何为人间?

    当年的那位不死真王,虽是将他贬杀在长生仙界,却难以诛杀。

    而这十万之载,便是太昊仙帝修养炼道的时间。

    后来,太昊仙帝破虚之时,便在历劫之地,修得一处“抱神阵”。

    太昊仙帝欲极而生,心中惧怕那“不死真王”的手段,便借一魂,与神魔相交。

    而那抱神阵中,则是当年神魔所留之物,据丹尊所言,神魔所留之物,乃是“诡秘之物”。

    当年,太昊仙帝所留的太昊灵,便是太昊仙帝以魂息所炼制的灵物。

    这太昊渊在此数十万年,能入困宫者,亦是不在少数。

    可能脱身者,十有十死。

    “丹尊。”

    忽尔,庄梦周朝着丹尊一拜,淡声问道:“丹尊可见过一人,身着黑袍,白面无血,擎着一柄半丈宽刀,刀首镂刻太圣。”

    “你是他何人。”

    “胞妹。”

    丹尊眸色一动,淡声道:“他如今应在困宫之中了。”

    庄梦周听完,便不言语,却让萧问道心存好奇。

    “他为何物。”

    庄梦周一望萧问道神色,便知他多想了,淡声说道:“他不是为了灵而来,他是想灭了困宫之中的太昊魂息,替我出气。”

    她言罢,便又化为乌蝶,落在一旁。

    “你们故人相见,好生一叙。”丹尊一呼。

    只见,周身余下萧问道与吴瑾萱两人,便是庄梦周所化黑蝶,也远远的落在一株青木之上。

    “你何时破虚仙界的。”

    吴瑾萱淡声回道:“晚你三 日。”

    如今,萧问道才知吴瑾萱破虚飞升,却是在他之后三天。

    “多谢,当年你所赠丹书。”吴瑾萱浅浅一笑,继续说道:“若不然,以我的资质,便是耗尽阳寿,也难破虚长生仙界。”

    “不必。”

    萧问道淡淡抿了一口茶水,淡声说道:“你丹术本就不凡。”

    故人相见,互相恭维。

    似是故人,又似是陌生。

    “你可知这丹书中的玄机。”吴瑾萱一问。

    这一下,便是萧问道亦是心中狐疑,他曾熟读那本神农寸心所编写的丹书。

    “不知。”

    吴瑾萱淡然一笑,淡声说道:“那丹书之中,乃有藏首之谜。”

    “若你携藏首之字而起,又是一方玄妙之极的炼丹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