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章:巫族少年

    那道锐利的声音,掠过天空时,中年人如同听见天籁之音一样,表情丰富起来。

    下意识地抬眼望去,就见一支羽箭象流星一样划过,射中一只正在天空慢悠悠飞翔的黑色大鸟。

    那只黑色大鸟惊恐的,发出呱呱地叫声,在天空不停地扇动翅膀,想改变自己的厄运,可挣扎了一会,还是带着羽箭,斜斜的从空中一头栽下来。

    那奇怪的鸣叫声,在山林里响亮而悠远。

    可他心里,如同听到山神的祝福之语。

    不禁眯起眼睛,用眼睫毛遮挡住部分阳光,朝羽箭飞来的方向望去。

    这时的他,似乎换了一个人,眼睛明亮起来,心也热烈地跳动起来,整个人在瞬间鲜活起来。如果还有力气,他早已跳起身大声地欢呼。

    他知道自己等待的奇迹出现了。

    箭是人类使用的工具,有羽箭飞上天空,射下猎物,证明有人在附近,那么就有机会委托他人,帮自己传递出消息。

    被羽箭射落的黑色禽鸟,落在离他不远的草地上,正不停地挣扎,那支箭准确地射穿它的脖子,却没有马上要它的命,只有血在流下。

    他可以肯定射箭的猎人会很快出现在自己面前,这是他完成责任的最后希望。

    在兴奋中,他抽空瞄了眼那只挣扎的黑色禽鸟。

    那是只常见的呱呱鸟,也是巫族人常用的肉类食物,他身上还有这种鸟做成的肉干。

    这种鸟的形状像斑鸠,体形要比斑鸠大,伸展开约有五尺多长,因为发出“呱呱”的鸣叫声,所以就叫呱呱鸟。

    因为它的肉很好吃,烤制后更是味道鲜美,而且这种鸟很多,所以是巫族人桌上的平常食物。

    呱呱鸟在草地上,尽力地挣扎着想再次起飞,只是它的脖子断了,没办法昂起头,自然也没办法再次飞上高高的蓝天。

    看着呱呱鸟挣扎的样子,中年人想起现在的自己,觉得自己就是只挣扎的呱呱鸟,虽然想再次飞上蓝天,却再也没有这种能力。

    这使他的神情有些黯淡。

    但这种情绪只是瞬间一闪而过,现在这只呱呱鸟,带给他的不是绝望,而是希望,使他的情绪像蓝天上的白云,有着一种明亮。

    山神真的显灵了,让他等来奇迹,这个奇迹会给那条消息,带来飞翔的翅膀,飞到应该去的地方。

    忍着**的疼痛,他激动地转动脑袋,朝四处张望,希望看见人的身影,可什么都没看见。自己反而因为这个动作,使额头上有了更多汗珠,在阳光下微微发亮。

    中年人轻轻地喘息了几声,停止这种无益的举动,避免损耗更多的体力,只是侧过头,将耳朵紧贴在地上,静静听着山林里传来的声音。

    没一会,远处传来一阵轻轻的震动声,慢慢的越来越清晰,听上去有人在山林里快速地奔跑。

    山风拂动着青草,在眼前微微晃动。他脸上浮现一片喜色,神情有点激动,这是梦想成真的时候,那消息不会因此消失,他不会成为巫族国罪人。

    寻声望去,眼睛突然睁大,然后又眯起眼睛,微微张大了嘴巴,显得有些惊骇。同时,身上有道微弱的白光一闪而过,他在防备着。

    在他眼睛注视的方向,那山坡上一片茂密的丛林里,突然窜出一只山羊大小的山兽。

    那山兽脑袋跟狗差不多,嘴里伸出小小獠牙,下颌有片红色短须,眼圈生有黑毛,长着双角双耳。除了头部是红色的,其他部分是黑色长毛,一条细细地尾巴,舞动时象有力而灵巧的鞭子。

    他认识这种山兽,所以受到了惊吓。

    这只山羊大小的山兽,看上去人畜无害,其实是只真正的猛兽,长大后将会有二丈多长,一丈多高,而且凶猛无比。

    这种山兽叫雷兽,长到一定年限,可以自己发生变化,共有金、银、铜、铁四个等级,特征是到时脱毛。现在全身黑毛,是只幼兽,属于铁级,全身变成红色是铜级,银级毛色是白色,等变成金色时,已经达到顶峰,是只金级雷兽。

    它的两个直角,也会根据毛色变化,不会变化的只有头部那片红色,随着等级升高,那片红色会越来越鲜艳,在山林里是兽王的标志。

    像雷兽这样凶猛的山兽,在山林深处也少见,他没想到这儿会出现一只。所以下意识地闭住呼吸,运起巫力,因为给猛兽盯上,最后的结局就是死,何况还是个没有行动能力的人。

    雷兽的特点是天生力大无穷,利齿、利爪与身后尾巴是它的攻击武器,最厉害的是一对角,不但可以戳死人,还可以放出雷电攻击。随着等级的提升,它可以刀枪不入,而且天生有极高智慧,升到银级后,会被人称为妖兽。

    在巫族国被称为妖兽的山兽,就是拥有自己天赋,可以操纵自然中元素进行攻击,如同巫族人巫力一样。雷兽天生是金,不但身体强横无比,雷电攻击也是它称霸山林的手段。

    那只雷兽窜出山林后,没有朝他这个方向冲来,而是回头朝身后的山林,轻轻的叫了几声,再转头冷漠地看着远处天空,那神情像是山林里帝王。

    在他极度紧张时,一个穿着黑色带毛兽皮短袍,脚蹬一双兽皮靴子,裸露出一截强壮小腿的巫族少年,从林子里轻快地钻出来。

    少年走到山坡上,在雷兽身边站住脚,抬眼望向天空,还有远处的山峦。

    山风吹过,少年长长的黑发飘扬起来。

    他将吹到眼前的一缕黑发撩开,朝四周扫了一眼,辨别一下方向,便欢快地喊叫一声,像阵风一样,朝他躺的方向冲来。

    他躺在山坡下,一片矮树丛后面,在不远的地方是中箭的呱呱鸟,还在奋力地挣扎,只不过力量越来越小,那意味着离死亡越来越近。

    那只雷兽轻叫一声,象条忠实的狗一样,跟在巫族少年身后一起冲来。

    远远看去,少年约莫十四、五岁,身高已近七尺,与同龄人比起来要高大结实,但还在巫族人认可的范围。因为巫族人生来高大,八尺是常见身高,一丈也不稀奇,加上巫族人都练巫力,所以巫族国人是天生的战士。

    也许是春天,或者狩猎射箭以及奔跑的原因。少年右手退出那件简单的兽皮袍子,袖子挂在腰间,裸露出半边肌肉结实的手臂与肩膀,似乎没有感到初春的寒冷。

    一头长长的黑发披在身后,只是用山藤,还有一只兽牙胡乱地扎了一下,使头发看上去有些蓬乱,而且几缕黑发不时地在脸庞飞扬,无形中增添了几分野性与狂放。

    少年斜背一张桦木弓,腰间右边挎着兽皮箭筒,里面插了约二、三十支木箭。左边挎了只藤条编制的篓子,篓子里露出一些绿色植物,不知是草药,还是野菜。

    宽大的手上,握着一根骨矛。

    骨矛长度,接近他身高,顶端带有一点微微的弧度,想来是什么巨大山兽的肋骨做成的。

    少年跑动的姿势敏捷自如,看得出是常年累月生活在山林里的人。身上应该有一定的巫力,所以迈动的步子显得轻盈而从容。灵巧地跳过几块石头与矮树丛,呈一条直线快速地朝他跑来。

    他眯着眼睛,看少年跑动的脚步,还有健壮身躯带来的力量,使他可以肯定少年是巫士水准的猎人。这使他有几分惊讶,因为这么年轻就长年累月的狩猎,成为一名熟练的猎人,在山林里也是少见的。

    两条腿的人很少能跑过四条腿的山兽,雷兽擦着少年身体冲到前面,回头冲着少年轻叫几声。少年便笑骂了几句,放慢脚步,在青青草地上悠闲地走起来。

    雷兽象箭一样,窜到还在地上扑腾的呱呱鸟身边,一口叼起呱呱鸟,朝少年奔去,那跑动的姿势很是得意与风骚,还带有一点点媚意。

    少年带着笑意,说了几句,从雷兽嘴里接过呱呱鸟,亲昵地轻拍雷兽脑袋。雷兽高兴地在少年身上蹭来蹭去,显得很是亲热。

    见到这情景,他刚才见到猛兽有些紧张的心情,变得轻松起来。

    他知道山里猎人都会些驱虫驭兽的本事,养些凶猛山兽看家护院,或者做骑兽。

    虽然食草类山兽温顺,却不适合看家护院。山里人训养山兽,是要跟他们一起围猎的,有时还要跟人拼斗,所以养的都是凶猛山兽,才能应付这种情况。

    山里人养山兽时,大多是栓养,害怕山兽野性发作,突然暴起伤人。而且这类山兽,只有训养他们的猎人才能驾驭得了,从没见人养高级山兽,还随意地放养。

    这只雷兽虽然年幼,但全力扑倒一个成年人不是问题,而且雷兽性格暴躁,容易受刺激,突然间野性发作是常有的事,这是雷兽少见人豢养的原因。

    虽然不明白,少年为什么可以这样豢养雷兽,可这不是他关注的重点。他关注地是要少年到自己身边来,让他告诉少年那条重大消息,再由少年将消息传递出去。

    他张开嘴,大声地喊了几声:“小兄弟,小兄弟!”

    因为气力的原因,声音显得轻飘飘的,连自己都觉得喊声刚从嘴里出来,就被风吹散了,显得那么虚弱。

    少年拎着猎物,跟雷兽准备沿着山坡朝另一个方向走,听到轻微,又有些模糊的呼喊声,在山风中传来。

    他马上扔掉手中呱呱鸟,双手握紧骨矛,冲着喊声传来的方向喝道:“谁?谁躲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