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部 第十六章 大战在即

    留下来的沈从云连续几天6续又收拢了五百余未受伤的败兵都是来自潘鼎新部从凉山跑回来的。沈从云一个都不放过全部扣下来。

    一直等到19日前方传来消息杨玉科将军帅部撤到文渊一线布防领着一营官兵往镇南关方向来了。

    沈从云立刻率一哨官兵前往迎接走到半道上前哨回报杨玉科将军就在前面。

    杨玉科中法战争中殉国的一代悍将。

    对于杨玉科沈从云心中多含敬仰之情当下急急策马迎了上气。

    蜿蜒的山道中山脚转弯处沈从云看见了一队人马当先策马在前者是一位身材瘦小的将军。

    远远的看见有人来迎杨玉科翻身落马遥遥拱手大声道:“前面来的是哪一位?”

    沈从云不敢怠慢翻身下马快步上前应道:“沪局会办沈从云率众前来迎接杨将军。”

    杨玉科明显没料到半路上来迎接的居然是这么一位八杆子都打不着的沪局会办。战场上有你们这些搞技术造枪炮的人什么事?

    “沈大人潘帅在哪里?领职部前往晋见。”杨玉科所部现在仅存一半弹药也打的差不多了心里着急着要找潘鼎新解决弹药问题自然直奔主题而来。

    沈从云见杨玉科一脸硝烟未洗神情憔悴为前方战事忧心的表情不由的心中生起无限敬仰之情。奈何这样肯为国捐躯的将军偏偏没有一个好结果呢?

    “杨将军潘帅已经撤了领着败兵往后撤了眼下的镇南关就本官手下负责押送军火而来的一营官兵还有自龙州借来的五百团练。”沈从云一声叹息说明情况杨玉科顿时愣在当场好半天这才缓过来神情坚毅的一抬头道:“沈大人为何不随潘帅而去?”

    “局势如此守关虽不是本部之职可是国难当头又如何忍心就此离去?从云虽一介书生然愿效西汉投笔从戎之先贤大不了把这条性命留在这里搏一个青史留名便是了。”沈从云一番话说的掷地有声慷慨激昂。杨玉科听了面露尊敬之色拱手笑道:“如此本将军就不往前去了镇南关就交给沈大人了。”

    “将军只管放心沈某纵有一息决不让法夷踏入镇南关半步。”说罢杨玉科这就要转身上马离开。

    沈从云上前一步拉住杨玉科道:“将军慢行且随本官先走上一趟镇南关。”

    杨玉科闻声一愣随即疑惑道:“沈大人为何如此?尚有何见教?”

    沈从云笑道:“将军不必多虑本官先卖个关子到了关上将军便知晓。”

    领着一脸疑惑的杨玉科沈从云一路快马加鞭领着杨玉科来到镇南关前到了地方就喊来万树生当着杨玉科的面一番低语万树生点头领命而去。

    不多时一哨官兵押着一支小车队来到面前沈从云这才解开谜底道:“杨将军这里是林明登快枪八百条子弹十万本官这就交割给将军了。”

    杨玉科万万没料到沈从云居然玩这么一大手笔杨玉科部不比潘鼎新的手下快枪装备的几乎没有即便的前装的火枪也只装备了不到一半现在沈从云这批枪弹说是雪中送炭一点都不过分了。

    杨玉科虽然是个武将但并不笨随即联想到潘鼎新畏敌逃跑的事情不由的提沈从云担心道:“沈大人这么大一批军火就这么交割本部日后大人如何向中堂交代?”

    沈从云不屑的笑了笑一扬眉道:“我带来的枪弹只会交割给真正为国杀敌的部队那些畏敌如虎不战之逃的懦夫不配拿这些枪弹。至于中堂大人那里不就是一个小小的会办么?干于就不干了对本官而言不算什么。”

    杨玉科是直爽的人沈从云话说到这个份上干系不干系的大敌当前之际性命都准备丢在这镇南关上了还在乎一个小小的官位么?

    “如此本将告辞了。”杨玉科也不再多话拱手帅部而去。

    “杨将军多多保重!”沈从云大声喊着看着杨玉科领部下消失在远处后回头怒吼道:“万树生!按事前商量好的集合队伍。”

    一千士兵列队完毕五百败兵也都临时编成一营人只是手上没武器撤下来的时候都叫沈从云给下了。

    营地中间几十箱打开了盖子的箱子摆在那里里面露出油光蹭亮的新枪还有黄澄澄的子弹。

    沈从云没穿官服一身短衫脚下穿着草鞋一脸杀气的走到一干败兵面前不屑的目光扫了他们一圈后猛的大声说:“你们这些丢了祖宗八辈子脸的混蛋看看你们一个个的都是七尺高的汉子一点精神头都没有。”

    骂了一句一干败兵没人敢应声只是一阵轻微的骚动沈从云又大声喊道:“现在法国人已经打到家门口了老子给你们一个有脸到了地下见祖宗的机会。愿意留下跟着老子守关杀敌的自己到前面拿枪拿子弹站好了不愿意的都*给老子立刻滚蛋。军营门口老子摆了张桌子上那边去领五两银子的路费老子这里不需要怂货。”

    骂完败兵沈从云回头用马鞭一指万树生的一营官兵还有五百团练道:“你们也一样愿意留下的往前站一步不想干的留下枪支去门口领路费。”

    沈从云刚说完万树生笑嘻嘻的上前一步回头朝手下大声道:“老子第一个跟着沈大人干了。”万树生的一营官兵齐刷刷的整齐的往前迈了一步没人肯落下。

    龙州团练那五百广西汉子眼下守卫镇南关就是为了保家乡又有谁肯落后一步将来回老家遭人耻笑?

    “丢他老母!沈大人守镇南关就是为大家守住家门。为了家里的亲人不受洋人的欺负是条汉子的就跟着老子往前站。”龙州团练的营官李耀祖声嘶力竭的喊着一个大步往前走。五百龙州汉子也都跟着往前站了一大步。

    这时候五百余败兵之中默默的走出一个精壮的汉子走到军火箱子之前拿起一把枪来熟练的摆弄了一番后默默的站在那里。

    有了第一个接着6续的有败兵走到军火前拿了枪支子弹刺刀默默的排好队伍。要说这些败兵能跑这么远回来的身体素质都差不到哪里去这是沈从云最放心的地方。

    五百余人的败兵无一人表示离开全部都领了枪弹列队站好。

    沈从云这才露出满意的表情走到第一个站出来的士兵面前用马鞭指着他说:“你出列!”

    这人往前一站挺着胸膛。

    “叫什么名字?以前是干什么的?”

    “报告大人标下曹毅以前是鼎军里面的一个副营官。”

    沈从云用鞭子轻轻的打了打曹毅的肩膀露出笑容道:“很好是条汉子。今天开始你就是这五百余人的临时营官了。”

    “多谢大人提携!”曹毅一声大喊响应。

    沈从云这才面朝五百败兵大声道:“好五百人都不是怂货。”说罢扭头朝身后喊:“给我抬上来。”

    四名士兵抬着两个箱子来到中间沈从云喊了一声道:“打开!”

    箱子打开里面露出白晃晃的满满的两箱银子。

    “都给我听好了这些银子是给你们的安家费老子不是什么有钱人只能每人二十两银子领了银子的想捎回家给老婆孩子的到门口的桌子那里留下姓名地址老子保证送到你们家里去。愿意留着自己花用的老子更不操你们的卵蛋心。”

    一脸斯文的沈从云这时候说这样的粗话顿时引得一干兵勇一阵哄笑。

    沈从云待众人笑罢吩咐早安排下的人员开始放银子沈从云将万树生、李耀祖和曹毅叫过来一起到了营中商量军务。

    “诸位本官是一介书生此战拜托大家了。”沈从云一拱手直接进入主题。

    “愿为大人效死!”三人齐齐上前大声响应。

    “三位都是武将这一仗该怎么打?你们都说说看。”开个战前军事会议挥集体智慧的力量对于沈从云而言打仗毕竟不是内行啊。外行指挥内行结果可想而知了看看中国足球队这个前车之鉴就知道会死的多难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