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五章 青楼是谁的青楼

    尚京在魔族南边,萧问道也是初次感受到了南方的闷热,那句五月蟋蟀入我床下,也恰恰将夏天的天气比喻的恰到好处,就连蟋蟀也不得不在床下纳凉,还要“唧唧”不停的在床下喊着。

    萧问道起床伸了个懒腰,就准备去屋外看看。刚要他出门身后就传出一个声音“夫君,先洗漱一下,锅里的粥也快好了。”

    萧问道终于想起来自己还有个新婚妻子,纳兰蝶衣。

    今天,他也才认认真真的看清楚自己小娘子的模样,个头刚到自己的肩头,头发挽了一个寻常的“半月髻”。不施粉黛而颜色如朝霞映雪,唇色如朱樱花,丹唇素齿旁还有浅浅的梨涡。

    纳兰蝶衣手中拿着一杯清水,半片丝瓜蘸上些青盐递到萧问道的手中。

    萧问道连忙接过去在院外的树下,清水洗面,青盐漱口。

    一碗清淡的米粥,两碟不同的咸菜。半片养胃的甜姜片。

    萧问道和纳兰蝶衣有时四目相对,又匆匆撇开。小两口吃个早餐也是面红耳赤,好不自在。

    萧问道看着小桌上杯盘狼藉,刚要收拾。这纳兰蝶衣就站起麻利的收拾起来还低着头说道:“夫君先去休息,一会还要去拜访神将大人。可不能怠慢了。”

    萧问道哪让人这么侍候过,也是帮忙收拾然后问道:“你何时起来的,若是辛苦,再去房中歇息一下。”

    纳兰蝶衣也是急忙说道:“不苦不苦。”收拾的速度更快了。

    萧问道也不好在房中待着了,来到园中看到园中还有几口箱子和绫罗绸缎。这就是她的嫁妆吧。

    金银珠宝,这倒是不用为她以后生活的事操心了。

    匆匆的脚步声,打断了萧问道的思路。很多人都在往尚京城的方向跑去,大人小孩老人妇女,人流不绝,喊声鼎沸。

    纳兰蝶衣走到萧问道的旁边说道:“今天是十万妖族来京论道的日子,人族和妖族世代交好,每三年就会有一次论道,不光妖族来十万之众,还有九大仙山,尚京的三大道门也会来比试切磋,而且“逍遥榜”“琅琊榜”的高手也会来,可为今年的盛会了。”

    萧问道看着她踮起脚尖,翘首一盼的样子就知道她也想想看看热闹。

    萧问道看着他说道:“现在时候还早,收拾好了我们也去看看。”

    纳兰蝶衣看着他急忙说道:“还是拜见神将大人的事重要,这种事看与不看没什么要紧的。”

    萧问道哪里不知道她的心思,其实他自己也想看看。谁知道,进了尚京城,这热闹不是他们想不想看,而是不看也不行了。

    数十丈的城头上旌旗飘扬,身着甲胄的金吾军在一片人海中若浮光涌动,这千百年的的巍峨帝都,数十万人用行动清洗这里的铅华荣里。

    萧问道看着这人山人海,赶紧用手握着纳兰蝶衣的手,两手之间的温热瞬间传到两人的心头。

    数百头银白色的开天象,上面载着红色的辇帐,里面都坐着一个人。他看着这些所谓的妖族,和人族也没什么不同。

    萧问道和纳兰蝶衣双手相携,随着人流向城中挪动。萧问道也没忘了今天主要的事,拜见天武第一的神将大人易慕白。

    眼睛已经能看到青楼的楼顶了,萧问道和纳兰蝶衣就顺着青楼的方向走去,热闹的人群是向西,而青楼是向东。这样就好走了许多。

    忽尔,纳兰蝶衣惊呼了一声。还没等萧问道反应过来,一声脆响就在他们脚边响起,一只破碎的兰色瓷杯。

    萧问道看到纳兰蝶衣的额头出现了一道血痕,纳兰蝶衣拿出一方娟帕,捂住了额头。

    萧问道抬头就看到一个身着蓝色锦袍的年轻人,也冲楼下望着。萧问道抬步就往这楼上走去,上至两层,就看到那位身着华服的年轻人,站在楼道口。

    那位年轻人看着怒气冲冲的萧问道,拱手一作揖说道:“小生鲁莽,刚才在露台饮酒观景,将那酒杯放在露台的边缘,本想倒酒。谁知一不小心就掉了下去,我的性子备懒惯了,伤到了夫人,实在是无心之举,还望兄台勿怪。”

    萧问道看他的样子,也不好说什么了。可是看着纳兰蝶衣额头上的丝丝血痕,真是心疼不已。

    萧问道就不自觉的攥住了拳头。

    一声刀离鞘之声传到了萧问道的耳朵里。

    原来这位公子旁还站着一位身着黑色缎袍的中年人,手中那柄厉刀抽出一寸,冷冷的看着萧问道。

    那公子冷哼了一声说道:“唐斩,不得无礼。”

    纳兰蝶衣听到唐斩两个字就赶紧拉着萧问道的衣袖说道:“夫君,我们还是走吧,拜访神将大人要紧。”

    纳兰蝶衣虽不认的唐斩是谁,可但凡跟唐家沾上关系的总归是不好惹的。

    萧问道看着纳兰蝶衣说道:“他已想仗势欺人。而且欺的还是你。现在不是我跟这位公子无心之举的纠葛,而是跟他。”

    萧问道冷冷的看着那个刀客唐斩。

    本身唐斩听到纳兰蝶衣说道的神将,已然将那抽出的一寸的刀,放回了刀鞘,不管是跟哪位神将有旧,还是不起冲突的好。

    那位公子看着满面怒容的萧问道,又看了眼唐斩。嘴角挂起一道狡黠的微笑说道:“既然兄长有意跟他切磋,我也不能拦着,但此时终归是因我而起,不能伤人性命。”

    其实这句话就是在提醒唐斩,我有错在先,你这后天境界的高手下手要有轻重。

    而他就是看热闹的性子,本来今天是看十万妖族入京的热闹,谁知还能白捡个热闹,怎能不看。

    萧问道看着纳兰蝶衣说道:“你先退后。不可再伤了你。”

    纳兰蝶衣眼神中满是焦急的神色,双手还是扯着他的衣袖。

    那位公子也连忙说道:“夫人不必担心,只是寻常的切磋,不会伤了你夫君的。”

    唐斩抽刀侧立,看着萧问道。

    萧问道闭目间就出现了霍爷爷教受的“离火诀”,

    现在时辰已近午时,火属性最活跃的时刻。

    离火虽是无色,但从萧问道身上传来的热浪,也让场中的所有人一瞬间热出一身汗。

    萧问道看着唐斩持刀的刀尖,右手呈爪状,掌心抵住刀尖。那柄亮闪闪的宝刀,在人眼能看到的速度下融化了,萧问道突然感受到胸腹间上升出一口气,萧问道的脑海中又想起了“龙符歌”中的一个符音。伴随着龙符中的符音,从口中嘶吼而出。

    那柄宝刀已经消融的不见了,一丝无色离火从萧问道的掌心中打出,打在了唐斩的右臂上。

    唐斩随着离火的力道飞出了窗外,跌落在了大街上。

    萧问道和那位公子还有纳兰蝶衣赶紧俯瞰看那躺在地上的唐斩。

    唐斩的右臂已经烧毁了,他躺在地上看似已经昏迷下去。

    突然,青楼的方向也出现一声嘶吼,振聋发聩,大地都随着抖了一抖。

    萧问道看着躺在地上的唐斩,内心也是万般愧疚,也不知说什么好。

    旁边的那位公子看着萧问道说道:“公子不必挂怀,本来就是比武切磋,他提刀已经是胜之不武,公子赤手空拳将他打败,只能算是他武艺不精,公子可不必心怀内疚。”

    萧问道也没想到会是现在的局面,对着那位公子说道:“若是他醒来,还望公子与我通告一声,我住在寒门旧府的雪庐。我定去探望。”

    萧问道说完就要拉着纳兰蝶衣往青楼处走。

    那位公子赶紧拦住萧问道说道:“相逢即是有缘,在下姓唐名逝水。正巧也住在寒门旧府的旁边,若有空闲,我去叨扰,还望公子不要嫌我麻烦才好。”

    萧问道看着唐逝水也说道:“我姓萧,名问道。逝水兄,暂先别过,有缘再续。”

    唐逝水口中咀嚼着“萧问道”三个字。

    掌中聚火,还能用火将乌金刀炼化了。唐门最主要的便是炼器,这乌金刀虽不是名器,可坚硬程度,他可是心有思量。

    他将唐斩扶上一辆马车,交代了马夫几句,就往城外走去。

    寒门旧府,还得找一处住处。富甲天下的唐门大公子哼着小曲就往寒门走去。

    今日,青楼的大门大开着,有心人看在了眼里。

    萧问道和纳兰蝶衣相携跨过青楼高高的门槛,就看到一位身着白衣的老人,坐在一个草蒲团上。

    岁月在这位老人的脸上留下刀凿剑劈般的皱纹,粗粗的皱纹纵横交错,就像是龟壳。一头银发披散在背后。

    萧问道和纳兰蝶衣看见老人连忙迎了上去,双膝跪地冲老人磕了三个头。

    易慕白看着昔日老友的孙儿,心中那是欢喜异常,脸上的褶子都拧巴到了一块,赶紧说道:“孙儿快起,孙媳快起。”

    萧问道和纳兰蝶衣站了起来,才发现这么巨大的青楼里,空空荡荡的只有这一位老人。

    萧问道看着老人问道:“今日妖族来访,易爷爷不用去么。”

    易慕白笑道:“这十万妖族来访,哪有我孙儿来看我重要,还有这爷爷就喊爷爷,不必带着姓。”

    萧问道看着空荡的楼宇问道:“这么大的地方只有爷爷一人居住么。”

    易慕白笑道:“本来还有几个人,让我撵走了。今日是我们爷孙的家宴,要那些外人在做什么。”

    萧问道又看了眼纳兰蝶衣问道:“我这孙媳妇叫什么名字呢。”

    纳兰蝶衣赶紧回答道:“我名为纳兰蝶衣。”

    纳兰蝶衣说完心里就咯噔一下,毕竟是假冒的纳兰家的人,老人又是天武的神将怎么可能不知道,纳兰府有没有这一号人呢。

    她心中正忐忑着呢,就听到易慕白说道:“可比纳兰蝉衣那丫头乖巧可爱。”

    纳兰蝶衣听到神将的夸奖,白白的脸蛋上瞬间就上升出一片红晕,扭捏的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三人围坐在一个小小的圆桌上,圆桌上放着几盘小菜。

    易慕白拿着两个紫檀木做的匣子分别递给萧问道和纳兰蝶衣。

    萧问道打开一看是一枚紫黑色的黑曜石做的龙符,而纳兰蝶衣的是透明的云岚石做的凤佩。

    易慕白看着两人说道:“龙凤符佩,只求平安。也愿你们两人,龙凤相随,白首不分离。来赶紧吃菜。”

    不过半个时辰,这顿饭就吃得差不多了。

    易慕白对萧问道说道:“你去这楼里转转吧,倒是很多藏书宝册。随意的看看,我跟我这孙媳妇聊聊天。”

    萧问道冲着易慕白施礼,就去楼中一处走去。

    纳兰蝶衣看着他走去,也是变得不安起来。

    易慕白看着纳兰蝶衣说道:“你可想过修道。”

    纳兰蝶衣低着头回答道:“我还没有修道的想法,只想着能平安度日。”

    易慕白继续道:“若是问道修炼到了通圣的境界,他可是要飞升的,那时候你怎么办。境界不足,别说是陪他飞升道界,就算是陪他百年都不可知。”

    纳兰蝶衣问道:“那我若是也去休习道法,也能同他一起飞升道界。”

    易慕白笑道:“飞升道界,前途渺茫,近千年来修道筑元境界的都寥寥无几,筑元以后还有立婴,炼就第二元神,然后才是通圣。我修炼了近千年也不过摸到了立婴的门槛。修道漫漫,不是一蹴而就。可若是你不修道,便不能和问道相守一生。”

    纳兰蝶衣看着易慕白那满是皱纹的脸说道:“我愿意修道。”

    突然,一个身着暗黑色甲胄的士兵对易慕白说道:“神将大人,人皇陛下说再过两个时辰要到青楼与神将一续。”

    易慕白对着那个士兵说道:“今日不见。”

    那士兵迟疑的说道:“这末将无法回复啊。”

    易慕白冷哼了一声说道:“你去回他,这青楼是谁的青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