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0章 催鬼咒

    乌鸦被葛羽打败,主动认输求饶。

    他带来的那些人和自己的手下全部被放翻在地,而自己都没有看到葛羽是怎么动的手。

    这个小保安简直就是妖孽一般的存在,太可怕了。

    自己刚才对葛羽极尽羞辱,小保安肯定轻饶不了自己,虎哥一看情况不妙,只能转身逃跑。

    “快滚开!”

    虎哥大骂着,推开了围观的众人,便要闪身出去。

    葛羽眼睛一眯,心中暗想,想跑哪里有这么容易。

    当下,从身上摸出了一张黄纸符,轻轻一晃,无火自燃,口中的快速的念诵咒语道:“天道恢恢,法遍十方,吾今使令,万鬼莫藏,听者来坛,闻者赴约,若有延迟,天诛地灭,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葛羽念诵咒语的声音又快又疾,另外一只手还快速的掐了几个法诀。

    这一切做完,手中的那道黄纸符还没有完全燃烧成灰烬。

    其实,葛羽并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显露出自己施法的手段出来,可是又不想过去追他,只好动用了一张黄纸符,借助鬼神之力将虎哥拿下。

    刚才葛羽念诵的那道咒语叫做‘催鬼咒’,纸符一燃,万鬼听令,四面八方的孤魂野鬼便会听从号令,纷纷朝着这边聚集过来。

    但见那虎哥冲开了人群,往前跑了没有几步,便有一个血肉模糊的影子,化作了一团黑气,朝着虎哥身上猛撞了进去。

    这个影子可能是在这小吃一条街出车祸的横死之人,无**回转世,只能躲在阴暗处飘荡。

    在受到黄纸符的号令之后,飘飞而来,立刻附身在了虎哥的身子。

    虎哥被鬼附身,浑身一抖,只是觉得一股恶寒遍布全身,紧接着就失去了知觉,自己的意识被鬼物逼到了自己的灵台之处。

    这一道‘催鬼咒’不光是召集到了这样一个孤魂野鬼,四周隐藏的鬼物纷纷赶来,但是速度都没有刚才那个鬼物快,只能让其捷足先登。

    其余的鬼物没有找到机会附在虎哥的身上,皆是一脸失落之色。

    有道行很高的法师号令,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替法师办了事情,法师说不定会帮自己超度,自己就不用在人世间飘荡受苦了。

    但凡横死之人,阳寿未尽,只能在人世间飘荡,等到阳寿耗尽之后,才可以重新进入六道轮回,可是在人世间飘荡并不是那么好过的事情,人世间阳气太重,若非没有极高的道行,很容易魂飞魄散,那可就永生永世无法投胎轮回了。

    所以有了这样一次好机会,那还不得挤破了头前来。

    不过葛羽这张‘催鬼咒’也只是召唤一些普通的孤魂野鬼过来,当其余的鬼物看到自己没有了机会,便纷纷沮丧的各自散去。

    毕竟此处人多阳气重,那些鬼物也是受不了的。

    被鬼附身的虎哥身子一僵,立刻就发起疯来,又哭又笑,然后双手左右开弓,不断的抽打起了自己的脸来,直打的满嘴流血,然后又抱住了一旁的路灯柱子,不停的用脑袋撞去,砰砰作响,不大会儿的功夫便开始头破血流。

    一会儿等那鬼物离开虎哥的身子,肯定也好过不了,被鬼物附身,阳气受损,起码也要大病一场,一两个月都要下不了床。

    这样惩罚虎哥,已经算是很轻的了。

    葛羽也不想要了虎哥的性命,狠狠的惩戒一番也就罢了。

    这一连串的动作,让围观的人应接不暇,到现在都不知道具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些鬼物,除了葛羽之外,任何人都是看不到的,众人看到眼中的便是虎哥突然发疯,自己开始折腾自己,即便是虎哥被折腾死了,葛羽也不会有任何牵连,他可是连虎哥一个手指头都没有碰到。

    不远处的虎哥鬼哭狼嚎,站在不远处的乌鸦是心惊胆战。

    天呐,究竟是招惹了哪路神仙,这到底是人是鬼?!

    葛羽从虎哥身上收回了目光,转头又看了乌鸦一眼。

    他的那双眸子不带一丝神采,却有莫名的威压碾压而来,乌鸦吓的腿肚子一软,鬼使神差一般,竟然给葛羽跪了下来。

    “大师饶命,小的斗胆,冒犯了大师虎威,饶命啊……”乌鸦跪在地上,给葛羽磕头不止。

    “起来吧,我没打算要你的命。”葛羽淡淡的说道。

    乌鸦连忙从地上爬起,身子依旧颤抖不止,现在是连看葛羽一眼都不敢了。

    “一会儿,把你的人带走,找个针灸推拿的地方在涌汇穴按摩半小时,要不然他们所有人的双腿都会废掉,别怪我没有提醒你。”葛羽淡淡的说道。

    乌鸦哪敢不听,连连点头称是。

    然后,葛羽的目光又看向了坐在一旁目瞪口呆的苏曼青,脸上这才有了些淡淡的笑容,说道:“咱们走吧?”

    苏曼青尚且没有回过神来,这会儿看向他的眼神又多了一抹奇异的神色,战战兢兢的站了起来,走到了葛羽的身边,瞪着一双杏眼不停的盯着葛羽那清秀的面容。

    现在苏曼青越来越好奇,这个小保安到底是什么人,他的身上有太多的未解之谜了。

    她不由自主的抓住了葛羽的手,点了点头,一言不发。

    葛羽带着苏曼青往前走了两步,好像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回头看了乌鸦一眼。

    乌鸦吓的身子一哆嗦,颤声道:“大师还有什么吩咐?”

    “把打烂的东西和我们的饭钱给结了。”葛羽道。

    这下好了,每次出来吃饭,都有人上杆子过来付账。葛羽暗暗想到。

    “好的,大师您慢走……”乌鸦诚惶诚恐的回道。

    在众人一脸惊异的目光注视之下,葛羽带着苏曼青离开了人群,路过虎哥的时候,他已经撞的头破血流,昏死在了地上。

    然后有一道黑色的气息从虎哥的身上漂浮了出来,跟在了葛羽和苏曼青的身后,朝着远处而去。

    等葛羽带着苏曼青走远了之后,乌鸦才长出了一口气,已经吓的满身大汗。

    这个小保安,真不是自己能够招惹的角色,即便是谭爷,也招惹不起!

    </div>