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章 青楼为何谓青楼

    唐逝水决绝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城门口。

    易慕白看着园中桌案上的两个小匣子,一个放着一本书,一个放着一把剑。

    书的首页写着“八部剑谱”,而那把剑的鞘首刻着“白帝”字样。

    易慕白看着唐晋绍说道:“唐门还真是大手笔,李人王曾经的佩剑和一本出自无忧大师自创的八部剑谱,一把剑是翻了人家的祖坟,一本剑谱差点灭了人家的道门。这么厚的礼,我孙儿可是不敢要。”

    唐晋绍说道:“唐门虽说在有些事上,却是不够光明正大,可若不是唐门谁又能将这宝剑秘籍供人修习使用。”

    易慕白看着他冷笑道:“也只有唐门敢将掘人坟茔,灭人满门。说的光明正大了,赶紧滚,回去别忘了给你父亲“唐济宗”带上话,萧家满门的仇,总有一日我会登门去报。”

    唐晋绍本想去拿八部剑谱和白帝剑,易慕白又是一剑。书如粉,剑已断。

    唐晋绍看到这样,扭头就走。

    萧问道听到易慕白说道“萧家满门的仇”几个字看着易慕白说道:“我父母被流放极北,家中满门都被陷害,跟唐门有关。”

    易慕白说道:“这件事说来话长。不过若是没有唐门从中作梗,萧家不会有现在的样子。”

    萧问道满脸严肃的继续说道:“那请易爷爷说给我听。”

    易慕白叹了口气说道:“这事还得从很多年前说起。你爷爷萧天岳和我是生死好友,而且你爷爷也是天武的第一位异姓王“岳王”,而当今的人皇夏渊末是你爷爷发小,若是没有你爷爷怕也不会有他的这个人皇了。当年寒门算的上天武最大的道门,由于当时也魔族北侵妖族南掠的时候,那时候怎一个乱世两字说的完,你爷爷去北边镇守御林关,魔君亲自率军前来,你爷爷亲自杀到魔族的军帐,魔君南烛也是亲自出帐宣战。两人在两军之间就开始打,两人血战了七天,可谓是天地为之失色,风云为之变色。你爷爷最后在魔君南烛的脸上用剑刺了一剑,而魔君南烛也在你爷爷的背上划了一刀,只能算打了个平手,而魔君成名多年修为也是到了筑元巅峰,实力却比你爷爷筑元后期的修为强上半筹,后来两军有大大小小的打了数十次战役,魔君寸步难进,御林关还是坚守难破,最后战役僵持不下,魔族退兵。那一战,换来了人族几十年的风调雨顺,百姓安乐。你爷爷一战归来,寒门的声势浩大,而我在西南剿灭了妖族之乱,最后在尚京杵云院修道的妖帝独孤落恒继承了妖族的帝位,也算是盛名赫赫。而当时的夏渊末跟我和你爷爷都是生死好友,就顺理成章的保举他成为了一代人皇,他继位以后将你爷爷封为异姓王“岳王”,而我就成了“丹青楼”的第一神将,后来你爷爷被人构陷,顶着逆反的名。一夜之间就被我们两人共同尽力保举的人皇一颗“散功丸”废去了一身修为,被贬入狱。寒门子弟心中愤懑,就发动了寒门旧案的“九月之变”。他们围着皇宫半个多月,当时我虽是一腔怒怨,也不知如何插手,后来想想不过是我心中难以决断,而就在一夜之间,寒门子弟死伤过半,后来我就知道了这其中有“唐门”的人插手,施毒暗箭,最后寒门败了,萧家家破人亡。我自己提剑就去找到夏渊末,将你父母亲求了个流放之罪。随后,我也派人暗中保护你父母到了不正山。本来,青楼原名本是“丹青楼”,丹字,取自你爷爷的字,丹心。沧海横流乱世,铁血不变。忠君报国天武,丹心不移。青字,取自我的字,汗青。最后,看着萧府凋零,家破人亡。我觉得实在对不住你爷爷,就用剑将“丹”字抹去,最后只剩下了个青楼。”

    萧问道听他讲完这些事,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唐斩忽然跪下对着萧问道说道:“我本是唐门收留的家奴,虽知道唐门行事阴诡一些,却不知道原来寒门萧府,竟然是毁在唐门手中。我六岁丧父,依稀记得父亲说过自己就是寒门子弟,现在我也于唐门再无瓜葛,恢复族姓,我以后名为陆斩。”

    萧问道连忙将陆斩抚了起来说道:“这事与你无关,萧家的仇我会报。”

    萧问道又看着易慕白说道:“此事原委,多谢易爷爷告知。我心中也有思量。仇与怨,以后再说。”

    易慕白看着他说道:“知隐忍,懂进退。好。今天本来想让你陪我进宫一趟,也算是让你认识下,人族和妖族年轻的一代翘楚,不过,今天就算了,改日吧。”

    萧问道看着易慕白说道:“我去。”

    回屋换了一件干净的青衫,就随着易慕白去了皇宫。

    巍峨雄伟的百丈朱红色的宫墙,沐浴在星空月辉下的九重云阙。倒是跟冰封城的魔族皇宫相似。

    娇美的宫娥,鱼贯而出。宫中的筵席,已然开始,萧问道粗略的一看,这偌大的宫殿中怕是不下五百人。

    他随易慕白坐在上首,对面坐着一位年约四十几岁的中年人,等到萧问道看见对面的那个人,虽说有些惊讶,倒是没表现出来。

    唐逝水,在他的对面坐着。

    易慕白对萧问道说道:“那人就是唐逝水的大伯唐伯寅。”

    两人四目而对,唐逝水的表情还是不大好,就在后面规规矩矩的坐着。其实,在萧问道心中,即使是知道了当年的唐门和寒门萧府的那些过节,萧问道还是会将唐逝水当做好友,曾经之事。最不应该牵扯的就是他。

    琼浆不饮,珍馐不食。

    萧问道看着坐在高位的人皇夏渊末。而那人皇夏渊末也好似无意间看了下萧问道。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人皇夏渊末说道:“两族论道,已然有了几日。现在殿上也都是两族之间的一代翘楚,两族未来的希望,不如看看两族年轻人的自由比试切磋,若是胜者自当有重赏。一本剑仙李人王的真迹孤本“云游剑谱”和一颗聚元丹。”

    云游剑谱的真迹孤本当真是极品剑谱,虽说剑谱可以手抄临摹,可毕竟不能跟李人王的真迹相媲美,后世的手抄临摹的大多是取其形仿其意,却难有真迹的神韵。

    聚元丹是后天突破先天的丹药,这也是珍贵异常。

    场下气氛已然高涨。

    人皇夏渊末看着下面的人都是跃跃欲试就又说道:“今日殿上的青年才俊着实多了些,不如若是同门同院的推举一人,相互比试。”

    唐伯寅看着易慕白说道:“神将大人,您旁边坐着的就是萧家从极北归来的小少爷萧问道吧,我的侄子逝水倒是想与将门虎将出来的的萧少爷比试一番。”

    谁知他刚说完,唐逝水就站起来说道:“我与萧兄在私下有过切磋,我道法微末不是萧兄的对手,不敢与萧兄比试。”

    唐伯寅听完唐逝水说的这些话,也难免老脸一红。

    谁知中间位置的身着黑色袍子的一位青年站起来说道:“今日,我在伏爻院道场观战,正好看到唐门的逝水公子,以青松枯枝应战,不过十余招就将同门杵云院的天之骄女逍遥榜上排名十一的吴瑾萱干脆的击败,逝水公子的剑招不可谓不妙啊。”

    殿上的目光又齐齐的看向,坐在上首的杵云道院的吴瑾萱。

    萧问道也没想到,那吴瑾萱也在这里。

    唐逝水看了眼萧问道,又看了眼吴瑾萱。

    这个人一番话不但将他拉下水,就连萧问道怕是也会有几场比试了。

    吴瑾萱突然站起来说道:“今日落败,是我学艺不精。不过,今夜我倒是想见识下打败杵云同门唐逝水的这位公子。”

    吴瑾萱一双眼睛火辣辣的看着萧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