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章父,母失踪

    虽然不知道琳曼要跟我说什么吧!但能感觉的得到,她是有事情。

    “这几天你先别来找我了。”琳曼不好意思的说道。

    听到是这种消息笑了笑说道:“行,那需要我等几天啊!”

    在这个村子里能玩到一块也就只有琳曼这么一个朋友了,如果不能跟她玩的话,那我也就只有看道术了。

    道术我想看是想看,但耐和里面的有些东西我学不会,这就有点尴尬了。

    “小柔,跟奶奶出来。”奶奶的声音从北屋里传了出来。

    听到奶奶的声音之后我来到了北屋,之后我便见到了两个跟我父,母穿着差不多的两个人。

    其中一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脸上还带着泪花,想必是非常的伤心,而另外一个则是身穿一黑白色的衣服,脸上同样也带泪花。

    “叔,你们怎么不在灵堂待着啊!”这一点我有些奇怪,琳曼都在哪里待着,咋这两个人不在哪里待着呢?

    “他们不是不想待而是不能待,待久怕会对尸体有害。”这时候奶奶说道。

    听到奶奶说这句话不多问了,我知道这种事情既便我是问,也是不会说的。

    “奶奶,您叫我来这里干什么。”奶奶叫我一定有事情,不然的话不可能会叫我来。

    “你跟我来。”奶奶说完之后撩开门帘走进了后面屋里。

    我跟着走了进去,之后奶奶座在了桌子前面一张椅子上看着我说道:“今天晚上看见什么都不要说话,另外今天教你画符,最简单的符。”

    “奶奶,你为何这么快教我画符。”这个不是我起疑心,而是才学了半了半天的道术就要学画符?

    “为了你能够保命,我不得不先教你给最简单的符,再给你看一下这种情况我是怎么解决的。”奶奶说完之后从随身的挎包里取出了朱砂,黄符纸,笔。

    看着奶奶把画符东西准备好后,我的心里有点发虚,因为就现在这种情况来说对于我来说不可能画成一张符。

    “这符纸上面怎么要用这个东西呢?”我所说就是符纸上面的血。

    “这个嘛!必须要有的,画符必须需要以内力来画,如果内力不够,那么只能用血。”奶奶说完之后把本厚厚的书交给了我。

    接过书,翻到了第一页,大概的内容就是教人怎么开阴阳眼,而我有阴阳眼所以这章直接跳过。

    “这个,我……”我不知道自己行不行,必竟这是第一次画符。

    “多来几次。”奶奶说完之后掏出了一沓黄符纸出来。

    这一沓黄符纸足足有几百张之多,看到这里也放心了,既便是第一张画不出来,那么接下来的几百张符,不可能连一张都画不来的。

    拿过一沓黄符纸,我开始按着奶奶刚才的手法画了起来。

    起初自然画的不像样子,后来慢慢的越画越像越来像,却不是一笔画下来的,所以不能用。

    一直画到了差点就要睡着的时候,突然画出来了一张带着蓝色光点的符纸。

    奶奶看到我画出符纸后高兴的不行。

    我有点不明白奶奶为何会这样喜欢我画出来的符纸,她哪里可不缺张符纸呢?其中就连红色的符纸都有十来多张。

    “奶奶,您为何会这般喜欢啊!”我立马问出来心中的所想。

    奶奶听完后从包里掏出来了一张带着蓝色光点的符纸对着我说道:“这符纸我足足用了8年才画的出来,你说能不高兴吗?”

    听到奶奶的这句话,既便是我在傻,也知道,奶奶这个意思。

    “奶奶,那为何我没有道行就能画出来呢?”我只是看了几天书而已,根本就没有学过口诀怎么会有道行呢!

    “这么说吧!你在看书的时候就已经有道行了,只不过没有感觉而已。”奶奶说完后把我画符纸放进了包里。

    我拿起桌子上面剩下的黄色符纸接着画了起来。

    ……

    这一画就是3个多小时,等我画好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同时我的手里也多出来了7张蓝色的符纸。

    奶奶教我画的并不是别的符,而是一种可以自保符,别名:驱鬼符。

    这种符对付一般的鬼还是可以的,要是对付那种历害的不行。

    这种符纸做个自保还是可以,接着画了几张,画的同样都是一样的符纸,但是呢?有了一点差别。

    差别没有多大,也不影响使用,符纸的颜色有点不一样。

    ……

    “好了,奶奶,这几张应该够了吧!”我拿着手中的几张符纸对着奶奶笑了笑。

    奶奶看了一下我那张符纸,满意的笑了笑。

    可谁曾想,这一笑竟是永别,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够了,走咱先去吃饭,再准备备,等到12点开始。”奶奶说完之后先一步走了出去。

    奶奶走之后,并没有出去而是在跟我的那一魂在用心灵说话。

    “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说!”黑色气体说道。

    听到黑色气体说话后笑了笑说道:“我希望你到时候能够用身体来帮助我奶奶,她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一个人,没有了她,我……”

    我为什么会急着找那黑色的气体呢?不是为别的而是为了救奶奶,因为奶奶的表现跟平常不一样。

    先前来的时候不想带我来,这个能猜到的是,奶奶不想让我去怕出事,后来来了之后,才知道奶奶让我学画符的意思是自保。

    既然是自保,那么我是傻子也能猜的出来,奶奶这次是报着必死的心去的。

    想到这里,我啥也没有说转身跑回到了家里。

    跑回家里后,我立马对着屋里喊道:“爸,妈。”

    “爸……妈”

    “爸……妈”

    接连好几声,屋里没有一丁点的回应。

    此刻心里出现了一丝不好的感觉,要出事了,而且还是大事,不然,他们是不会留下我和奶奶走的。

    人在怎么无情,也会不会丢下自己的父,母和女儿的,毕竟虎毒不食子,老虎在历害也会护着自己的儿子,同样的道理,怎会不懂呢?

    转身回到了琳曼她爷爷的家里,回来之后我找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哭了起来,一边哭还一边想:“爸,妈,你们去哪里了,何时才能在见啊?”

    “砰。”门被踹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